天天中文网 >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 第240章 无形的黑暗,原主角再现!

第240章 无形的黑暗,原主角再现!

    “肖金顺,可能死期不远了!”
  
      宋世诚撂下这段耐人寻味的话之后,立刻扭头往外面疾行而去。
  
      沈家姐妹起初还稍稍错愕了一下,等回过味之后,不约而同的惊呼道:“坏了!”
  
      然后也火急火燎的小跑了出去。
  
      沈一弦一边跟两人快步往电梯走,一边拨通了住院部的电话,疾言厉色道:“马上派人去肖金顺的病房,无论如何,都要紧紧盯着,切勿让他离开有人的视线,更不能让他做出什么偏激举动!”
  
      说着,沈一弦的眉宇间透露出浓重的忧虑和忿然!
  
      虽然她的反应比宋世诚慢了一拍,但也渐渐看透了隐藏在那一颗镇痛药背后的诡谲内情!
  
      她早猜到了,那些以中药提取淬炼的镇痛药,很可能是出自叶天的手!
  
      甚至,先前风华物业和业主的冲突中,作为导火索的肖金顺,很可能是为了得到这些镇痛药抑制空鼻症的痛苦,进而受到了叶天或者某些幕后黑手的教唆,推波助澜制造了这一起令风华集团名誉受损的丑闻!
  
      如果幕后真相,单单只是这样子,那大家尚且可以从容的调查和应付。
  
      但是,沈孝妍直言这个镇痛药会产生耐药性,就让事态变得严峻了起来!
  
      耐药性,说通俗点,就是长期服用药物,身体会产生对药物作用的耐受性,耐药性一旦产生,药物的作用就会明显下降!
  
      换言之,之前,肖金顺还可以靠这镇痛药免遭空鼻症的折磨,但吃多了,那就不管用了!
  
      一旦肖金顺发现再没什么药物可以止痛了,那意味着什么?
  
      绝望!
  
      而且是比先前更深更强烈的绝望!
  
      试想一下,任何人,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了,好不容易有一种灵丹妙药可以缓解病症,那简直是把这药当成救命稻草一般。
  
      可是,如果忽然发现连这救命稻草都没了,那内心深处积蓄再爆发出的绝望,足以把人活生生的彻底毁灭!
  
      更别说空鼻症,可谓是一种足以叫任何人胆寒发怯的不治之症!
  
      因此,此刻他们三个人都意识到,肖金顺有可能再次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我早该让那人出院了!留在这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
  
      沈一弦看着电梯下降的数字,气急败坏的喃喃着。
  
      宋世诚斜瞥了她一眼,道:“这几天,他的情况如何?”
  
      “之前的事情闹出来后,我就把那个进修的医生打发走了,等肖金顺冷静下来了,就安排人给他做心理辅导,并且把话都捎到了,如果他要追究那起医疗事故的话,我这边不会阻拦。”沈一弦忽然面露难色:“不过这事后来被三叔公那边的人知道了,也派了人来跟肖金顺协商……似乎结果不尽理想。”
  
      宋世诚冷冷一晒,不用细究,都猜得到,沈家三叔公那边派来的人,对付肖金顺的措施,无非是威逼利诱!
  
      假如肖金顺愿意息事宁人,那就打发一些赔偿金;但如果肖金顺还执意追究,那么他们也将采取法律措施,控诉肖金顺恶意伤医的刑事罪名!
  
      青茂集团对付医疗事故的手段,一贯如此!
  
      “人本来就快崩溃了,还这么欺压,更得要出事!”沈孝妍的口吻带着责怨的语气。
  
      “这时候你就别吓我了!行不行!”
  
      沈一弦没好气的咕哝道,实则也是惶惶不安,等电梯一到,率先踩着高跟鞋往住院大楼一阵快跑。
  
      三人争分夺秒的来到了病房门口,进去却发现肖金顺的病床空无一人,只能问给另一床病号打针的护士:“人呢?”
  
      “管床大夫已经领着人去找了,好像这病人刚刚是说想出去透透气……”
  
      “一个大活人都看不好!”
  
      沈一弦责备了一句,又返身在走廊上穿梭张望,很快的,他们发现走廊尽头附近的洗手间门口,聚集了一群人!
  
      “让让!出什么事了?!”
  
      沈一弦赶忙挤进去,看见正拍门呼喊的医生,陡然预感到了不妙!
  
      “不清楚!刚刚发现反锁了,也没人应声!”医生回答。
  
      “让开!”
  
      宋世诚上前来,一把推开医生,然后抬起脚,狠狠踹了两脚,将门给踹烂了!
  
      结果门一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立时扑面而来!
  
      宋世诚刚冲进去没两步,身体就硬生生僵在了那里!
  
      “人呢……啊!!!”
  
      沈一弦率着一群人跟进去,刹那间,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不寒而栗!
  
      只见肖金顺直挺挺的躺在血泊里,而在他身旁的那面白墙上,赫然写着四个触目惊心的血字:血债血偿!
  
      “轰隆!”
  
      阴雨天,忽然一阵电闪雷鸣,将卫生间照耀得亮堂堂,也让这惊魂场景更加的瘆人恐怖,久久烙印在每个见证者的记忆中!
  
      风雨,愈发的急促!
  
      ………
  
      郊区,监狱。
  
      “沈一柱,你和服刑犯人叶天是什么关系?”
  
      “原来的上下级关系,他之前是我家医院的实习生,和我关系还不错。”
  
      “按照法规,你不是直系亲属,是没资格探视的。”
  
      “我知道,但法律不外乎人情嘛,你也知道,叶天他无父无母的,社会上就一些老同学和老同事了,法规不也提到了嘛,原单位领导或者其他对罪犯改造有利的人,也是可以酌情通融去探视的。”
  
      狱政科室里,面对监狱领导的审查和质问,沈一柱难得的保持着心平气和,周旋起来也是条理分明:“实不相瞒,这位领导,我爸最近刚做完手术,但术后康复一直不太理想,而叶天呢,医术高明,尤其是中医术这一块,被传得神乎其技,所以我这趟过来,一方面是想引导他改过自新、天天向上,另一方面也是想跟他讨教一下救治我爸的法子,一举两得嘛……瞧,怕你不信,我还专程带了我爸的病历复印件,青茂医疗集团的董事长,你随便上网一搜就知道真假了。”
  
      监狱领导仔仔细细翻阅着这一沓材料,颔首道:“你说的情况,我都基本了解,叶天是没什么直系亲属了,像这种犯人,更需要社会的关怀和引导……至于他的医术,还别说,确实很有那么一手,先前救治过两个病急危重的犯人,现在这片监区的犯人要有个什么头疼脑热,也都由他诊断,都快成这的专职医生了,加上平日里表现良好,狱里都已经上报上去,准备以重大立功为由给他减刑了。”
  
      闻言,沈一柱的眼皮稍稍跳动了一下,显得若有所思。
  
      “鉴于你也是一番好意,又孝心可嘉……”监狱领导又反复翻了一会审核材料,沉吟了一会,就提笔在会见证明上签字并盖了印章。
  
      “去会见室等着吧。”
  
      “好嘞,谢了领导。”
  
      沈一柱接过单子,屁颠颠的出了门,按部就班,来到会见室,安检、登记,最后把会见证明交给值班警察,在大厅里百无聊赖的等了起来。
  
      还好是狂风暴雨的天气,来探视的人没两个,过了一会,沈一柱就被叫了号,将随身物品存柜,过了安检门,沿着通道,最终被领进了会见室。
  
      根据会见叫号,沈一柱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在窗口前又等了会,随着里面的那扇门打开,透过玻璃隔板,一张久违的面孔映入了沈大少的眼帘。
  
      从被捕到现在,时隔半年多没见了,此刻的叶天,比之先前清瘦了一些,不过气色倒是不错,尤其那双眼睛……按照一贯小说给主人公的描写,大约就是如鹰隼般明亮锐利,又格外的炯炯有神。
  
      “三十分钟,注意言辞!”狱警把人领到之后,提醒了一声,就杵在旁边盯梢了。
  
      叶天含笑冲他道了声谢,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定之后,又朝着沈一柱展露出和煦的笑容,指了指挂在窗口旁的电话。
  
      沈一柱面无表情的抬手抓来电话,咂嘴道:“刮风大雨天来一趟不容易,什么好久不见的寒暄话就省了吧,直接切正题,听说你找我有事?”
  
      叶天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微笑道:“是有些事,主要是在这里反省改造那么久,有些话一直憋在心里头不吐不快,找你,首先第一件事,是想托你的口,向孝妍以及你们全家衷心道个歉,我为我之前犯下的错事感到无限的懊悔和遗憾……”
  
      “嗯?”沈一柱陡然睁大了眼珠,甚至一度怀疑自己耳朵或者是电话出了毛病,直到确认叶天那一幅情真意切的脸色,忽然惊诧失笑了出来:“没搞错吧?你找我来就是为这事?叶天,你该不会坐牢坐傻掉了吧!”
  
      “咳!”狱警咳嗽了一声。
  
      “不好意思,我注意哈。”
  
      沈一柱努力憋住猖狂大笑的冲动,脸颊的肌肉却是有些绷不住,满腔怪异的问道:“你真的是改过自新了?”
  
      “有没有成功改过,还得由狱里的领导评判和鉴别,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叶天依旧笑容可掬,还有说出的那些话,简直是活脱脱的犯人改造典范。
  
      沈一柱的笑容渐渐敛了下来,眉毛则微微蹙了起来,奈何场合限制,他也无法刨根究底,只好应承道:“行,我会代你转达的,但接不接受歉意,我可不担保,毕竟你先前犯下的事情实在恶心了点。”
  
      “大错已铸成,我也不奢求你们的原谅,但求自己的心能踏实一些就好。”叶天叹了口气,“对了,你们家,和孝妍那边,都还好么?”
  
      沈一柱暂时摸不清他的意图,只能耐着性子应付道:“就那样吧,宋家不太好,差点要垮,不过得亏姓宋的那小子运气好,拉了外援救火,还即将敲定一个大项目,估摸着,一时半会还能撑着。”
  
      说到这,沈一柱暗道晦气。
  
      他虽然蠢了些,但不是弱智,一看姐姐都出手援助了,再结合一些内部消息,便看出来宋世诚还真有可能涉险过关!
  
      宋家不倒,姐姐又独揽大权,沈一柱的危机感一下强烈了起来。
  
      他知道,再不有所行动,自己分家业的时候,就得吃大亏了!
  
      奈何先前还扬言会帮他的三叔公,或许是经过xi毒事件之后,看他实在太不中用,索性高高挂起。
  
      没有援手,沈一柱自知靠自己的那点本事根本扳不回局面,走投无路之下,经‘中间人’指点引荐,方才冒着大雨天跑来探视这个或许有能力帮衬自己的‘故人’!
  
      说完这一茬,见叶天无动于衷,沈一柱沉不住气,就继续吐槽道:“至于我家也好不到哪去,我爸因为肺癌手术,这么一倒下,集团里冒出各种狗屁倒灶的烦事,都是我姐在顶着,你也知道,集团股东多,趁着机会都想捞一把。”
  
      “沈董事长术后康复情况如何?”叶天终于显露出了认真的神情。
  
      “……不太好,吃不下东西,人都瘦了好几圈,骨头都凸出来了。”沈一柱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相告。
  
      “西医手术本就极伤元气,而且沈董事长先前还一直有抽雪茄等劣习,一时半会,确实容易缓不过来,当务之急,还是得按照中医的法子,固本培元、养精蓄气……”
  
      “嘿!打住吧,你跟我讲这些专业话,纯属对着老外唱双截棍,白搭!”
  
      沈一柱不耐烦的打岔道:“你就直接说,有没有什么好法子,可以治好我爸吧。”
  
      “有!只需一个方子!”叶天显得胸有成竹,依稀恢复了从前济世救人的大神医风采:“你留一个地址,回头我把方子写在信里,寄给你,按时服用,不出一个月就能康复如初。”
  
      沈一柱的双眼一亮,明显意动了。
  
      若是能治好父亲,不仅沈家能渡过危机,他也能凭着这大功重新赢回父亲的信任,重登人生巅峰!
  
      正当他心潮澎湃之际,叶天又说出了一个足以令他欣喜若狂的提议:“而且那个药方子,对绝大部分的术后患者都挺有效,不敢说百病包治,但对于这些患者的术后康复都颇有效果,你们家不是还有医药公司的嘛,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大可以将此药推广开来,帮助到更多的病患,这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