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浮沧录 > 第九十四章 来自世界另外一端的烟花

第九十四章 来自世界另外一端的烟花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浮沧录最新章节!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山主大人听到以后乐了。
  
  小殿下其实有很多小毛病,小脾气,这些山主大人都看在眼里,可翻来覆去仔细想来,余下的除了欣赏,就只有欣赏。
  
  对于这个年轻人,他的任性也好,他的傲气也好,山主大人觉得这些都是自己外甥的闪光点。
  
  因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是你既打不过他,你还骂不过他,更跑不过他。
  
  小殿下离这个境界已经只有一步之遥。
  
  易潇笑眯眯指着地上的铜钱说道:“钱也给了,你要的答案也给了,还不快走,等着什么呢?”
  
  山主大人有些委屈说道:“我关心自家外甥还不行吗?”
  
  小殿下有些无奈。
  
  山主大人眯起眼问道:“看不上青木宫的剑胚,紫靥宫的妖女,这些都无所谓,我就八卦八卦,哪位可能是我的外甥媳妇?”
  
  易潇笑骂道:“老魔头了今儿大发慈悲来关心我,真操心假操心呢?”
  
  “肯定是真操心啊。”山主大人忧国忧民说道:“我倒是盼着你别吊死在一棵树上,不如到六座圣山上风流一圈,有看中的就大方一些,修魔的不说暗话,脱裤子睡觉就一晚上的事情,早点为圣岛留下希望的种子,早点让五老会那边的老魔闭嘴,造福天下,造福圣岛,造福你我他。”
  
  小殿下这下是真呸了一声,没好气怒道:“说你老魔一点没错,真是老淫魔一头,下流硬说成风流。告诉你别想了,就冲你这番话,再回圣岛我都打着十二分小心,免得那位妖女施了妖法,劫财又劫色,让你们如愿以偿。”
  
  山主大人啧啧有声,感慨说道:“其实我倒觉得那只龙雀没什么不好,妖魔二字靠边走,毕竟一条道上混的,大家都是朋友。我们修魔的看妖怪,总比看正人君子要来得顺眼。”
  
  小殿下无话可说。
  
  白莲墨袍男人凑近了脑袋,笑容饱含深意说道:“圣岛的传讯令被你送给那只龙雀了?”
  
  易潇的动作有些僵硬。
  
  “啧啧啧......”白莲墨袍男人又摆正了身子,揶揄说道:“圣岛的传讯令速度快得很,你们俩这些日子聊了些啥,能不能透露一下,算是私人交情,让我这个舅舅看一眼,今天这贯铜钱不要你的了。”
  
  小殿下此刻的感觉相当怪异,他默默捂紧了胸口的传讯令,生怕这只老魔头下一秒把自己的令牌夺了去,以这个白莲墨袍男人一贯的品行秉性,绝对有可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易潇这些日子的心情相当好。
  
  而原因之一......就是这块传讯令。
  
  小殿下拿着这块传讯令的时候,不免感慨于诸如青石心念通妙法的玄奥和伟大,造物主的神奇和奇妙,让这世上诞生出了有传讯令牌的这类东西。
  
  传讯令与青石的心念通不同,没有空间距离的隔阂,但一来一回的消息要过许久才能传达。
  
  空间越远,时间约长。
  
  而以易潇与魏灵衫的距离,看到传讯令上传来消息的时候,已经距离那人发出之时过了一个时辰。
  
  但两人交流,便无须去用飞鸽传书那种烂大街的滥套路。
  
  所谓的千里姻缘一线牵,变成了一令牵。
  
  年岁很短,等待很长。
  
  喜欢很轻,思念很沉。
  
  小殿下知道,有些话是不能用文字去代替的,是必须要亲自说出口的,但在无法见面的日子里,能够有一种媒介,让两个人彼此分享生活中的琐碎,变成了世上最美好的事情。
  
  年岁很短,等待不再漫长;喜欢很轻,思念不再沉重。
  
  这是一种很清澈的感情,显得单纯而可贵,不像是物欲横流里一切拿着利益当重量去称重的联姻,所谓的郎才女貌只是恰逢其会的狼狈为奸,当天平不再平衡的时候,所有的笑容便成了伪装。
  
  所以撕去面目的时候,只觉得彼此阴森彼此可怖。
  
  等到老去的时候,才发觉从没有对望也从没有深情。
  
  几乎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但很少人能够挣扎着走出来。
  
  他们遇不到,也不相信自己能遇到。
  
  你喜欢的人也喜欢着你,彼此吸引,彼此拥有着真正可贵的品质,这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只可惜幸运儿永远是少数。
  
  小殿下和魏灵衫是一个例子,萧布衣和唐小蛮也是一个例子。
  
  易潇望向山主大人,轻声笑了笑说道:“想来,我一定是个很幸运的人。”
  
  ......
  
  ......
  
  漫天灯火摇曳在兰陵城内穿城而过的河流里。
  
  白莲墨袍的男人已经离开。
  
  青梨木讷着站在小殿下身边。
  
  易潇最后买下了山主摊上所有的花灯,整条河流上倒映着无数花火。
  
  璀璨而又绚烂。
  
  这样一来,灯火照着小殿下的面容,所有人看着这个年轻男人蹲在河边,笑意浅淡,被无数花火拥簇,显得不再孤独。
  
  花火随波逐流。
  
  怀里的通讯令传来轻微的震动。
  
  易潇低垂眉眼。
  
  “北方很冷,没有灯火也没有烟花。”
  
  语气似乎有些微微的郁闷。
  
  接着带着期待,还有一丝丝希翼,犹如少女一般。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很想看一看兰陵城的花火。”
  
  小殿下深吸一口气。
  
  他笑着从怀中取出通讯令,柔声说道:“喏......”
  
  “那我给你一个惊喜好了。”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兰陵城上空的烟花绚烂绽放。
  
  火树银花不夜天。
  
  小殿下轻声将令牌取下,送到了青梨的手里。
  
  他诚恳说道:“麻烦你了。”
  
  妖族小姑娘面无表情说道:“我真后悔没跟山主大人一起回去。”
  
  小殿下赔笑。
  
  他伸出一只手,红莲纹路顺延小臂蔓延。
  
  兜揽住整片天空的所有烟花。
  
  空间波动轻微传来。
  
  青梨闭上眼,感应着遥远的世界那一端,那块传讯令的位置。
  
  ......
  
  ......
  
  风雪银城。
  
  宽大黑袍里的女子趴在银城城头,她此刻陡然抬起头。
  
  她传讯令里传来那个男人模糊变清晰的声音。
  
  “喏......”
  
  “那我给你一个惊喜好了。”
  
  天幕之中突然有一蓬花火炸开。
  
  这是来自世界另外一端的烟花,不远万里来到北原,在数千米的高空只为了一个人遥遥绽放。
  
  魏灵衫目不转睛望向那片天空。
  
  像是整个世界的寂寞,被人倾倒分去了一半,于是白天黑夜颠倒,孤独不再孤独。
  
  她没来由笑了笑。
  
  心底空空荡荡的那个地方,像是被烟火填满。
  
  北原不再冷。
  
  ......
  
  ......
  
  易潇笑着坐在河边,簇拥万千花灯灯火。
  
  青梨已经把这些烟火送到了银城。
  
  怀里传来轻微的震动,或许是因为空间波动的原因,连消息的回复都变得快了许多。
  
  那句话的语气有些急促:“你不会也来了吧?”
  
  小殿下笑了。
  
  他当然没有傻到把自己也送到银城,不是信不过青梨,而是那位城主大人的太虚相能力实在逆天,具体是什么,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谁知道他现在躲在银城里,是偷偷舔着伤口,还是等着时机到了玩一出大的?
  
  易潇笑着回:“是啊,你往下面看。”
  
  他能想象到那人有些焦急低下头的场面。
  
  因为传讯令的传讯速度着实比以往快太多了。
  
  果然只过了一小会,魏灵衫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传讯令那边传来。
  
  “我保证你到了银城城下,会先被我的漆虞砸死。”
  
  小殿下哭笑不得,“你真要砸死我呀,正在下面向你挥手呢,看到没?”
  
  那边突然没声音了。
  
  易潇小心翼翼说道:“别担心,我人在兰陵呢。”
  
  遥远的传讯令那一端,魏灵衫轻轻嗯了一声。
  
  那个女子裹在黑袍里,像是与世隔绝的一块石头,趴在城头,神情木然而美丽。
  
  她看着漫天烟火。
  
  转瞬即逝。
  
  那些烟花是不属于她的美好,抓不住也握不住,只能记在脑海里。
  
  所以魏灵衫在很认真记着这一幕。
  
  魏灵衫不愿意浪费他送来的每一分每一秒。
  
  她怔怔攥着传讯令,贴在心口,望着远天。
  
  小殿下阖上眼,轻轻听着世界那端温和的心跳声音。
  
  一下。
  
  两下。
  
  美好而漫长。
  
  兰陵城这边是无比热闹的新年,灯节,烟花灯火,喧嚣喜庆。
  
  而银城那里是一片安静,素来万里雪原,天上仙境般清冷。
  
  相隔万里,天各一端。
  
  那么近又那么远。
  
  银城那边的烟火早就谢了。
  
  兰陵城的喧嚣也在黑夜之中缓缓起伏,最终消弭。
  
  河流的花火零零散散离去,孤独的年轻男人依旧坐在河岸,抱着双膝,将耳朵贴在那块令牌上。
  
  他侧着头颅像是睡着了。
  
  但那端的心跳声音是如此的温柔。
  
  小殿下有一下没一下的数着。
  
  数着数着花火散尽,就好像当年沉剑湖的那样。
  
  但没有离别,因为本就隔了一条天堑。
  
  那个心跳声音停顿了一下。
  
  那端有一个声音柔和而甜蜜。
  
  “很开心。”
  
  “很喜欢。”
  
  魏灵衫阖上眼,伸出手,在城头拥抱风雪,想象着风雪化成他的模样。
  
  易潇唇角微微勾起。
  
  他听到郡主大人细声说道:“谢谢你,让我觉得我很幸运。”
  
  想象她拥抱漫天风雪。
  
  想象她拥抱世界另外一端的烟花。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