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大愚仙 > 第五章 渡劫之前

第五章 渡劫之前


  而在感受到这股庞大气息的时候,林愚早已经把神念收了回来。
  林愚现在的神念已经到达了元婴中期的地步,所以在那股强悍的神念降临之前,他就已经感应到了不好,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腰间的一枚金色玉佩上面更是金光一闪,把他的肉身收入了其中。
  接着,金色玉佩变成了一粒无比细小的尘埃落在了院子里。
  强大的神念如同犁庭扫穴一样在整个东山岛肆意而过。
  “妖女,你哪里跑。”
  很快,这道神念发现了逃跑的钱玲,大声的呵斥起来。
  轰轰轰!!!
  远方的海域,发生一声声轰炸之声,整片海域都是沸腾的海水。
  可是,片刻这个,爆裂的击打和沸腾的海水同时平静了下来,整个东山岛海域重新回归了平静,先前的一切都好像梦幻一样。
  这里的普通百姓和渔民只感觉是来了一场大型的风暴,但是,所有的修真者都明白,是一个无比强悍的高手正在神念追击一个妖女。
  而这个妖女已经从东山岛附近海域逃走了。
  “呼,娘的,是个元婴后期的家伙。”
  那粒微小的尘埃开始变大,变成了一枚玉佩,挂在了一个青衫男子的身前,而这个青衫男子面色看起来有些难看,嘴中爆着粗口。
  他现在本体不过结丹后期的修为,如果被元婴后期的存在盯上的话,一个念头就能够让他毁灭。
  不过,如果他愿意藏入金鹏王仙府之中,那自然是化神期的存在也发现不了仙府的存在。
  这个青衫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从金鹏王仙府之中最后活了下来的林愚。
  仙府的最后一战里,荣道人和灵虚道人的神念最后被得到仙府传承的林愚给抹杀掉了,被迫退出了仙府,然后,林愚又用霹雳手段压制住了无相童子,把他的肉身撕裂成了六份。
  而接下来,林愚为了防止意外,在取走无相童子储物戒指里的‘金鹏王精血’之后,自己也通过传送阵离开了金鹏宫。
  林愚虽然已经得到了仙府的传承,但是,不论是大道之眼还是九尾火狐念觚,又或者冰火路上的那几位,都是非同寻常的存在,所以,在没有完全掌控仙府禁制的时候,林愚不愿意和他们接触。
  林愚被传送出来的时候,就落入了海面上,他在一处海岛栖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坐了一辆商船来到了东山岛。
  这三个月以来,林愚一边磨砺心境,为成功迈入元婴期坐准备,另外一方面,则是不断地寄炼金鹏王仙府里的几件法宝,他虽然已经是仙府的主人,得到了仙府的认可,但是,本身实力实在太过弱小,想要驱动里面的禁制非常不容易。
  如果他能够完全驱动仙府里的禁制的话,根本不用害怕什么元婴期的大劫了,因为里面那四个元婴后期的存在就足够为他挡雷了。
  可惜,他实力还是不够,所以,他只能步步为营,为突破元婴境界做各种准备。
  三个月的时间过去,林愚已经为突破元婴期做好心理和武力方面的准备。
  他也已经做好了随时突破的准备。
  而刚刚出现的那道强横的元婴后期的神念,更是给了林愚一个大大的刺激。
  原本他是希望再稳一稳之后再渡劫,但是,现在这海域之中危险无数,他不得不提前做准备。
  所以,那元婴后期的神念追击钱玲,竟然无形中加速了他渡劫的历程。
  林愚一产生渡劫的念头,立刻,他就感应到他居住的房间上面轰然一个雷鸣。
  这是一种上天幂幂之中传递过来的意念对他先前意念的一个回应,告诉他渡劫的日期就在近期,就在最近三天了。
  “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盘坐之中的林愚猛然睁开了双眼。
  接着,就看到他的身形猛然一闪,他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陋巷之中。
  而这时候,金鹏宫前的广场上面,出现了林愚的身影。
  林愚刚刚出现在金鹏广场上面,只见天空上面嗖的一声,一枚眼球一样的法宝骤然飞至。
  “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这枚眼珠刚刚来到林愚身边,就单刀直入,大声嚷嚷道。
  “别急,我今天来,正是为了和你们诉说这件事情。”林愚轻轻的摆手道。
  “和我们???”大道之眼里面传出了一声疑惑的声音。
  “不错。”
  林愚说话之间,手指在广场上面轻划,划出了一个圆形的圈子,而圈子上面很快出现了一道影像,正是冰火道上面的情景。
  这时候,寒水冰蛟、三足金乌和神树若木,还有一旁的九尾火狐的身影都一一在圆形的圈子上面闪现。
  而同时,林愚的手又轻轻的摆动了一下,顿时,被困在金鹏宫中的陈鱼和公孙老道也同时出现在了广场上面。
  这两人神色莫名的看着林愚,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们虽然先前被他们身后的人占据了肉身,但是,他们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还是都明白的,他们自然也知道林愚得到了仙府的传承。
  恐怕当初进入仙府的那群人谁没有想到,最终仙府的传承和各种宝贝不是被他们里面最强大的那些人拿走了,而是最终全部落入了一个方才结丹期的小子手里。
  如果让他们早知道这一点,他们早就联合起来把林愚给干掉了。
  此刻,不论是陈鱼还是公孙老道,心情明显都是非常的复杂。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已经得到了仙府的传承。”
  “这三个月来,我一直在寄炼仙府,有了一些小小的心得,在你们面前,我也算是有了几分自保的能力,所以,我才敢把你们召集起来。”
  “但是,我的实力太过弱小,而仙府实在太过庞大,若想完全的把仙府寄炼好,以我现在的实力,不知需要寄炼的何年何月。”
  “而我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了瓶颈,我需要突破。”
  “把你们召集来,就是说一件事,那就是请你们帮助我渡过元婴期这个大劫。”
  “我们实力有限,又被困在这仙府之中,如何帮你渡劫???”这时候,暗黑色的眼珠之中传出一道声音。
  “哈哈。”林愚大笑起来,青色的长裳飘动,一副飘飘欲仙的神情,真是说不出的英俊潇洒与风流韵味。
  “我不是金鹏王,所以,也不会想着把你们一直困在这仙府之中。而且,我也不管你们和金鹏王有怎么样的过往,飞升进入灵界之前,我都可以把你们放出来。”
  “不过,在这之前的话,也请你们多多帮助我,帮助我提升实力,帮助我对付我的敌人,帮助我快点提升实力,早日飞升进入灵界。”
  “我实力提升的越快,你们得到自由的日子就越快。”
  得到金鹏王的传承之后,林愚就明白,敌人太强大了,靠他自己单打独斗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可能还没战斗到一半就自己先陨落了。
  所以,他必须要联合自己身边一切可以联合的势力,和他们组成合力。
  另外一方面,则是快速的提升自己本身的实力。
  而他现在,就有一大波小弟待在金鹏王仙府里,他们已经被关押了有十万年之久了,只要许给他们自由,答应放他们出来,想必这些人不会拒绝帮他做一些事情的。
  “需要我们做些什么??”神树若木上面的三足金乌这时候开口道。
  “我现在实力太弱,才结丹期,我在渡劫的时候,多半会有很厉害的敌人来偷袭,若是平常时候,就算是元婴后期的存在,我也根本用不上惧怕,因为我可以躲入仙府之中来,但是,我在渡劫的时候,却没有办法逃避。”
  “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林愚看起来十分的坦诚。
  他确实害怕在渡劫的时候遇到不可预料的事情,所以必须早做准备。
  “你现在已经掌控仙府多少的禁制了???”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寒水冰蛟忽然开口问道。
  “哈哈,老寒,你莫非想要挑战现在的仙府之主吗??你可没有这个实力。”那三足金乌这时候嘲笑起来。
  “五分之一。”
  林愚沉吟了一下,回应道。
  接着,他的声音明显冷峻了下来。
  “你们如果想要诛戮我这个仙府之主,你们现在尽可以出手。”
  “我给你们机会!!”
  一下子,整个仙府之中气氛看起来有些微妙。
  此时,寒水冰蛟、三足金乌和神树若木因为隔着一个万魂海,根本就赶不过来,此时,在林愚身边的不过大道之眼、陈鱼和公孙老道。
  金鹏广场上面气氛有些不对,陈鱼和公孙老道是见识过林愚的手段的,他们身形直接退后了一步,显然是不打算和林愚为敌。
  “哈哈,不管你们对我们这个仙府之主有什么想法,既然他已经得到了金鹏王的认可,那就得到了我大道之眼的认可,所以我大道之眼不会愚蠢的挑战他,所以,你们最好也熄灭了挑战的心思。”
  “十万年都等了,没有必要再犯风险来挑战现在的仙府之主,况且,他已经答应愿意在飞升之后放我们出去。”
  “而且,他们这一脉,修炼速度最快不过,他飞升灵界的时间,恐怕不需要超过一个甲子。”
  大道之眼嘴里噼里啪啦的快速说了一大顿,好像唯恐说慢了一样。
  此时,仙府的嫡系里,只有它离林愚最近,也只有它拥有威胁林愚这个仙府之主的实力,它既然没有反心,自然不希望被林愚误解,所以快速的辩解着。
  “还有,老寒,不该问的问题你不要问。”说到后来,大道之眼也不顾林愚还在,直接抱怨了起来。
  结果寒水冰蛟问出的问题,却让它来擦屁股,它自然不乐意了。
  “我不是急躁的人,十万年都等了,还怕一个甲子不成。”寒水冰蛟的声音冷峻,冷声说道。
  “林愚你现在只掌控了五分之一的仙府禁制,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你恐怕都不能召唤出去。”
  大道之眼和寒水冰蛟他们都属于元婴后期的实力,如果林愚实力高强,而且完全掌控了整个仙府的话,那么把他们召唤出去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但是,他现在一方面实力弱小,另外一方面,也没有完全掌控整个仙府,所以,他想要把仙府之中的任何一个元婴后期的存在召唤出去都很不容易。
  “那倒不需要担心,我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灵魂力量却不弱,召唤你们之中的一个出去半刻钟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一般而言,我刚开始渡劫,不可能引起很大的注意,只有在最后关头,那些元婴后期的存在才可能感应到一些不好,这个时候,你们出来替我抵挡片刻,等这个时间过去之后,我想走想留,任何人都没法限制我了。”
  “如此的话,甚好。”
  “不知你希望我们之中的谁为你护法。”神树若木这个时候道。
  “你有什么建议吗???”林愚问询。
  “大道之眼本身掌控雷电之力,让它来更护法,最好不过。”神树若木这个时候又道。
  任谁都看出来了,林愚把大道之眼召唤在身边,却对他们用出映像之术,这分明是在对大道之眼表示宠信和亲近。
  而先前,大道之眼也表明了支持林愚的心思,那他们双方已经是都很满意对方了。
  所以,神树若木不介意做一下这个中间人,给双方卖个好。
  “我也是这么个打算。”林愚点了点头。
  “不知道大道之眼可否愿意给在下护法??”林愚对着身边的大道之眼一拱手,微笑道。
  “当然愿意,放心,有元婴后期的存在出手,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哈哈,那就好。”林愚大笑。
  掌控仙府这个资源之后,和先前被别人追杀的如同落汤狗一样的待遇真是天壤之别。
  林愚想起了自己被追杀从楚国逃亡秦国的经历。
  往事历历,但是,他已经不是曾经的他了。
  “林愚,你还缺一个元婴初期的护法者,元婴劫最是危险不过,光有元婴后期的强者可不行。”这个时候,旁边的陈鱼忽然开口道。
  林愚既然愿意把他们叫过来,显然也是有目的的,既然他不开口,那就只好她陈鱼来开这个口了。
  陈鱼此女一路追杀林愚,但是,每每在关键的时刻放他一条生路,所以,就算是林愚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定义此女了。
  但是,他肯定不会让此女在他最关键的元婴劫上出现的。
  “我相信你,你们。”林愚这个时候看向了陈鱼和公孙老道。
  “我们一起闯过了仙府,也算得上是同甘共苦。”
  但是,不等陈鱼和公孙老道高兴,林愚话锋一转,道:“对你们,我应该杀掉你们,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他还是他,还是最初进入仙府那个林愚,不过结丹后期的林愚,而他对面的陈鱼和公孙老道也还是刚刚进入仙府时候的两个元婴期的前辈。
  但是,现在双方的位置和实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愚虽然还不过是结丹后期的修为,但是,他却已经掌控了仙府,也掌控了陈鱼和公孙老道这两个元婴境界的前辈的生死,如果在外界,林愚见了陈鱼和公孙老道,需要恭恭敬敬,但是,在此地,他们却是林愚的俘虏。
  他们的命运,只在林愚的一念之间,让他们死,他们就得死,让他们活,他们就有一线生机。
  陈鱼和公孙老道听到林愚的话语之后,都变了脸色,不过,他们没有说话,而是在等着林愚接下来的话语。
  “但我不是弑杀之人,我这个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你们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我不会杀你们,也不会坏你们机缘。”
  “但是,我也不能把你们放出去,更不会让你们去给我护法。”
  “我相信你们,但是,不相信你们身后的人,他们要是在我渡劫的关键时刻突然附身到你们身上,那我就危险了。”
  陈鱼听了,神色平静。
  如果是她,她也会这么做的。
  元婴劫确实关系重大,不能让无法信任的人待在身边。
  她先前也不过是一个试探,见林愚拒绝,所以,也没有太多不高兴。
  “但是,你确实需要一个元婴前期的存在为你做全程的护法。”大道之眼这时候在旁边沉吟道。
  它毕竟是来历不凡,知道渡劫时候的种种。
  而听了大道之眼的建议,林愚也沉吟起来。
  他确实需要一个护法。
  他现在只有最后的选择了。
  ——————九尾火狐念觚。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