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圣墟 > 第1368章 可怕地球真相

第1368章 可怕地球真相

    楚风怎能不震撼,地球上的一切,无论是文化积淀,还是地名,以及历史走向等,竟然都曾出现过,而现在又重新经历一遍?!
  
      他的心都凉了,究竟为什么,怎会如此?!
  
      他寒毛倒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感觉骨髓已被寒气冰冻!
  
      若是整颗地球都在轮回,那他又是谁,他们这一世的人又算什么?
  
      谁有这样通天彻地之能?
  
      让一个人带着记忆踏上轮回路就已经很惊人,而现在令一颗星球都能重复过往,就这更可怕了。www.x23us.com
  
      “有些人……真的是胆大包天!”这一刻,青年君王开口,双目深邃,他震撼过后已经有所猜测。
  
      楚风一惊,这个年轻男子想到了什么?
  
      “因为那颗星球有些特殊,曾直接与间接走出两大高峰,所以,有些人想要重演那种环境,从而养蛊吗?”青年君王说出这样一个推测。
  
      这让楚风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几乎瞬间就出了一身白毛汗,这实在有些慑人,所有这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中?
  
      地球像是一个罐子,里面养了一些虫,静等虫王出现?
  
      一切只因为那里出现过天帝,出现两座无上高峰,而有人想要在近似的环境下,去尝试看能否培养出……无上者?!
  
      此时,青年君王的半张脸在朝霞下,半张面孔面像是在阴影中,而双目像是深夜的烛火明灭不定,有些幽邃。
  
      他开口道:“你的背后站着一个人!”
  
      楚风一怔,背后发凉。
  
      但很快,他又明白了。
  
      青年君王轻叹道:“你的背后可能有一个或几个黑手,在演绎与推动这一切,你要挣脱出这个局。”
  
      他说的这些,楚风刚才自然也有所领悟,怎能不惊?那一个或几个想重塑地球大环境、再现当年风土的存在,应该会盯着“地球罐子”,在等待某只特殊的虫子吐丝结茧,而后化蝶飞出来呢!
  
      这种人生真有些可悲,他或许一出生就已经成为了别人游戏中、别人罐子里的虫子?
  
      不仅是他,因为整颗地球都如此,所有生物的诞生都是一样的,只有一个目的,是被人投入罐子中的种子。
  
      有些人在等待种子生根发芽,等待虫在破茧化蝶!
  
      不过,若是细思的话,那暗中的生灵,那高高在上的存在,为了培育出合格的地球罐子,付出也不小。
  
      毕竟,几千年的历史,文化沉淀等,都要发生,需要不少的时光,要等上很久。
  
      “他们有无穷的寿命,有耐心!”楚风叹气,那种生物又怎么会在意光阴呢,或许对他们来说只是弹指瞬间。
  
      青年道:“也不要绝望,那背后的生灵也不见得是恶意,而是真的需要一颗特别的种子在那里出现。”
  
      这一刻,楚风想到了九号,当年他也在说有人可能在重演地球,那个时候,一切就已经若隐若现了。
  
      楚风还记得九号那复杂的神情,欲语又止,他自然是看出这一切,但是不忍彻底的告诉楚风残酷的真相。
  
      这样的背景下,最好的一种情况就是,善意的生灵想培养强者。
  
      或许是因为太危机,或许是战况太可怕,或许是为了储备,带着几许希望,想“孵化”出又一座“无上高峰”。
  
      最差的情况自然是,有生灵在恶意演绎这一切,想收割特殊的种子,想捕捉历史巧合下诞生的化蝶的虫子。
  
      比较中性的情况是,有人无聊,一个念头而已,便随意而为之,导致了这一切。
  
      可是,无论哪种情况来说,对楚风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都是在被人关注下,在被人俯瞰罐子的时光中成长的。
  
      “你多想了,大人物可没那么无趣,虽然他们的时光很悠长,但是也不至于无聊到时刻盯着那颗星球,他们只是在等待,有朝一日,那里万一走出一个特殊的生灵,就是他们收获的季节到了。”
  
      青年君王一番话,让楚风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憋火。
  
      “以你目前的进化层次看,差的太远,尤其是你已经脱离那里,若是身上有什么特殊印记,在阳间灭掉,说不定也就算彻底脱局出困。”
  
      楚风听到后一阵沉默。
  
      他觉得,目前他也许从暗中那一双或几双眼睛下逃脱了。
  
      之所以说是也许,是因为,他不确定石罐的等级是否足够高到让暗中几双眼睛也都没有感应到。
  
      毕竟,石罐当年就是落在地球上,被他得到,有这种东西在身上他相信可以遮蔽任何天机!
  
      尤其是,随着他实力不断增长,石罐的特质不断显现,那他会越发的从容与镇定,无人能察觉。
  
      只是有一点,就怕这石罐是那几人放在地球上的,那就可怕了。
  
      他仔细想了又想,觉得应该不至于,石罐太神秘,疑似贯穿了几个文明史,在不同进化支路上出现过。
  
      这种东西想都不用想就已经可以确定,只在终极器之上,不再其之下,真要是被人拥有,怎么可能会随手抛在昆仑?
  
      楚风猜测,这是因为意外流落在那里的。
  
      而且早期时,它真的很普通,没有任何异常,哪怕再强的生灵也不会去关注,这就是所谓的天物自晦。
  
      随后,他心中略微平静了。
  
      “你可以说下地球的详情,我来参谋下,或许能发现什么端倪。”青年君王说道。
  
      甚至,他觉得,若是向好的方面想,或许能发现是某位故人的手笔也说不定。
  
      事实上,楚风自己也在想,究竟是哪些人所为,魂河、四极浮土等也就算了,他不了解,至于其他势力就更不用说了,他所知更少。
  
      诸天太广,万界太大,上苍太远,他所知道的高手,也只有大黑狗的主人,还有那所谓的女帝等。
  
      是他们所为吗?他严重怀疑不太可能!
  
      因为,这些人死的死,消失的消失,离开的离开,都各自有了意外。
  
      楚风讲述,将地球的历史,以及数百年的各种异常都说了一遍。
  
      青年君王听的很认真,然后,他点了点头,道:“那段历史,在我身后几个纪元,但是因为某个人的缘故,我去了解过。从你所说来看,偏离轨道了。”
  
      “后文明时代……”青年君王提及这个词,事实上是楚风所说的。
  
      这个所谓的后文明时代,比正常的轨迹多了几百年历史。
  
      这就是异常了。
  
      沉思良久,青年君王道:“对于你来说,或许是好事,因为正常演绎的话,他们应该失败了,没有所谓的虫化蝶飞出来。”
  
      原有的轨迹中,并未有所谓蘑菇云爆发才对。
  
      核战后,经过几百年的复苏,才渐渐恢复,这就是后文明时代。
  
      “最接近事实的真相是,他们养蛊失败,假借地球上的核武半毁了那里,也就是多了一段所谓的后文明时期。”青年君王说道,又道:“以这种方式,就想诞生无上高峰,怎么可能!”
  
      楚风不知道是该长出口气,觉得解脱了,还是该觉得愤怒,毕竟他的故土可是在任人摆布啊。
  
      他仔细思索,妖妖以及他的父亲以及祖父时期,应该算是正常发展。
  
      但是,为了养蛊,人为清除那里的一切,使之真空,让更古老的一段历史重演,令地球得到重塑,曾爆发血案。
  
      这若是细细思索的话,那就显得残酷与可怕了,不少无辜的生灵被波及了,打断了他们原有的进程,改写了他们的命运。
  
      甚至,楚风忽然发现,当年地球被覆灭,看似是天神族、幽冥族所为,但其实这幕后多半另有可怕生灵推动。
  
      一番思忖,楚风便想明白了,原来以前所的事件都不是孤立的,都能串连起来,而且有更深层次的背后原因。
  
      他越发觉得,幕后的人并不是善意的生灵,不然的话,怎能如此霸道与血腥,很是残忍。
  
      到头来,楚风也没有提及石罐,他觉得对这个青年君王已经袒露过多了,几乎泄底了,不应再多说。
  
      再者,这只是一个被关押在地府的囚徒,如今只是来放放风,虽然可悲,也值得同情,但他自己都说,这可能不是真正的他自己了,万一回归地府,他无知无觉间泄露出去什么,那会很严重。
  
      “谁在演绎这场局?”
  
      青年君王自问,他很严肃,因为这背后的真相很可怕,他越发觉得,所有这些都仅仅是大幕后的一丝真相。
  
      这诸天间,这万界间,这上苍与地府间,有无形的对峙,在博弈,当世要彻底揭开大幕了,最可怕的碰撞要发生,一切都要浮现出来!
  
      他认为,这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可怕时代,这一世或许会清算,或许会落幕,都要有一个结果了。
  
      那也就意味着,这一次的碰撞,将注定要史无前例,极尽惨烈,无数个时代的风起云涌都将这一世迸发、燃烧!
  
      “我该回去了。”青年君王说道,他有些怅然,有些迷惘,也很不舍。
  
      因为,这一世与他无关了,他是什么?孤魂野鬼,甚至,很有可能都不是他自己了,只是个残缺的复制品。
  
      地府与轮回也都在局中。
  
      他觉得很可悲,当年,他十世称冠,也为霸主,到头来却是被关押的一个囚徒,如今只是出来放放风。
  
      “真想此去地府重招旧部,再战一世!”他低吼道。
  
      他很失落,也很悲伤,可是,属于他的一切都已经落幕了,尽管他当年也是世间最强者之一!
  
      “走了,我被召唤,不得不回去了。”这个青年君王竟前所未有的忧伤,失落无比,直接纵天而去。
  
      与此同时,楚风也听到了一种特别的声音,那是混度渡劫曲!
  
      史上最强三种妙术之一!
  
      它居然只是为了召唤,那里的水有多深?楚风毛骨悚然!
  
      忧伤的琴音,背影落魄而凄凉的人,就这样迅速远去,头也不回,他是不得已而去!
  
      “曾与我并肩而行又走在我前面的人,我希望有朝一日你会来啊,让我解脱,我还想再战一世,啊……”那个青年君王大吼,披头散发,说不出是悲,还是疯癫,就样消失了。
  
      楚风默默注视那道背影远去,直到不见。
  
      而他也该上路了,要从此逆冲而起!
  
      于此时刻,天地间,一道又一道幽影,一道又一道孤魂野鬼,全部在上路,在朝某一方向而去。
  
      过年回来了,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