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屁股被揍椅子也被夺了

第六百三十一章 屁股被揍椅子也被夺了

    苏军留守在森林阵地的兵力极少,毕竟没人会想到德军会趁兵力空虚突然出现。天籁小说WwW.⒉
  
      当然,德军也比以往更加大胆,他们深入森林后的行进路线乃一弧线,宽大的散兵线也增加了搜索面积。原本这些士兵还很担忧,假若敌人兵力更多,以己方的兵力与之对战起不吃亏?当师长赫兹曼弄清情况后,就立刻电告进入森林之德军,所谓苏联人兵力最多有一个团。
  
      即使有一个团,兵力也是这两个营的一倍。但赫兹曼清楚的告诉他们:“大部分苏军已经为我军重炮炸成灰烬,他们可能只有少量人员逃入森林,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将其全部歼灭。”
  
      顿时,战士们不再担忧,他们的前路仿佛已经不再危险。
  
      面对新的情形,营长克莱本也放松了些警惕。
  
      “弟兄们,大家睁大眼睛,我们现在是猎人,现那些俄国人立刻射击!但是,要射击非致命处,我们还要抓几个俘虏。”
  
      他是如此的自信,或许是因为过于年轻,毕竟这个步兵营的官兵都是新部队。这些人多半知晓他们的敌人曾给予所属的7o7师重大杀伤,却没有亲身经历,并不知道与之为敌的恐怖。
  
      两个步兵营心态一样,又因为搜索了一段时间毫无收获,甚至森林中连野生动物也没有现,仿佛那些苏联人已经被炮火全盘炸死了。
  
      就在克莱本非常郁闷与自己可能要无功而返时,他的侦察兵归来报告,在部队正前方现防御工事。
  
      “防御工事?是谁会在森林里修建这个?”克莱本稍微想了想,能做这个的也只有苏联人了。
  
      顿时,这个颇为年轻的指挥官振作了起来,队形分散的战士们也纷纷聚拢而来。
  
      经过简单的组织,克莱本下令向他的团长巴赫汇报,很快这一惊人现也传到焦急等待的赫兹曼的耳朵里。
  
      “真是太好了!终于现你们了!”正郁闷于自己阵地被攻破的他终于笑了出来,不管怎样苏联人的营地被现,占领那里恐怕还能抓到一些俘虏。如此藏于森林中的苏联人究竟要干什么就完全暴露了!
  
      赫兹曼立刻下令,进行搜索的两个营立刻进攻,但是原来的命令进行了调整。
  
      克莱本戴着耳麦,听着师长最为直接的明语命令:“你们必须夺下敌人的营地,那里很可能有不少留守人员,抓住俘虏带回来。”
  
      命令如此,克莱本本就在积极准备进攻,只是通过侦察兵的报告,那里似乎修筑了有机枪堡垒,若是强攻己方进攻部队会无谓的付出牺牲。然命令突至,已经顾不上再排兵布阵了,当前就应该贯彻落实命令。
  
      克莱本毅然决然的全部完师长的命令,举着冲锋枪对着他的战士们说道:“弟兄们,我们立功的机会就是当下。现在跟着我前进!”
  
      战士们吼了一声sieghai1,集结了的部队重新化作散兵线,开始了进攻。
  
      或许就是那一声进攻前的怒吼,引得休息中的苏军留守人员打起精神。他们都注意到了远方的闷响,战争想必到了非常激烈的程度,但这里非常的安全,敌人的重炮打不过来。这些战士们听到了森林中的呼唤声,本能的认为那是德胜归来的部队。
  
      就当留守部队怀着胜利的喜悦迎接他们的战友,却遭遇子弹的无情打击。
  
      无数的子弹化作弹幕打过来了,凡是站起身望着越来越近的人影招手致意的人们,纷纷被射杀。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注意到那些并不是战友,而是德军!
  
      “敌人进攻了!迎战!迎战!”一名士兵对着十几位轻伤员大声吼着。
  
      事到如今,这些自诩轻伤不下火线留下来的战士们,终于兑现了他们的承诺。
  
      阻击战在最不应该生的时候生,因为巴尔岑出时带走了大部分的机枪,留下来的武器基本就是步枪了,仅仅凭借这样的武器,凭借区区不到一百人还是分散了的兵力,如何守住阵地。
  
      苏军留守的人少而分散,他们按照原来的编制分散了三个聚落,克莱本的营攻打的就是最东北边的那个。留守于此的苏军只有二十五人,其中大部分是伤员。
  
      即使战士将轻伤员都鼓动起来,他们注定还是无法完成阻击的。
  
      战友们相继牺牲,剩下的十个人不得不撤出阵地向西南撤离,因为那里是弹药库所在地,还有几挺机枪在。
  
      这是克莱本第一次和宿敌苏军284师作战,仅仅和装备简陋的伤员战斗,自己就已经有数十人被击中。甚至他亲眼看到,一个士兵在自己的面前被敌人射杀,一大团红白色的物资从其脑后喷出,这个战士一切都结束了。
  
      敌人的精确枪法令他不由得紧张,这样的敌人还是尽快消灭为妙。
  
      当他的人已经攻入了苏军的一个堡垒,却被突如其来的爆炸炸翻,更糟糕的,明明很多人在爆点意外呢,却纷纷倒下抱着肢体在哀嚎。
  
      “真是见鬼!这些疯子到底用了什么武器!?”克莱本除了骂只有骂。真是最怕什么来什么,这次冲锋对付那一小撮敌人,非得付出大代价?
  
      他举起了左拳,对进攻的战士们鼓励道:“大家不能畏惧,敌人这是困兽犹斗。谁第一个抓到俘虏,我给他立头功!”
  
      混战之中也不知多少人听到了他的这番鼓舞,反正战士们明显更加勇敢了,克莱本更相信这是对自己鼓动的回应,也可能纯粹是自己麾下这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杀红了眼。
  
      苏军的阵线只有一公里长,当克莱本动了进攻,在阵地的另一侧,另一支德军步兵营也赶上来了。
  
      多了一阵枪声使得并没有照面的两支的德军立刻闹了误会。
  
      营长林德尔不得不命令部下:“弟兄们,敌人的援兵肯定到了,他们来多少我们就消灭多少!全营全线进攻!”
  
      留守的苏军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也有人被俘虏。
  
      克莱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终于抓到了一个伤兵,他头上和胳膊上的纱布说明了一切。也就是这个时候,随着另一侧传来密集的枪声,他本能的认为苏军的援兵到了。
  
      两支德军越战越勇,以求迅击败“敌人的援军”,这可令夹在中间的那点幸存的苏军战士痛苦万分。在绝望之际,继续坚守阵地已经无计可施。
  
      两个伤员自告奋勇的留下了,他们架着缴获的mg34压制敌人,掩护剩下的四十多人撤退。
  
      或许,德国人的注意力都用在占领苏军阵地这里,对逃窜的敌人并未足够注意,他们只分出一小撮人进行追击。
  
      当那两位掩护战友撤离而吸引火力的战士阵亡后,这场森林中不为人知的阻击战落下帷幕。
  
      直到巴尔岑全线反攻的巴尔岑遇到了逃出来的人,才知道阵地那里生了什么。
  
      “真是见鬼!他们不但打了我们的屁股,还夺走了我们的凳子!”巴尔岑恶狠狠的仰天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