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九百七十九章 收起这份自傲

第九百七十九章 收起这份自傲

    在军队中,尤其是基层战士,大部分人的思维就是抓住机会对着德军穷追猛打。
  
      尤其是基层军官,他们的思想非常激进。这种人可以把士兵训练成一群“猛兽”,若是政委和高级军官的“缰绳”不能栓牢他们,后果也是非常麻烦的。
  
      苏军不是日军,那种下克上的传统根本不存在。必要时刻,基层政委能当即处罚过于激进的士兵,甚至不由军事法庭审判直接执行战场纪律。
  
      通过这次亲自带兵作战,杨明志也充分明白了战士们的思想。
  
      他们的战斗意志非常高,对于牺牲毫不畏惧,甚至看做是光荣。他们渴望战斗渴望杀敌,甚至渴望把战俘也干净利落的杀掉。
  
      战斗的九天里,不是作战就是行军,士兵没有一人叫苦,所有人都坚持到了最后。
  
      这种高昂的战斗意志存在于精锐部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部队吸收了太多的民兵,这些人是否能打硬仗?这是个未知数。
  
      杨明志伏案,微皱眉头:“同志们!我们是否做好更大规模作战的准备?我想,很多人的答案是肯定的。
  
      我们整个四月都在加紧训练,包括民兵部队在内,体能、武器操控能力和班组配合,这些技战术都得到了加强。因此,很多人觉得我们的实力大幅提升,再打一次像是一月底的战役,敌人已然是放下一万具尸体逃走。
  
      我认为!这种思想过于乐观!
  
      同志们,上级将会给予我们军事任务,纵观我们一年来的所有行动,我们的作战方式全是突袭和运动作战!我们依靠强大的机动能力,和短时间的超强火力,达成了类似于德军引以为傲的闪电战的作战效果。
  
      请注意!这不意味着我们依靠这个就能战无不胜!大家必须明白,迄今为止,我们的敌人都是些什么人!
  
      他们都是德军的二线乃至三线部队,这些人也就欺负些装备窳劣的反抗组织和只能拿着棍棒反抗的村民。更有甚者就是一些伪军,这群叛国者多半是为了吃饭才给德军卖命,枪声一响就撒腿就跑!
  
      我们对付这样的敌人当然能取得极大成就,但是我们若是向基辅方面用兵,就必须有这样的觉悟,即我们很可能遭遇德军的重点进攻!
  
      德军的精锐部队通常会通过基辅的铁路进入顿巴斯盆地,他们一旦觉得基辅受到威胁,将果断派出精锐部队北上,届时我们就必须和装备了大量重炮和轰炸机的德军作战,届时,我们还能打赢他们?”
  
      杨明志的话说完了,他喝了点水,看着台下目瞪口呆的人们。
  
      他的这番话无疑是给一众骄傲自满的家伙们,一记狠狠的耳光。
  
      毕竟,迄今为止的胜仗,都是他这个集团军司令前284师参谋长指挥的。他说赢,战斗就是大胜,现在他的态度突然有些悲观了。
  
      萨林奇金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也不举手,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质问道:“所以,别列科夫同志,你的态度是,一旦上级命令我们大规模行动,无论行动是否成功,我们都将遭遇德军的强力报复?”
  
      “难道不是这样吗?”杨明志侧着脸瞥了他一下,又目光炯炯看着台下人,提高了嗓门继续说:“同志们,我们今天的会议我的发言是非常重要的。当上级交给我们命令,进攻某一个目标后,我就必须制定出详细的作战计划。
  
      针对哈尔科夫城市的战役将是规模巨大的,它的成功意味着顿巴斯地区的解放。但是,就算他们取得了巨大成功,我们是无法享受到成功的好处。因为我们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于德军的危害,届时他们会出动最精锐部队和最精锐武器围剿我们!
  
      我身为集团军司令,必须想到未来大规模战役结束后的事!我不得不命令在坐的军官,和各集体农庄的代表们!收起你们的膨胀的自信心,我们要做好准备,这个六月七月,或许是我们最危急的岁月!”
  
      原本参与这次会议的代表们,大家认为会议主要就是围绕最新的这次作战的讨论,对于家下来的工农生产的安排。接着,三个集体农庄对带回来的八千人的分配问题一番激烈讨论,最后战斗与生活按部就班。
  
      这下可好,集团军司令做出了非常严重的预警,莫非部队不可避免的要和德军的精锐部队交战了?
  
      游击共和国成立和战斗胜利的喜悦气氛,迅速被近在眼前的威胁所冲散。
  
      愚蠢的人总是沉浸在昔日的辉煌中不可自拔,对慢慢逼近的危险选择性忽视。聪明人则着眼于未来,杨桃不求自己的话能让所有人立刻清醒的意识到一个月后的危险,只要有一部分人意识到,接下来的事也就好办。
  
      这大会议室内逐渐乱哄哄的,有的人对于艰苦作战充满了期待,有的不得不担忧很多。诺夫戈梅利再不是以前的样子,盆子罐子多了,若是被敌人摧毁了真是可惜。
  
      “大家请安静!”杨明志一阵洪亮的命令又令会场安静下来。“同志们,你们有什么问题,请举手后站起来说。”
  
       会场安静了一阵子,伞兵233旅旅长泰普诺夫举手站了起来。
  
      这位旅长一直有些懊恼,刚刚结束的战斗自己没有得到出征许可,美其名曰和剩下的部队坚守诺夫戈梅利,防备敌人的反扑。可惜,若是有反扑敌人早就行动了!结果敌人就像是缩头乌龟一样,散布在森林中的哨兵什么也没发现。
  
      好在他的人绝大部分平安归来,牺牲了一点战士,对整个部队的编制完全没有影响,就当前的伤亡之微弱也令他不敢相信!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正是作战时动用了新式武器。
  
      “司令同志,我认为就算敌人的精锐部队向我军进攻,我们是有实力与之一战的!”
  
       杨明志眼前一亮,稍微一琢磨,又有些不悦:“哦?伞兵是红军精锐中的精锐,当然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但是……”
  
      “是的!司令同志对一般的战士不放心,可是我们必须看到这样一个现实,我军目前装备了大量优秀武器。”说罢,泰普诺夫干脆侧着身子面相与会的大家:“同志们!我们都知道这次作战有八千多人得到解救,敌人伤亡也很大,而我们的伤亡最主要的来源是因为淋了雨导致的疾病。刚刚书记同志简短说明了这次作战的结果,细节部分绝大部分同志是不知道的。
  
      我现在有必要向大家说明!在我233旅的内部会议上,参与作战的两位营长说明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结果!我们仅仅使用了几枚火箭炮,就打垮了敌人的军营,高耸入云的蘑菇云就像是火山爆发,大量的敌人不是被炸死的,而是死于冲击波震荡、燃烧和窒息!
  
      而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损失了几枚火箭弹,他们的营房被冲击破吹倒,极度的高温杀死了里面的人,瞬间数百敌人死了。”
  
      此言一出,全场震颤。泰普诺夫首先对这种战斗描述心有疑惑,他相信自己的两位营长不会说谎,这番复述了他们的话,顺便又添油加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