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083章 不许他们好好睡觉

第1083章 不许他们好好睡觉

    杨明志决不允许敌人能美美的睡上一觉,只有他的人能好好的养精蓄锐!
  
      在太阳落山前,叶甫根尼带着大量的物资成功归来。他不但是带着自己一千多人的部队,依托着肩扛、担架搬运的方式带来的大量的弹药和粮食,亦是带来了米西渡口的阿纳托利本人的书信。
  
      他的归来令杨明志觉得胜券在握,而看到起递交的书信内容后,更是心满意足。
  
      叶甫根尼的行动非常迅速,他们的确迅速甩开了撤退中的游击旅。这些精锐士兵在米西渡口拿到了大量补给物资就立刻这番,阿纳托利也抓紧时间写了一封信。
  
      这信件完全不是什么口号式的胜利语调,而是叙述三个女兵营和大量民夫,以及更多物资抵达的事实。
  
      战争就是打后勤!铁匠村将大量的弹药送抵铁匠村,摆渡线路向一部分弹药物资运送对岸,甚至那艘缴获的炮艇也起到了关键的轮渡作用,同时也在做警卫。
  
      在叶甫根尼带回来的众多物资中,有着二十枚鲶鱼火箭弹。它们的惊艳到来大大提高了士气——这一枚就相当于两发152毫米的重炮呐,等于说部队拥有了向敌人投送相当于八十发重榴弹炮的能力。
  
      除却火箭炮,RPG弹头也得到了大大补充,因为敌人最终可能有一个师,打败敌人必然消耗大量弹药,唯有提前准备好弹药方可打个漂亮仗。部队因而补充了近四百发RPG弹头,这些大量装填硝木铵炸药的弹头威力一般,兵工厂就在弹体内加入一些碾碎的废弹壳碎片,其对装甲目标杀伤几乎为零,唯独对暴露的步兵能造成严重伤害!
  
      弹药补充好了,粮食亦得到大量补充。今日的晚餐,战士们就在各自的营地,吃着饼干粉熬成的浆糊,每个人再吃上几个烤土豆,就继续卧在自己的窝棚中休息。
  
      杨明志则是在目送走了侦察营的托科夫连,才回到指挥部,将自己用毯子一裹,命令身边的警卫员,在凌晨零点叫醒他。
  
      夜是平静的夜,这片森林中陷入了和平。在这黑暗精密之下,一支步兵连正悄悄的向着东方前进。
  
      战场上总会发生些趣事,就好比,这次托科夫是沿着公路南侧的森林穿行,而罗军的那支侦察连就猫在公路北侧森林中。假若两军撞在一起,激战必然会爆发。
  
      在夜幕下,苏罗两军的侦察部队完全没有发现彼此,在晚上十二点前,托科夫已经向东摸了四公里。随着他看到了东方的一些火光,当即命令全连停下脚步。
  
      他格外强调道:“同志们!今晚我们不是去接应,你们把躁动的心收好,把保险都关好!等时间一到,我们联络上级,并完全听从指挥。”
  
      训练有素的士兵完全得令,他们在下午的激战后就去休息了,只是休息了四个小时精神已经恢复很多。距离十二点还有些时间,大家潜伏在大树下的青草中,今夜,无人打盹。
  
      一双双眼睛瞳孔放了巨大,努力搜索着一切光线,警惕着周围的一切。毕竟那些地面的星光点点明显就是敌人的营地,部队距离他们太近了,一旦暴露必然遭至拼命阻击!
  
      在托科夫紧张的等待中,时间一点点的到了凌晨十二点,时间已经进入5月20日,今日注定是血腥的一天!
  
      他立刻命令随军电报员向指挥部发电,彼此间的通信迅速接通。
  
      按照之前的约定,托科夫实际就像司令部发送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数字代码,翻译后就是一个字符——“?”
  
      一个问号,就是托科夫的信号。
  
      而迅速爬起来的杨明志,在得到这样的情报后已经明白一切,他令狄安娜发出回信,一样是一个字符——“!”
  
      惊叹号,即指挥部的行动命令。
  
      托科夫心领神会,立刻命令自己的战士:“同志们,司令已经给予我们行动命令,现在所有的步枪手,把你们的保险打开,枪口对准天空,等待我的开火命令!”
  
      假若是冲锋枪对空扫射,势必会让聪明的敌人做出特别判断,因为游击旅是鲜有冲锋枪的!托科夫连共有步枪四十支,这些战士纷纷高举起了枪口。
  
      “全体做好准备!开火!自由开火!”
  
      对着托科夫一声令下,森林中枪声大作。静夜中声音传的非常远,以至于四公里外的杨明志都听得清清楚楚,大量的苏军士兵也都警惕的爬了起来。很多战士并不知道这是侦察兵玩的一处好戏,但越来也多的士兵站起来拿起武器,也逼得大量不明就里的士兵迅速武装自己。
  
      这种情况令杨明志有些措手不及。
  
      “真是见鬼!我计划是骚扰敌人,怎么把自己人也给骚扰了!真是疏忽大意了!”
  
      一番自责后,他立刻令各军官前来报道,并命令道:“远处的密集枪声是侦察营做的!现在告诉战士们,敌人没有来袭,他们不但没有来,也被我们的人吓破了胆子!”
  
      所以罗军真的是被吓破胆子了?答案是肯定的。
  
      站在罗军的角度,这枪声真是无比接近,那些罗军机枪手本就是惊弓之鸟,在听到突如其来的密集枪声后,就当即疯狂的向他们前方是森林开火。
  
      一时间,罗军的ZB53、ZB26拼命的开火。这支罗军和德军通用一种机枪弹,弹匣和弹链内的绿头曳光弹,也夜幕下,就好似一道道绿色的激光,想着四周的森林拼命打去,至于达到了什么不得而知。
  
      整个军营炸了锅,广大罗军慌慌张张的拿起武器,蹲在各自的散兵坑中,或警惕的注意,或加入到这射击的狂潮。
  
      博维涅斯库干脆认为敌人真的夜袭了,为此他并不慌张,反而信心勃勃。瞧瞧这庞大的火力,敌人敢进攻真是死路一条!
  
      只是他匆匆的赶到前线,愈发的觉得不对劲。
  
      他大声质问道:“布里马尤!我们在打什么?”
  
      “不知道!难道敌人在森林里藏着?”
  
      “不对!敌人根本不在那边,都给我停火!”
  
      博维涅斯库的命令还是得到了很好的执行,因为士兵们并没有发现敌人的确切位置,大家简直就是在盲从,看到战友在向着某处开火,自己顺势火力支援。
  
      枪声渐渐的平息了,整个激战过程足足有十分钟,这十分钟里托科夫可没有闲着,他令电报员高举着耳机,与指挥部直接明语通信。
  
      杨明志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激烈的交火声,他的脸上乐开了花,同时也命令敌人枪炮声停止时,再放上一波枪,就全速撤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