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097章 斩首行动

第1097章 斩首行动

    苏军的高倍侦查望远镜能清楚看清一公里外人的面貌,如此他们看清楚乔巴努的脸就不足为奇。
  
      这张留着卫生胡的脸很像是希特勒,这令侦察兵一阵嘲讽。他们的关注度主要还是此人的帽子,在众多戴着钢盔的人中,唯有此人是带着土黄色的大檐军帽。
  
      他因何如此之特别,只能有一个解释此人是军官,还是高级军官!
  
      这个非常有价值的情报迅速传到了五公里外。
  
      巴尔岑在通话中不但汇报了此事,也提出建议:“此人或许是罗军高官,假若我们能发动一次突袭,袭击目标就限于那一人。或许,我们干掉他,整个罗军就陷入巨大混乱。”
  
      此事不得不让杨明志斟酌,从巴尔岑汇报来看,那个军官的打扮也太另类了!
  
      凭什么其他人都顶着头盔,就他戴着军帽。难道那个家伙就不怕狙击手吗?
  
      杨明志没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耽搁一会儿,那个疑似大官儿的军官就离开视野了。他寻思了十几秒,猛地对着电台附带的步话机喊道:“巴尔岑,你们的罗军军服还没脱掉吗?”
  
      “是的!我们甚至还顶着德国钢盔!我们和眼前的敌人打扮得非常相似!”
  
      “好极了!我命令你,立刻展开突袭!你部可先用欺诈手段引起敌人放松警惕,只要把那个军官干掉就全营撤退!记住,切莫恋战!”
  
      “遵命!”
  
      当巴尔岑说出这最后一个词时,杨明志甚至从耳机里听到了巴尔岑的笑声。
  
      是的,猎人的枪口已经瞄准了毫无准备的猎物,岂有不开火的道理?
  
      侦察营立刻开始运作,巴尔岑定下了简单的作战规划。
  
      即派出一支精明强干之步兵连佯装罗军,在会说罗马尼亚语的伞兵喊话下引起敌人注意。只要部队抵近后就立刻开火,只要射杀那个大胆的“军帽男子”即使战术胜利,部队立刻撤退。
  
      剩下的三个连亦是使用诈术,消灭敌人的哨兵后,对那支连队火力支援。
  
      凭借着这身罗军军服,此战术简直天衣无缝,侦察营就这么大胆行动。
  
      托科夫连战术过硬,其主要承担起欺诈战术。他们背着捷克步枪,把身上的伪装青草统统抖掉,排好了队,从隐蔽之处走出。
  
      而其他连队也开始了他们的欺诈行动,他们堂而皇之的暴露在罗军的哨兵面前,令其误以为这是本**队。就在哨兵满心欢喜的时候,苏军以匕首和枪刺解决了他们。
  
      侦察营主体的行动非常成功,他们因而迅速抢占了有利地形,开始全程监视托科夫连的行动。
  
      且看这托科夫连,他们就差氧气罗马尼亚国旗来直截了当引起罗军注意了。
  
      其实仅仅是这身打扮已经足够,乔巴努和他的军官还在推测友军到底去哪儿了,突然从森林里冒出的一直队伍,他们的存在似乎说了一切。
  
      乔巴努多少是有些戒备的,因为后续的检查发现,那些尸体似乎刚刚开始尸僵,其实身上也刚开始出现尸斑点,他因而断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最多只有三个小时。
  
      突然冒出来的穿着和他的部下完全一样的士兵,似乎就是销声匿迹的博维塞斯库团的官兵。尤其是他们用了罗马尼亚语喊话,迅速打消了乔巴努的顾虑。
  
      那些人还没走过来,他就大声质问道:“你们的团长在哪里?他们为什么派你们来?还有这里的营地?你们为何无人把守?”
  
      此时的托科夫和他的官兵完全听不懂那个“大檐帽”的男人在说什么。
  
      伞兵提醒果断道:“连长,敌人在问我们的身份,怎么回答?”
  
      “你就回答大部队在城市里,俄国人逃进森林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说。”
  
      伞兵如是回应,也进一步的麻痹了乔巴努,更麻痹的两千一百之众的整个团。
  
      罗军的基层士兵就待在原地等待着团长的命令,看着开始西下的太阳,他们估摸着今晚就在此过夜了。再看到森林走出来的友军士兵,这些人的存在难道不是在表明,部队已经收复了斯拉夫季奇?如此一来,十多天的战斗应该能告一段落,他们也会回到切尔尼戈夫等待新的任务。
  
      可以说,从团长到士兵,没有谁对突然出现的这一百余人有所怀疑,很多士兵根本是没事人一般不予理睬,而是啃着随身的面包块和饮水,亦或者盘腿坐在草地上,脱下靴子揉揉脚。
  
      托科夫也颇为惊讶,他们和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敌人看来是真的被欺骗了。简单距离已经足够近,他小声下达命令:“同志们,做好战斗准备。机枪手,对着那个戴着军帽的家伙瞄准了打!”
  
      伞兵还在用罗马尼亚语说着词组简单又万金油的话,侦察兵纷纷分散开来,做出一副队伍松垮的样子。他们的右手这非常机警的握住枪托,等待着他们的连长的命令。
  
      “就是现在!战斗!”
  
      随着托科夫一声令下,他的战士们纷纷半跪草地,一个个仅用两秒钟时间就从背枪转至射击模式。
  
      乔巴努的卫兵的临场反应能力还不错,他们看到这伙人有举枪动作,本能的就贴紧长官。
  
      然而,血肉之躯如何抵挡住毛瑟八毫米弹?
  
      一百多人几乎同时射击,很多人甚至没有仔细瞄准,一轮排枪过去就已经足够了。
  
      那名“大檐帽”的军官和他身边的人都倒了下去,与此同时,来自森林的火力支援也到了!
  
      一时间枪声大作,得益于罗军士兵纷纷坐在草地上歇息,他们成功躲过了大量子弹。然子弹横飞的咻咻声也迫使他们只能趴在草地,并向森林方向射击进行火力压制。
  
      见行动得手,托科夫立刻下令:“兄弟们,我们撤!不要恋战!第二排,殿后掩护!”
  
      就跑路而言,侦察连堪称王者。但这次作战他们并非毫发无损,两名士兵中了流弹,万幸都是胳膊受了不严重的枪伤。
  
      罗军毕竟有两千人,他们果断展开了反击,子弹亦是在巴尔岑头顶横飞。侦察营继续射击,直到托科夫撤了回来。
  
      巴尔岑当场质问道:“你们确定那个军官死了吗?”
  
      “没有!不过我看到他倒下了!”
  
      “笨蛋,你们明明可以再抵近一些!算了!我也看到那个家伙倒地了,估计是死了!我们现在必须撤退。咱们走!”
  
      巴尔岑忠实的执行杨明志的命令,他的决定实在正确。
  
      罗军的迫击炮开始发威,这些60毫米的小管子将威力一般的炮弹打出去,其威慑意义反而比杀伤意义更大。
  
      罗军的士兵见得敌人火力弱了,随即开始反击。在冲向森林之路他们付出一些微不足道的代价,然进入森林后,居然发现那群抢手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