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557章 在莫济里城外

第1557章 在莫济里城外


      红十月和茨冈人,两支游击大队比计划时间更早一些将所有部队连夜撤过了铁路,即便天已经亮了,他们的撤退没有丝毫停息。
  
      随着这些人的撤离,以及列奇察守军发送的成功渡河南撤的电报,一夜未眠的杨明志,紧绷的神经终于能稍稍舒缓一下。
  
      一样一宿未眠,在看到拉夫连季关于部队幸存人员的初步统计数字,惊愕中任何倦意荡然无存。
  
      “简直不可思议,我们284师第一团第二团还有炮团,加一起就剩一千人了?”
  
      这是令杨明志痛心疾首的数字,造成这样结果的人不就是自己吗?身为将军,本来是有权力禁止部队对着列奇察穷追猛打的,因为战役的最终结果一定如此,部队遭遇惨烈的人员损失。
  
      “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杨明志无奈的摇摇头,“如果当时我下令部队按兵不动,我们的确不会伤亡惨重。如果我这么做了,你们所有人,包括前线的将士,一定会怨恨。我下令部队放弃列奇察,不也是遭致许多非议吗?”
  
      “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啊。现在,我估计西北方的莫济里,科夫帕克也该展开攻势了,希望他们不会伤亡很大。”
  
      “那个男人是资深游击队员,他应该不会鲁莽。”杨明志坐正了身子,他渴望喝上一杯咖啡提神,目前能喝也就是伏特加。
  
      一口辣酒下了肚,整个人为之一振。杨明志又叼起一根烟,美美的吞云吐雾。
  
      固然烟酒无度对身体是摧残,现在能让自己心灵淡定的,也就是这两件法宝。
  
      像是萨林奇金、福明等人,他们熬不住漫漫长夜,这会儿还在休息,从指挥部休息室正传来阵阵鼾声呢。
  
      “别列科夫,难道您就不打算小憩一会儿?”耶夫洛夫善意的问。
  
      “不了!我至少要等到科夫帕克的电报。”
  
      “好吧!我几乎顶不住了,我去休息一个小时,有情况了请让卫兵把我晃醒。”
  
      ……
  
      科夫帕克的部队连夜奔袭,他们面临了极大的困难,终于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摸到了距离莫济里仅有五公里的区域。六千人的大军,中途有一百多人崴脚,其中有二十余伤情严重者,不得不暂停下来。
  
      还没有交战部队就发生非战斗减员,科夫帕克一种晦气感觉油然而生。
  
      莫济里的状况他并不知晓,当部队暂且休整时,侦查队长韦尔希戈拉率部先行侦查。
  
      行军时,为了避免战士不掉队,每个中队都有一盏煤油灯,微弱的光引导着战士前行。现在部队安定下来,所有的火光都熄灭了,本着游击战的经验,科夫帕克可不想自己过早的暴露。
  
      再说了,他已经足够逼近莫济里,如果让德军知晓,有一支兵力达六千人的大军磨刀霍霍,他们必将加强防御。
  
      整个兵团经过长长达三十公里的行军,难道士兵都是马拉松选手,依旧有强大的体力投入作战?
  
      所以安定下来的第一大队长兼兵团政委的鲁德涅夫,不得不向科夫帕克说出自己的顾虑:“将军令我们袭击莫济里,他们真的以为我们是运动员了?战士们的身体疲惫,一旦停下脚步,他们很快精神萎靡。”
  
      “这一点我懂!我自己的情况也不怎么样?”
  
      作为一个年近半百的人,科夫帕克本人也不得不和一般士兵一样,凭借两条腿走过漫漫长路。他精神状态有些糟糕,将心比心,部下们的情况只会比自己更糟糕。
  
      他说:“如果以这样的部队展开进攻,不要想着战士有怎样的士气,所以我们不能贸然行动。将军既然差遣卡车队运送重武器而来,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
  
      “这样也好。”鲁德涅夫勉强一笑,“将军搞出的火箭弹,据说具有重型榴弹炮的威力。我们在这个位置终归很靠近莫济里了,我们不必冒险,就在这里静候他们。我估计,我们很快就能听到卡车队的噪音了。”
  
      “我想德军也能听到。算了算了!”卡夫帕克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真是糟糕,一旦停下来,困意马上就占据我的大脑。老朋友,你把命令传递下去,各大队呈防御阵型,初哨兵外的战士立刻睡觉!”
  
      “好吧!我这就去办。”
  
      科夫帕克是个实干家,在亲眼目睹火箭炮之前,他对于所谓“鲶鱼火箭炮”的怀疑一直不会消除。
  
      战斗将在上午展开,趁着现在还有些许时间,赶紧睡一觉才是正确的。
  
      ……
  
      驻守莫济里的德军,他们完全意识不到敌人居然兵临城下。
  
      列奇察前线的战况非常恶心,军长航特本以为最多一天就能解决战斗,然后全军抓紧时间北上莫吉廖夫的。残酷的战局令他恶心不已,一万五千发炮弹都没有击垮苏军,进攻部队还在巷战中伤亡很大。
  
      尤其是370师的可怕伤亡,他在三十日凌晨收到苏军反攻的电报,获悉自己人居然被苏军逐出城。
  
      “无论如何,你们必须在三十日解决战斗。你们不要留俘虏,将所有见到的俄国人,哪怕是孩子,也全部枪决!”
  
      这便是航特给予370师的命令,他同时也给371师下命令,催促因遭到苏军偷袭而暂停行动的增援部队,天亮之后恢复推进。
  
      列奇察的战略性真的那么大吗?航特将这一战看做自己的荣誉之战,如果他不能收复列奇察,部队就算去了勒热夫方向,也会沦为当地友军的笑柄。
  
      天快亮了,航特一夜未眠,他的黑眼圈非常的恐怖,整个人扶着桌案,在电灯的光亮下,一动不动地等着桌案的地图若有所思。
  
      航特只是把指挥部安置在莫济里,身边只有一个两个警卫营护卫。
  
      当前的莫济里,正牌守军734师,他们的一半军队就安置在城市周围。
  
      莫济里变成了一个大的物资集散地,榴弹炮的炮弹一发没有,各类子弹、迫击炮弹、手榴弹乃至炸药,数量可是惊人的。
  
      除此之外,第100军的五千多匹战马安置于此。要照顾如此多的马匹,守军多了马夫的工作。试想,士兵成了马夫,他们还能好好的构筑防线,抵挡可能的袭击么?
  
      随着第100军的抵达,莫济里的防务状态也稍稍发生了变化。渗透任务失败的第700师步兵团,继续前往斯韦特洛戈尔斯克。守卫城市的,完全是734师的部队。
  
      有两个主力团和一个后勤团重点防御这座城市,就是因为很多精力用在照顾马上,德军的城防建设做的有些乏善可陈。
  
      莫济里城市的主要部分是在普里佩特河右岸,即河的南方。河北方的重要区域,则是火车站。两片建筑群间隔有近三公里,这便是一年前,苏军打过大桥攻占了莫济里,却没有功夫袭击火车站的原因。
  
      和列奇察一样,目前莫济里的火车站的战略价值很大,734师师长鲍里斯曼,将两个团守卫火车站,一个团守卫南部的主城区。另有一些部队,在莫济里北方,他们早就参与到了增援斯韦特洛戈尔斯克的战斗,并第一程度的遏制了红十月游击大队继续向西扩大战场。
  
      “苏军的主力应该伤亡巨大,他们一定没有能力分兵袭击莫济里。既然第100军攻打列奇察遭遇巨大主力,苏军的主力就一定在列奇察。”抱着这样的想法,鲍里斯曼睡的心安理得。
  
      本来他早就劝谏航特,苏军,尤其是第63集团军,他们的战斗力惊人。结果却没有得到航特的高度重视,如此友军有难,自己该怎样做?自己已经提供了大量的资源,把库存的炮弹全部贡献了。作为友军已经仁至义尽,如果第100军还有更苛刻的要求,鲍里斯曼决定否决。
  
      或许昨日的激战,苏军已经没有多少可战兵力。睡梦中的鲍里斯曼对潜在的危险一无所知,他就安稳的睡着,直到早晨五点,起床的晨号在莫济里城内飘荡。
  
      就在早晨四点半,即天空刚刚开始放蓝的时候,科夫帕克派出的后方接应部队和卡车队碰头了。
  
      对于带队的巴尔岑来说,一夜的行动实乃特殊体验。他从未在夜间乘车行军,这次遭遇让他觉得,以后还是徒步行动的好。
  
      巴尔岑被颠簸的够呛,他下了车,只觉得浑身筋骨都是松软的。一想到即将展开军事行动,七尺之躯不得不强行保持亢奋。
  
      在接应部队的引领下,整个车队抵达了一片小小的林间空场,正当他监督士兵把火箭弹一枚枚的抬下来,科夫帕克本人,已经带着满满的好奇心走了过来。
  
      因为这次行动卡夫帕克是指挥官,见到他,巴尔岑施了标准的军礼。
  
      “您不必客气。”科夫帕克说,“在这里你们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一旦开战,我还需要您的帮助。”
  
      “的确,莫济里这座城市,这是我第三次来。关于城市的构造我也颇为了解。”
  
      巴尔岑没工夫和科夫帕克扯些过往的战斗,天亮了,费劲千辛万苦带来的二十二发火箭弹,必须在今日上午,全部打入城市。
  
      随行的兵工厂工人,抓紧时间拼装发射架。这番举动引得科夫帕克的强大好奇心。
  
      他左看右看,目不转睛瞪着抬发射管的工人,看着他们将螺丝上紧。
  
      “长官,这就是我们的发射管,因为缺乏电池和电极,我们采取的还是撞针扳机式的发火方式……”
  
      鲶鱼火箭弹的基本原理,巴尔岑也可以文绉绉的说出一些专业词汇,并自顾自的讲解一番。
  
      朴素的科夫帕克不甚了解,他看到发射架逐渐矗立起来,立刻意识到这和喀秋莎火箭炮有着巨大的差别。
  
      “同志,火箭弹的口径是多少?”
  
      “107毫米。”巴尔岑说。
  
      “这个口径?我国的喀秋莎达到130毫米了,如此小的口径,威力如何?真的如同重炮炮弹?”
  
      “岂止是威力强,它的精确度可比喀秋莎要强的。”巴尔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长官,很快发射架就建好了,我们的发射阵地就设在这里。”
  
      “好吧。可能你已经知晓了我们的位置,如果您认为火箭弹的确能飞跃五公里。”
  
      “绝对没问题!”
  
      科夫帕克相信他们不是吹牛,赶忙说道:“攻击时间放在造成七点半,我估计那是德军吃早餐的时候,那时发动进攻,我军能取得好战果。”
  
      “可以。根据司令的命令,我们有理由展开地面进攻。一旦炮火准备结束,我们就该尝试攻击城市。根据我对莫济里的了解,我们所处位置是城市南部的最后一片树林,我军将面临一个长达两公里的开阔地。”
  
      “我对这里的环境不甚了解,我现在把我的侦察兵唤回来,希望能得到有价值的情报。”
  
      巴尔岑点点头,继续说:“其实去年的夏天,我军曾在这里战斗过,我们成功击退了一支罗马尼亚步兵师。”
  
      “还有这种事?”科夫帕克大为吃惊,“显然您对这里非常了解。干脆这样,您暂且作为我的行动顾问,我们尽量大好这一仗。”
  
      “可以。不过我必须明白您的态度。将军给我们的命令有些含糊,所谓在莫济里制造大动静,制造一种城市即将贡献的假象,诱导敌人主力回撤。
  
      我想我们不必演戏。您毕竟有六千人,发动一次凶猛的进攻还是没问题的。唯独要担忧的正是那片开阔地,可能会有许多战士倒在进攻的路上。
  
      我相信,您不会担忧这点麻烦,您的部下也不会。”
  
      巴尔岑的话令科夫帕克骑虎难下,他本来希望,如果可以部队就在城外放枪,以此弄乱德军阵脚。如果将军不送来火箭弹,自己一定会这么干的。
  
      然而将军居然强令直属侦察营这一百号人赶来,巴尔岑这位侦察营长,他和将军本人有着特别的友谊,他简直就是将军的代言人!
  
      科夫帕克一咬牙一跺脚:“好吧,我们的作战目标是攻入莫济里城内。”
  
      “不仅仅是如此!”巴尔岑继续说,“我在车上想到了一点,如果可能,我们一定要攻入城北的河畔,将唯一的桥梁炸毁,以切断德军的河两岸之联络。要完成这项工作,任务必须交给我们来做。”
  
      “你们?你们应该只有一百人!”
  
      “对!我们可是集团军直属侦察营,炸桥本就是我们分内工作。司令给了我一些特别的权力,即发挥主观能动性,尽可能的在城内爆破!为此,司令还将我们的娜塔莎送来参战。”
  
      “娜塔莎?”听到这个名字,科夫帕克有些恍惚。
  
      “唉?您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娜塔莎,这是个女人的名字。难道你们还派女人来了,难道是医术高超的军医?”
  
      巴尔岑仔细一想,科夫帕克的确没有见过娜塔莎。因为他登陆洛耶夫后就直奔霍姆尼奇了,同时期的娜塔莎结束了反渗透作战,一直在铁匠村总医院修养。
  
      于是,他将娜塔莎亲自请到身边,一个佩戴着:红旗勋章、金星勋章、一级卫国战争勋章、一级游击队员勋章的姑娘,笑盈盈的站在科夫帕克面前。
  
      女孩敬了个礼:“长官您好,我是近卫第284步兵师侦察营狙击手,娜塔莎·彼得罗夫娜·斯佩洛斯金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