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692章 强化队伍

第1692章 强化队伍

中国人总是认为,无论刮风下雨还是晴空万里,家里必须储备一些粮食。全世界鲜有民族像中国这般,对粮食储备有着强烈执念。
  
  或许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持续了长达三千年的小农经济使然,虽然国家有着大量粮仓,每一户自耕农也有私人粮仓。家庭粮仓使得人们对抗灾荒的能力,强于其他民族。
  
  苏联则不然。农奴制被取缔,沙皇寄希望于新生的大量自耕农中的富农,成为皇权拥趸。奈何改革反倒成了新一轮搜刮民脂民膏的盛宴,当列宁回到沙俄,很快的,一切都变了。
  
  苏联不存在自耕农,集体农庄的人民仓库负责储备全体庄员的粮食。至于城市居民,他们都是无产者,只能用卢布购买商品粮。
  
  战争爆发了,农庄仓库的存粮十之**为军队征用,农民每天的平均口粮还不足五百克土豆。城市居民好一点,每天的伙食配给,最好的也不过是的七百克黑面包。
  
  若问苏联的粮食哪里最多,莫过于一个个食品仓库。谁是粮食的主要消耗者?是前线军人。
  
  东线战壕中的六百万张嗷嗷待哺的嘴,他们每天需要四千大卡的热量以应对战争。很遗憾,在美国的大量spam罐头运抵前的最后关头,大家还得老实的啃土豆。
  
  杨明志曾担心大市场里没什么靠谱的东西了,今日一看,情况还不太糟。
  
  随着枪声被宣布为“一场士兵走火的误会”,市场中各类国营商店再度开门,营业活动似乎未被打扰。
  
  杨明志身着淑巴大衣,头顶前进帽。杨桃也做了一番打扮,甚至还戴上头巾,她捂得有些严实,乍一看就是个年轻姑娘。
  
  四人中只有格里申科少尉依旧穿着内务部的制服,待车子停到目标商店,他就待在车边抽着烟静静等候,以免再闹出误会。
  
  在大市场,杨明志干脆买了二十公斤土豆,并支付了六百卢布。它们被麻绳网兜装着,商店工作人员高高兴兴的将其抬出门口,待其看到少尉的那顶蓝帽子,脸色瞬间严肃。
  
  是啊,杨明志向保持低调,有车在手,再多的掩饰都是毫无意义的。
  
  二十公斤土豆还有三公斤的燕麦,黑麦就只买了一公斤,仅此三项就花费了一千卢布。
  
  光有主食没有蔬菜可是不行,站在商店内空荡荡的货架,杨明志感受到的是一种熟悉与陌生。商店并非连根葱都没有,歪好有几个卖相很糟糕的西红柿。它们都有些干瘪,明显是许久无人问津了。按理说这等最糟糕的蔬菜可能还不到十个戈比,工作人员却态度强硬的表示,无论品相如何,每公斤也是二十卢布。
  
  也罢,不管在哪个时代,俄国的新鲜蔬菜都是昂贵的。有什么办法呢?这个地方太冷了,大棚种植技术尚未发展,他们只能渴望俄国的冬将军温柔一些,以令冻土期短一些。
  
  新鲜蔬菜如此,腌制泡菜却又是另一种情况。且看玻璃瓶里的酸黄瓜,一瓶标注着一升重,实物超过一半,售价也才十个卢布。
  
  最便宜的依旧是牛奶,据店员所言,玻璃瓶一升装的新鲜牛奶是奶牛场凌晨刚挤的,一瓶仅有二卢布。
  
  既然牛奶这么便宜,那就多买一些吧。
  
  店员又做出新的解释:“上级规定,每人每天只能买一次,并且限量销售。”
  
  食物维持生命,艰难时期花费大价钱买粮食是没有办法的。除此外,穿衣问题有时另一个重点。
  
  杨明志估摸着衣服会更加昂贵,现在他手握一笔巨额“特殊津贴”,难道一件貂绒大衣还能贵到一万卢布?
  
  终于,在一间国营服装店里,他以一千二百卢布的巨资买了一件貂绒大衣,作为安慰妻子的礼物。
  
  听店员介绍,廉价的服装往往一挂上,就被排队的人买走。战争持续,服装价格整体上涨,即便如此,价格中等的衣服也被买走了。
  
  “到现在,就剩下一些价格昂贵的衣服卖不出去。既然您是要买给您的妻子,我建议您还是买了吧。看您的面容是从南俄来的?很抱歉,莫斯科的冬季真是太冷了,您现在买还不是很贵,等到冬季,怕是三千卢布也买不了。再说了,我们的衣服都是红十月第二服装厂生产,质量有的保证。”
  
  店员有些碎嘴子,不管他们怎么推荐,该买的还是得买的。
  
  在买衣服这一项,杨明志真可谓狠狠的出血,当他指挥店员拎着十多件衣服出了门,衣兜里的一万卢布津贴,已经削减成了九张百元钞票,还有一些低面值硬币。
  
  他的脸色有些难堪,只有看到可爱的妻子穿着一身貂臭美的样子,心情顿时舒畅。
  
  杨明志这可不是只给自己和老婆买衣服,要培养一批忠实的部下,不停的给予财物支援是非常重要的。
  
  他就明白一个道理:施恩如放贷。
  
  欠了钱要还,拿了别人的恩惠要还人情。杨明志相信自己的部下都是善良单纯之辈,好好操作,他们才会是自己的拥趸。
  
  他相信自己的决定非常正确,瞧瞧现在格里申科少尉的表情就可见一斑。
  
  缘何?少尉另外九名卫兵,每人都得到一件价值三百块卢布的毛衣。
  
  如今紧俏物资物价飞涨,三百卢布的羊毛毛衣已经不算昂贵了。此刻的礼物不可用金钱衡量,他们得到的感情慰藉是物价的。
  
  坐在轿车上,少尉几乎感激涕零。他没有哭,只是意味深长的说:“尊敬的将军,我活了二十多年,除了组织外,您唯一赠予我大礼的人。”
  
  “呵呵,是嘛?那真是我的荣耀。”
  
  “是的!我相信您是一位爱兵如子的将军,我……我将用生命保卫您和夫人的安全。”
  
  “好吧,我是很看重结果的人。接下来,我们先回家,把货物卸下。”
  
  轿车一路狂奔回归,匆匆下车的少尉立刻招呼所有人手,后备箱里沉甸甸的一堆货物,才迅速搬入独立的厨房。
  
  至于那些衣服,杨明志将自己所需搬到二楼。待其下楼后,只见的麾下的十个卫兵都换上新的毛衣,仔细看去,一个二个的,大家的眼中还泛着泪光?
  
  “哎呦,你们可别哭?不过是我给你们的一些礼物。我的恩惠还没完呢!同志们,我告诉你们,等到傍晚我会亲自下厨,届时我会宴请你们。”
  
  “什么?”少尉大吃一惊,而女佣安妮就只有震惊的份儿了。
  
  杨明志继续背着手一副和善的表情,这表情真是吸引人去亲近。
  
  “我去了大市场一圈,得知了莫斯科人民的一些日常生活的真是情况。同志们,你们也是在过苦日子啊!反观我,凭什么我就可以一天吃上大量牛肉?就因为我是将军吗?现在,我们要重新立个规矩。以后我吃肉,你们也跟着吃肉。区别只在于我吃的多你们吃得少而已。”
  
  卫兵们听得真真切切,穿着将军买的保暖毛衣,生活已经有了盼头。以后日子还会更好,还能顿顿吃肉?真是太美妙了。
  
  唉,他们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将军在军中是个实实在在的奇人。
  
  论当前苏军的集团军司令中又谁对后勤问题执念最为严重,莫过于杨明志一人。所谓精神鼓舞的作用有限,面包和肉才是士兵力量的源泉,只有足够的粮草,军队才有战斗力。即便军队被缩减成仅有十人的规模,那就更要注重吃饭问题了。
  
  终于,杨明志说出自己对他们十人的重大希望。
  
  “你们十个将增加饮食,空闲时必须要加强体能训练。我需要一支精干的警卫部队,你们必须练就一身肌肉,最好拥有一拳打死一头牛的能力。唯有这样,我才对自己的安危完全放心!”
  
  ……
  
  车子再度离开家门,依旧在副驾驶的少尉对将军的话有着自己的了解。
  
  “将军,您希望我们都拼命训练军体拳?”
  
  “当然。未来你们还要学习很多东西,我想我会叫你们指挥打仗的本领。还有很多很多,某种意义上,我将是你们的老师。”
  
  “真是……真是太感谢了。”
  
  杨明志笑了笑,“年轻人,我告诉过你。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你会得到不可思议的回报。”
  
  上午十一点,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它就那么突兀的挺着,进进出出的市民难以不侧目观看,又迅速避而远之。
  
  “少尉同志,你就候在这里。我们上楼取个眼镜很快下来。”
  
  “这样好吗?我是您的警卫员,我应该随时陪同。”
  
  “算了吧。”杨明志摇摇头,“你就在这里看车,我去去就来。”
  
  杨明志还是喜欢没有随从的行动,所谓自由。被警卫员一双眼睛无时无刻的盯着,那也真是挺难受的。
  
  穿着太昂贵的衣服就是给间谍可乘之机,杨明志和杨桃换了身简洁外衣,直奔去安东诺夫的诊室。
  
  莫斯科第二人民医院的眼科,平日里光顾的人很少,原因无他,本时空的天生远视眼都比近视眼多。
  
  医生和他的随从一如既往的八点准时上班,无事可做的他们有自己的闲事喝着红茶,看着今天的《真理报》,然后对着报上对战局的乐观展望侃侃而谈。
  
  见得自己的病人到了,他马上站起来:“哦,您是别列科夫将军同志,此行就是来取眼镜的。”
  
  “是的。看起来您很悠闲。”
  
  “没有病人,我也就只能看看报纸。谢苗,你去把眼镜拿来。”
  
  趁着这个功夫,有意和他人聊聊时局的医生启动了话匣子。
  
  话题无非还是激战正酣的斯大林格勒城区的战斗,而今正是战况最胶着时刻。人人都相信苏军必胜,唯有《真理报》上的文章,编辑一支笔,仿佛战役将迅速打赢,仿佛报纸就要渲染一种强烈的乐观。
  
  终于眼镜连同木盒都送来了,话题戛然而止。
  
  “您看看吧,伟大苏联的最新工艺磨制的镜片,您绝对满意。”
  
  “谢谢。”杨明志缓缓打开属于自己的木盒,果不其然,其中被软丝绸包裹着的,就是一副复古风极强的小眼镜。在他看来此乃复古,他人看来,小而圆的镜片还有纤细的不锈钢支架,那就是最流行的款式。
  
  他戴上眼镜面对着杨桃:“亲爱的,你看我怎么样?帅吗?”
  
  “真好看。”女孩一脸高兴得如同水蜜桃,她也急匆匆打开自己的木盒,佩戴上自己的眼镜:“我……我现在是不是知识分子了?”
  
  “是!是知识分子,还是文学少女!总之,真是斯文的好姑娘。”
  
  “唔,我还是找个镜子自己看看吧。”
  
  面对着科室的落地镜,杨桃看清了自己的一切,包括脸上的雀斑。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眼睛小,不曾想戴上眼镜后一切都变了。
  
  “哈哈!哥,我的眼睛看起来更大了,真是太好看了。”
  
  “是!可爱的姑娘。”
  
  在医院的短暂逗留是愉快的,医生赶着吃午餐,杨明志也想早点回去看看女佣安妮又做了那些午餐。
  
  夫妻俩匆匆回去,两人戴着眼镜示人,形象简直发生了巨变。
  
  原本一脸干练的将军变得斯文有城府了,将军妻子,若不注意她挺起的肚子,整个人就恍若十年级的刻苦学生似的。
  
  ……
  
  一切平静下来,上午拉林大尉送来一些礼物,下午就没有来过,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
  
  家里有一台手摇电话,其下放还压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一套使用方式,以及打去卢比扬卡时,要给接线员汇报怎样的数字。
  
  十个卫兵依旧轮番站岗,闲暇的人顺便拿起扫把打扫庭院,或是用麻布清洗汽车。
  
  杨明志把妻子安顿午睡,他自己又下到一楼,直奔庭院东侧的厨房。他的突然造访,着实吓到正闷头劈柴的女佣安妮。
  
  “啊!将军。”
  
  “不用站起来,你继续工作。”说罢,杨明志又观摩一番这间堪称有些简陋的厨房,“唉,扑些瓷砖多好。别墅很精美,厨房还是有土灶台土烤箱。”
  
  “将军,您在抱怨么?我接手的时候,它就是这个模样的。”
  
  “是抱怨,真是太落后了。等我们打赢了战争,国家是该重视人民生活的改善。尤其是吃饭问题,不仅仅是满足每一个公民每天足够的面包和肉,还要制造一些干净卫生又高效的烹饪工具。”
  
  “但愿如此吧,我奢望不多。”
  
  杨明志拉来一个板凳坐下,他不拘小节,就坐在女佣安妮的正面。
  
  “唉,将军,您……”
  
  且说安妮,她现在所遭遇的如何不令她多想一些。自己的丈夫战死了,她好不容易走出来,而今居然摊上个特别关系下属的将军。他待人真是太善良了,尤其是对待女人,他可真是男人的典范,和粗鲁又爱喝酒的俄罗斯男人完全不同。
  
  “没什么。我就看着你劈柴。你这是准备晚上的燃料?看起来都是些松木,还不错。”说着,杨明志随手拿起一块劈碎的细木条,又放在自己的小臂上比划了一下:“这个长度可以了。”
  
  “将军……”
  
  “哦,只是做一种中国式的餐具,我会自己制作的。你劈柴完毕,再去清洗二十个马铃薯。我告诉你,我上午说了要亲自下厨宴请你们所有人,我说到做到。至于你,厨房就是你的战场,这一次,我们是并将作战的战友。”
  
  一番大字眼把安妮逗乐了,而在她勾着头咯咯笑的表象下,几滴泪珠,滴落在正在劈砍的松木上……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