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791章 登车
    乌斯季诺夫,轻武器研发的专家,酒量也很大,年纪轻轻担任武器装备人民委员,是一个在战争时期非常重要的部长。m.x23us.com
  
      仅仅三十四岁,极其年轻就担任部长,事情发生在苏联这种国家,简直是个奇迹。
  
      事实就是如此,奇迹的背后必有着非常现实的合理性。
  
      这一刻,杨明志觉得自己将要面对的怕是个位面之子,不由的有些犯怵。
  
      再仔细寻思一下,斯大林解决托洛斯基问题后就大规模的提拔新人。大量的下级军官突然升级到旅长、师长。这些人有精明强干者,也有酒囊饭袋。
  
      朱可夫和巴甫洛夫,两人都是团长,结果都担任了方面军司令。饭桶巴甫洛夫被枪决,而朱可夫则成了苏联的救火队员,成为挽狂澜于既倒的名将。
  
      所以,斯大林居然把这样一个年轻人吸收进国防人民委员会,委任为左膀右臂,或许一开始,他更重视的是乌斯季诺夫的忠诚,而非其聪明才干。
  
      事实却证明了,斯大林对于此人的提拔非常正确,乌斯季诺夫是罕见的青年才俊。
  
      喝了酒,杨明志是脑子反而更加清晰。
  
      今天的军区司令等人为何要特别介绍一番这个乌斯季诺夫,更是直白的将自己与这个乌斯季诺夫做比较。
  
      “唉!他们也许在感叹。假若别列科夫是个正儿八经的俄罗斯人,地位就不是现在这样,发配到新西伯利亚造武器吧。人各有命,他斯大林一介格鲁吉亚牧师,如今已经是精神俄罗斯人了。”感叹放在心里,酒还是继续喝。
  
      看着丈夫喝了整整一瓶子,看着他甚至热的撸起袖子,杨桃也不好说些什么。
  
      她一介女流若不是作为将军妻子,如何坐在这里,看着那些高级官员们喝酒?
  
      从他们的对话中,杨桃也深刻意识到丈夫莫斯科之行的特殊性。那么,自己还用担心什么?这件事最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问。
  
      杨桃尽量保持着沉默,最后挽着走路有些晃悠的丈夫出了酒香四溢的房间。
  
      “见鬼,说是送行,一个个居然喝晕了!”
  
      杨明志扭过头,不再管醉酒大喊的军区司令。还在送行的人还有乌莫夫等人,他们一直在控制饮酒。
  
      挽着丈夫的胳膊,杨桃轻轻的说:“算了,你到莫斯科安心的办事,我啥礼物也不要。”
  
      “唉?!这……这怎么行。”
  
      “你还是不要有杂念,你们说了太多那个人。叫什么乌斯季诺夫的,我就想啊,你要是和那个人称兄道弟,对你应该也是好事。”
  
      “嗯……这道也是。”杨明志长叹一口,以汉语晕乎乎的嘟囔,“毕竟是坚持搞航母的能人,以后还会帮了中国呢。我可得和他结交。他要是敢对我的新枪说个不子,我就和他比赛喝酒。”
  
      “唉!你……”
  
      “哈,开玩笑的。”看着妻子突然的着急模样,默默她的脑袋,“在这新西伯利亚还没有比你丈夫会喝酒的,那个乌斯季诺夫也不怎样。亲爱的,你记得,只有咱们中国人才是真正的海量。”
  
      远行的日子就在当下,经过了酒桌上的扯皮,现在的杨明志对于莫斯科充满了期待,以及对乌斯季诺夫的强烈好奇。
  
      时代,它被人推着前进。
  
      杨明志甚至可以确信,自己去年把最后的几发rpg和发射器,委托那个第六机械化军的指挥官库兹涅佐夫运到莫斯科,最后武器落在了乌斯季诺夫手里。
  
      所谓“运到莫斯科”就是个大致的说辞,后来的事证明了,苏军很快开始生产改进版的rpg。也是因为这件事,斯大林管不了那么多,直接给一个外国人委任以师参谋长的实权。
  
      越想越是靠谱,毕竟乌斯季诺夫长期管理武器装备方面的事宜,1941年,其人不是正职也得是副职。
  
      “真是如此,我还得好好感谢他。没那个男人的支持,斯大林可能还会对我非常关注,恐怕不如当前的重点关注。”
  
      月台之上,杨明志在深情拥抱一下自己的老婆,你侬我侬也就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全都是男人的大事,乌莫夫走近他,一脸期待的说:“还好我喝得不多,现在还能站在这儿。您即将登上开往莫斯科的特别军列,经过了这一次,您必将收获巨大荣誉。”
  
      “是我们的荣誉,未来的州长同志。还有您……”杨明志有看着送行的戈洛夫斯基,“您担任鄂木斯克州的州长,您定会将那里治理的很好。这些事当然不是我关心的,不过我还有一事相求。”
  
      “行……行!”戈洛夫斯基忍着迷糊,“你的要求我完全满足。”
  
      “那好,未来您尽量挑选一些青年才俊,送到新西伯利亚来,送到我的工厂。”
  
      “好的,这些都是小事。我们……我们都是伟大联盟的一份子,为了打赢战争,我还想骑着骏马,用马刀砍掉敌人的脑袋……”
  
      也不知这个老家伙听懂没,怎么感觉都是在说胡话。
  
      杨明志也不再多言,反正这趟军列的旅途必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军区司令本人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副司令和总参谋长等人都在月台呢。正职司令不在场的确有些遗憾,倒是军区方面实在够意思。
  
      参与护卫样枪的人员有三十余人,他们是从卫戍团中挑出的精锐。
  
      军区卫戍团,每一人都是佼佼者,放在普通部队都是当班长的料。这里面的精锐,只怕有着后世“特种部队”的意味?
  
      如此众多的人看护几个大木箱,这防卫也太到位了。就是西伯利亚、乌拉尔山,军列一直狂奔,防卫间谍也不至于吧?!
  
      防卫严密终归是好事,另一件好事让杨明志欣喜不已。
  
      来新西伯利亚时,军列可是磨蹭了长达五天,固然那趟军列承担多种任务,速度必定提不上了,五天时间也太漫长了。
  
      这次则不然,从东方去莫斯科,军列会走绕道叶卡捷琳堡。那条道路杨明志根本不需要他人解释,他可以自豪的说:“我1941年春,就是随军从远东调往白俄罗斯,走的就是这条线路。”
  
      同一条线路,不同的任务,不同的目的,也必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比起那时候,这次的军列的豪华车厢也更为舒适。
  
      不过,没有妻子的陪伴,杨明志第一次体验到了孤独感。一想到自己必然要和格里申科、卡斯特留拉还有费留多夫这三人住在一起,就觉得自己完全被三个卢比扬卡来的特工监视。
  
      事实当然是如此,格里申科基本算是自己人,费留多夫和卡斯特留拉,还一门心思想搞点大新闻立功的。
  
      这里面唯一的小透明就是多布洛夫,对于他,本次远行就是见世面之旅。
  
      军列的两个车头是很新的型号,它的最大特点就是跑得快。
  
      车头能跑多快呢?首席司机声称机车单体测试的时候,飙到了七十公里的飞速。
  
      那么多久能到莫斯科?对方也给予了非常喜人的结果。
  
      军列二十六日出发,预计在二十九日晚,即可抵达莫斯科。
  
      听到这番解释的杨明志一时间难以相信,惊愕的表情对应的则是首席司机的哈哈大笑。
  
      “尊敬的将军同志,请相信我们苏维埃的速度。由于中途不会经常停站休整,我们将彻夜前行。”
  
      不过首席司机不知道一件事,为了能够让杨明志早点抵达,苏联的铁路部门特别调整了一下西伯利亚铁路的日常运行情况。
  
      现在,途径叶卡捷琳堡通过乌拉尔山的线路异常繁忙,所有军列被要求竭尽所能的飙车,以求把更多的物资送抵前线。
  
      整个西伯利亚铁路空前繁荣,以至于九月份甚至出现了两起军列脱轨的事故。
  
      即便如此,不惜后果的强行提速,以让前线获得更多的兵员、物资,运输有所损失可以接受。
  
      整个旅程有三千余公里,三天跑完这么远的距离,以现在的车头肯定没问题。
  
      如此算下来,九月三十号,自己怕是又得跑到克里姆林宫,在同一个月内二度见到斯大林。
  
      只是,明明是一个月,日子却仿佛过去了半年。
  
      让一切早点到来吧!
  
      杨明志站在车厢的门口,随着一身特有的轰鸣,大量蒸汽从车头各种缝隙喷出,厚重的列车猛地一阵颠簸,开启这一场飞速旅程。
  
      挥别了妻子,挥别了那些官员,还有整个新西伯利亚。
  
      杨明志已经恢复了精神,进入自己的包间中,此刻,他只想躺在床铺上静一静脑子。
  
      ……
  
      军列在风雪中疾驰,擦干车窗上的哈气,杨明志看到是漫漫冰原。
  
      世界为大雪覆盖,天空依旧阴霾,降雪还再持续着。
  
      本次旅途不再枯燥漫长,整个行程在八十个小时内完成,在苏联已经堪称高速。何况在雪地中行进怎么想都有些危险性。
  
      每逢大雨大雪的路段,中国的传统铁路的相关路段必然暂时封闭。因为在新中国的铁路运输历史,因天气恶劣造成铁道毁坏酿成列车倾覆事故可有多次。
  
      不过高速铁路又是另一番景象,刮风下雨几乎无法给予它实质性影响。
  
      在这方面,俄国人一如既往的神经大条。倒是在当下的战争时期,任何的天气恶劣都不能成为铁路运输磨磨蹭蹭的借口。
  
      杨明志舒服的坐在豪华车厢的松软床铺,看着窗外的皑皑白雪。
  
      此刻,车头的轨道清理器如同铲雪板一般,一扫轨道上的全部冰雪。当军列疾驰而过,其身后就是两道瞬间结冰的冰凌。
  
      由于不必照顾妻子,杨明志自觉时间变得很是无聊。
  
      百无聊赖中,他只得与同车的另外几人聊聊,尤其是年轻的多布洛夫,告诉他到了莫斯科后如何表现得见过世面,顺便当着这位部下的面,自我吹捧一番曾在克里姆林宫里住过一宿的曼妙。
  
      莫斯科是苏联的核心,杨明志毫不犹豫的将其吹嘘为天堂。
  
      在苏联人的眼里,莫斯科就是天堂,多布洛夫也听得如痴如醉,仿佛翻越了乌拉尔山,自己的辉煌时代就开始了。
  
      多布洛夫艰难的作着心理准备,此行担任局长的副手,局长很可能会见联盟的许多高级官员,自己也将随行局长,与那些以往只出现在画报。邮票上的人见上几面。
  
      杨明志当然能看得出副手的激动,他最多拍拍多布洛夫的肩膀:“该说的我都说了,届时听从我的安排,安心做事就行。”
  
      在军列上,餐车给予杨明志的是高规格待遇,每一餐必有红酒和煎牛肉、熏肠。
  
      俄式大餐毫不吝啬热量,他毫不犹豫和其他人分享这些美食的同时,也命令餐车每顿饭煮上五百克饺子。毕竟是和妻子一起包的,不快点吃完,变质可就糟了。
  
      传统的俄餐里有饺子这一项,他们觉得饺子唯一的吃法就是油炸。
  
      餐车的大厨们听从于一位将军的命令,以煮汤的态度把一锅饺子煮好,以此作为将军和那些内务部人员的小菜。
  
      别具一格又颇有深意的饺子,让无聊的旅途平生一点谈资。
  
      许多事杨明志也的确有意和费留多夫二人组多谈一些,例如卢比扬卡的事,还有他们俩在新西伯利亚究竟吃了多少香肠。
  
      他最关心的仅有一件事,抵达莫斯科后,等待自己的究竟是怎样的安排。
  
      “这个您不用担心。”费留多夫一直保持轻松模样,“车上是有电台的,说不定我们在行进时,就能收到上级的新命令。或是在停靠叶卡捷琳堡时,有专人递交详细命令。”
  
      费留多夫的话让杨明志多了一分期待。
  
      叶卡捷琳堡?她现在之于苏联的战略地位,已经远远超过了沙俄时期。
  
      军列要开往西方,必然经过乌拉尔地区,该地区的中枢就是这座叶卡捷琳堡大城。城市的名字几经变化,不变的还是她的战略地位。
  
      从西部撤离的企业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撤到了这里,比起新西伯利亚,叶卡捷琳堡的工业产能肯定更高。
  
      不!还不仅如此!
  
      佩里娅,还有斯佩洛斯金娜,她们与自己坐着同一架飞机降落图拉机场,尔后就分道扬镳了。
  
      当时拉林大尉透露了非常明确的信息,佩里娅要前往乌拉尔地区的国际学校恢复学习。至于传奇英雄斯佩洛斯金娜,杨明志唯独非常可惜的就是不知晓这个丫头片子现在在哪?
  
      苏联人会果断保护他们的英雄,难以获悉其所在,某种意义上不就是表示,当局对她的保护很到位?
  
      “娜塔莎,也许你也在叶卡捷琳堡?如果你生活一片和谐,我就高兴了。”
  
      不管那两个女孩身在何方,现在自己根本没心思与之见面。杨明志非常期待叶卡捷琳堡,只因为,如果斯大林还有后续命令,很可能差人在那座城市等候,待到军列抵达,提交重要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