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163章 结怨

  
      一金等于十贯,五百金,等于五千贯。
  
      就一破茶碗,就要五千贯钱,这简直就是**裸地讹诈带敲诈!
  
      李铁先很气愤,在赵府这么多年,他何曾遭受过这种闲气?
  
      但是,看着张安山因疼痛而扭曲变形的老脸,以及柳一条那一直都看似温雅和善的微笑,李铁先知道,他们今天踢到铁板了。
  
      而且,刚才他们的姿态摆得太高了,高得现在连摔都摔不起了。
  
      原本想着就是一门小户的庄稼户,他与老张同来,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谁曾想,这里竟还有这样一个武艺高强的人物,且,这个人竟一点也不给赵家面子。
  
      李铁先点头哈腰地小声赔着不是,一个能在一个罩面儿就卸下张安山胳膊的人,他惹不起,也打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他们能够安然脱身才是上策。
  
      “这位先生,”张安山也疼够了歇儿,捂着右肩,轻咧着嘴,从地上爬站起身来,向柳一条说道:“先前是我等有眼无珠,瞎了这双狗眼了,有对不住的和失礼的地方,还请柳先生能看在赵老太爷和我们家大公子的份儿上,饶了小的们吧,小的在这里给您还有这位老爷和少爷赔不是了。”
  
      说着,张安山也向着老柳和柳二条躬身行了一礼,算是对先前的无礼道谦。
  
      事到如今,他也算是看清楚了,这回不比以往,人家跟本就没将赵府放在眼里,更别说是他这种小虾米了。要是再向以往那般的嚣张,叫泄,只怕是会遭来更大的打击。胳膊上不时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的头脑变得更加清醒。
  
      “小的就是一跑腿的,别说是五百金,您就是让小的赔上一金,小的也赔之不起啊。”张安山弯着腰,苦笑着对柳一条说道:“还请柳先生能高高抬贵手,饶过小的这一回。”
  
      “哼!”柳一条冷哼一声,绕过张安山,竟直坐到张安山刚才坐的首座上来,接过柳二条递上来的茶碗碎屑,轻放到桌子上,冷眼看着张、李二人。
  
      “刚才摔得不是挺痛快的吗?”柳一条看了看桌上大大小小的瓷片儿,淡然地对张安山说道:“柳某这里还有几个,你要不要再试试啊?”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张安山听出柳一条的口气有些松动,连忙弯身行礼赔不是,胳膊都被人给卸了,他哪里还敢再来一次?
  
      “一条,”老柳这时也站起身来,向柳一条使了个眼色,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得饶人处且饶人。
  
      “知道了,爹。”柳一条应了一声,看这个下马威也压得差不多了,便挥手向张、李二人说道:“既然老太爷为你们求情,那这次就算了,不过,以后若是再犯,可不会就这么简单地就了了。”
  
      柳一条将身子往后靠了靠,让自己尽量坐得更舒服些,然后开口问道:“现在说说吧,你们两个来我们老柳家做什么来了?”
  
      “没,没事儿。我们只是路过而已,路过而已。”李铁先抢在张安山之前,弯身恭声回答。
  
      小小年纪,头脑倒机灵得紧。
  
      柳一条轻笑了笑,别有深意地看了李铁先一眼,道:“柳某知道你们心里面现在想的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回家报信儿,找靠山,搬救兵,狠狠地报复,是吗?”
  
      不待他们回答,柳一条又接着说道:“不过,无论如何,柳某也不会为难你们。既然你们自己说没事儿,那你们就请回吧,回去替柳某向你们主子问声好,就说改日柳某定会前去拜会一二。”
  
      “谢柳先生,小人告退!”张安山与李铁先互看一眼,齐齐弯身给柳一条行礼,然后便匆匆退出正厅,牵马出了柳家的大门儿。
  
      “大哥,你太棒了!我崇拜你!”柳二条又找出了这句被掩埋了许久的老词儿,热切地看着柳一条,眼睛里冒出了无数的小星星。刚才大哥的表现,简直是太帅了。
  
      以后我要像大哥这样!行为男子汉,坐为大丈夫!
  
      在钦佩柳一条的同时,柳二条也暗中握紧了拳头,在心里面这样对自己说道。
  
      “你个臭小子!还不都是你惹下的祸患!先前我是怎么嘱咐你的?莫要胡来,莫要惹事生非,可现在,你还是把事儿给我惹出来了,我打死你个小崽子!”
  
      见张、李二人离去,老柳的忧心反而比之前更甚了一些,不知从哪找来了一根小木棒,挥手就往柳二条的身上招呼,打得柳二条抱头鼠窜,嗷嗷直叫。
  
      “爹,”柳一条起身拦住老柳,开口问道:“你先别忙着教训二条,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什么赵家的人为什么会找到咱们家里来?”
  
      “还不是二条这臭小子,在私塾里不好好读书求学,竟把赵家的小公子给打了,人家能不找上门儿来吗?赵家啊,那可是皇上的亲家,附马爷啊,是咱们这种小老百姓能惹得起的吗?”说着老柳挥棒还要再打,却又被柳一条给拦了下来。
  
      “爹,这事儿并不定就是怨了二条,咱们还是先让二条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再说。”柳一条不急不缓地说道:“若是二条错了,咱们登门去给人赔礼道赚,若是二条不错,那咱们更是不用惧怕他们。附马怎么了?就是皇上来了,他也得讲理不是?”
  
      柳一条最看不惯老柳这个样子,胆小怕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挥手打儿子,一点是非的观念都没有。难道二条打人,错一定就在二条吗?
  
      “爹,你且先坐下。”柳一条拿过老柳手中的木棒,扔放到一边儿,然后又对柳二条说道:“二条,你也过来坐下,跟大哥和爹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跟赵家的那什么小公子掐了起来?”
  
      “大哥,”柳二条贴着柳一条坐好,怯怯地看了老柳一眼,道:“还不是那个赵瑛,忌妒小弟的才学比他优良,经常无故地在私塾找小弟的麻烦。尤其是近一个月来,向乎每天学堂后,他都会带着一些人来找小弟的麻烦。”
  
      “之前我跟爹说过,可是爹只是一个劲地劝我忍一忍,让一让,切莫要得罪了人家。可是我越是忍让,他们反而越是变本加厉,辱骂,吐口水,夹手指,甚至还会拳脚相加,反正是越来越过分。”
  
      看了柳一条一眼,柳二条接着说道:“所以,昨天我才会想着跟大哥学武,免得以后再被他们欺负,所以,今天学堂过后,赵瑛他们再来时,我便用了大哥教我的那两招,教训了他和他的那帮爪牙一顿。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果然,柳二条是被人欺负了。看来,早上教他那两招,并没有教错。
  
      柳一条把头扭向老柳,向他问道:“爹,这事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自己的兄弟被人这样欺负,柳一条的心里面很不是滋味儿。亏得他之前,还想着要让家里人都过上好日子呢?
  
      “爹只是不想你们招惹麻烦。”老柳诺诺地说道:“赵家势大,赵家的大儿子又是皇上的妹婿,咱们若是惹了他们,以后哪还会有个好?家里就不说了,二条将来也定会受到影响,说不定连官都没得做,得不偿失啊。”
  
      得不偿失?柳一条很无语,不禁又想起年前他被王帅暴揍后的情景。那时老柳也是这样说:“王家势大,咱们惹不起...”
  
      唉!柳一条轻叹了口气,摊上这样一个老实的老爹,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这事交给我了。”柳一条开口将事情承担下来,对老柳和二条说道:“明天我就去赵府一趟,去拜会一下赵老太爷,再看一看那个赵瑛的伤势,嗯,到时二条也随我一同前去。”
  
      “是,大哥。”柳二条点头应是,有大哥在,他并不是很担心。
  
      “一条,这样不会有事吧?”老柳很不放心,毕竟柳一条刚刚还打了人家的下人,难不保赵家不会找他们的麻烦。
  
      “没事的,爹,我有分寸。”柳一条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自信,免得老柳还有柳贺氏他们在家里边瞎担心。他对老柳道:“在去赵府之前,我会带着二条先到杨叔那里一趟,想来有杨叔在,赵家也不会做得太过分。”
  
      “杨老弟?嗯,”老柳轻点了点头,心里也安下了一些,杨伯方的本事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别的不说,就光凭着杨素嫡孙之一点,就不会有太多的人会难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