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304章 好处

  
      柳一条给了公孙瀚南一个天大的好处。
  
      一个煤炭的实用方法。
  
      而作为交换的条件,他则是很顺利地便取得了土宜村边上的那片高岗土地的拥有权,而且是永业田的那种,所以,他们柳家,除了那四百顷耕田外,又多了一份占地约有五十顷的煤矿产业。
  
      而且,柳一条还向公孙瀚南承诺,在以后的几个雨天里,‘柳氏煤坊’将会免费为三原县周遭几个村落的村民,提供烧水渚饭用的煤料。
  
      在赚取了一个好的名声的同时,也为自家的煤炭作坊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名号,一举两得。
  
      所以,在公孙瀚南那里取得了煤矿的地契后,柳一条便领着庄园内的那些个闲得有些发慌的佃农,来到了土宜村。
  
      冒着大雨,在高岗上搭了一个巨大的草棚,遮上一些油纸帆布,便开始一锹一锹地在里面掘起煤炭来。
  
      掘好之后,每陋一段时间,都会有衙门里派来的马车将之拉走,分配给那些紧缺干柴的用户,每天都会有成百上千斤的煤炭被白白拉走。
  
      对此,柳一条却是一点也不觉得心疼,有舍,才有得,这就好比是在街边卖小吃的时候,事先让客人先免费地品尝几口一样,舍不得一点小便宜,怎么能吸引到别人来买你的东西?
  
      不止是给衙门的这些,三原里的所有大户,柳一条几乎是都让人给送了一车过去,当然,在送煤过去的同时,也都会附有一份由县里特印的煤炭使用方法,有官方出面证明,说服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才一天的功夫,三原县就有近三分之一的家户,都用煤炭渚起了食饭,而‘柳氏煤坊’这个词,也渐渐地走进了他们的心里,在不知不觉之中,一个煤矿品牌,就这么树立了起来。
  
      “等到雨期过后,矿产有了盈利,就再去招一批人来,签上合同,按月给付工钱,这些佃农不能老呆在这里。”柳一条站在草棚的边儿上,看着手下的佃农一筐一筐地往上背上煤矿,轻声地向一旁的柳无尘说道:“可以优先考虑这土宜村的村民,有功夫去跟那洪村正沟通一下。”
  
      “是,少爷!”柳无尘弯身轻应了一声,这两天跟着柳一条,他也算是长了不少的见识,同时也认识到了他们家少爷所买下的这个煤矿的真正价值。
  
      这是一座金山。
  
      简单,方便,易燃,柳无尘几乎都可以想象得到,在不久的以后,大唐所有的家户都用上这种黑色石头的情景。
  
      少爷是一个天才。
  
      之前的农具,营销方法,还有现在的石炭燃料,不是任谁都能想得出来的,柳无尘抬头看了他们家少爷一眼,一直在暗中庆幸他当初的正确决定,能够成为柳府的管家,是他柳无尘的荣幸。
  
      “嗯,好了,咱们回去吧,这里,已经没有咱们的事儿了。”柳一条轻拍了下柳无尘的肩膀,笑着披上雨蓑,率先走了出去,连续两天的雨中奔波,他还真是有些累了。
  
      回到家的时候,得知封小乙已经领着手下赶了回去,连带的,还有李纪和先前留下的那两个侍卫,柳一条轻点了点头,侯君集那边的隐患,短期内并不会发生,他们走了,也无所谓,而且,老是让一队保护皇后娘娘的护卫呆在自己的家里,也不合适。
  
      回到自己的屋里,脱去身上的蓑衣,张楚楚忙着拿出了一套干净的内衣裤给柳一条换上,并着小喜去灶房端了碗热腾腾的姜汤来,祛除寒气。
  
      拿着一条干巴巴的毛巾,张楚楚小心地给柳一条拭着额上,头发上的雨水,有些心疼地轻声说道:“外面雨大天寒,夫君整天在雨水里泡着,定是受了不少罪吧?”
  
      “呵呵,哪有娘子说得那般严重,”柳一条把手中的汤碗放下,轻笑着向媳妇儿说道:“为夫与无尘在雨中的时间并不长,没有什么大碍,娘子莫要担心。”
  
      说着,柳一条抓着张楚楚的小手,轻扶着她在一旁坐下,看着张楚楚又大了一些的肚子,轻声说道:“倒是娘子才应当多注意一些才是,这雨大路滑的,若无必要,就莫要再出了门去,以后再教小惠读书,就让那小丫头过来咱们房里好了。”
  
      “妾身哪有那般的娇贵,夫君你多虑了,”张楚楚看了柳一条一眼,见夫君这般地关心自己,遂甜甜地笑了起来。
  
      “少爷,贺兰少爷来了,”远远地,透过窗前朦胧的大雨,小喜看到公孙贺兰正撑着雨伞向这个院落走来,遂开口向柳一条禀报。
  
      “哦?”柳一条向外瞄了一眼,轻声笑道:“不必管他,一会儿他自己自会进来,小喜去给他备一碗杯来。”
  
      真是应了柳一条的话,小喜还没走开,公孙贺兰便推门跨步,走了进来。
  
      “大哥,嫂嫂,小弟这里有礼了。”大大咧咧地拱手冲柳一条夫妇行了一礼,公孙贺兰便一屁股在柳一条的下首坐了下来。
  
      “叔叔有礼了,”张楚楚微微颔首,还了一礼,看向公孙贺兰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的笑意。
  
      待小喜端送上茶水,柳一条看了公孙贺兰一眼,轻声说道:“贤弟来此,可是要与为兄辞行?”
  
      “呃,大哥神算,呵呵,”公孙贺兰甩了下手中的折扇,轻笑着向柳一条说道:“本来上午封小乙他们要走的时候,小弟就也有了去意,在这里呆了四天,小弟也该回去看看了,不然家里的那个老头子,又该大发脾气了。”
  
      “早就知道你在这里呆不长久,”柳一条轻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公孙贺兰道:“回去后,代我向公孙伯父和公孙伯母问好,咱们两家离得不远,有时间常过来窜门儿就是了。”
  
      “这就是你说的石炭?”太极殿中,李世民轻步走到公孙瀚南的近前,看着公孙瀚南随行带来的煤炭,轻声地向公孙瀚南问道。
  
      “是的,皇上,石炭之物,古来有之,而且在我大唐境内,也遍布得十分丰富,只是一直都没有适当的应用方法,而不被世人所遍用,至今仍埋没于山体之间。”公孙瀚南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薄纸,弯身递于李世民,道:“微臣这里有一方,可十分便利地将这石炭引燃,用于日常所需,请皇上过目。”
  
      将这个方法献之于皇上,这便是柳一条送于公孙瀚南的天大好处,不过明显的,公孙瀚南并没有那种居功的心思,把方法递于李世民的同时,还不忘向李世民说一下它的出处:“这个方法,是柳一条柳先生所想,且在三原也已开始试用,并无不妥。现下雨灾不停,干柴难继,有了这种石炭,可保之前的防疫之方无忧。”
  
      “哦?又是柳一条?”李世民接过纸张,看了公孙瀚南一眼,记得上次的防疫之方,也是由他所递,看他的样子,倒真是有着几分忧国忧民之像。
  
      李世民打眼在纸上扫了一下,并没有看出什么奇异之处,把纸交给一旁的李然,让他依着纸上所述,把公孙瀚南带来的石炭都和水做成了一个矮小的圆柱形样子,再粗略地用木棍儿均匀地在上面插了几个小孔,放于火上。
  
      “着了!皇上,竟真的着了!”看着蜂窝煤在火堆上烤了一会儿的功夫,竟自冒出了火红的红焰,李然尖着声音向李世民回禀,会燃烧的石头,在他看来,端是神奇得厉害。
  
      “是啊,竟真的着了,”相比于李然激动,李世民则表现得平静得多,他早知这种石炭可以点燃,只是没有想到它竟能燃得这般剧烈罢了。
  
      那柳一条,真是一个人才。
  
      可惜,这样的人才却不愿为朝庭出力,李世民轻叹了口气,有了这个方法,确是可解燃眉之急,不止如此,不管是日常的生活,还是行军打仗,有了这种石炭,都会方便很多。
  
      “公孙卿,不知这石炭,你是从何处得来?”李世民看着被烧得火红的炭球儿,轻声向一旁的公孙瀚南问道。
  
      “回皇上,”公孙瀚南小心地抬头看了李世民一眼,道:“这些全都是从‘柳氏煤坊’所得,那‘柳氏煤坊’,正是由柳先生所开,柳先生称这种石炭为‘煤’。”
  
      “‘柳氏煤坊’?”李世民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难怪柳一条那小子这次会这般的热心,闹了半天,原来他竟是在这儿等着朕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