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314章 侯选太子妃?

第314章 侯选太子妃?


  
      第三百十四章侯选太子妃?(1)
  
      柳二条呆住了。
  
      惊艳绝伦,他的心在胸膛里,扑通扑通的,都快要跳了出来,两只眼睛里面,也全是一片迷离的色彩。从瞥见到那马车内安坐的那名女子的容貌后,柳二条就这样矗站在大街上,呆住了。
  
      他的心,他的思绪,早就已随着那辆马车,随着那车里的佳人,去了。
  
      一见而钟情,柳二条醉了。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小砚,”柳砚抱着一个礼盒,见他们家少爷好像是着了魔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便连忙着上前叫了几声,小家伙被柳二条的样子给吓到了。
  
      “呃,没事儿,我没事儿,”柳二条被柳砚的声音惊醒,甩了下脑袋,轻声向柳砚说道:“小砚,刚才过去的那辆马车,你看到了吧?”
  
      “嗯嗯,看到了,好像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家眷,”见二少爷没事儿,柳砚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低头回想了下,对柳二条说道:“我看到里面有一个小丫头儿和一位小姐,嗯,长得还蛮好看的。”
  
      “对对,就是她,你现在就给少爷我跟上去,我想知道她们是哪家的小姐。”柳二条点着头,悄声地向柳砚吩咐道。
  
      因为是在街上,马车走得并不是很快,柳二条与柳砚说话的时候,隐约还能看到马车的影子。
  
      “不用了,少爷,”柳砚看了他们家少爷一眼,小声地说道:“刚才少爷没有听到吗,有几位公子说车上的那位小姐,是大司农卿苏老大人家的孙女儿,苏晨曦。”
  
      “苏晨曦?莫不是苏晨兄的妹妹?难怪刚才会觉着有些脸熟,”柳二条的眼前一亮,近水楼台先得月,凭着他与苏晨的关系,要想接近他的妹妹,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看柳二条一脸淫荡的样子,柳砚轻撇了撇嘴,想起他们家大少爷说过的一句话:这小子,思春了。
  
      “晚上咱们先去一趟苏府,拜会一下苏老大人和苏晨兄,”柳二条向马车的方向看了两眼,扭头向柳砚吩咐道:“恩师家,咱们明日再去。”
  
      “是,少爷!”柳砚轻应了一声,乖乖地跟在柳二条的身后。
  
      “小砚,”刚走了没两步,柳二条又向柳砚叫了一声,轻搂着柳砚的肩膀小声地问道:“你觉着刚才的那位小姐,怎么样?是不是非常地漂亮,倾国倾城?”
  
      “哪有,”柳砚很是怀疑地看了他们家二少爷一眼,道:“她长得虽然也很好看,但是比起少夫人来却是差远了,小砚还是觉着少夫人更好看一些。”
  
      “呃?是吗?可我怎么觉得她怎么比嫂嫂更美一些呢?”柳二条一愣,然后一巴掌便拍在了柳砚的后脑勺上,没好气地说道:“你一个小屁孩子懂什么啊?本来少爷我就不该问你。”
  
      “可是,少爷,小砚说得都是实话。”柳砚捂着脑袋,委屈地看了柳二条一眼,仍然坚持地说道:“确实是少夫更好看一些。”
  
      然后,柳砚的后脑勺上,又多了一巴掌。
  
      “小姐,你想什么那,眉头都快要皱到一声了。”芭蕉在苏晨曦的旁边坐着,看到小姐从刚才开始就微蹙着眉头,便开口小声地向她询问道。
  
      “嗯,没什么事儿,就是刚才,我好像是看到了一个熟人儿,但是又有些不确定。”苏晨曦摇了摇头,自语道:“可能是我看错了,他现在应该是在三原才对,怎么会来长安呢?”
  
      “三原?小姐说的是柳一条?”一听到三原,芭蕉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柳一条的存在。
  
      “不是,柳先生现在还在豫中,短时间内怕是还回不来,”苏晨曦看了芭蕉一眼,轻声说道:“我说的是柳先生的弟弟,柳二条,月前他刚刚通过乡试,现在应是正在用功读书以备省试,刚才我看到的,应该不会是他。”
  
      “柳二条,嗯,那个小子倒还不错,彬彬有礼,又是一个才子,长相倒也凑和,比他们家大哥强多了,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妻室,嗯嗯,小姐,若是想找夫君的话,他也不错哦。”对于柳二条,芭蕉的印象倒是不错,竟公然地在他们家小姐面前做起推销来。
  
      “你这小丫头,越来越是没有规矩了,休得再在此胡言,当心我撕烂你的小嘴,”苏晨曦白了芭蕉一眼,便不再言语,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好了小姐,芭蕉不说了,”芭蕉举手投降,道:“不过即使芭蕉不说,却也是阻挡不住老太爷要给小姐寻找夫婿的心思,自上次三原回府后,老爷便不让小姐再扮作男装,想来老爷也是下定了决心,想要给小姐找一个好的归宿了。”
  
      芭蕉拿出一把蒲扇,轻轻地给苏晨曦扇道着,看到他们家小姐的脸,又愁苦了起来。
  
      “是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几日爷爷老是让咱们去见些大府的妇人,我又岂能不知爷爷的心思。”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外面熙攘的人群,苏晨曦不由得轻叹了口气。
  
      她不是那种愿意逆来顺受的人,但是她又不愿看到爷爷为她担心,所以她很矛盾,一直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由着爷爷的意思,认命吗?她不知道。
  
      “小姐,到地儿了,”车把式跳下马车,伸手将苏晨曦与芭蕉两人扶将下来,弯着身对苏晨曦说道:“后宫之内,小人不便进去,小人在此等候小姐。”
  
      “嗯,”苏晨曦向车把式轻点了点头,然后便领着芭蕉一起,在一个内侍的带领下,进了后宫,立政殿内。
  
      “曦儿拜见皇后娘娘,拜见豫章公主。”殿内,长孙皇后与豫章公主都有在座,苏晨曦移步上前,微弯着身,给两人都礼了一礼。
  
      “嗯,果然是生得一副俊容,也难怪苏老大人老是在本宫的面前夸赞,呵呵,上来坐吧,在这殿内,不必多礼。”长孙皇后欢笑着上下打量了一下苏晨曦,招呼着她在一旁坐下。
  
      “多谢皇后娘娘,”又礼了一下,苏晨曦这才直身,提摆,坐下身形,芭蕉小丫头,则乖乖地站在他们家小姐的身后。
  
      “曦儿妹妹端是生得一副好相貌,这么美的人儿,看着都让人羡慕得紧。”待苏晨曦坐定,豫章也谑笑着向苏晨曦说道着,趁长孙皇后不注意时,还微微地向苏晨曦眨了下眼。
  
      “豫章公主说笑了,比起公主的容貌来,曦儿只是一丑丫头罢了。”苏晨曦颔首谦虚地回道,在长孙皇后的面前,她却是不敢像豫章那般,做出什么过火的举动来。
  
      “听苏老大人言讲,曦儿从小就跟在他的身边,东奔西走的,很少呆在家里,一个姑娘家,真是苦了你了。”长孙皇后怜爱地看着苏晨曦,道:“以后在家若是闲暇,便常到这立政殿下,陪本宫说说话。”
  
      “皇后娘娘垂爱,曦儿谢过皇后娘娘。”苏晨曦微应了一声,悄悄地抬头看了长孙皇后一眼,感觉长孙皇后就像是一个慈祥的母亲。
  
      “母后,听说曦儿妹妹不但才学了得,而且还写得一手好书法,不若趁此机会,让她为儿臣写上一副,如何?”看了苏晨曦一眼,豫章公主开声向长孙皇后请示道。
  
      “哦?”长孙皇后扭头深看了豫章一眼,然后又向着苏晨曦说道:“也好,本宫也曾听苏老大人提起过,正好也想见识一下,曦儿,可以吗?”
  
      苏晨曦暗中狠瞪了豫章一眼,怪她没事儿将是给自己找麻烦,不过脸上却一直都是笑声吟吟:“皇后娘娘想看,曦儿哪敢不从,如此,曦儿就献丑了。”
  
      见文房四宝已有内侍拿送过来,苏晨曦便起身向长孙皇后与豫章公主微礼了一礼,拿笔砚墨,便在纸上写了一首诗词来。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用的是‘柳氏书法’,写的是她在柳府见到过的诗词。书法已有九成个似,若不是长孙皇后与豫章亲见,她们定还会以为这是柳一条的亲笔。
  
      “字好,诗更好,若不是亲眼所见,本宫断是不会相信,这竟是出自一位姑娘之手。”长孙皇后轻站起身,及到已写好的字词近旁,连声赞叹,再看苏晨曦时,目光也有了些不同。
  
      “皇后娘娘过奖了,不过这诗,却不是曦儿所作,曦儿也只是抄写而来。”冲长孙皇后行了一礼,苏晨曦轻声说道:“这首诗在曦儿前次去柳府之时,见柳先生写予柳夫人所作。”
  
      柳一条?听了苏晨曦的解释,长孙皇后与豫章公主都是微微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