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325章 大宏商会

第325章 大宏商会


  
      商人逐利。
  
      来柳府的这些商贾,无一不是为了‘利’字而来。
  
      柳一条安坐在大厅的正首,定看着坐在下面的十几个衣着华丽的商贾,面带着淡淡地微笑,这些人,都是他的财神。
  
      天气很热,坐里厅内几个稍胖些微商贾头上已经见汗,若不是有柳府的冰镇酸梅汤,和他们心中的巨大商机压着,这些人断是不会安稳地坐在这里。不过即使如此,柳一条还是注意到一些人脸上的不耐之色。
  
      “我也是一个商人,”柳一条淡然地环视了在坐的商贾一眼,率先温声开口说道:“所以,柳某很理解各位现在的心情。”
  
      抿了一口茶水,柳一条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石炭,是好东西,作为燃料,它比平常所用的干柴不知方便好用了多少倍去。而且,咱们大唐境内的炭矿也很多,我‘柳氏煤坊’只不过是其中很小的一个,并不足挂齿,消息灵通一些的朋友应当是已经知道,朝廷所有的那些炭矿,没有一个是我这小矿所能比的。”
  
      “但是呢,”柳一条语气微微一变,开口说道:“那些大矿虽大,但是它们距长安,距关中都太过遥远,最近的,少说也有千里之余,若是托运,不管是走车马,还是走水路,都会增加一些成本进去,卖出的价格远不及我‘柳氏煤坊’来得实惠。”看了下面的商贾一眼,柳一条道:“我想,这也是各位此来的目的。”
  
      “柳先生所言极是,”柳一条话音刚落,一个年纪稍长的精明老头儿冲柳一条拱了拱手,开口言道:“不过我们直接从‘柳氏煤坊’进来的石炭,在价格上几是与市价无疑,卖出去也是无利可言,所以,听闻柳先生从豫中返回,大宏商会便派我等前来,与柳先生磋商一下这石炭的价格,不知柳先生可否给我们商会一个合理的价格?”
  
      大宏商会?
  
      柳一条微皱了下眉头,现在都有商会这种组织存在了吗?以前怎么从没听人提起过?
  
      柳一条又看了在坐的十几个商贾一眼,既然都是一个商会之人,还来这么多人做什么,示威么?
  
      柳一条不由便把目光瞄向了一旁的柳无尘,见他向自己点头示意,便知道这个大宏商会不会有假,看来他是真的存在了。
  
      “不知这位老先生怎么称呼?”柳一条拱手向老头儿请教。
  
      “小老儿姓孙,名则立,系任大宏商会副会长之职,请柳先生多多指教。”孙则立站起身,和气地向柳一条拱手一礼,然后又缓身坐下身形。
  
      “哦,原来是孙会长,真是失敬了,”柳一条拱手还礼,向孙则立问道:“不知孙会长在这价格之上,有什么指教,不妨说出来让柳某思量一下,若是合适的话,却也不是无有可能。”
  
      “柳先生言重了,指教小老儿是万不敢当,大宏商会只是想跟柳先生精诚合作而已,希望柳先生能给自己,也给大宏商会一个机会。”孙则立缓缓地伸出了一根手指,轻声向柳一条说道:“我们希望柳先生给我们的价格,能比市价低上十之又一,不知柳先生以为如何?”
  
      “十分之一?”一下就要去百分之十的利润,大宏商会真是好大的口气,柳一条轻喝了一口茶不,微笑了起来,他看着孙则立说道:“孙会长莫要说笑,这石炭生意,本就是薄利之业,让利十分之一,跟让我们白做,没有什么区别,这事,没得商量。”
  
      “呵呵,若是柳先生知道我们大宏商会每月对这石炭的需求后,就不会这般说了,”孙则立也是不紧不慢地笑着向柳一条说道:“大宏商会每月可为‘柳氏煤坊’吃掉四分之三的石炭,且运送的人,物,车马,都由我们大宏商会来出,除了挖炭之外,‘柳氏煤坊’只要等着收钱便是。这样,柳先生以为如何?”
  
      产品代理,柳一条的脑袋里面一下就蹦出了这样一个词语。
  
      大宏商会的这种作法,与后世的那些代理商,几是一模一样。我为你销售产品,你给我价格上的优惠,赚取差价。
  
      “有钱大家赚,是我柳某人做生意的一贯准则,且我做事也不喜欢墨迹拖踏,”柳一条轻笑着向孙则立伸出了五根手指,诚然说道:“百分之五,现在价格的百分之五,是我的底线,孙会长,还有各位朋友可以考虑一下。”
  
      “哦,还有,再过不久,‘柳氏煤坊’石炭的价格可能会上调,涨幅约在百分之二左右,”端起茶碗,柳一条又向孙则立他们爆了一个内部消息。
  
      百分之五?百分之二?这是柳一条抛出的一个**裸的诱惑,孙则立跟他旁安坐着的一个后生对视了一眼,思量着这里面的利润几何。
  
      “不知柳先生准备何时调价?可方便告知我等?”孙则立小声地向柳一条询问。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柳一条轻喝了一口茶水,向孙则立说道:“等过完九月,天气渐寒之时,孙会长应能想到,这石炭,在冬天里,会有更大的作用。”
  
      比起木炭来,石炭的获取和价格无疑会更受人欢迎一些,对于柳一条的话,孙则立也是深以为然,他甚到可以想象得到,在今年的这个冬天里,石炭取暖,必然会成为一个主流,石炭的耗量,也必是现在用量的几倍。
  
      一降一升之间,他们大宏商会至少也会有百分之七的让利,对于一斤石炭来说,那是少得可怜,但是对于整体的庞大消耗来说,其中的利益却是相当地可观。
  
      孙则立略带询问地看向一旁的青年,见他轻微地点头示意,这才笑着拱手向柳一条说道:“柳先生是个爽快之人,那我们也就不再矫情,百分之五,我们大宏商会,应下了。”
  
      “呵呵,柳某就知道,孙会长不会是那般没有远见之人,”说道柳一条起身,伸出一只右手至孙则立的跟前,笑看着孙则立说道:“孙会长,咱们合作愉快!”
  
      “呃,合作愉快!”孙则立稍愣了一会儿,随即便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一种相庆的礼节,忙也伸出右手,与柳一条握在了一起。
  
      “无尘,去取些笔墨纸砚来,”向一旁的柳无尘吩咐了一声,柳一条又请孙则立坐下,道:“那下面,咱们便来商讨一下合作的细节。”
  
      大的方向和基础确定下来,别的一些小东西,自也是好办得多,一行人只商讨了半个时辰,便将所有的事宜都确定了下来,并由柳无尘在一旁记录成册,形成一份双方都认可的合约。
  
      在来之前,孙则立便已知晓柳一条有跟人签定合约的习惯,所以在签字的时候,他倒也没有多大的迟疑。对于这种对双方都有保证的事情,大宏商会也是十分的赞同。
  
      “孙会长,合作愉快!”在合约上签好字后,柳一条再一次和善地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柳先生!”一回生,两回熟,把合约递给旁边的青年,孙则立也很自然地将将跟柳一条握到了一处。
  
      拒绝了柳一条留他们吃饭的邀请,合同签好之后,孙则立便领着他手下的那些商贾,出了门去。
  
      “无尘,给我说一说大宏商会的情况吧,我知道得更多一些。”将来人送走,柳一条领着柳无尘又返回大厅,并轻声向柳无尘询问道。
  
      “回少爷,大宏商会是关中一带最大的一个商会,组建已有近两百年的历史,几乎囊括了关中所有行业的商贾利市,势力很庞大,且他们行事一向正派,最重信誉,鲜有欺骗行诈之事,这次咱们柳府能跟他们合作,应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于大宏商会,柳无尘好似十分的相信。
  
      “如此,那是再好不过。”柳一条轻点着头,道:“一会儿你就到矿上去吩咐一声,以后凡大宏商会来提煤,一律给出合约上的优惠,嗯,再去查一下跟在孙则立身边的那个年青人,看孙则立对他的态度,他在大宏商会的地位也应是不小,有机会的话,去跟他接触一下,以后,少不得还会再与他们打交道。”
  
      知道了有大宏商会的存在,柳一条一下就想到了他那一百八十多顷地的萝卜白菜,还有他那一百五十顷地的茶叶,若是都交给他们的话,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