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337章 柳府的护院头领

第337章 柳府的护院头领


  
      山西,绛州,龙门,修村。
  
      一个破落的院子里,一个健壮的青年正在挥舞着家中已经很是破旧的大斧,劈破着不知从哪里拖来的一段段桩木。
  
      青年的相貌,说不上英俊,可以用古朴来形容,一看就是那种憨厚老实型的实诚人物,身上着了一些粗布,上身的短褂上几个错综复杂的补丁,很是醒目。
  
      青年的身材很健壮,胳膊上,还有他敞露在外面的肚皮,无一不说明,他的体内蕴含着很强大的力量。
  
      “就是这儿了吗?”马成站在门口儿,抬眼向这个院子里打量,光突突,空旷旷,院子里除了那些断木之外,再也是别无他物,穷,简直比他以前入贱籍时,还要穷上几分。
  
      少爷不会是弄错了吧?
  
      马成的目光在院子里扫了一圈儿之后,两只眼睛终于瞄向了院中的那个青年,心中有些唏嘘,不知道他们家少爷让他不远千里地跑到这里穷乡僻壤地,只是为了寻找一个贫穷得不能再穷的农夫,到底有什么意义。如果想要招护院,佃农和家仆的话,在三原,想要入柳府的人数不胜数,至于这么费劲地跑到山西来寻么?
  
      马成揉了下被颠簸得有些发疼的屁股,心中怨念丛生,不过少爷的吩咐他却是不敢违背,既然少爷想要,那就给他带回去好了。
  
      其实马成的心里也很费解,听说少爷从没到过山西,甚至连山西的朋友都少有,怎么会知道在这个偏远小修村里面,会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呢?奇怪。
  
      不过这个年轻人劈柴的花式倒是不错,马成看着院中青年劈柴的动作,这也是那青年唯一让马成觉着还有些用处的地方,一斧下去,将近一尺长的圆木,自动地就被劈分成了四块儿,散落在一边儿,比寻常人快了一倍不止。
  
      只是可惜,马成又微摇了摇头,他们柳家早就已经进入了煤炭时代,家里已经用不着找人劈柴了,唯一一个可能适合那青年的工作,也被马成给否决了。
  
      “喂!这位先生可是要寻人?”劈柴的青年此时也注意到了一直站在他们家门前的马成,牵着一马,穿着一身华丽贵重的衣服,若是看那衣服的样式是下人服饰,青年可能就要上来叫老爷了。
  
      把手中的大斧放下,青年阔步来到门前,上下打量了马成一番,面目生得紧,不似本地人家。
  
      “这位小哥请了,”马成向青年拱了下手,轻笑着向青年说道:“过路之人,口渴得厉害,想向这位小哥讨口水喝,不知小哥可否行个方便?”
  
      “哦?先生稍等一下,”看马成不像是坏人,又并无恶意,青年便把木栅门打开,伸手请马成到了家院儿之内。
  
      院子里比马成在外面观看时,还要显得破败,凸凹不平的地面,泥草混全的房屋,还有,只有一桌一凳的简单厅堂,唯一让马成有些意外的就是,在那些茅草屋沿的下方,竟然挂有数十张各种动物的毛皮。
  
      “先生请稍坐,我这便去给先生取些水来。”青年把马成让到厅内唯一的一张木凳上,向马成打了声招呼,便又走了出去。
  
      “人倒是还不错,”马成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又接着在厅内打量起来,一张发黄的先祖画像,一张明显被修理过数次的短腿桌子,嗯,还有一张巨大的铁背弓,和七八支短羽箭矢,相比于箭杆儿的破旧,箭头上的铁骨则泛着骇人的光芒。
  
      应该还是一个猎人,看到弓箭,再想着外面挂着的动物毛皮,马成不难想象出这个青年除了务农外的另外一个职业。也难怪在这样贫穷的条件下,他不能这般坚强地活下去。
  
      难怪他们家少爷以前老是跟他们说,一技在手,吃喝不愁,他们少爷,很英明。
  
      “水来了,先生请!”正思量间,青年端着一个满是豁口儿的海碗来到马成的身边,双手给马成递了上来,海碗中,是清澄澄,冒着凉意的井水。
  
      “多谢小哥了,”正好马成也有些口渴,接过海碗就是一气猛饮,也喝了个痛快。
  
      “先生这是从哪里来?”唯一的凳子被马成霸占,青年斜倚着门框和善地笑着向马成问道,看得出,他对外面很向往,想多了解一些外面的事情。
  
      “从长安,”马成发现青年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他轻笑了笑,把手中的海碗轻放到桌上,道:“赶了近半个月的路程,才走到了这里,嗯,奉我们家少爷的命令,来寻一个人。”
  
      又打量了那青年一眼,马成接着说道:“也不知我们少爷从哪得来的消息,说是在这龙门修村,有一位姓薛的贵人,让我无论如何也得给他寻回,小哥你也看到了,我也是初临贵地,人生地不熟地,到哪里去找啊?”
  
      “姓薛的人家?那可还真是巧了,”青年意外地看了马成一眼,道:“在这小修村内,姓薛的只有我这么一户,莫不是先生要寻的便是小子不成?”
  
      “什么?小哥姓薛?”马成又是一阵通透的表演,两只眼睛略带怀疑地看着青年问道:“那你单名可是为一个‘礼’字?”
  
      “小可名礼,字仁贵,先生莫不是认识小可?”薛仁贵也睁着两只大眼,看着马成,看马成的样子,不像是一个骗子,莫不是他别有什么图谋?
  
      想多了,薛仁贵微摇了摇头,把刚才的念头给甩了出去,他们家本身就已是穷得叮当响,还有什么好让人图的?
  
      “薛礼,薛仁贵,小哥竟真是我家少爷要寻之人!看来是苍天都在佑我,哈哈哈...”马成兴奋地站起身形,围着薛仁贵转了两圈,想起来时他们家少爷的吩咐,便开口向薛仁贵问道:“薛小哥可曾习过武艺?”
  
      “学过几年,刚刚出师不到两年,可惜这一身武艺并无甚用处,”薛仁贵的神情有些落寞,在山上跟师父学了近十五年的武艺兵法,可是下得山来,却是一样都用之不上,若不是有一弓箭在手,怕是连糊口都成了问题。
  
      “诶,话不能这么说,既然学了,怎么会没有用处?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罢了。”马成又在板凳上坐下,笑着向薛仁贵说道:“我这里就有一个可以让小哥学以致用的好活计,不知小哥愿不愿意去做?”
  
      “什么?”想起马成刚才说是来寻人的话语,薛仁贵忍不住地开口向马成问道。
  
      “护院头领,长安三原柳府的护院头领!”虽然有些不看好薛仁贵,马成还是依着柳一条的吩咐说了出来:“每月两贯的例钱,负责在适当的时候,保护柳府上下一家的周全,而且不限制你的自由,什么时候你干的腻歪了,或是又有了更好的门路,柳府也不能拦着你,薛小哥以为如何?”
  
      马成不知道是嫉妒还是羡慕地撇了薛仁贵一眼,一个月两贯,还不限制自由,待遇比柳府的大管家柳无尘还要好上一些,他们家少爷对这个薛仁贵看得也忒重了些。要知道,在市面上,最好的护院,一个月最多也就才一贯钱而已。
  
      “两贯?!”薛仁贵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刚下山,不知道钱为何物的毛头小子了,两贯钱,节省一些的话,可以让他衣食无忧地过上差不多半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要知道他以前猎来一头野猪,最多也就才卖了三百五十文钱而已。
  
      这个人不会是个骗子吧?这个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薛仁贵很是怀疑地看了马成一眼,两年来连着几次出门上当受骗的经验告诉他,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儿,有一大半儿,都是那些骗子设下的陷阱,对于马成的话,他有些不信。
  
      “对!两贯!”知道薛仁贵在怀疑自己,马成站起身,直接到了院儿里的马前,从套在马身上的布袋里当下便掏出了四贯的银钱,递给薛仁贵道:“若是小哥同意的话,这四贯钱就算是定钱,到时咱们到了三原,我们柳府若是有返悔的话,这些钱小哥可尽管留下。”
  
      “这..”看着马成手中沉甸甸,实打实地四串银钱,薛仁贵有些迷糊了,莫不成,这天大的好事儿,竟是真的?
  
      “好!这个活儿,小可接下了!”薛仁贵伸手把银钱接过,对方就是骗局又有何妨,他不信有谁还能从他的手中,再把这些钱给抢了去,对自己的武艺,薛仁贵一直都很自信。
  
      把银钱放好,薛仁贵抬头向马成问道:“不知道东家是哪一位?”
  
      “长安三原柳府,”马成微笑着又向薛仁贵重复了一遍:“家主是柳一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