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400章 三原买马 2

第400章 三原买马 2


  
      第四百章三原买马(2)
  
      在小依回到家里之前,柳成与柳小惠已经离开。
  
      柳成从他们家少爷这里得到了一条奇怪的指令,从下个月开始,每个月的月末,‘得一醉’都要拿出纯利的百分之四十,暗送给西北的一处牧场,牧场的名字叫做‘晏天’,牧场的头领叫做纪和。
  
      虽然不知柳一条这般做的目的为何,柳成还是记在了心里,并谨慎地准备着,他一直都没敢忘了自己的身份,依着东家的话,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百分之四十不是小数,但就现在,整个蜀地分店,所有的百分之四十加起来,也有近六千贯的分额,要想把它们无声无息地给送出去,而且还是送到偏远的西北,得想点法子才行。
  
      且,事情不止是这些,等过完年,柳成还想再扩大分店的范围,一个蜀地,已不足以满足‘得一醉’的需求和味口。而且,经过这几个月的发展,‘得一醉’也有了足够的经验和银钱,再去扩大规模。
  
      这些事情,他们家少爷已经全权交给了他去打理,柳成心里现在也是信心十足,把‘得一醉’开到大唐的任何一座城市,并不仅仅是一个梦想,他已经能够看到,前面还有更多的银钱和机会,在等着他,和他们家少爷的‘得一醉’一起去赚取,去把握。
  
      柳成领着柳小惠回到家的时候,柳贺氏正披着一件大氅,在门口儿来回地走动着,见柳成他们回来,便忙着迎了上来,轻声开口向他们招呼道:“成儿,小惠,回来啦?冻坏了吧?”
  
      “娘!”柳小惠轻叫了一声,挣开柳成的大手,一路小跑着,钻到了柳贺氏的怀里,娇声说道:“娘,小惠刚才见到大哥和嫂嫂了,嫂嫂现在的肚子有这么大!”
  
      柳小惠伸出两只小胳膊,做了一个环抱的姿势,很是夸张地向柳贺氏说道。
  
      “哦,是吗?那你嫂嫂还有你大哥高不高兴?娘给他们准备的那只烤乳猪他们吃了吗?”柳贺氏抱着柳小惠,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
  
      “嗯嗯,吃了,大哥吃得最多,那只小猪有一半儿都进了大哥的嘴里,大哥是个小馋猫儿。”柳小惠娇声地向柳贺氏打着她大哥的小报告。
  
      “真的吗?呵呵,喜欢就好,你大哥从小就爱这一口儿,多吃一点,也是应当的。不过,要说小馋猫儿,你们兄妹三个,哪一个嘴巴不馋?”柳贺氏举手轻捏了下小女儿的小鼻子,轻笑向小女儿说道:“以前过年的时候,家里边就你们三个吃得最欢实!”
  
      “好了,娘,外面天寒,咱们还是进屋再说吧,”看柳贺氏的身子微打着哆嗦,双手和脸也都红通得厉害,指不定刚才已经在这里等了多久,怕她会冻出个好歹来,柳成忙着上前扶着她,一起说笑着进了屋里。
  
      “回来了?”见三人进了屋,一直在屋里等着的老柳,放下手中的棋子,开口向柳成询问:“成儿,一条和楚楚那里一切都还好吧?”
  
      “少爷的本事老爷跟夫人又不是不知道,没事的,老爷和夫人不用担心,少爷还有少夫人一切都安好。”进了屋,柳成又恢复了以往的称呼,轻声说道:“回来的时候,少爷和少夫人还嘱咐小的,让小的代他们向老爷和夫人拜年请安呢。”
  
      “嗯嗯,那就好,那就好。”老柳轻点了点头,嘴里不停地叨念了两声,便不再言语。儿子与媳妇儿平安无事,他也就放心了。
  
      “少爷让小的在这边照顾好老爷和夫人,说是再过几天,再行师礼的时候,他就过来探望二老,等到十五上元夜时,他就带着少夫人过来坐坐。咱们一家也吃上一口团圆饭。”柳成把从柳一条那里带回的一些简单回礼放到桌上,轻声地向老柳夫妇诉说着柳一条在府里对他交待的话语,让老柳与柳贺氏他们一阵高兴。
  
      “那敢情好,”柳贺氏轻把小惠放到榻上,略带着一丝喜意地说道:“几个月不见楚楚,我这心里边想得厉害,眼看着再过三四个月,就要分娩了,在那之前能来看一眼,也是好的。”
  
      “夫人说得是,少爷跟少夫人也是这个意思,”柳成弯身附和了一句,然后轻声向老柳与柳贺氏行了一礼,道:“店里边儿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小的就不再在打扰老爷夫人休息,先告退了。”
  
      见老柳与柳贺氏他们点头,柳成又是一礼后,才轻轻地退了出来。
  
      今天虽是初一,但是酒店里面却仍是得闲不住,运往各地的原酒,盘查上月的总帐,还有,前阵子他一直思量着的扩张计划,这几天也就要开始施行了,别外,也是时候去培养几个能干可靠的徒弟了,不然,他一个人,实在是有些着忙不下了。
  
      “二少爷,这是真的吗?”王安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家二少爷,现在柳家的临时家主,开口问道:“为什么?!”
  
      他很不理解,大少爷与二少爷是亲兄弟,之前两人的兄弟之情柳府上下也都有目共睹,他不明白,为什么二条爷要将大少爷最喜欢的马匹,还有那头大小爷每次出门儿都必骑的百里毛驴儿,及他这个大少爷曾亲自培养过的马夫,转让给一个陌生的马贩?
  
      为什么?王安面露悲伤和不解地看着柳二条,他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没有为什么,”柳二条深看了王安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大哥现在不在,这些马养着也没了用处,既然有人想要,给的价钱又是不低,就让他带走是了。至于你,马都没有了,柳府还要你一个马夫做什么?你在柳府的契约,刚刚我已经交到了纪掌柜的手里,一会儿柳管家会把这个月的例钱多给你一些,以后你就是他们‘晏天牧场‘的人了。”
  
      对于这个对柳家忠心耿耿的马夫,柳二条在心里还是很欣赏的,也只有这样的人,随着李纪和去了,才会更让人放心一些。
  
      “好了,纪掌柜,这里就交给你了,一会你将那两千金交给无尘管家就好,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多呆了。”柳二条微欠身冲着李纪和说道了一句,之后便转身出了马房,薛仁贵一如既往地,紧随其后。
  
      “少爷,他的话可信么?”薛仁贵向四围看了一眼,确定周围再没了外人之后,轻声向柳二条问道:“这个人不会是个探子吧?”
  
      “不会,”柳二条轻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的兴奋,道:“先不说银月令不是谁都能拿得出来,光是他的身份,还有他对咱们柳府的一些隐秘的了解程度,就足以让我相信,他是大哥派来的!”
  
      过了这么久,大哥终于有了消息,虽然消息很模糊,但总是说明,大哥他们现在都很安全,柳二条心里一直悬着的石头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可是,大少爷想要建马场做什么?”薛仁贵还是很不解,不知道柳一条此举的目的何在。
  
      “大哥做事,一向都是这般地没有边际,有什么目的,等时候到了,咱们自然就知道了。”想起那十匹马受孕的过程,柳二条不由轻笑着说道:“薛大哥可能还不知道,那十匹受孕的母马,都是由同一匹千里马所配,想来大哥是想用它们来培养一些更为精良的好马。大哥很喜欢这些马。”
  
      “哦?!”薛仁贵的眉头不由挑了挑,感觉他们家少爷是有些异想天开了,仅凭着一匹千里马所留的种,就想培养出一批良马,若是养马能这般地容易,这世上也就不会有那些所谓的劣马存在,千里马也不会那般地稀少了。
  
      “算了,这些咱们不懂,还是不要再提了,”柳二条轻甩了甩头,道:“既然大哥安排了人手,就应该是已经有了具体的计划,用不着咱们去担心。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紧紧地配合着纪掌柜,把马匹给他送到西北去,由着那个纪掌柜去折腾。”
  
      “少爷说得是。”薛仁贵随声附和,他要做的就是保护柳二条的周全,其他的事情,只要与柳二条的安全无关,轮不到,也不该他一个护院去操心过问。
  
      “嗯,一会劳烦薛大哥随我去一趟三原县城,”柳二条扭头看了薛仁贵一眼,轻声说道:“去给杨叔,还有贺兰大哥家的那个老爷子拜年,嗯,到时把彩儿那丫头也带上,免得她一个人在家里无聊。”
  
      “依少爷的吩咐!”薛仁贵轻拱着手应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