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540章 塌陷 1

  
      第五百四十章塌陷(1)
  
      第二日,凌晨,天还未大亮之时,晴了近月余的天气,忽地便下起了雨来,雨势滂沱,在屋里,都能很是清晰地听到外面噼呖啪啦的水声。
  
      柳一条从床上爬起,轻穿好衣物,看到楚楚还在榻上睡得正熟,便微笑着低头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一下。
  
      昨夜在任幽的府上,由着楚楚亲自执针,虽然最后很顺利地把伤口缝合包扎完毕,但是在回来时,楚楚的脸色却是苍白的厉害,握针的两只小手儿,在柳一条的怀里更是哆嗦了一整个晚上,直到凌晨四五点时,才算是真正安稳下来。
  
      第一次下针,便是让她在人身上缝合,确是太过难为于她了,想当初自己在接触这些东西时,可是在一张猪皮上练习了近半月之久。
  
      宠溺地抚了下楚楚额角的散发,捋顺,掖好,柳一条轻手轻脚地出了卧房,在堂屋里,着小依取来油布雨伞,整待完全之后,又站在门口儿,小心地交待了小依几句,让她莫要太早把夫人吵醒,照顾好小少爷,遇到了难事该如何去做云云,待小依点着头一一应下,这才冒着大雨,撑起雨伞,出了府门。
  
      在院儿门外,宫里的马车已经等候了多时。
  
      外面的雨,很大,便是有雨伞作挡,在伞下却还是会有一些细雨飘落,伞角之处,更是水流成河,一道道水线四下散落。从堂屋到院门儿,总共也就只有十几步路的距离,却是让柳一条的身上,打湿了大片。
  
      抬腿,收伞,钻进马车,还能够听到车顶之上,砰砰作响的滴雨之声。
  
      雨势袭人,便是去年水患之时,雨水也没有这般地猛烈,不过刚则易折,雨势汹猛,必是长久不得,这雨,不会持续太久。
  
      没有太多的言语,柳一条刚上得马车,内侍车夫便扬鞭策马,赶着马车沿着青石街道,破水疾行而去。
  
      “这么大的雨水,也不知道我们种的黄瓜会不会有事?”立政殿侧殿,柳一条撑着油伞刚到书房门外,抖伞甩雨,拭着脸上身上的雨水时,听得里面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是小丫那丫头。
  
      “是啊,我的那些小禾,现在才刚露个头呢,要是被这大雨给冲掉了可怎么办?”小李治也轻皱着眉头。
  
      “嗯嗯,兕子的也是!”小兕子也不某寂寞,开声插言。
  
      三个小家伙全都托着下巴,凝神看着窗外雨气雾气蒙蒙的天色,撅着小嘴,细拧眉头,一脸忧心担心的可爱模样。
  
      “好了好了,你们都放心吧,刚才不是刚让小僮过去瞧看过吗?你们的那些绿苗儿都还无恙,今天的雨水虽大,但是却没有伤到它们。”豫章公主好笑地看着这三个弟妹,实在是很不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思,就是一些刚长出的幼小禾苗,怎么会引得他们这般大的热心?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会真正地关心起什么事物来。
  
      这便是柳先生要教授他们学习耕作的用意吗?如果是,那它的效果很显著,不但引起了他们农作的兴趣,而且还让他们有了一种很是单纯的责任心,和归属感。对于稚奴他们这般小的年纪来说,这些东西,很难得。
  
      “公主殿下,外面好似柳先生到了。”听到外面甩抖雨伞的声音,小僮小声地在她们家公主的耳边提醒。不过不等她的话音落下,柳一条便推门走了进来。
  
      “拜见先生!”三个学生齐站起身,弯身与柳一条见礼,豫章公主也轻随着离了座位,冲着柳一条微笑颔首,算是见过,之后欠身一礼,便带着小僮,离了书房。
  
      “好了,都且坐下吧!”目送着李茹似撑伞离开,柳一条回转过身,向三个学生摆手示意,轻声言道:“今天有雨,不宜出门,正好为师也有一些习字的方法要教授给你们,暂时就莫要再想后花园里的事物了。”
  
      “是,先生!”虽然有点不情不愿的味道,不过三个小伙家却是也不敢出言反驳先生,乖乖地应了一声之后,便都安坐在自己的座位之上。
  
      “殿下,外面那么大的雨水,今日不宜出门,还是再多睡一会儿吧?”东宫之内,床榻之上,武媚轻抱着太子宽广的腰身,轻声呢喃,似舍得李承乾起榻出行。
  
      “国事,公务,岂能因天气而误?”轻掰开武媚的双手,李承乾转过身来,在武媚高耸的肚子上轻抚了两下,柔声言道:“爱妃再睡会儿无妨,不过孤是不能再多耽搁了。”
  
      说着,李承乾翻身坐起,又为武媚掖盖好了裘被之后,抬腿下得了床榻,叫来宫女侍候着穿戴整齐,便动身出了寝殿。
  
      “哼!”
  
      待所有的人都出了殿外,武媚刚才还娇颜讨好的面容一下便阴沉了起来,冷哼了一声之后,拉过身上的裘被,蒙起了额头。
  
      到这东宫,近有一年,连孩子都有为李承乾怀上,平日里李承乾对自己也算是宠顺,但是,武媚却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过李承乾对自己的真心,也从来没有在他的身上感受到过哪怕是一点儿的安全,归属之感,便是在榻上睡觉,行房之时,他多也是心不在焉,敷衍了事。天常日久,武媚的心中难免不会生出些许的怨念。
  
      “侯宁儿?”叫着这个名字,武媚的心中更戚,她曾不止一次听到李承乾在睡梦之中叫过这个名字,一个死了一年多的罪人之女,竟还能让李承乾对她这般念念不忘,武媚心中多少有些吃味,也曾不止一次地怀疑,难道自己,竟连一个死人也有不如么?
  
      还有,太子与那个女人的感情,真的有那么深么?若是真的,那为何当初,关于侯宁儿的谣言四起之时,身为丈夫,而且又贵炎太子的他,却连屁都没有放上一个?
  
      “这场雨,下得有些不妙,”站在窗前,柳二条背手静立,静看着院中如瓢泼一般的大雨,脸上多现一些忧色。
  
      “夫君何出此言?”拿了一件披风,轻柔地为柳二条披上,王彩翼与夫君站在一处,不解地开声向柳二条询问。
  
      “现在正值五月中旬,农忙农收之期将近,这时降了这样一场大雨,势必会影响了今年庄稼的收成。”柳二条轻声回道:“而且为夫担心,今年也会像是去岁一般,随雨不断,颗粒无收。”
  
      在其位,则谋其政,柳二条现在处在三原县丞这个位置上,所考虑的事情,自然也就多了些民生民望之事。
  
      “二少爷可放心,这场急雨,必是下不长久。”薛仁贵听得此言,恭声插言,道:“最多到得午时,便会风停雨住,对农事虽有影响,不过总会比去年要好上许多。”
  
      “哦?薛大哥还懂天象?”柳二条扭转过身,颇有些意外地抬眼向薛仁贵这里看来。
  
      “以前在山上习艺之时,略学过一些,”薛仁贵轻声言道:“而且礼在未来三原之前,也曾是一农夫,耕过田地,当过猎手,对这天气变化之道,多少都有一些了解。让少爷夫人见笑了。”
  
      “知微见著,涉猎宽广,薛大哥日后的成就,必是不可限量!”看着眼前这个每每都能为自己带来意外的薛大哥,柳二条不禁地再次感叹,大哥当初,真是找了个了不得宝贝回来!
  
      “老爷,老爷,不好了!”王刚气喘着从外面跑来,头上身上全湿了一片,衣角处,还在不停地往地上滴着雨水,“刚才无尘管家派人递过话来,说是,说是咱们老府里在土宜村的那处煤坊,塌了!有近百口子全都被埋在了下面!”
  
      说话时,王刚的牙齿直打着冷颤,不知是被这个消息给吓得,还是现在的雨水,真的很冷。
  
      “你,你说什么?”柳二条的头有点懵,强慑着心神,看着王刚说道:“你再说一遍,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少爷,是咱们家的碳矿塌了,在碳窑里挖碳的近百人,全都被埋在了里,现在无尘管家正带着人在那城挖人救人那!”王刚的话语带着些许的哭腔,连对柳二条的称呼都变回了以前,他被这则消息,吓住了。
  
      柳二条身形一晃,面色瞬间便变得惨白,想起什么,他忙挥着手臂,大声地向王刚吩咐道:“快,快去通知衙里的差役,全都给我到衙前聚集!再去派人把县里各处的郎中都给请来,随本官一起去到土宜村救人!”
  
      上百条人命,饶是柳二条现在再是沉稳有度,心中也是一阵地猛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