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563章 贺礼

  
      第五百六十三章贺礼(1)
  
      翌日,朝堂之上,随着李世民这位明君的一个点头,一声轻应,在秦琼,程咬金,尉迟恭,还有诸多文臣武将,以及后宫之内长孙皇后及豫章公主等人共同的期盼下,罗通的事情,终于了了,罗通与狄芝芝两人的婚事,经过李世民的金口玉言,也终是定下了。
  
      同一时间,罗家将军要娶狄家丑女的消息,也犹如一阵狂风一般,经过‘得一醉’及‘易和居’两处酒楼的有心宣扬,在一夜之间,便传及了大江南北。
  
      罗通娶妻,却是丑妇,有人惋惜,有人兴叹,有人赞美,也有人嘲讽、乐祸,立场不同,看法不一,不过不管怎样,这个消息却是已然造成了轰动,大唐境内凡是大一些的县郡,不知者,不多。
  
      “想来,这又是柳先生的杰作吧?那‘得一醉’,不就是柳先生当初在奉节时所创下的产业么?”太极殿,书房之内,李世民小饮着茶水,眯着眼睛向柳一条这里瞧来:“若是朕猜得不错,狄家那丫头的病症,也是柳先生给故意整露而出的吧?”
  
      医者两把刀,救人害人,全在一念之间,事实上,在听得狄芝芝得了怪病,变成极丑的消息之时,李世民便把原因想到了柳一条这位一直藏于暗处的神医的身上来。现在长安城中,有能力,且又有这个动机做出这件事情之人,除了柳一条,怕是再也无第二人选,作为一个神医,同时又作为罗通那小子的兄弟,李世民并不怀疑柳一条的手段。
  
      在李世民的印象里,柳一条便如公孙武达那老小子一般,都是一极为护短,且又颇顾人情之人,看着自家兄弟有难,而袖手于一旁的事情,他做不来。性情中人,这是李世民之所以会看重柳一条的其中一个原因。
  
      “小民惶恐!”柳一条低头颔首,不承认,也不否认,事实上,柳一条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一样,他并不觉得这件事情可以瞒得过李世民这位千古名君,他也不敢真就把人皇上给当个摆设来看待,毕竟,这位爷是一个明君,同时也是一个杀人都不带眨眼的主儿,柳一条还没有活够。
  
      “这么说,朕之所测,与事实并无出入了?”小吹了下碗中的茶叶,李世民抬眼明目,盯看着柳一条,面上的神情,看不出一丝喜怒之色。
  
      “皇上慧眼,小民不敢期瞒!”柳一条再次拱手轻言,表现得很老实,很本分,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坦白从宽的势头,李世民这位明君问出一句,他就老老实实地答上一言,少有辩解。他知道,没有人会喜欢被人欺瞒,耍弄,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要拿出自己的诚心,尽量地减少一些李世民心中被人捉弄之后的羞怒之意。柳一条看得出,此刻,李世民的心里面,有着那么一丝火气,他可是不想把它给引露出来。
  
      “翼国公他们,是不是也有参与?”语气很是平淡地问出了一句,李世民轻把茶碗儿放于桌上,面色依然古井无波,很随意。
  
      这句话,估计才是这位明君今日里最想问的问题吧?
  
      柳一条小心地抬头看了李世民一眼,比起自己这个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来,皇上最在意的,怕还是秦琼他们老哥几个是不是成心对他怀有欺瞒吧?
  
      “回禀皇上,几位老大人事先并不知晓,”柳一条忙着拱手开声,第一次多说了些话,开始为自己,还有秦琼他们几个老爷子辩解起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与李世民说讲了个明白,他知道,这个时候,若是不把这件事情给说讲个清楚明白,李世民心中难免会有些芥蒂,那样,对他自己,对他昨日里刚认下的那几个老叔老伯,都不是什么好事。
  
      猜疑之心,有时候比杀人的屠刀,还要锋利。
  
      “哦?”听得柳一条所言,李世民心中稍有和缓,面色也终是起了一些变化,暂把翼国公他们的事情给放到了一边,扭头看着柳一条,轻声问道:“这般说来,狄家的那个丫头,算是真的病了,只是这个病症,在月余后便可恢复正常,可对?”
  
      “皇上所言不差!”听得李世民这般言语,柳一条心领神会,也忙着在一旁附言,道:“这些太医院的众位太医皆可作证,狄小姐确是病了,而且还很严重!皇上应是也有听闻,这件事情早在昨天,便已在整个长安城传了个尽遍,狄家的小姐,确是变丑了,且还是奇丑无比。”
  
      “嗯!”李世民轻点了点头,脸上也逐渐地露出了一丝笑意,满意地看了柳一条一眼,轻声言道:“罗通能有柳先生这么一个兄弟,是他的福运。”
  
      “皇上过奖了,能够识得罗大哥,拜在干娘的膝下,是小民的荣幸的才对!”抬头看了李世民这位明君一眼,柳一条的心底,终是松了口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算是有了一个不错的完结。李世民这位明君,对罗通这个义子,终是还有一些情义,在心里面也不愿罗通真个就娶回一个丑婆姨回家,想来经过这件事后,罗大哥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上很多。
  
      “虽然不知你的目的为何,”押了一口茶水,李世民再次开声向柳一条说道:“不过,朕劝柳先生行事,还是莫要太过出格的好。”
  
      在赞叹柳一条手段的同时,李世民自也是能够想象得到柳一条此举所得来的好处,罗、狄两家的感恩自是不提,但就是从翼国公,卢国公,鄂国公,还有朝中那些与罗家深有交情的文臣武将那里,所得来的好感和认同,就是一股无形但有质的财富。这,是太子,还有其他诸位皇子,当初想得,而得不到的东西。
  
      “小民惶恐,此为,也只是不愿看到干娘心郁,义兄孤苦,并无他图,皇上明鉴!”柳一条心中一凛,知道定是被这个名君给看出了些什么,忙着低头开言,说了一些场面之语,同时也暗隐自己的本心,对皇上,对大唐,并无恶意。
  
      “希望如此,”眯着眼睛打瞄了柳一条一眼,李世民微点着头,道:“不过朕的话语,柳先生还是记在心头的好,免得日后会有什么闪失!”
  
      “是,皇上,皇上御言,小民定会铭记于心,一刻也不敢忘怀!”听出了李世民话语中的警告之意,柳一条老实巴交地弯身应是,之后便眼观鼻口于心,不再多言。
  
      罗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片。罗老夫人难得地起身立在院中,看着府里面来来回回地下人忙个不停,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有合拢的时候,盼了这么些年,他们家通儿的婚事,终是有了候结果,老太太的心中,哪能不欢喜敞亮?
  
      “干娘,外面天热暑重,您的身子又是初有起色,不宜多呆,咱们还是快回屋歇着去吧,”张楚楚贴身搀扶着罗齐氏的胳膊,轻声劝道:“这里有罗祥管家在上下照应着,很快就能备应齐全,干娘就不必再在此操心劳累了。”
  
      老太太前几日刚中过热毒,这身子刚好不久,正是赢弱,张楚楚可是不敢让她再在太阳底下多呆,说道着,便搀着罗齐氏向客厅走去。边迈着步子,嘴里面边细语轻言,道:“义兄的婚期临近,这大喜的日子,您的身子可是不能再出了什么毛病,婚礼之时,您老还得喝上几口芝芝妹妹端敬的茶水不是?”
  
      “嗯嗯,疋疋这话不错,老身还要养着身子,等儿媳妇儿拜礼敬茶呢,呵呵...”老太太的脸,笑出了一朵花来。
  
      “说起来,你们义兄的婚事,也多亏了亦凡我儿的帮忙,”进了客厅,感受着厅内冰镇的凉意,罗齐氏拉着楚楚在一旁安坐,轻拍着楚楚的小手,道:“到了现在,干娘才算是明白了你们要将芝芝那丫头变丑的原因,可谓是用心良苦,不过却也是苦了芝芝那丫头,还有受得那般多的苦楚。”
  
      一想起芝芝因为此事而遭受的这般大的罪孽,罗齐氏就是一阵地心疼,好好的一个漂亮丫头,一下就变成了一个举世皆知的奇丑之人,毛发掉光,肌肤变色,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的状况如何了?
  
      “干娘不必担忧,”看到老太太面露忧色,张楚楚自是能够猜到干娘心中所想,起身提壶,为干娘斟倒了一杯温茶,轻声慰言:“芝芝妹妹的病情虽重,不过却也是没有什么疼痛之感,并未受得多少苦楚。再说,现在不是还有义兄在一旁相陪作伴吗?那丫头心里,现在不知会有多欣喜呢?”
  
      对于狄芝芝的心思,张楚楚多少也有一些了解,不喜文而好武艺,曾不止一次提过要找的夫君,定是要在武艺之上能胜得过她方好,不然宁死也不出嫁。原先,楚楚直还担心这小丫头会看上自己的夫君,与自己抢得夫君的宠爱呢,现在有罗大哥这般武艺高强,且又相貌英俊,家世显赫的少爷英雄架在中间,引得了狄芝芝的倾心,倒是省了她自己不少的心思。
  
      “现在皇上的圣意一下,婚期已定,这件事情已是板上的铁钉,再作不得更改,”把茶碗轻端递至干娘的近前,张楚楚轻声说道:“所以,狄老爷还有狄夫人那里,也无须再多作隐瞒,能与咱们罗府结成亲家,亲上加亲,现在狄夫人也是欢喜满怀呢。”
  
      当然,在欢喜自己女儿无事,且又与罗府结成亲家的同时,狄卢氏也是没少了在狄芝芝的跟前数落,便是张楚楚这个‘帮凶’也曾不止一次被殃及池鱼,不过这些事情,楚楚自是不会在罗老太太的跟前提起。
  
      “嗯,虽说通儿现在与芝芝相见,有些不合礼仪,不过现在事出非常,想来也不会有人在旁乱嚼舌根。”说着,罗齐氏扭头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道:“疋疋与你狄表舅府上临近,来往也方便便捷,这几日里,你就代干娘多往狄府里走走,好好陪陪芝芝。”
  
      媳妇儿虽还没过门,罗齐氏这个当婆婆就已是担心挂怀不已,有儿子陪着不行,还非要让女儿也过去看看。
  
      “干娘放心,”张楚楚微笑着向罗老太太讲道:“这几日夜里,疋疋都会呆在狄老爷的府上,与芝芝妹妹一同作伴,断是不会让芝芝妹妹觉着孤单。”
  
      “老夫人,”正说话间,管家罗祥从外面躬身走来,感受着屋里宜人的凉意,躬身向罗齐氏及张楚楚行了一礼,开口禀道:“府门外来了几个‘易和居’的大厨和歌女,还有两车的‘清岚酒’及一车的食材,说是‘易和居’的少东为少爷的婚事所送来的贺礼,小人不知是不是应当收下,特来向老夫人请示。”
  
      “哦?‘易和居’?罗府与他们像是并无过深的来往,他们怎会...?”罗齐氏眉头微皱,面露惑色,正待开口回绝,却听得一旁的义女疋疋开声言道:“敢问祥叔,领头之人可是任幽,或是任府的管家任澜?”
  
      “这,”抬头看了他们家老夫人一眼,见其示意,罗祥遂恭声回道:“回得小姐知晓,来人自说是什么管家,想来当就是小姐口中的任澜。”
  
      罗府虽然破落,不过罗家之人的高全傲之心犹在,身为罗府的管家,罗祥自也是会有一种优于常人的高越之感,对于像是任幽他们这般的商贾,常是不放在心里,对任澜方才的自我介绍,自也是没有留心,记在心上。
  
      “干娘,此事应是疋疋之前在奉节时,所认下的那个弟弟任幽所为,容得女儿前去看看!”说着,张楚楚起身轻向干娘请示,面上稍带着几分笑意,小幽这个小子,消息倒是灵通,这般快地就作出了反应。
  
      “哦?”想起张太医前番所提过的事情,罗齐氏轻点了点头,道:“既然认识,那就不是外人,出去看看也好,若是可以的话,”罗老太太扭头看了罗详一眼,道:“把他们带来的那些东西都收下也好,怎么说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莫要寒了人家的心思。”
  
      “是,老夫人!”老太太有了吩咐,罗详自是不敢违背,躬身应了一声,便随在张楚楚的身后,一同出了厅门儿。
  
      “柳夫人!”见得里面出来了熟人儿,任澜忙着躬身上前施礼,有得这位柳夫人在,今天这一趟他们就不算是白跑。
  
      “澜叔有礼了,”张楚楚轻身还礼,看了任澜,还有他身后的一行人和几车的礼物,温声相询:“不知澜叔此来,所为何意?”
  
      “少爷在府里听得柳先生还有柳夫人的义兄即要大婚,便特着小人送来些贺礼,以表心意。”看了有些自傲的罗祥管家一眼,任澜有条有理地正色向张楚楚回道。听他话中的中的意思,我们任府来送贺礼,看得是柳先生还有柳夫人的颜面,与你们这个罗将军府关系不大。这里面有任幽那小子之前的交待,同时也有任澜对之前罗祥对他们态度的不满。你瞧不起我们,我们还不稀地让你瞧呢?
  
      “哦?小幽倒是有心了,”张楚楚微笑了笑,自是有看出任澜对罗祥的些许不满,不过她也能够听出,任幽那小子怕还真就是有这个意思,他着人送来这些贺礼,是给他柳大哥还有嫂嫂涨脸来了。
  
      “祥叔,你看这...”冲着任澜微点了点头,张楚楚遂扭身向罗祥这里看来。
  
      “既是小姐还有姑少爷的朋友,老夫人又有了交待,这些东西咱们罗府自是收下了,不过这厨子,怕就是用不上了,婚期的时候,府里会请宫里的御厨过来,”看了任澜身后的几个厨师,罗祥微撇了撇嘴,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易和居’便是再好,还能跟宫里的御厨相比么?
  
      罗祥不是傻子,任澜刚才的话他自也是听在了耳里,虽然柳亦凡与张楚楚现在也算得上是罗府中人,但是听得任澜刚才的言语,罗祥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的不忿。
  
      “罗管家或是不知,”任澜有些受之不过,拱手向罗祥说道:“我们‘易和居’虽不是什么贵地,但是里面的大厨也多是前朝流散而出的御厨或是弟子掌勺,尤其是任某身后这几位大厨,是由我们家少爷精心挑选出来的,说是我们‘易和居’的招牌也不为过,任某相信,他们做出的来来,一点也不会比宫中的御厨逊色,定是不会让罗管家还有来往的宾客失望。”
  
      “这个,我倒是也曾夫君提过,‘易和居’的菜食,与宫中相比,也算是各有特色,祥叔,若是方便,不妨就让他们试试如何?”看出两位管家似乎有些不对,张楚楚微笑着适时插言,轻为任澜这边说起了好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