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567章 罗府婚宴 2

第567章 罗府婚宴 2


  
      第五百六十七章罗府婚宴(2)
  
      因为是七月,天热暑重,并不宜迎娶,若不是罗、狄两家的这门亲事赶得着急,这迎娶成亲之礼,怎么也得等到秋后天凉之时方好。
  
      因时而异,因天而行,所以今日的迎娶之礼,比之平常都要提前一些,在上午辰时之初,也就是七、八点钟左右的时间,前往罗府迎接新娘子的队伍便吹打欢闹着从府门外赶回,之后由罗通拿着一条细长的红绸,在前面牵引着,把披着盖头,穿着红衣的狄芝芝给领到了门里。
  
      “呵呵,新娘子到了,老夫要先失陪一会儿了,柳小哥自便!”看着罗通正红光满面地牵着新媳妇儿从门外缓步进入正厅,苏炳仁微笑着轻冲柳一条告罪一声,接着便起身离座,直走到大厅正前,向罗老太太与长孙皇后弯身微礼之后,便在两人偏侧之处站定,乐呵呵地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对新人向他走近。
  
      婚礼司仪,因为年大岁长,这个活计苏老头已不是第一次在做,主持起来也算得上是轻车熟路,柳一条喝着小酒,看了苏炳仁一眼,不由想起,去岁四月,他与楚楚成亲之时,好似便也是这老头在主持着拜堂之礼。由长寿德高之人主持这拜堂之礼,好似也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隐喻祥瑞好和安康之意。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毕!送入新房!”
  
      不管是贫贱富贵,还是豪门农户,这成亲拜堂之礼,走的都是一个套路,四话三礼,祖宗们传下来的规矩礼节,自是无人敢更改偏废,所以,在苏老头高昂宏亮的叫唱声中,罗通与狄芝芝一一弯身行礼,敬茶,拜敬天地父母高堂。
  
      待礼毕之后,欢笑地看着一群丫环簇拥着新娘子出厅进入后宅亲房之后,苏老头又弯身与长孙皇后及罗齐氏微身交礼,复回到座前。
  
      “苏老大人辛苦了!”提壶为老爷子斟倒了一杯酒水,柳一条端起亲递至苏炳仁的跟前,向老爷子敬道:“蔽兄之事,让苏老大人费心了!”
  
      “举手之劳而已,柳小哥莫要客气!”知晓柳亦凡与罗家的关联,见得柳一条此举,苏炳仁也不觉意外,不客气地伸手将酒杯接过,仰脖而尽,之后看着厅中又复唱起的歌舞,开声向柳亦凡说道:“柳小哥或是不知,四年之前,也是在这府厅之内,罗小将军与那北国公主的婚礼,也是由老夫所持,当时不止是皇后娘娘,还有这满朝的重臣,便是皇上他老人家,也有亲自到场庆贺,只是不想,他们最后竟会落得那般一个结果...”
  
      时过境迁,老爷子多少有些感叹,不过知道今日是大喜之期,不宜再提那些陈年旧事,所以絮叨了两句之后,苏炳仁便不再多言,举杯豪饮,与柳一条碰到了一处。
  
      “事情都已过去,人还是要往前看些才好,”柳一条举杯附言,眼角儿的余光却有留意到,楚楚与苏晨曦两人此刻正离了席位,向厅门走去,不止是她们,还有一直安坐在长孙皇后身侧的豫章公主,也在这个时候向长孙皇后告罪起身,轻出了厅门,她们这是要做什么去?柳一条的眼中不由泛起了一丝惑色。
  
      “她们三个丫头,与新娘子都是亲密的姐妹,姐妹出阁,依礼,她们要在侧旁相陪,免得新娘子一人在新房孤寂。”一眼看出柳一条心中的疑惑,苏炳仁提箸夹了一块嫩肉填放到嘴里,边嚼边嘟囔着向柳一条言道:“这是她们女人之间的杂事,你一个大老爷们就莫要操心,来来来,再陪老夫喝上几杯!”
  
      “嗯嗯,老大人请!”柳一条点头与苏炳仁碰杯相饮,知道那是类似于伴娘之类的活计,应是无忧,便也不再去多想,一心坐陪起眼前的这个老爷子来。
  
      “这位公子请止步,”眼见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公子,迈步直冲新房而来,守在门外的丫环忙着移步向上阻止:“这里是新房,今日里除了女眷外还有我们家少爷外,不许男丁进入,还望这位公子见谅!”
  
      “是新房,那就对了,听说罗大哥新娶的这位新娘子,长得很特色,本王想进去看看!”少年郎的脸上带着几分流气,一把把阻拦的丫环推开,嘴里面不客气地说道:“没事儿滚一边去,莫要扰了小爷的兴致!”
  
      “哎呀!”被少年这么一扯一拽,小丫头一下便摔倒在地,坐在地上,看着就要抬步推门的小流氓,小丫头一下就愣了起来,在罗府里上下侍候呆了近有五年,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竟敢在罗府这般地无礼跋扈。
  
      “谁呀,这般地胆大包天,没有一点礼数?!”不待少年推门,张楚楚与苏晨曦两人便一同开门儿,横向里堵在了门口儿,朝着少年脸上打量了一下,张楚楚不识来人,冷面相对,苏晨曦倒是一眼便认了出来,不过面上却不由露出了一丝不屑,瞅着刚从地上爬起的丫环,开声向少年言道:“哟,这不是齐王殿下吗?真是好大的威风,欺负起小丫环来,倒是顺手得紧!”
  
      皇第五子,齐王殿下李佑,可以说得上是众多皇子当中,最不争气的一位。人不学好,出宫封府之后,在封地之内,更是整日与一些不学无术之人厮混,游猎无度,做起事来最是没有规矩。在这长安城里,在这罗将军府内,敢这般做,且又抹得下脸面这般做的人,除了这位殿下爷外,估计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啧啧啧,本王当是谁,这不是苏老司农卿家的那个小丫头么?”李佑**着目光,肆无忌惮地在苏晨曦的身上脸上打量,嘴里面的话,也有些流里流气:“年余未曾相见,苏小姐出落得似更漂亮了些,看你现在的这副打扮,应还是没有出阁吧?不若回头本王与父皇说说,直接嫁与本王可好?”
  
      “还有,这位小娘子看着面生得紧,不知是哪家的媳妇儿?”说着,李佑又把目光从苏晨曦身上,移到了张楚楚这里,看到张楚楚娇秀可爱的模样儿,不由得轻吞了口口水。
  
      “民妇家贫位卑,鲜启于齿,不劳齐王殿下费心!”张楚楚冷着脸瞥看了李佑一眼,不卑不亢地稳着身子,宁声向李佑说道:“这里是新人新房,男丁止步,殿下还是请回吧!”
  
      “本王特从齐地赶回长安,今日里来罗府婚宴,所为,便是想见得这罗嫂嫂一面,怎可这般轻易便返还回去?”李佑微撇了撇嘴,探头朝着新房之内瞅看了一眼,道:“丑媳妇儿早晚都要见得公婆面,早见晚见还不都是一般,现在给本王看看,有何不可?”
  
      “你!”张楚楚双目微瞪,心绪有些起伏不定,无赖之人她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是李佑这般胡搅蛮缠,不顾一点礼数,没有一点道理之人,她还是头回遇见,眼前的这个无赖少年,真的会是一位皇子吗?张楚楚有些不敢相信。
  
      “你你,你什么你!”见得苏晨曦与张楚楚都没有要让开的意思,李佑也不由挑起了眉头,有些顾及苏晨曦及他们家老爷子的身份,便把话头全指向了张楚楚这个生陌的面孔之上,瞪着双眼,扯着嗓门儿,冲着张楚楚大声嚷道:“赶紧给老子滚开,莫要扰了本王的兴致!”
  
      说着,李佑伸着两只手直接便向张楚楚这里抓来,看其落爪的部位,直下张楚楚的胸前。
  
      “无耻!”不由向后退了一步,张楚楚被气得面色通红,不过摄于李佑皇子的身份,她也不敢对其如何,只得将胸中的这口恶气忍下。
  
      “齐王殿下请自重!”苏晨曦侧步护挡在张楚楚的身前,冷声言道:“这里,可不是齐王殿下的齐王府,有些事情,殿下还在收敛得些好!”
  
      “本王明日便要离了长安,返回封地,今日里想要见见我这罗嫂嫂,有何不妥?便是说到父皇那里,本王也有话说!”李佑不以为意地轻撇了下嘴,挺着身子直往前行,抬头看了一眼还挡在跟前的张、苏二人,没好气地开声说道:“你们两个丫头赶紧给本王让开,不然,可别怪本王不客气!”
  
      平日在封地里面嚣张跋扈惯了,李佑最见不得有人违了自己的意愿,见得两人不动,嘴里面的话语说讲着,他双手业已又伸探了出去。
  
      “给老子滚开!”随着李佑一声气急败坏地暴喝,一人一下,一左一右,伸手便把苏晨曦与张楚楚两人,给分拽到了两旁,张楚楚更是一下就跌坐在了地上,额头与旁边的门槛相碰,瘀紫了一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