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569章 断腿

  
      李佑是个什么样的人,罗通最为清楚。
  
      那就是一自高自大,且人品又甚为恶劣的一渣。罗通不屑地朝着李佑撇了撇嘴,记得前年,罗通赶往齐地为老太太求医之时,在齐地郡首,正赶上这厮仗势欺凌调戏人之幼女,弄得鸡飞狗跳的,让人看着心烦,罗通一时不忿便下马出手,胖揍了这厮一顿,打得他至少在榻上躺了半月。
  
      事后自知理屈的李佑,打不过人罗通,自己却也是不敢上报皇上或是阴妃报屈,只得把这口气给硬硬儿地吞下了肚里。
  
      长兄如父,罗通虽是义兄,又是一个已经过气儿落了权的将军,但是出手教训了他这个不成气的义弟,虽然手段用得有些过激,但是于情于理,至少是在这表面之上,也没有人能挑得理,会怪罪说道于他。
  
      所以这件事情过后,罗通便带着郎中离了齐地,把李佑这件事情也给抛到了一边,或者说是,他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心上。
  
      今日里在这后院儿,见到李佑这厮竟也在侧,而且还有撒野泼花的势头,罗通便知道,这小子是来看笑话来了。毕竟,现在外面,关与他们老罗家婚事的事情,传得并不是怎么好听,且,狄芝芝现在的相貌确是有些碍观瞻。这厮特地从封地赶回,且一心想要瞧看新娘,说是诚心为自己庆贺,可能吗?
  
      听到柳一条的暴喝,罗通也不由扭头向着张楚楚她们这里看来,见得楚楚额头左侧上的那一块血色焉红,罗通的目光也是一阵冰冷,尤其地,当他看到柳一条因为媳妇儿的伤势,身上的气机越来越盛即要喷薄的时候,罗通的心中一紧,遂又转身向李佑这里看来,收回刚才想要善了的心思,二话不说,直接揉身而上,先柳一条,与李佑战在了一处。
  
      李佑自幼爱武,也曾跟着宫里的侍卫师父学过几年,平日里与人纷争,倒是也能打得三两个寻常之人,但是今日里与他一起争斗的,岂是那些寻常之人所能比?早在两年之前他就已经饱尝过罗通拳脚的滋味,对于罗通的胆量还有罗通的功夫,这小子是打心眼里忌惮,虽然要不了命,但是罗通却是真个下得了重手。
  
      “罗大...”明知不敌,却还要自找苦吃,为李佑所不为,所以见得罗通向自己扑来,李佑提剑急向后跃,张嘴想要解释阻止,不过话还未曾说全,便被罗通进一步的举动给止住了声息,罗通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罗大哥~!”豫章公主在一旁看着,见罗通亲自出手,不由开声轻叫,不过感觉到身边的这位亦凡先生似有不妥,仅叫了一声之后,便不再多作言语。扭头瞅看了柳一条一眼,看着他面上的冰寒之意,李茹似心中忽然便有了这样一种念想,也许罗大哥这般,对李佑来说会是更好一些,眼前的这个亦凡先生,身形虽然不大,不过现在看去却是多给人一种不安之感。
  
      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很好,看着柳亦凡细心呵护地轻为张姐姐抚顺着额上的血包,豫章的心中没来由地就是一阵酸楚,遂又扭头向院中的罗通与李何那里看支,见罗大哥出手虽重,但是所打所伤之处,多是皮糙肉厚之地,便也稍安下心来,或是让罗大哥这般好好教训小佑一番,也是不错。
  
      “夫君不必担心,就是稍碰了下,连皮都不曾破开,无碍的。”感受着夫君手上传来的关怀怜惜之意,张楚楚抬手紧拉着夫君的衣袖,可怜巴巴地望着柳一条,眼中尽是乞求期望之意,不让夫君离了自己身边,不让柳一条去找那个齐王殿下的麻烦。柳家现在的事情已经够多,张楚楚不想再在此地,因为她自己而又生出什么枝节来,给夫君还有家里招惹麻烦。
  
      “娘子莫忧,为夫知晓该如何去做,”怜惜地看了媳妇儿一眼,柳一条长呼了口气,扭头回身看了不远处争斗的两人,微拍着楚楚的小手,细语安慰。语气和缓,看上去心绪似也平稳了许多。
  
      “不管如何,那终是一位王爷殿下,便是犯了再大的罪过,没有皇上点头,除了有限的几位皇亲之外,谁也不敢掐捞其须,”感受到柳一条心中的冲天怒意,怕他真会做出什么傻事来,苏晨曦也在一旁插言:“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交由罗将军处理吧,亦凡先生就莫要再行插手,给自己招来些以下犯上的罪端。”
  
      “亦凡先生,皇弟行事无度,失手伤了姐姐贵体,实属不当,”豫章公主也微弯着身子在一旁帮衬,抬头看了柳一条一眼,细语言道:“豫章在这里代小佑向先生还有张姐姐赔不是了!”
  
      “豫章公主殿下言重了,”柳一条微侧身让开,抬眼朝着李茹似的面上看了一眼,道:“这件事情与公主殿下无关,殿下无须如此。”淡然地扭头看了院中正左蹦右跳的李佑一眼,接着说道:“且齐王殿下在上,似我等这般升斗小民,便是心有怨言,又里敢真的断了齐王殿下的腿脚去?”
  
      柳一条的这句话,声音不大,不过整个小院儿里的人却是恰能闻及,一直手有余力的罗通听到柳一条的这般言语,身形微地一顿,不由在心底轻叹了口气,怜悯又有些不忍地看了李佑一眼之后,心中一狠,身形一错,便一脚招呼在了李佑的右腿膝处。
  
      “啊?!!!”
  
      杀猪一样的惨叫,很嘹亮,很凄惨,不过却只维持了不到一息的时间,从来没有受到过这般重创的李佑,抱着右腿滚躺在地上,像是被人用绳子系了脖子一般,张着嘴巴,嗓子里却是哑了声口,晕了。
  
      “小佑!”见李佑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李茹似的身子直就是一个激凌,快步向李佑这里走来。
  
      “只是断了一条腿,晕过去了而已,死不了,茹儿妹妹莫要担忧。”整了下自己略显凌乱的衣衫,罗通面不改色地轻声向豫章说道。
  
      “罗齐,”不耐地看了一眼地上的李佑,罗通开声向府里的管事吩咐道:“找几个人从后门出去,把齐王殿下送回府中。嗯,顺道再去给他请一郎中过去,告诉府里的人,莫要声张。”
  
      “是,少爷!”躬身应了一声,罗齐招呼着随行的一个家丁,一起弯身出手,把地上的李佑给抬了出去,看他们的神情,好像抬的就是一个死人。
  
      “罗大哥,小佑他真的没事吗?”看着罗齐两人把老五给抬出了院门儿,李茹似仍是有些担忧地向罗通这位义兄看来。
  
      “最多也就是两三个整月不能下榻而已,”抬头看了正轻声慰言楚楚的柳一条一眼,罗通温声向着这位妹妹说道:“这样对李佑这小子来说,也未曾不是一件好事。”
  
      若是由柳一条这位神医出手,李佑那厮所要伤着的,怕就不止是一条右腿这么简单了,柳一条最是护短的性子,在这长安城里,谁不知晓,当初侯君集还有吴醉剑他们,不就是最好的实例么?
  
      抬步上前紧走了两步,罗通轻声向楚楚问道:“疋疋头上的伤势如何?要不要着请郎中过来一观?”
  
      “义兄不必担心,”见事情已了,张楚楚轻松开刚才一直攥着的衣袖,温声冲罗通一笑,道:“只是轻碰了一下,现下已然不疼,无须再请得郎中过来,小妹的身子,并没有那般金贵。”
  
      “罗将军,你刚才对齐王殿下那般,万一...”苏晨曦轻声言道:“万一此事给皇上知晓了,怪罪下来,该当如何?”
  
      虽然对李佑一直不喜,不过,苏晨曦怎么都没有想到,罗通竟会如此地大胆,把李佑这么一个皇子殿下,说打就给暴打了一顿,而且还断了人一条右腿,这,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
  
      “皇上是明君,向来都是讲理之人,”罗通不以为然地摇头微笑,开声向苏晨曦说道:“便是这件事情真的被人给捅到了皇上他老人家那里,也不会有什么干系,苏小姐放心就是。”
  
      “倒是今日在蔽府,因为罗某的疏忽,让苏小姐还有疋疋妹妹受惊了!”罗通歉声致意,道:“方才我已着管家前去布署,加强这后宅新房的守护防护之力,断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好了好了,这里已经无事,”不想再在这件事情之上多作纠缠,张楚楚开口打断了诸人的话语,抬手便推着自己的夫君与义兄朝着院门口儿走动,嘴里言道:“大喜之日,前院儿事忙,少不了人在,尤其是义兄这位新郎官儿,更是不能少得,义兄与夫君就莫要在此久呆了,芝芝妹妹这里有我们姐仨儿陪着就好,无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