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577章 相胁

  
      “罗将军!”当罗通带着一队不到百人的骑兵,将李佑一行人的马车拦住之后,李俨在前忙着翻身下马,躬身与罗通见礼,同时也提着心肝儿,小心地向罗通询问:“不知罗将军拦着齐王殿下的车驾,是为何意?”
  
      “齐王殿下可在车中?”冷颜安坐在马上,罗通的目光轻扫向车队中唯一一辆四马车辕,开声向李俨询问,没有一点要下马的意思。
  
      “罗将军,殿下尚在伤患之中,不宜打扰,罗将军还是...”嘟囊推迟了半天,李俨还是没有把李佑所在的车驾说讲出来,罗通的面上显露出一丝不耐,直接把手一抬,打断了李俨还待拖延的话语,直接冲着身后的一百近卫吩咐道:“搜!”
  
      “诺!”令行禁止,兵动如风,仅是这一个字,一百骑兵齐刷跳下马来,哪顾着这车中所坐,是不是什么齐王殿下,他们只知依令而行,逐一搜翻马车,寻求将军待寻之人。用最实在的行动表明,虽阔别将军四载,他们这些亲卫,依如当初。
  
      “都给老子住手!”由车中的丫环搀扶着,李佑拖着身子趴在马车的前门,探出一个脑袋来大声叫喝,不过这些禁卫都当他的话语如放屁一般,身形快捷,在车驾的随从护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已出手交他们都都制住,击昏于地,紧接着执行他们将军的命令,搜。
  
      “本王乃是当今皇上第五子,齐王李佑,尔等敢尔?!”看到这些人竟真个动起了手来,李佑觉着有些胆寒,遂高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号来,想借此来威慑住这些胆大的骑兵。
  
      不过结果,这些话语在这些骑兵的耳里,并不如以往那般地好用,这些人都好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手下的动作不止,仍是一丝不拘地作着他们当做的事情,前面已有两辆马车被强行打开,而李佑所在的这辆车驾,也有几个大兵正跨步向这里走来。
  
      “罗将军,你们这是?!”李俨面色急变,他没有想到罗通竟会这般地直接,不顾得一点地颜面,他就不怕皇上会怪罪下来么?还是,他已经知道了昨夜之事,便是齐王府所为?
  
      右手轻探于左侧,搭于宝剑的柄端,既便是明知不是罗通的对手,李俨也不能就在在一旁闲观,他是齐王殿下的护卫统领,便是死,他也要尽了自己的职责。
  
      “今日罗某不想见血,李统领还是莫要逼我的好。”李俨稍有异动,罗通的银枪便已带着无比的寒意,贴上了他的脖端,言语之中,警告之意甚浓。
  
      “罗将军,”脖子挨着枪尖,李俨的额上不由便见了冷汗,不过他犹是镇定地抬头看着罗通,言道:“齐王殿下昨日行事,确是有些鲁莽,不过罗将军折了殿下一条右腿,当已是足够,何苦再这般咄咄相逼?”
  
      “等搜完之后,这车驾之中若是没有罗某要寻之人,”罗通低头冷瞥了李俨一眼,道:“罗某当在齐王殿下府中负荆请罪,任打任罚!”
  
      “不过,”话锋一转,罗通的目光瞄向了正探头向外瞧看的李佑,森然言道:“若是罗某的义妹与小侄儿真在这车驾之中,就莫要怪罗某手下无情,不讲什么情面了!”
  
      只言片语之间,禁卫军已逼近了李佑所在的车驾,在李佑犹如泼皮一般地叫嚷声中,强行地钻进了车厢之内。
  
      “退出去!”
  
      “不要!!”
  
      刚进去不到一息的时间,随着一声娇声喝斥,连带着一声哀求,刚钻进车厢的这两个亲卫便又乖乖地比马车里面退了出来。随他们一起出来,还有一个丫环,在丫环的手里,抱着一个孩童,在孩童的脖子上,放着一把短匕。在这丫环的身后,跟着一个泪眼婆娑,一脸忧心怯意的女人,在这女人的脖上,同样着放着一把短兵。
  
      “疋疋,宝儿!”罗通手中的银枪微抖,吓得李俨的脖子猛地就是一缩,心头也紧成了一团,生怕这位爷手下一个不稳,不小心要了自己的命去。
  
      “搜啊,怎么不搜了?!接着给老子搜啊?!”在小丫环的搀扶下,李佑缓坐起身来,嘴角微微勾起,脸上透着一股子的邪意,略带挑衅地昂头向罗通这里看来。
  
      “昨夜之事,果然便是齐王殿下所为!”把李俨交由手下看押,罗通翻身跳下马来,缓步向李佑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去,神色平缓无波。
  
      “放了他们母子,今日之事为兄可不做深究,”在车前三尺之处停下,罗通开声向李佑轻言,同时,见到张楚楚与小宝儿皆是无恙,他的心中也稍安了下来。
  
      “本王便是不放,你又当如何?”忍受着身上撕裂一般的疼痛,李佑的的目光之中投射出了一丝怨毒之意,若不是昨日遭得罗通的一阵毒打,他又何至于会落得这一身的伤痛?
  
      “便是今日本王将其斩杀,一个贱妇而已,罗大哥又能拿本王如何?”投鼠忌器,见得罗通畏首不前的样子,李佑忽然开声大笑起来,胸中涌现出了一阵无比的快意。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低头瞥看了李佑一眼,罗通淡声说道:“为兄确是不能拿你如何,但是我大唐的律法,却是容不了什么情面,便是殿下贵为皇子,这该有的罪责,却也是逃之不脱。”
  
      “这里是长安,”罗通又饶说了一句,道:“并不是殿下的那片封地,有些事情,殿下还是三思而后行的好。”
  
      嘴上与李佑绕着嘴皮,罗通的心里却是着急得厉害,依着李佑这个小崽子的习性,若是犯起浑来,有些事情他还真就做得出来,这个时候,他需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才好,不然,一个不慎,激起了这小子的凶性,后悔都不知道上哪买药去。
  
      “罗大哥以为,本王是被人吓大的不成?”屑地轻撇了撇嘴,李佑瞄了一眼匕首下的小宝儿还有张楚楚,扭头向罗通说道:“把你的人散开,让本王返回封地,到时若是本王心情好的话,或许一抬手,就把人给放了也不一定。”
  
      手上握着筹码,李佑的的口气也变在大了起来,一点也不觉得拿着一个孩子和女人来做威胁,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让殿下回去可以,为兄也不敢阻拦,”罗通微上前跨了一步,双目紧盯着李佑的眼睛,道:“不过,前提是,殿下要把疋疋母子留下。”
  
      “罗大哥您请看,”李佑抬手指着自己的脸旁,脸上带着几分讥笑,道:“看看本王的脸,看看本王长得像是白痴吗?把人留下?把人留下的话,本王还走得了吗?”
  
      “一句话,”脸上显出一些不耐,李佑抬头看了罗通一眼,道:“放,还是不放,痛快点说!放,咱们哥俩儿好拍好散,不放,本王也不介意让这世上再多两条孤魂。”
  
      “嗒嗒!嗒嗒嗒!嗒嗒...”
  
      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响,一人一骑从后面长安城方向赶来,一晃的功夫,便及到了罗、李这两队人马的近前。
  
      “夫君!”张楚楚最先辨出来人的容貌,不由失声叫了出来,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滴落了下来,便是之前她再怎么镇定,再怎么与李佑这位王爷淡笑风生,周旋迂回,她终究是一个女人,她终是没有看上去那般地坚强,现下见到她最为亲近之人,不免就露出了她原本的性情,尤其地,她与她的宝贝儿子,还在别人的屠刀之下。
  
      “娘子,宝儿!”柳一条翻身下马,避开些护卫的拦截,直向罗通与李佑他们的近前走来,看到媳妇儿与儿子现在的处境,心中松紧不一,不过能看到他们母子还是平安,他一直提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一些。
  
      “贤弟!”摆手将还待拦截的亲卫斥下,罗通扭头看了柳一条一眼,轻叫了一声,便不再多言。
  
      “柳亦凡?”仰头瞥视了柳一条一眼,李佑恨声说道:“你来得倒真是时候,是来为这个小娘皮还有这个小崽子送行的么?”
  
      “柳某不跟你废话,”给了楚楚一个安定的眼神,柳一条扭头紧盯着李佑,开门见山地开口道:“真接说,要怎么才肯放人!”
  
      言简意赅,威势逼人,倚坐在柳一条的对面,李佑被柳一条凌厉的目光看得心神一阵地恍惚,乍然之间,他好像是回到了太极殿,呆立在了李世民的身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