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693章 暗询

  
      “母后,”立政殿中,豫章公主轻身进来与长孙皇后见礼,之后心情似有些沉闷地低头在长孙皇后的身边坐下,弯身抱着长孙皇后的胳膊,泪眼迷离。
  
      “怎么,茹儿又去看你五弟了?”心疼地抬手轻抚着豫章的后背,长孙皇后温声说道:“今日的情况,如何?”
  
      虽然对于李佑那个逆子没有什么好感,对于其是不是真疯长孙皇后也不甚放在心上,不过对于这个宝贝女儿,长孙皇后却是打心眼儿里疼惜,最是看不得豫章这种沉闷不喜的样子。
  
      “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小佑他跟本步不认儿臣,在监院里,他又是笑又是跳地,嘴里面也不知道在不停要嘟囔着说些什么,”抬臂用衣角轻拭了下面上的泪水,豫章弱声说道:“儿臣跟他说话,老是前言不搭后语,颠三倒四的,有时更是连理都不理儿臣一下。”
  
      “母后,你说,小佑他是不是真的就这么疯了?”问起这句话时,豫章的心中一阵地悲凉。
  
      李佑平素里的为人虽然恶劣不堪,恶事坏事也是做了不少,而且与宫里的这些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相处得也是极不融洽,多为旁人所不喜。但是对于豫章这个姐姐,他却是好得没话说讲,以前他在封地谋差时,每年逢年过节地,他便是不能赶赴回宫,却还是会坚持着着人送些礼物回来,给阴妃,给豫章。
  
      对于这个小时候唯一一个不嫌弃自己,并且肯跟自己一起玩乐的茹儿姐姐,便是长大了,李佑的心里还是存在着一分地感激之情。
  
      而豫章,本就是一温谦之人,自小,便与宫里的兄妹姐弟都相处地极为融洽,对于李佑这个弟弟,自也是没有什么偏差,平素里关系亲近一些,倒也不是什么怪事。
  
      “你这孩子,就是太重感情。”可怜地低头看了豫章一眼,长孙皇后轻声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李佑他现在疯着,比他清醒着,会更好一些吗?至少,直到现在,他还没有丢了性命。”
  
      “儿臣知道,可是只要儿臣一看到小佑现在那副邋遢不洁,痴痴傻傻的样子,儿臣心里就不是滋味儿,想想以前,小佑他多干净的一个人,哪能容得自己变成那番模样儿?”说道着,豫章公主眼中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
  
      “醒着,那是一个死局,而疯了,却还能谋得一条活路。”轻拍了拍女儿的后背,长孙皇后轻声说道:“如今李佑的这般状态,对他来讲,或许才是最好的结局。阴妃妹妹若是知道了,当是也能含笑了。”
  
      “嗯,”低声轻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母后的话语,豫章公主小脸摩挲着长孙皇后的胳膊,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皇后娘娘,太医署令任大人到了,现正在外面候着。”这时,立政殿的内侍总管小德子躬身从外面进来,尖声回禀。
  
      “嗯,宣他进来吧。”抬起头朝着大殿门前瞧看了一眼,长孙皇后轻向小德子摆了摆手。
  
      “母后,你身子不舒服吗?可是又犯了气疾?”听说是太医署的太医署令到来,豫章不由直起身子,虑声向长孙皇后看来。
  
      “呵呵,你看母后像是有恙在身的样子吗?”反问了豫章一句,长孙皇后温笑着柔声说道:“自去岁开始,连服了柳先生所开的药膳之后,母后这身子已是无了大碍,茹儿不用担心。这次叫任署令过来,也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向他求证一下而已。”
  
      “如此,儿臣也就放心了。”见长孙皇后似有正事要办,豫章自知不便打扰,轻起身向长孙皇后行了一礼之后,便退身去了侧殿回避。
  
      “太医署令任秉承,见过皇后娘娘!”轻踏着脚步,任秉承小跑着从殿外进来,躬身与长孙皇后见礼。
  
      “嗯,任太医有礼了。”稳坐在正首,长孙皇后低头瞧看了任秉承一眼,轻声地应了一句,之后闭口不言,便再没了动静。
  
      “皇后娘娘,”过了半天,见长孙皇后仍是没有再言吩咐的意思,而长孙皇后自己又是面色红润,气静神稳地,不像是得了什么病症,任秉承不得不率先开口向其请示:“不知此次寻微臣过来,可是哪位殿下抱恙染疾?”
  
      “小德子!”没有理会任秉承的话语,长孙皇后而是最先朝一旁的小德子看来。
  
      “皇后娘娘,小人在!”
  
      “本宫想与任太医单独详谈,你且带人在外面候着吧,没有本宫的吩咐,不得任何人出入。”
  
      “是,皇后娘娘!”轻应了一声,小德子挥手示意,带着殿里的一干宫女内侍,全都出了殿里。
  
      “皇后娘娘,不知这是,所为何事?”见长孙皇后此次寻自己前来,并不像是为了瞧病,现在更又是事先开声将下人屏退于一旁,任秉承的心里,不由得便开始有些紧张忐忑起来。
  
      “任大人今年总有六十了吧?”没有理会任秉承的问话,不着边际地,长孙皇后抬头向任秉承问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回皇后娘娘,微臣现年,已是六十有六了。”虽然心中诧异,有些不知其然,不过任秉承还是很恭敬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嗯,年近古稀,任大人高寿,”说着,抬眼看了任秉承一下,长孙皇后接声问道:“这太医一职,当也是担了有近三十载了吧?”
  
      “回皇后娘娘,算上前朝的时段,还有一年,就有四十载了。”任秉承躬身回道。
  
      “嗯,那也算得上是一个老人儿了。”轻点了点头,长孙皇后继而问道:“那这太医在宫里的规矩,任大人当是并不陌生吧?”
  
      “回皇后娘娘,太医在宫里要守的规矩有很多,不过归结起来,也不过就两点,”听到长孙皇后问起这个,任秉承的心里不由地小突了一下,轻声回道:“唯心正、嘴严耳。”
  
      “有些事情,本宫想向任太医当面请教,望任署令能据实而言。”敲打了半天,长孙皇后终是准备要进入正题。
  
      “皇后娘娘言重了,请教微臣当之不起,有什么事,皇后娘娘只管开口便是,”小心地抬头看了长孙皇后一眼,任秉承知趣儿地拱手说道:“事后,今日这殿中之事,绝不会传于第三人之耳。”
  
      “嗯,”不愧是在宫里混里几十年的老人儿,这心思,倒还算是精明,满意地看了任秉承一眼,长孙皇后举杯轻呷了一口茶水,淡然开声向其问道:“本宫想要知道,齐王李佑现在真实的病情,还望任太医能够如实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