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710章 威慑,条件

第710章 威慑,条件


  
      第七百一十章威慑,条件
  
      “一个个的,都给老子精神着点!”大唐与高昌的交界之处,公孙贺兰骑着他新养的小马公孙小白,很是嚣张地在一排排正演练着阵法的兵士面前叫嚣着:“挺直了身板,举起了武器,都给本校尉破了命的喊!”
  
      “早上让你们吃下的那头肥猪可不是白养活你们的,谁不给老子卖命,晚上老子就炖了谁!”吹鼻子瞪眼的,公孙贺兰稳坐在公孙小白的背上,大着声音冲着面前的这五千兵痞大喝道:“别以为老子带你们到这玩儿来了,都给本校尉留神着点,候君集那老匹夫可不是吃素的,小心他一口咬下你们半条命去!”
  
      “校尉大人,杨将军不是说,咱们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演习吗,怎么还……?”听了公孙贺兰这些话语,一直随在公孙贺兰身侧的副官贾守义不由轻声出言相询,这好端端的,这位爷怎么把候君集也给扯了出来?
  
      想起那个现正在高昌为将的大唐逆臣,贾守义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难不成这次,他们这五千来人儿所谓的实战演习,就是为了那候君集而来?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虽然从未与候君集谋过面容,但是一听说有可能会与候君集交锋,再想想候君集之前在大唐百战而少有败绩的丰功伟绩,贾副官的身子小哆嗦了一下,未战而先胆寒,心里生出了些许的怯意。
  
      “怎么,你怕了?”双目一瞪,公孙贺兰很是不满地扭头瞅了自己的副官一眼,淡声说道:“若是怕了,趁早给老子滚回家去!一个满是白毛的老匹夫就把你给吓成了这个样儿,说出去我公孙贺兰丢不起这个人!”
  
      “呃?”面上被公孙贺兰寒碜得一阵苦色,贾守义微弯了弯身子,苦笑着向他们家校尉大人行了一礼,道:“校尉大人说笑了,面对着候君集那位身经百战的老将,义虽心有怯意,但却是绝不会有分毫退缩,守疆保土,命之所在,最遭的状况也无非就是一死耳,守义不惧!”
  
      “嗯,这还像是个男人的样子!”小瞥了这个贾守义一眼,公孙贺兰眼中冒出些许赞许之意,说起话来,语气也变得稍温和了一些:“待这几日事了,若是不死,你便去营寨寻我,日后就随着本校尉吧。”
  
      “唔~?”听了公孙贺兰的话语,贾守义的面色更是又苦楚了几分,天地良心,如果方才的那番话语可以收回的话,他老贾怎么也不会再说那么一遍,公孙贺兰这位爷的作风他是知道的,动不动的就卸人骨头,搁谁谁也丁不住啊。
  
      “校尉大人青睐,小人感激不尽,不过,”心中带有几分侥幸地,贾守义接声向公孙贺兰说道:“不过,小人隶属于杨将军麾下,一直在杨将军帐前谋差,这般冒然地跟到公孙校尉的身边,怕是有些不便吧?”
  
      “没有什么便不便的,本校尉看你顺眼,你直接过来就是,至于杨帅那里,自有本校尉前去提及,用不着你来操这份闲心。”蛮不在乎地轻甩了甩头,不管贾守义这个当事人是什么态度,公孙贺兰一锤定音,直接就把这件事情给定了下来,之后,冲着贾守义一挥手,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给这个还不是自己手下的手下,一个人骑着公孙小白,竟直到不远处的营帐假寐去了。
  
      “看什么看?!谁让你们停的?!再给老子练五百遍!”弯身目送着公孙贺兰离开,贾守义提起嗓子就是一阵喝骂,直接把心中的憋屈火气全都撒在了眼前的兵士身上。
  
      官大一级压死人,公孙贺兰老子惹不起,你们这些小兵小士的,老子还惹不起么?
  
      在贾守义怒气冲冲的注视下,被公孙贺兰带来的这五千兵士,全都喝声震天,玩了命地就地演练起来。
  
      “你就是那个柳一条?”大唐对外驿馆里,高昌使节瞪着两只大眼,上下左右仔仔细细地在柳一条的身上打量,小撇着嘴,嘴巴里低声嘀咕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怎么,楚大人也听说过柳某?”一点不客气地在房内空闲的椅上坐下,柳一条微点着头,回问了楚弈一句。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从这位特使大人的言行与举止之间,柳一条已是大概看出了这个楚弈的为人与秉性来。
  
      性格憨直,为人爽朗,喜怒外形于色,没有什么城府,不是个坏人,但也绝不是一个合格的外交官。想想这次高昌的来朝的目的,再想看看这个楚弈的为人性子,不难看出,这是一个被高昌王抛出来的弃子。
  
      “刚进唐境,本官就多有听及关于三原柳家的传闻,”目光从柳一条的身上收回,看着下人徐争恭敬地为柳一条端递上茶水,楚弈轻声接言说道:“‘柳氏耕犁’,‘柳氏水车’,‘三原茶’,还有近期你们在我高昌境内收取白叠子的举动,本官都是知道。做为一个商人和匠人,你,很不错。”
  
      虽然骨子里对商人并不是怎么看重,不过对于眼前的这个柳一条,楚弈多少都有些钦佩的意思。不说别的,仅就是‘柳氏水车’一项,这个柳一条每年就能间接地救下大唐,高昌,还有别的一些临国境域内,不下万余灾民性命,说他是功德无量,却是一点也不为过。
  
      “楚大人过誉了,”感受到楚弈言语之中所涵带的些许温善之意,柳一条温笑着客气了一句,接过小徐递上的茶水轻抿,待小徐退出房门之后,这才接声说道:“不知在来大唐的这几日里,楚大人过得,可还舒心?”
  
      “呃?”听柳一条问得此言,楚弈的神色一愣,胸中不由泛起一股郁闷之气,看了柳一条一眼,道:“劳柳先生挂怀,本官这几日在些地,过得还算是不错。”
  
      “听说特使大人已是五日没有出门儿,难道就不觉得有些憋闷?”抬头看着楚弈面上的神色,柳一条轻声出言相挑,试探这位特使大人的反应:“老是闷在一个屋子里,可别给憋闷出个什么病来……”
  
      “你以为谁愿意老呆在这个屋子里,还不是……”话说到一半,察觉有些不妥,楚弈又把下面的话语给咽了下去,端起桌上的茶碗儿小押了一口,喏喏地不再多言。
  
      “可是皇上他老人家,不愿召见?”淡声淡语地将楚弈下面的话语续上,柳一条平心静气地抬头向楚弈看来。
  
      “柳先生慧眼!”轻将手中的茶碗儿放下,楚弈轻声说道:“柳先生既能进得这驿倌中来,自也是知道或是听说一些本官现下的处境,大唐皇帝不见,大唐驿倌限足,虽然吃喝不愁,侍候在一旁的下人也都是恭顺有佳,不过这里毕竟不是我高昌,本官一直不声不响地呆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儿?”
  
      难得碰到一个可以说得上话之人,在这里被憋闷了近五天的楚弈不由便开声向柳一条报起怨来。
  
      “两国交战,还有斩来使呢,你们的大唐皇帝,这般对我高昌使节,着实是令人失望。”抬起手,习惯性地将桌上的茶碗高高举起,作势便要摔下,不过乍然想起现在有客在侧,楚弈便又生生地将动作止住,缓缓地将手中的茶碗又复放回桌面。
  
      “我知道,这次来唐的差事并不讨喜,”见柳一条坐在那里有些玩味地看着自己,楚弈的老脸稍微一红,接着替自己解释道:“可是这确是我高昌上下实情,高昌国域,沙多而田少,可种之物除了白叠子,几是再无它物,每年国库的收入了了,实是不足以再如以往那般向大唐朝贡,今次这般作为,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若是我猜得不错,”看楚弈还有再继续絮叨下去的意思,柳一条断然出声,将这位特使还待往下的话语打断,看了深看了楚弈一眼,轻声问道:“楚大人便是在高昌,也不是甚为得志吧?”
  
      “唔~”声音一下就哑了下去,楚弈的地张老脸又是更红上了几分。
  
      “恕一条冒昧,”拱手向着楚弈轻礼了一礼,柳一条接声说道:“这明显就是一个落不得半点好处的必死之局,楚大人能落得现在这般境况,已算得上是不错,若我大唐君主是一暴戾之君,便是直接砍了楚大人的头去,想来便是你高昌君主,也不敢为你说出半个冤字。”
  
      “柳先生慎言!楚某虽不得我王看重,但却也绝不会做出半点叛国无上的举动,先生此行,若只是为了挑拨离间,那现在,先生可以请回了!”听出柳一条话语之中所隐含着的意思,楚弈的面以一下便黑了下来,猛地直身从椅上站起,出言送客。
  
      “如果,我愿意帮你呢?”柳一条稳身在椅上安坐,没有一点想要起身离开的意思,平静地抬头与楚弈对视,道:“我有办法,可以让楚大人早些见到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