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牧唐 > 第769章 课外授业

第769章 课外授业


  
      “柳小惠,柳闻知,孙阅,狄士杰,狄仁杰,李治,李明达,李甫臣。”
  
      收徒考试的第二天一早,柳一条在柳府的前院儿将七个徒弟及小妹的名字很是正式地点卯了一次,见他们都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随声应是,遂很是满意地轻点了点头,道:“从今日起,你们便是我柳一条的徒弟,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家里有什么权势,在这里,在为师的眼中,你们就是我的弟子,一视同仁,没有谁会比谁更高贵,若是让为师发现你们之中有仗势欺人者,一律逐出门墙,没有一点情份可言!你们听明白了吗?”
  
      “谨遵先生教诲!”几个小家伙相互地都对视了一眼,齐声回道。
  
      “嗯,很好,”柳一条面上缓露出一丝笑意,低头扫视着身前的八个乖巧徒弟,继声说道:“你们八人当中,除了柳闻知,孙阅与李甫臣三人之外,剩下的之前都曾受过为师的课业,对于为师门下的一些戒律当也是十分清楚,”
  
      “狄仁杰!”稍顿了一下,柳一条扭头向狄仁杰看来,温声说道:“你来口述一次,也好让你们这三个新同窗大概地了解一下。”
  
      “是,先生!”应了一句,狄仁杰恭敬地弯身冲柳一条一礼,而后扭头朝着除了狄士杰之外的其它六个陌生的面孔大声说道:“先生曾经说过,‘入我门下,礼不在多,仅尊师重道,团结同窗八字足矣!’”
  
      尊师重道,团结同窗?
  
      就这些?除了李治他们这些曾在柳一条身边听过课业的小朋友没有什么意外的反应外,孙阅与柳闻知、李甫臣他们三个全都有些不敢置信地小张着嘴巴,相较于他们之前受教先生所提出的十几二十条不得违背的戒律条款来,‘尊师重道,团结同窗’这八个字着实是显得太过简单寒酸了些。
  
      “觉得很简单是不是?”看着几个徒弟面上的表情,柳一条面色肃穆,重声道:“千万莫要觉得字少就会显得容易,不是为师夸口胡言,在为师这里,只要你们能够完完全全地做到这八个字,你们也就师成一半有余了。”
  
      “姐姐,姐夫是不是在蒙人啊,”离柳一条训话所在不远处的一个厢房里,还珠公主煜昱抱着张楚楚的胳膊小声问道:“以前姐夫在宫里跟我们讲课时也是这样说讲,小丫一直都弄不明白,怎么‘尊师重道,团结同窗’这八个字真的那么重要吗,竟能抵得姐夫一半的本事?”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姐夫提起,不过煜昱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在她眼中,姐夫的本事甚至比他的父皇还要厉害几分,跟在姐夫的身边,别说是一半,便是仅能学得一分,她也就会觉得很知足了,所以,她很不解,‘尊师重道,团结同窗’,真有的那么厉害吗?
  
      “蒙人?呵呵,莫要胡言,”张楚楚轻在小丫的头上拍打一下,嗔笑道:“你姐夫他在自己的学生面前,素来都是说一是一,断是不会诳言。你现在听不明白,盖是因为你还太小,而且又是刚刚开始读书识字,有些道理,你还不能领悟。”
  
      “是吗?”小丫咬着右手食指,一脸迷糊,听了姐姐的解释,心有不甘地说道:“怪不得父皇和母后会同意稚奴弟弟与兕子妹妹他们单独来外面学习,听豫章姐姐说,像是稚奴他们这个年岁的皇子公主,可是从来都是在宫内接受启蒙教导的。”
  
      “都怪小丫太笨,到了现在竟还不识得几个大字,姐夫以前教下的算术方法也没弄个明白,”小丫头有些懊恼地开声说道:“不然的话小丫也能参加考试,随着姐夫修习本事了,怎么也不至于像是现在这般,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
  
      “呵呵,你这丫头,”张楚楚好笑地抬手轻点了点小丫的鼻尖儿,温声说道:“你又不是外人,用不着像是他们那般考试考核,你若是真想随着你姐夫修习,姐姐去给你说情如何?”
  
      “真的?!”小丫的两只眼睛猛的一亮,不过随即便又一脸灰暗地低下头去,极是不愿地低声说道:“不过小丫还要在宫中学习基本礼仪,既使想学也没时间像稚奴他们那样能够随时出宫,而且在今天之前母后已经给小丫安排好了启蒙老师,定是不会同意小丫出宫。便是今日能够出宫,也是小丫在父皇的跟前求了半天,才得父皇点头同意的。”
  
      毕竟已经超过了十岁,不再是小孩子,而且以前一直生活在宫外,对宫里的礼节相当陌生,行为举止之间,大咧且还略显粗俗,尤其是在餐桌之上,每每都如饿虎扑食,没有半分女儿家所该具有的所谓矜持,还有说话,走路,接人待物等等等等,都不甚尽如人意。
  
      而身为一个大唐的公主,从某个方面亦是代表着整个皇家的脸面和荣誉,像是小丫现在的表现,不说长孙皇后,便是李世民这位明君也不可能会这般放任地任由她的性子,而不顾她身为一个公方所应当学习的基本礼节与诸多注意事项。
  
      “一入宫门深似海,作为公主,在锦衣玉食,享受诸多奢华的同时,却也不得不放弃另外一些东西,”抬手轻拍了拍小丫的小脑袋,张楚楚低沉着声音说道:“这也是当初姐姐并不太情愿让你入宫的原因。”
  
      “姐姐莫要这般说讲,”抱着楚楚姐姐的胳膊,小丫懂事地强作笑颜,轻声道:“比起之前小丫在街边行乞,每每都不能填饱肚子,冬天的时候甚至还有被冻死在街边可能的日子来,小丫现在已经很知足了。”
  
      “而且小丫知道,父皇母后之所以会这样做,也是为了小丫好,小丫并不怪他们,也不会觉得辛苦,姐姐不用为小丫但心。”说完,小丫收拾心情,又是一脸兴致勃勃地朝着柳一条他们所在的方位看去:“姐姐你看,姐夫他们怎么都出去了呀,还有稚奴弟弟他们几个,怎么今日他们不用在家学习课业吗?”
  
      “哦,他们呀,”顺着小丫头的手指,张楚楚的目光也移向了柳一条他们离去的地方,遂轻点了点头,道:“今天是你姐夫第一天给他们授课,彼此都要熟识一下,察看一下他们各自的秉性、特长,这样才好确定以后所要教授他们课业的方向与侧重,因材施教,所以你姐夫选择了课外授业。”
  
      “课外授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吗?”好奇怪,也好新奇,小丫头愣愣地看着柳一条他们从院门离开,好半天都没回过神儿来,心中想道,怎么教她课业的那些先生从来都没给她上过这‘课外授业’呢?
  
      “少爷你看,前面就是长安城了,照咱们现在的行程,估摸着不到正午,咱们就能在长安城里吃上热腾腾的酒菜了!”长安城北的南北官道上,一个赶车的车把式腆着笑脸大声向车厢里的少爷回禀,连赶了一个多月的路途,今日,他们终于就要到家了。
  
      “哦?是吗?”公孙贺兰抬手挑开窗帘儿,把脑袋探出车窗,看到远处若隐若现的长安城,语气之中满带着喜意地开声向前面赶车的把式说道:“那你还不赶快一些,重舟这小子的伤势已然大好,用不着再像之前那般慢慢悠悠地行驶,给本少爷加快些,若是晌午前能够赶到长安城的话,本少爷请你吃酒!”
  
      “好咧!少爷您就瞧好吧,您的这顿酒,小的可是吃定了!”车把式高应了一声,之后一声鞭响,马车又快速地向前奔跑起来,马车后面,荡起了阵阵烟尘。
  
      “终于要到了吗?”撑着手臂,柳重舟缓缓从车厢的软榻上坐起身子,面色多少有些激动地看着车窗外迅速向后倒退的草木,一时兴奋得说不出一个字来,离乡半载,九死一生,没想到他柳重舟又活着回来了!
  
      想起家中一直挂记着自己回去团聚的父母,想起自己这一路所遭受到的种种苦楚,再想起东家为了搭救自己所做出的种种努力与破费,一时之间,柳重舟竟难得地哽咽了起来。
  
      “行了行了行了,一个大老爷们儿挤什么马尿,净招老子心烦,”坐回车厢,见柳重舟这小子竟在那里偷抹眼泪,平日里最见不得男人流泪的公孙贺兰当时就一阵火大,直接一句粗口就爆了出来。若不是先前见过柳重舟临危不屈不惧的一面,知道这小子并不真怂,怕是早就一脚将人给踹了下去。
  
      “呃?”察觉到自己失态,柳重舟忙着将面上的泪水抹干,很是不好意思地轻冲着公孙贺兰拱了拱手,道:“近乡情怯,一时之间没能忍住,让公孙少爷见笑了。”
  
      “第一次离家?”见柳重舟点头应是,公孙贺兰也随之轻点了点头,抬手轻拍了拍柳重舟的肩膀,难得地没有再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来。
  
      对于第一次离家远行,且又在外受了诸多委屈,甚至于几次都差点死于非命的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来说,柳重舟的表现倒也不难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