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超越狂暴升级 > 第1643章 回到战斗室.

第1643章 回到战斗室.


  
      而除了观众席的观众们震惊以外,神风观战台上,一片寂静无声,一众大佬也是张大了嘴巴,惊讶不已。
  
      “这衣裳圣皇好强啊!”
  
      “确实太强了,拓跋学海好歹也是七星圣皇级别的强者,而且,还主修箭术,一手箭术出神入化,威力恐怖。然而,这个衣裳却在箭术一道赢了拓跋学海。不,应该是凭借实力用箭术赢了拓跋学海。”
  
      “之前风止圣皇说这个衣裳圣皇并不擅长箭术,只是对自身的实力极为自信,所以才选择了不擅长的箭术,以此来对付拓跋学海。这我是不相信的,但是现在我信了。”
  
      “衣裳圣皇是自信,可他确实也有自信的资本。怪不得他敢用自己不擅长的方面去与人交手,看来他确实有这个实力。”
  
      “拓跋学海现在虽然被冰封了,但是我能感受到他身上还有着生命气息,看起来衣裳圣皇似乎是手下留情了。”
  
      “手下留情有什么用?还不如死了呢。我要是拓跋学海,我估计会郁郁寡欢,生不如死。被人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给打败了,这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反正如果是我,我肯定是受不了的。”
  
      “受不了你也得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强者为王,别人实力比你强,虐你,你就得受着。”
  
      “衣裳圣皇确实强大啊,也不知道他与排行榜第一的聂浩然,谁更强一些。”
  
      “这个衣裳圣皇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按理说他的实力如此不俗,应该是大有来历之人才对,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
  
      “……”
  
      大佬们议论纷纷。
  
      这时,神风国主风谨嵘定了定神,压下了心中的惊讶,看向了神风斗场场主风阳晖,说道:“二叔,你可知道这个衣裳圣皇来自哪个势力?是何身份?”
  
      神风斗场场主风阳晖摇了摇头,说道:“他今天刚刚加入斗场,资料十分的匮乏,我对他并不了解。不过据他所提交的资料来看,他似乎是来自一个叫做武天神宫的地方?这什么武天神宫,我完全没有听说过。”
  
      “武天神宫?”
  
      风谨嵘闻言,眉头皱了起来。
  
      “是的。这是他所提交的资料。名字,使用的就是衣裳这个名字。不过我怀疑他所提交的资料全都是假的,不管是来历还是名字,全是乱填的,毕竟来神风斗场的很多武者都这么干,我们斗场也不管这个。”
  
      神风斗场场主风阳晖想了想说道。
  
      “资料是假的?那这就奇怪了,这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以我对神风境内武者的了解,我们神风境内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一名强者。不管是使用的手段,还是刚刚那把蔚蓝色的长弓,都没有任何一名圣皇强者与之匹配。”
  
      风谨嵘思索着说道。
  
      “该不会,是别国的强者吧?”
  
      听到神风国主与神风斗场场主的对话,有大佬猜测道。
  
      神风斗场场主风阳晖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他身上流露出很浓的神风气息,应该是我们神风国人,不可能是他国之人。说不定他以前是在哪里潜修,实力有成以后这才来到神风国都。”
  
      闻言,风谨嵘转过了头来,朝着一旁的大皇子风嘉容问道:“容儿,这件事你怎么看?”
  
      大皇子风嘉容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我们也不要去猜他是什么身份了,毕竟这样猜根本没有意义,毕竟也猜不出什么。只要他不危害我神风宫国,什么来历什么身份都无所谓。当然了,事后我们还是得去跟他接触接触,对他进行一定的拉拢,虽然这样的强者不一定能拉拢到,但打好一定的关系,这对我神风有百利而无一害。”
  
      “嗯,容儿说得不错。”
  
      听完大皇子风嘉容的话语,风谨嵘点了点头,露出赞赏的目光,说道:“听了你此番见解,我觉得我就算是现在将神风交到你手上,也可以安心了,看来前段时间的历练,给了你极大的成长。”
  
      “父皇谬赞了,容儿还得多加学习,现在如果要是将神风交到我手上,我觉得我就算再努力,也不会做得比父皇好,还是再沉淀沉淀吧。”
  
      大皇子风嘉容谦虚道。
  
      神风国主挥了挥手,对大皇子风嘉容不可置否,转移话题道:“刚才听闻你的手下风止圣皇说,想要与这衣裳圣皇比试一场,现在看完衣裳与拓跋学海圣皇的比试以后,觉得如何?风止圣皇还想与他比试吗?”
  
      闻言,大皇子风嘉容看向了一旁的风止。
  
      众人也是把目光投向了风止,想要看风止是什么反应。
  
      见到众人将目光投向自己,九星圣皇风止拱了拱手,朝着神风国主风谨嵘说道:“陛下,属下看完衣裳圣皇的比试,对他便更有兴趣了,十分想要与他切磋一场。”
  
      “行,如果这衣裳圣皇还继续匹配的话,下一场,我就让二叔安排你去与他比试。”风谨嵘说道。
  
      “谢陛下。”风止急忙拱手感谢。
  
      “陛下,万一这衣裳圣皇下一场不比了呢?如果他不比了,这还怎么安排?”有大佬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如果他不比,那我就派人去请他比上一场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觉得他肯定还会再比的。我看他也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像这么一个人,一连几场都遇不到一个实力相符合的对手,心中肯定得不到满足。所以,我觉得即使我不去请,他也肯定会出手。”风谨嵘笃定的道。
  
      众人纷纷点头,紧接着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角斗场,静静的等待。
  
      角斗场。
  
      唐易一箭将拓跋学海冰封之后,神风斗场的强者便出来宣布唐易获胜,紧接着将拓跋学海从冰封中给解救了出来。
  
      拓跋学海被解救出来后,精神萎靡,身上气若游丝,看起来已然只剩下半条命。
  
      他眼神复杂的看了唐易一眼,紧接着便在神风斗场的传送门拉扯下,进入了传送门。
  
      而唐易也没有去管拓跋学海怎样,毕竟刚刚出手的时候,他已经稍微留手,不然的话,这拓跋学海就不是被冰封这么简单了,而是直接被冻死当场。
  
      所以,至于之后拓跋学海会怎样,能不能恢复,之后会不会有后遗症,这些就不是唐易该管的了,唐易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本分,留了拓跋学海一命。
  
      踏入传送门,唐易眼前一花,身形再次回到了自己房间的战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