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权路风云 > _第1819章 打起精神

_第1819章 打起精神


      “张书记,您别误会,我不是一定要嫁给他,我就是想问个明白是我哪里不好,我们哪里不合适,我们在一起睡了这么久,他为什么现在才这样说!”
  
      “呃……”张清扬忍着笑,点头道:“秀灵同志,这样吧,我同省长谈谈,你觉得呢?如果他真的觉得不合适,我……我也别无办法,不过你们两人的感情我十分重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一管到底的,你以后有什么困难都要和我说。”
  
      “谢谢您……”姚秀灵又哭了。
  
      “秀灵,不哭,为这件事哭不值得。”郝楠楠不禁想到了自己,相比之下,虽然自己也苦等了这么多年,但最终必竟还是成功了。
  
      “秀灵啊,不要这样嘛,打起精神,天还没有塌嘛!”张清扬拿了两张纸巾交到姚秀灵手中。
  
      “张书记,您真好。”
  
      郝楠楠又有点酸意了,赶紧拉姚秀灵起来说:“好了,好了,张书记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先回去吧。”
  
      “谢谢楠姐。”姚秀灵又再次向张清扬道了感谢,这才离开。
  
      郝楠楠没有走,笑眯眯地盯着张清扬,冷声道:“张书记真会关心人啊!”
  
      “少来啊!”张清扬白了她一眼,“你也走吧,干你自己的事去!”
  
      “哼,刚才捏姚秀灵的手……很爽是吧?”
  
      张清扬气得笑了,拉起她的手说:“郝部长的手对我来说更爽!”
  
      “讨厌!”郝楠楠飞吻一个,扭着身体离开了。
  
      郝楠楠刚走,电话响了,张清扬拿起来接听。电话中传出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张书记,您好,我是外交部老李啊!”
  
      “啊呀呀……李部长,您怎么给我打电话啊,太意外了!”
  
      “有事情提前和你说下,我们接到一份情报……”
  
      外交部李部长给张清扬打电话的第二天,朝鲜的一条消息振惊了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情报机构从朝鲜的新闻报导中发现了朝鲜最新的人事任命。两天前,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最高首长下达了第0083号命令,任命金锐银为朝鲜人民军大将;随后,朝鲜劳动党代表会议上,金锐银又被选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军委委员会副委员长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随着金锐银出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军权只次于老头子,成为了军中的实际二号人物。
  
      这条消息的公布,表面老头子向全世界确立了他的接班人为金锐银。随着接班人计划的实施,朝鲜还开始了一系列的宣传、“造神”运动,不但公布了金锐银的标准照,还把他的各种事迹进行了大力的赞扬,说他三岁就能打手枪,七岁就能发炮弹……
  
      另外还有消息称,朝鲜如此急于公布金锐银的地位,或许与朝鲜经贸团准备访问双林省有关。据不确切消息表明,金锐银很有可能参与对双林省的访问,或许朝鲜有意让这位朝方的红色子弟与华夏的“太子d”多多接触,为其将来的接班铺路。
  
      接到李部长的电话后,张清扬马上就想到了不久前金光春对自己的暗示,他说会有重大消息,看来所谓的重大消息就是这个了。他虽然远在双林省,但是也能猜出来金锐银身为老头子第二小的儿子,又和现任第一夫人没有血缘关系,在朝鲜内亲朴系的干扰下,他的接班人之路肯定异常的艰难。谁都知道,朴系肯定想支持现今第一夫人同最高首长的儿子为接班人,可惜他只有十几岁。
  
      朝方的此次人事变动,以金光春家族为首的亲华派也得到了不少实惠,金光春高升朝鲜人民军副总参谋长,其它金系干部也得到了升迁。从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次接班人之争,也是金系与朴系之争。从结果来看,以内阁总理朴成林为首的朴系似乎落了下风。但是真真假假,外人是很难分得清楚的。
  
      朝鲜公布接班人的消息之后,外交部副部长,主管亚太地区事务的钱杰仁带着属下来到双林省会见张清扬,双方进行了密谈。值得一提的是,跟随钱杰仁来访的有亚洲司的干部,其中就有张清扬的妹妹,副司长刘娇。
  
      张清扬之前与钱杰仁并不熟悉,但是有刘娇这个小丫头在,双方不约而同就亲近了许多。或许,这也是钱杰仁带上刘娇的原因。当然,刘娇的工作方向也正好对口,不然也不会跟着来的。
  
      张清扬在春湖宾馆接见了钱杰仁,三人的碰面充满了欢乐。钱杰仁握着张清扬的手,指着刘娇说:“张书记,我这次过来特意带上了小刘,为的就是人生地不熟,害怕你们欺负我啊!”
  
      张清扬大笑,说:“这丫头还有这种能力?我说钱部长,您太看得上她啦!”
  
      “唉,张书记,你可不要小瞧小刘同志了,我相信她未来一定会成长为出色的外交家!”
  
      “呵呵,不闹事就行啦!”张清扬说道。
  
      刘娇气得直挤眼睛,不满地说:“张大书记,您也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就是,就是啊……”钱杰仁也跟着笑,双方落了坐。
  
      “钱部长,请喝茶。”张清扬把面前的茶杯推了推。
  
      钱杰仁微笑道:“双林省真是一个好地方啊,三国交界,呵呵……”
  
      “我还以为您要说穷山恶水呢!”张清扬知道钱杰仁意有所指。
  
      “哈哈,也许以前是,但是现在不是啦!”钱杰仁摆摆手,“我老家就在北江省。”
  
      “看来也是东北人哪!”
  
      “是的,”钱杰仁放峰一转,“我想消息张书记听说了吧?”
  
      “嗯,听说了。”
  
      “哎,朝鲜……碰上这么个不消停的邻居,也真让我们头疼啊!”钱杰仁摇摇头,一脸的苦色。
  
      张清扬认真地说:“钱部长,是不是对朝政策,又有转变?”
  
      “不变不行啊,变了也是个麻烦!”钱杰仁说道:“过去,为了保家卫国,我们出兵援朝;现在,朝鲜半岛这个潜在火药桶的状况仍未解除。我们曾以抗美援朝换取周边环境的和平稳定。但现在,朝鲜半岛似乎仍走不出从危机到曙光再到危机’的怪圈。面对这样的现状,我们对朝政策一直在调整,不再能一边倒了!”
  
      张清扬点点头,沉重地说:“是不是我们又有了新的情报?”
  
      “嗯,老头子的身体应该很差。”钱杰仁分析道:“他急于把金锐银推上台就是个例子。有消息表明,其实金锐银与老头子也有矛盾,但是……别无人选了,时间也不允许!”
  
      “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
  
      “对!”钱杰仁仍然自说自话:“那场战争后,我国的国际地位得到了很大提升,对国家的发展和安全也起到了很大作用。而且战争之后,美国人认识到,我们之间是不能打仗了。我国也从这场战争中得到经验,要尽量避免和美国的正面冲突。这种相互认识的形成在两国关系史上是非常有意义的。也正是有这场战争,我们赢得了和平发展的基础。不过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朝鲜有朝一日会成为一个‘有核’国家。”
  
      张清扬知道,钱杰并非自说自话,身为一名外交家,他的每句话都有其深刻的实际意义。张清扬想了想,便说:“他们不但是个有核国家,而且也看到了经济对军事的作用,现在也准备发展经济了。但是以他们的眼光,很明显还没有一个系统发展经济的想法,一切都在摸索,甚至想求助于我们。这就像当年苏联对我们的援助,所不同的是……朝鲜的心已经不诚实了,他们还有其它的想法,是吧?”
  
      钱杰仁露出了赞许的目光,说:“是啊,他们一方面想求助于我们,一方面又不想当我们的兄弟,这种自高自大是两国关系中最大的难点!从源头上来说,它们进行核试验归根到底是美朝之间的问题,我们无法影响或者制约朝鲜发展核武器,因为朝鲜是一个独立国家,这其中的麻烦有很多。因为它们感受到了它国军事上的威胁,对于这点我们无能为力。”
  
      “说白了,老美只要不改变对朝的敌视态度,朝鲜半岛就会继续下去?”
  
      “理论上是这样,但除非朝鲜出现一位难得的政治人才,能像我们老领袖那样你搞你的,我搞我的,不在意别国的威胁,大力发展外交,改变发展政策。只有那样它们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现在,别看他们对外牛得很,其它还是我们的寄生虫啊!”
  
      张清扬有点明白钱杰仁来访的用意了,微笑道:“现在朝方面临着高层的更新换代,之前的政策是否继续下去,将来采用什么样的发展方式,这都需要引起我们的提前关注。下个月它们会到双林省访问。外交部和双林省……您说吧,都需要我做什么?”
  
      钱杰仁露出了笑容,说:“和聪明人谈话就是轻松啊!”看向刘娇,说:“你大哥更应该干外交!”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