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剑雪柔情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第二百六十八章


  施琼听自己猜错,不由“哦”了一声道:“天儿,你这话怎么伯父越听越不解,刚才你还嘲笑这些铜镜里的小人招式平淡,均有破绽,为何现在又说无一丝破绽,这话岂不是自相矛盾不成?”
  潘天笑道:“施伯伯有所不知,这其中缘故天儿也是后来才知,你可知这铜镜里的都是此什么人?”
  罗勇问道:“掌门,这镜中之人到底是何人?真有那么厉害吗?”
  潘天轻叹一口气道:“罗前辈有所不知,这铜镜中第一位使斧头的人乃是前朝开国名将,史称卢国公,乃是程咬金大将军。”
  众人大惊,洪波惊道:“听闻程国公当年凭借手中三板斧,打遍天下无敌手,莫非他所使的便是天罡三十门斧中最厉害的三斧“劈脑袋、掏耳朵以及小鬼剔牙”不成?”
  他此言一出,众人又是大惊,见潘天点头,不由已惊出一身汗来。
  过了半晌,洪波便道:“那么相来第二关便是大唐开国功臣蔚迟恭,第三个铜镜里使擂公锤的自然是隋唐李无霸了,听说当年他亲手打死被隋唐开国皇帝杨坚封为天下第一勇士的宇文成都之后,天下间便再也找不到敌手,便于天斗,结果天妒英才,他硬是死于自己的两把重约八百斤的雷公锤之下,可以说是荡气回肠啊!”
  施琼还未等潘天点头,便抢着说道:“我知道了,那第五个使大斧的人定然便是黑旋风李逵了,只是不知这使点穴锥的人是任人,倒真是有些遗憾。”他说完之后,便长长的叹了口气,便又继续说道:“若是单凭这些人的名声说起,他们手中的武器定是无人能敌,绝无破绽可寻,只是老夫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小天喝醉的时候却能发现破绽,从而一举破解他们的招式,可是却为什么清醒了却又找不到破绽了呢?当真奇怪!”他说完之后,不由看了看罗、洪二人,见他二人摇头,便又看了看云飞子。
  云飞子半天才大笑一声道:“老夫明白了,原来醉酒的时候,身是是晃动的,眼睛是斜着看的,所以能瞧见常人所不能瞧见的东西,从而可以找出其中的破绽,等酒醒之后,看到的却是正的,正面迎敌,自然无法找到对方的破绽之处了。”他说完之后,半天便又长叹一口气道:“想不到,真想不到,若不是掌门前一关稀里糊涂喝了那酒,弄了个头晕脑胀,腿脚不稳,想必到了第四关,却是无论如何也闯不过去了,这也许便是天意了吧!是师傅故意在第三关安排了有酒,用来考验闯关者的胆识的,若是闯关者胆小如鼠,怀疑那酒肉中有毒,不敢去喝,纵是有再高的武功,怕到了第四关便也只好空手而归。”
  潘天道:“前辈所猜不错,后来晚辈也很是想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于是便故意歪着头去看,果然看出那些招式中的破绽,晚辈当时心想:这铁算先生真是了不起,当真是智谋绝伦,他明知闯关者必定会万般小心,草木皆兵,所以才故意安排了第三关的五位兄弟来守关,原来是别有用心。说来惭愧,晚辈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就差一点便会落得个粉身碎骨,尸骨无存,现在想来还是后怕!”他说完之后,便又看了一眼那道姑,继续说道:“想必是爹娘在天有灵,知道孩儿有此一难,所以在天保佑孩子罢了,于是晚辈便跪在地上,给已故的爹娘重重的磕了几个头,以感谢他们指点孩子迷津!”他此番话说完,果然那道姑身子又是一阵颤抖,手中木鱼又稍又停顿,片刻之后,便又恢复自然。
  潘天心中一阵激动,想要上前去与大娘相认,却又不敢,只好再寻机相认。
  施琼不由慢慢称奇,半天才道:“纵使那关室中藏有火药,你避过就行,为何却又说落得个粉身碎骨,尸骨无存呢?”
  罗、洪二人也点了点头,表示不解。
  云飞子叹息一声道:“想必那铜镜之内定不会那么简单,师傅号称“铁算”,又岂会弄这些简单的把戏呢?”
  潘天笑道:“果然是知师莫若徒,不亏是铁算先生的弟子,晚辈听闻云中子师傅所说,知道前辈当年是跟随铁算师祖学习奇门遁甲,想必定也精通此道。”
  云飞子惨笑一声道:“不敢有瞒掌门,属下愚昧,只不过学得了师傅万分之一的本事而已,实在惭愧。”
  施琼听后,不由又是一惊,心中寻思他定然是太过谦虚,才这样说的。
  罗、洪二人却心中明白,知道他虽然有些夸大,可是却也属实,以他的老能,确不及铁算先生的十分之一,想到他总算有些自知之明,尚不至于太过份,不由心中对他有了一丝怜悯。
  潘天躬身道:“前辈,过奖了!”
  云飞子见他对自己如此客气,不由面露愧色道:“属下曾经做出之多如此丧天害理的事,掌门却只是废了我的武功,还对我如此恭敬,属下真是觉得羞愧难当!”他说完之后,不由一行老泪流了下来。
  潘天见他到这时方才悔改,不由顿觉心安,许久才道:“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半响之后,他才又继续说道:“自古以来,江湖之上为了名利二字,有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结果到了最后,还不是落得个一场空呢?晚辈自己尚且做错过许多事,又如何能要求得了别人不做呢?”
  他此番话说完,云飞子不由半天不说话,许久之后,才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好一句不胜人间一场醉!只可惜老夫知道的太晚,太晚了!”他说完之后,突然从口中喷出一口血来,顿时昏倒在地。
  众人大惊,潘天连忙上前扶起他,却已发现,他已经断了气,不由一行清泪流了下来,半晌才道:“前辈,终是晚辈害了您。”
  罗勇见他难过,连忙上前劝道:“掌门,云前辈一生行事古怪,到头来听得你一席话,终算是大彻大悟,你且不必为此伤心。”
  洪波也道:“是啊!他能在临死之前,真心悔过,却已不易,想必生儿还有那些无辜惨死的乡亲,若是地上有知,便也瞑目了!”
  这时只听那道姑轻轻敲了一下木鱼道:“阿弥陀佛!愿施主早登极乐!”
  施琼看到云飞子落得如此下场,不由心中也是一阵难过。
  潘天听那道姑说出此番话来,不由再也控制不住,跪倒在那道姑的身后,哭道:“大娘,您就这么忍心,不让再天儿看您一眼吗?”
  罗、洪二人听他这么一说,不由脸色大变,这才知道那道姑便是昔日的逍遥派掌门人孟雪兰。
  施琼见此情景,不由一行老泪流了下来。施琼听自己猜错,不由“哦”了一声道:“天儿,你这话怎么伯父越听越不解,刚才你还嘲笑这些铜镜里的小人招式平淡,均有破绽,为何现在又说无一丝破绽,这话岂不是自相矛盾不成?”
  潘天笑道:“施伯伯有所不知,这其中缘故天儿也是后来才知,你可知这铜镜里的都是此什么人?”
  罗勇问道:“掌门,这镜中之人到底是何人?真有那么厉害吗?”
  潘天轻叹一口气道:“罗前辈有所不知,这铜镜中第一位使斧头的人乃是前朝开国名将,史称卢国公,乃是程咬金大将军。”
  众人大惊,洪波惊道:“听闻程国公当年凭借手中三板斧,打遍天下无敌手,莫非他所使的便是天罡三十门斧中最厉害的三斧“劈脑袋、掏耳朵以及小鬼剔牙”不成?”
  他此言一出,众人又是大惊,见潘天点头,不由已惊出一身汗来。
  过了半晌,洪波便道:“那么相来第二关便是大唐开国功臣蔚迟恭,第三个铜镜里使擂公锤的自然是隋唐李无霸了,听说当年他亲手打死被隋唐开国皇帝杨坚封为天下第一勇士的宇文成都之后,天下间便再也找不到敌手,便于天斗,结果天妒英才,他硬是死于自己的两把重约八百斤的雷公锤之下,可以说是荡气回肠啊!”
  施琼还未等潘天点头,便抢着说道:“我知道了,那第五个使大斧的人定然便是黑旋风李逵了,只是不知这使点穴锥的人是任人,倒真是有些遗憾。”他说完之后,便长长的叹了口气,便又继续说道:“若是单凭这些人的名声说起,他们手中的武器定是无人能敌,绝无破绽可寻,只是老夫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小天喝醉的时候却能发现破绽,从而一举破解他们的招式,可是却为什么清醒了却又找不到破绽了呢?当真奇怪!”他说完之后,不由看了看罗、洪二人,见他二人摇头,便又看了看云飞子。
  云飞子半天才大笑一声道:“老夫明白了,原来醉酒的时候,身是是晃动的,眼睛是斜着看的,所以能瞧见常人所不能瞧见的东西,从而可以找出其中的破绽,等酒醒之后,看到的却是正的,正面迎敌,自然无法找到对方的破绽之处了。”他说完之后,半天便又长叹一口气道:“想不到,真想不到,若不是掌门前一关稀里糊涂喝了那酒,弄了个头晕脑胀,腿脚不稳,想必到了第四关,却是无论如何也闯不过去了,这也许便是天意了吧!是师傅故意在第三关安排了有酒,用来考验闯关者的胆识的,若是闯关者胆小如鼠,怀疑那酒肉中有毒,不敢去喝,纵是有再高的武功,怕到了第四关便也只好空手而归。”
  潘天道:“前辈所猜不错,后来晚辈也很是想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于是便故意歪着头去看,果然看出那些招式中的破绽,晚辈当时心想:这铁算先生真是了不起,当真是智谋绝伦,他明知闯关者必定会万般小心,草木皆兵,所以才故意安排了第三关的五位兄弟来守关,原来是别有用心。说来惭愧,晚辈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就差一点便会落得个粉身碎骨,尸骨无存,现在想来还是后怕!”他说完之后,便又看了一眼那道姑,继续说道:“想必是爹娘在天有灵,知道孩儿有此一难,所以在天保佑孩子罢了,于是晚辈便跪在地上,给已故的爹娘重重的磕了几个头,以感谢他们指点孩子迷津!”他此番话说完,果然那道姑身子又是一阵颤抖,手中木鱼又稍又停顿,片刻之后,便又恢复自然。
  潘天心中一阵激动,想要上前去与大娘相认,却又不敢,只好再寻机相认。
  施琼不由慢慢称奇,半天才道:“纵使那关室中藏有火药,你避过就行,为何却又说落得个粉身碎骨,尸骨无存呢?”
  罗、洪二人也点了点头,表示不解。
  云飞子叹息一声道:“想必那铜镜之内定不会那么简单,师傅号称“铁算”,又岂会弄这些简单的把戏呢?”
  潘天笑道:“果然是知师莫若徒,不亏是铁算先生的弟子,晚辈听闻云中子师傅所说,知道前辈当年是跟随铁算师祖学习奇门遁甲,想必定也精通此道。”
  云飞子惨笑一声道:“不敢有瞒掌门,属下愚昧,只不过学得了师傅万分之一的本事而已,实在惭愧。”
  施琼听后,不由又是一惊,心中寻思他定然是太过谦虚,才这样说的。
  罗、洪二人却心中明白,知道他虽然有些夸大,可是却也属实,以他的老能,确不及铁算先生的十分之一,想到他总算有些自知之明,尚不至于太过份,不由心中对他有了一丝怜悯。
  潘天躬身道:“前辈,过奖了!”
  云飞子见他对自己如此客气,不由面露愧色道:“属下曾经做出之多如此丧天害理的事,掌门却只是废了我的武功,还对我如此恭敬,属下真是觉得羞愧难当!”他说完之后,不由一行老泪流了下来。
  潘天见他到这时方才悔改,不由顿觉心安,许久才道:“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半响之后,他才又继续说道:“自古以来,江湖之上为了名利二字,有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结果到了最后,还不是落得个一场空呢?晚辈自己尚且做错过许多事,又如何能要求得了别人不做呢?”
  他此番话说完,云飞子不由半天不说话,许久之后,才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好一句不胜人间一场醉!只可惜老夫知道的太晚,太晚了!”他说完之后,突然从口中喷出一口血来,顿时昏倒在地。
  众人大惊,潘天连忙上前扶起他,却已发现,他已经断了气,不由一行清泪流了下来,半晌才道:“前辈,终是晚辈害了您。”
  罗勇见他难过,连忙上前劝道:“掌门,云前辈一生行事古怪,到头来听得你一席话,终算是大彻大悟,你且不必为此伤心。”
  洪波也道:“是啊!他能在临死之前,真心悔过,却已不易,想必生儿还有那些无辜惨死的乡亲,若是地上有知,便也瞑目了!”
  这时只听那道姑轻轻敲了一下木鱼道:“阿弥陀佛!愿施主早登极乐!”
  施琼看到云飞子落得如此下场,不由心中也是一阵难过。
  潘天听那道姑说出此番话来,不由再也控制不住,跪倒在那道姑的身后,哭道:“大娘,您就这么忍心,不让再天儿看您一眼吗?”
  罗、洪二人听他这么一说,不由脸色大变,这才知道那道姑便是昔日的逍遥派掌门人孟雪兰。
  施琼见此情景,不由一行老泪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