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八十六章 以诗会友

第八十六章 以诗会友

    有人想吃鸡,有人面前摆着炖好的鸡却食不知味,嘘长叹短。
  
      苍庐县城地处偏僻之地,真正的博学大儒没有,就算有,小地方也留不住,早就离开了。林上坡在县城中也算是颇有学问的人,因此也收到了请帖。
  
      桌上荤素搭配,林上坡提起筷子又放下,拿起摆一旁的请帖反复看了又看,似乎想看出花来,最终拿着请帖离席,扔下了饭桌上的老婆和儿女,在屋外的竹林旁徘徊。
  
      林夫人很快跟了出来,问道:“郡主的请帖,别人想要都要不到,何故如此忧虑?”
  
      林上坡摇头叹道:“京城才是真正名士风流、汇聚博学之士的地方,人家郡主什么没见识过,这小地方哪来什么精通诗词之人,以诗会友怎么看都是借口。你没看最近苍庐县的动静吗?富户人家几乎被抄了个遍,那位王爷摆明了是在敛财,咱们家境颇为殷实,这请帖,就怕筵无好筵会无好会啊!”
  
      林夫人顿时紧张道:“那怎么办?”
  
      林上坡叹气道:“还能怎么办?被盯上了,怕是跑也跑不了……”
  
      粉墙黛瓦的苏府,算是县城内少有的名门,老爷子苏德康也算是苍庐县有名的有学问之人,早年在京城读过书,据说和如今的某位封疆大吏年轻时是同窗,而祖上也是做过朝廷大官的人,如今的家业也算是蒙祖上余泽。
  
      上回远迎商朝宗的人当中就苏德康,本是坐着马车去的,结果看了一场血淋淋的场面不说,最后还是走回来的,一大把年纪被逼走那么远的路,差点没把命给丢了。不幸中的万幸,活着回来了,而苏府也算是少有的几个没被抄家的,有惊无险。
  
      管家手上拿着请帖,陪着拄拐而行在庭院中散步的苏德康,问了声:“老爷,这位郡主弄出个以诗会友是什么意思?”
  
      拐杖戳了戳地,苏德康冷哼道:“还能是怎么回事,无非是杀孽太重想收买人心,在那故意做做样子给别人看罢了!”
  
      管家:“老爷,那去还是不去?”
  
      苏德康琢磨了一下,亦是一声叹:“我也是左右为难呐!不去,一家老小的性命堪忧!去吧,这庸平郡王摆明了是乱臣贼子,图谋不轨,一旦朝廷大军来到,其必定土崩瓦解,届时我苏家可就贴上了与逆贼为伍的标记,搞不好也要遭清算呐……”
  
      临近傍晚的苍庐县城,因为十几张请帖的撒出,略有骚动。
  
      静墨轩,6圣中站在门口连连客套拱手,终于将左右前来看热闹的邻舍给打了。
  
      原因自然是因为那张请帖,左右商铺的人看到官兵骑着马来给6圣中送请帖,一听官兵说是郡主出的请帖,自然惹来一阵惊叹和围观。
  
      得了清净,走回柜台后面,6圣中打开那请帖细看了一阵,最终请帖收入了袖子里,像个没事人一样。
  
      夜幕降临时,门口的两只灯笼,他只点亮了一只。
  
      约莫半个时辰后,有客进了商铺,呆了好一阵方离去……
  
      次日大早,牛有道一开门,不出所料,商淑清已经等候在门外。
  
      “道爷,早。”
  
      “郡主,早。”
  
      多话不用,牛有道先将所有窗户打开了以示光明,然后自觉坐在了梳妆台前。
  
      商淑清也顺其自然地走到了他身后,开始帮他整理头。
  
      正常来说,商淑清每次来都会说点事,这回却是一声未吭,直到帮牛有道盘好了头也没说什么。
  
      最终还是牛有道盯着镜子里的人问道:“郡主不准备问点什么?”
  
      商淑清反问:“道爷会告诉我吗?”
  
      牛有道:“其实也没瞒你们,办事的都是你们的人。”
  
      商淑清:“可还是糊涂着。”
  
      牛有道:“每日有劳郡主这般,实在过意不去,回头请郡主看一出戏如何?”
  
      商淑清明眸眨了眨,笑道:“好!”
  
      旭日金光遍染层林,城外遥望的山脚下,昨日接到请帖的,有坐牛车而来者,有坐轿者,有徒步者。
  
      6圣中是徒步而来的,戴了定软帽子,目光不时打量四周。昨夜就听到了点风声,知道收到请帖者不止自己一人,让他放松了警惕。
  
      此时所有接到请帖的全部等候在山下的一座长亭里,来者手持请帖,纷纷互相打招呼。县城就那么点大,能来的就算彼此不熟悉,大多也都是曾经照过面认识的。也只有6圣中显得比较另类,大家都陌生的很,获悉是静墨轩的新掌柜,有人免不了问原掌柜哪去了,6圣中自然有编排好的说辞。
  
      等候的过程中,众人神色各异,有绷着脸不说话的,有神情凝重者,也有神色兴奋的,谈论的主题也无非是郡主这次的以诗会友。
  
      6圣中不太言语,始终面带微微笑意,对谁都客客气气,听着众人的谈论,心里却在嘀咕,以诗会友?没我那诗能有这事?
  
      他也能理解商淑清为何搞出个以诗会友,商淑清毕竟是个未嫁女子,单独见他一个男子也说不过去。
  
      只是不知这次的以诗会友是个怎么会法,他这里还准备了宋衍青送他的两诗中的另一,必定能更加吸引商淑清的注意。也不知那个牛有道会不会露面,露面了有没有下手的机会,下手了能不能安然脱身?
  
      就在他思绪百转间,一名便装亲卫进了长亭,满面笑容地朝众人拱手道:“有劳诸位贵客久等,怠慢了。”
  
      “无妨无妨!”有人客套,有人不吭声。
  
      那亲卫也不啰嗦,伸手相邀:“诸位,郡主有请,请跟我来!”
  
      众人6续出了长亭,却被告知,随行下人和代步工具都不得进山,需徒步前往,说是这里的规矩,大家没办法,有些事情是由不得他们这些平民做选择的,只得遵守。
  
      途中,有雅兴者,一路夸好景致,钟灵毓秀、藏龙卧虎之地之类的。
  
      年纪一大把的苏德康却是雅兴不起来,进山的路虽不崎岖,也没有台阶,却是徐徐蜿蜒上升的,等于是一路爬坡,他这年纪自然有些吃不消。不过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乏尊老者,有年轻点的左右搀扶。
  
      来到了重兵戒备的山庄外,已在能眺望整座县城的山顶。
  
      众人进入山庄时,门口一侧跪着的汉子令不少人心中嘀咕,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错,看起来很憔悴的样子。
  
      众人被带到了山庄里的主花园后,亲卫又对众人笑道:“这里给每人准备了一处雅间休息,内有笔墨纸砚,郡主先请诸位留下墨宝,诗词歌赋皆可,限时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郡主会来此与大家各持所作会面共赏。”
  
      也不管大家答应不答应,已有一群下人过来,分别各请一人跟自己走。
  
      有人意兴满满地朝大家拱手,“诸位,半个时辰后见!”
  
      6圣中跟了一下人进入花园深处,眼睛余光一直暗暗左右打量着,从进庄园开始,他就一直在留意内部环境。
  
      他所到之处是一坐落在花园深处的幽静小阁,下人将其领入了阁内,斟上茶水后请他自便,然后退下了。
  
      6圣中环顾阁内,茶水果点俱全,案上有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笔墨纸砚。
  
      在小阁内慢慢转了圈,茶水果点都没碰,走到了案旁,滴水砚中,慢慢磨墨。
  
      就在他准备留下宋衍青赠予的另一诗篇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进来了四个人。一个戴着纱笠的女子;一个抱剑的中年男子白宛若银霜,神态平静;一个略带慵懒神态的青年,进来后手中剑随手就杵在了地上,边上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神情冷漠的青年。
  
      只扫了一眼,6圣中大概就辨别出了几人的身份,商朝宗刚抵达苍庐县刚进城的时候,6圣中就在人群中认识了牛有道,没想到刚来山庄就见到了目标。但是他不敢下手,那个怀中抱剑的白男子让他心弦暗暗绷紧,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
  
      一见人来,6圣中连忙绕出长案执礼,儒生举止倒是装的像模像样。
  
      牛有道笑容可掬地介绍商淑清,“方平先生吧?这位便是郡主!”
  
      6圣中忙行礼:“小人拜见郡主!”
  
      商淑清颔示意了一下,心里嘀咕,不知牛有道请自己来是要看什么戏。
  
      牛有道伸手,请了商淑清去案后落座,自己和袁罡护卫在了商淑清的左右,而白遥则不动声色地挪步在了6圣中的身后,令6圣中浑身不自在。
  
      “听说方平先生的诗写的不错?”牛有道又笑着问了声。
  
      6圣中谦虚道:“不敢不敢,难登大雅之堂。”
  
      牛有道笑言:“我也作了诗,想请先生指教一二。”
  
      6圣中客气道:“指教不敢,愿洗耳恭听。”
  
      牛有道貌似斟酌了一下,继续笑眯眯吟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不知我作的这诗如何?”
  
      “……”6圣中愕然看着他,心道,这是想施压于我剽窃为己有吗?
  
      商淑清亦有些狐疑地看向牛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