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一二八章 破除禁制

第一二八章 破除禁制

    雷宗康默默点头。
  
      黄恩平会不会守信弄那引荐担保之事他并不做太大指望,有则更好,没有也拿人家无可奈何,关键是他根本就不看好牛有道,更何况还有可能给大家招来杀身之祸。
  
      看黑牡丹等人的态度,他也担心告知后的后果,黑牡丹等人不是没有执迷不悟的可能,万一泄露给了牛有道,留仙宗怕是不会放过他们。
  
      如今看来,最稳妥的办法还是来个木已成舟再说,事后虽然不太好解释,但是想必大家也能理解他是为了大家好,顶多气他一顿也就过去了。
  
      见他同意了,黄恩平站了起来,乐呵呵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雷宗康又默默点了点头。
  
      见他不声不响,黄恩平脸凑到他脸前,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话,“要收拾他的不仅仅是我留仙宗,还有整个大燕朝廷,你掂掂自己的斤两,是你们能挡的吗?牛有道不过一丧家之犬,朝不保夕,也就能骗骗你们这些散修,跟着他是什么后果相信不用我多说,你千万别敷衍我!”
  
      雷宗康当即拱手明确表态道:“黄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到哪联系留仙宗想必不用我教你。”黄恩平拍了拍他肩膀,随后迅速离去,也不敢在此久呆,怕有人闯进来看到。
  
      屋内剩下个雷宗康唉声叹气……
  
      咚!咚!咚!
  
      一声声沉闷撞击声从屋内传来,领着几名随从进入院内的海如月愣了一下。
  
      左右立刻有人跑到紧闭的厅堂大门前,一把将门给推开了一看究竟。
  
      只见屋内的袁罡只穿着件裤衩,光着个身子。梁上悬着绳子,吊了根圆木。魏多推着圆木狠狠撞击着袁罡的身子。
  
      本来用不着这般费事的,但因刺史府那边怕这边逃跑,将魏多给下了禁制,魏多一身修为动用不了,不然他手上只需一根木棍就能助袁罡练功,犯不着这么麻烦。
  
      门一开,屋内的二人也停下了动静,看向门外。
  
      站在外面院子里的海如月也看到了屋内的情形,只一眼就有些心慌。
  
      袁罡那高大体型,还有那一身腱子肉似乎蕴含了爆炸性的力量,身躯上遍布的肌肉线条令整个体躯宛若石雕般。
  
      这身材足以对一个身为过来人的女人造成无与伦比的强悍视觉冲击。
  
      海如月从未见过这般身材的男人,视察军营时,也曾见过一些光着膀子的十分健壮的武夫,但那只是健壮,而眼前的简直是触目惊心,她想都没想过男人的身材还可以长成这样,竟然光着身子让那么大根圆木撞击,这男人身体的强壮程度可想而知!
  
      见屋内的袁罡没穿衣服,顾及到海如月是个女人,开门的二人又迅速将门给关闭了。
  
      关门也没用,有些东西只需一眼便能印象深刻,袁罡那身段真正是深深印刻在了海如月的脑海里。
  
      慢慢转过身去看向别处,海如月徐徐深吸了口气,又徐徐吐出,想驱散脑海中的影子。
  
      她是办事经过留芳馆外,想到这位在这里,顺道来看看的,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没一会儿,厅堂大门又打开了,穿好了衣服的袁罡和魏多走了出来。
  
      走到海如月跟前,袁罡也不行礼,冷冷问道:“究竟想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
  
      海如月转身看向他,微笑道:“你应该知道,这不是我的意思…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商朝宗那边打的不错,想必要不了太久,就能拿下整个青山郡!”
  
      袁罡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问:“有道爷的消息吗?”
  
      海如月:“目前还没有!”
  
      袁罡:“我不想伤了和气,放我们走,出了事不用你负责。”
  
      海如月转身而去,淡淡扔下一句话,“这位兄弟看着野蛮,还是把他那一身蛮力控制一下的好,免得出什么意外。”
  
      此话一出,立刻有一名修士闪来,出手在袁罡身上穴位连戳一番,下了另一种禁制。
  
      袁罡硬邦邦站那没反抗,知道反抗也没用,直到目送一群人离去后,才慢慢转身,转身之际,身形竟略有摇晃,似乎站不稳一般,感觉发软,浑身都用不上力气。
  
      魏多知道他被人点穴封了气力,迅速过来搭手扶了把,将其扶进了厅内。
  
      一到厅内,感觉气息不畅呼吸困难的袁罡,艰难地推开了他,虚弱道:“关门!”
  
      魏多赶紧去把门关了,再回头,只见袁罡已经扯掉了上身衣服,把上身赤露了出来。
  
      袁罡分开双腿,马步缓缓蹲下,摇晃着,随时要倒的样子,双手握拳慢慢收于了两腰,目视前方,一口气长出,又一口气深吸,反复如此。
  
      渐渐的,魏多瞪大了眼睛,发现袁罡的呼吸动静越来越大,如风箱一般。
  
      这动静他见过,没见过的是,袁罡鼻孔中呼出的气息隐隐泛着白雾,这天气这温度怎会呼出白气来?
  
      淡淡白气鼻孔中呼出,又从嘴中吸入,往复循环着。
  
      渐渐,袁罡腹部微微鼓起了一个球面,渐渐鼓大,开始随着他的呼吸在腹部上下滚动。
  
      呼吸越来越悠长,腹部上下滚动的球体动静也越来越慢,似乎被什么东西给迟滞了似的。
  
      魏多目光忽又盯在了袁罡的身上,又发现了变化,只见袁罡体表有一点一点的红斑浮现,红斑开始只有指点大小,渐渐越变越大,也越来越鲜红,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孔眼,让那一块块血色开始淤积。
  
      魏多很快反应了过来,每块血色部位都是人体的穴位,也是袁罡之前被点穴的部位。
  
      血色聚集之地渐渐鼓起包来,变得红亮。
  
      啵!一声响,一颗鼓起的血包突然坍塌,那块血色聚集之地的血色迅速缩小,仿佛钻进了一个孔眼中一般。
  
      啵!啵!啵!
  
      响声接连而起,袁罡体表的血包一个接一个的坍塌了下去,聚集的血色一个个如凋零的花朵,迅速萎靡消失。
  
      待到体表所有血色全部消失了,袁罡一个深吸,呼出的淡淡白气一口全部吸入了腹内。
  
      呼!袁罡收在两腰的拳头猛然如雷霆般冲出,劲风呼响,双臂肌肉上的青筋暴凸,震出有淡淡雾气。
  
      魏多震惊了,这家伙练的究竟是什么横练功夫,居然硬凭血肉之躯解开了修士下在他身上的禁制?
  
      很明显的,这两拳轰出去的力道说明了一切,哪还有一点刚才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禁制已除!
  
      马步起身,袁罡平复了气息,看了看自己紧握的双拳,感觉力气又回来了。
  
      不但力气回来了,感觉自己的硬气功似乎又精进了不少!
  
      这情况,连他自己都有点意外。
  
      他刚才只是觉得被制住后,呼吸不畅,血气不畅,憋的难受,想要发泄,遂以自己的强劲呼吸方式练了一下,却没想到居然有这效果,居然解开了身上的禁制。
  
      他隐隐感觉到,身体受点刺激对自己的硬气功修炼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反而好像有促进作用,只是这个刺激的度该如何把握却没人告诉过他。
  
      魏多也在盯着自己的双手,一脸无语,自己堂堂筑基期修士拿自己身上的禁制没办法,居然还不如一个练横练功夫的武夫,这理到哪说去?
  
      袁罡捡了衣服重新穿好,回头问了声,“他们是不是说过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是!”魏多点了点头,“不…不过,前提是…是…我们老实…老实…呆在…在这里…其他…吃喝…玩玩乐…都…都可以…满…满足我…们。”用力摇了摇头把话给说完了。
  
      袁罡沉冷道:“我想买点东西来玩,找纸笔来,我开张采购清单给他们……”
  
      牛有道负手站在窗前,目光深邃远眺,不知在想什么。
  
      圆方抱着纸板,拿了炭笔,对着一只茶壶在那画,画的被狗啃过一般。
  
      黑牡丹也在桌上铺了张纸,也在拿着炭笔画着,画出来的东西,自己都忍不住偶尔偷笑。
  
      两人突然有这雅兴,是因为圆方问牛有道能不能教他。牛有道没什么不可以的,指了个茶壶,让他先从简单的开始临摹。就一句话,熟能生巧!
  
      圆方玩上了,黑牡丹也忍不住跟着尝试起来,于是就有了这一幕。
  
      咚咚!敲门的声音响起。
  
      牛有道朗声道:“进来!”
  
      一人推门而入,圆方和黑牡丹回头一看,多少皆愣了一下,还以为是客栈的伙计或是段虎他们,谁想进来的居然是客栈的掌柜的。
  
      掌柜的满脸堆笑,手里拿了幅卷轴,一瞅屋里动静,快步上前看了看圆方和黑牡丹的画作,发现有点惨不忍睹,当即呵呵道:“几位贵客都在忙呐!”
  
      黑牡丹诧异道:“掌柜的,您怎么来了?”
  
      窗口背对的牛有道闻听,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掌柜的托了托手中卷轴,目光看向了牛有道,呵呵道:“轩辕先生不是让伙计去裱画么,画裱好送回来了,刚好伙计都有事,我就代为送过来了。”
  
      此时牛有道方转身看来,平静道:“那真是有劳掌柜的,裱画花了多少钱一起在帐上记下,回头退房的时候连同其他东西一起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