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一九零章 大禅山皇烈

第一九零章 大禅山皇烈

    袁罡一愣回头,这不是道爷写给宋衍青之后抓了陆圣中的那首诗吗?
  
      他又慢慢回头看向了牛有道,他很清楚,这是道爷最喜欢的一首诗,无他,正中道爷心怀。
  
      牛有道亦愣住,立马反应了过来,莎幻丽看过他画给黑牡丹的画,画上附了这诗,应该是莎幻丽告诉了这女人。
  
      他当时给黑牡丹画那幅画时,刻意加上诗,就是针对莎幻丽去的,是喜欢画还是喜欢诗,两样一起上,总有一样可能会打中,仅此而已,没别的意思。
  
      只是,不知这女人突然念出这个是什么意思?
  
      寒冰等人也回头看了过来,不知雪落儿突然吟诗是什么意思。
  
      雪落儿扭头看向了牛有道,问:“这是你写的诗?”
  
      众人又齐刷刷看向了牛有道。
  
      “不是!”牛有道一口否认掉,手指袁罡,“他写的,我只是借来一用。”
  
      众人又齐刷刷看向了袁罡。
  
      袁罡表面不动神色,慢慢回头看向牛有道,内心却是震惊的,上回在商氏兄妹面前这样,这次你又来?
  
      他就想不通了,你特么喜欢附庸风雅是你的事,干嘛老把我往里拽,我是这样的人吗?自己玩全能都玩到不好意思了吧?
  
      其实他多少了解一点牛有道,势不可太尽,凡事留有余地,情况不明的东西就更是留有余地,万一有事也好挽救,只是这把别人往火坑里推的毛病真不好!
  
      若不是顾忌到场合,怕带来麻烦,他能立马顶的牛有道下不了台,让我一大老粗作诗,开什么玩笑!
  
      雪落儿也看了看袁罡,似乎没想到这个充满阳刚气息的男人居然会作诗。
  
      不过她不管诗是谁作的,淡然道:“听说你给别人作画还附上了诗词,我一下买你十幅画,却不见附上一首,要求一首不算为过吧?”
  
      她这么一说,寒冰立刻正色接话,“二位,阁主这个要求不算过分。”
  
      楚安楼也附和了一句,“买十幅画,送一首诗的确不算过分。”
  
      牛有道心中暗骂,十幅画的钱被你拿了大半,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不过事情明摆着的,都在施压,欺负这边不敢拒绝。
  
      牛有道握拳嘴边干咳一声,对袁罡道:“盛情难却,你就作一首好了。”
  
      袁罡硬邦邦站那,冷冰冰道:“不会!”
  
      这态度可不好,寒冰和楚安楼的脸色瞬间一变。
  
      牛有道皱眉,赶紧咳咳提醒道:“把你那小性子收起来,别闹了,就一首诗的事,对你来说又不是难事,随便想想。”
  
      袁罡慢慢看向他,懂他意思,知道的诗随便剽窃一首就行。
  
      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先过了眼前一关再说,牛有道直接帮袁罡做主了,朝雪落儿拱手道:“不知阁主想在哪幅画上题诗?”
  
      雪落儿下巴朝袁罡抬了抬,“画打开,让他自己选。”
  
      寒冰挥了挥手,丫鬟们立刻把最后给雪落儿画的三幅还没收入房的画给展开了。
  
      袁罡走到三幅画前看了看,他本就不喜欢复杂的东西,椭圆画面中雪落儿拿了支花低首轻嗅的那幅画简单,他指了指,“就这幅吧。”
  
      寒冰立刻道:“笔墨伺候!”
  
      笔墨端来,袁罡回头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被他看的心虚,想起了曾经在商氏兄妹面前搞出的类似事情,担心又坑他,赶紧上前对众人道:“我这助手脾气不太好,未免冒犯阁主,我先劝劝。”
  
      说罢拉了袁罡到一旁,低声问道:“这不是当初走投无路的商氏兄妹,你别乱来。”
  
      袁罡:“我知道。”
  
      牛有道:“那你准备用哪首诗?”
  
      袁罡:“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牛有道抬手打住,“你正经点好不好?”
  
      袁罡:“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牛有道目瞪口呆,给雪落儿的画配这种诗?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诗才是猴子这种风骨的人喜欢的,连找女人都要找慈母这一款的,由此可想而知了。“我说你是不是准备让咱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袁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平时从不想这东西,我哪知道配哪首好?也别啰嗦了,用哪首你自己说吧,我搞不来。”
  
      两人一阵嘀咕后,回来了。
  
      牛有道一声不吭地拿了笔沾墨,就要开写。
  
      见是他动笔,寒冰问了声,“究竟谁写?”
  
      袁罡硬邦邦道:“我的字拿不出手,诗已经告诉他了,让他代笔。”
  
      寒冰看向雪落儿,见小姐没什么意见,也就没说话了。
  
      提笔站在袁罡选好的那幅画前,牛有道略作斟酌,这边毕竟不是宋衍青那蠢货,乱糊弄不得,遂将一首诗词略做了更改,落笔在了画卷的留白处。
  
      几行笔墨跃然纸上:
  
      落花人独立
  
      微雨燕双飞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写完搁笔,牛有道退开到了一旁。
  
      雪落儿走近一观,这首诗对比画中人,真是让她心头百般滋味,她看了好一会儿,嘴中竟有喃喃自语:“人独立…燕双飞…明月在…彩云归……”
  
      良久以后,缓缓转身,看向了袁罡,问:“这是你写的诗?”
  
      这一问,对袁罡来说,犹如嘴上含了块石头要往肚子里咽,很难,脸颊绷了绷。
  
      他这样子,还有他的性格,让牛有道很是担心,牛有道也没想到雪落儿会有这么一问,猴子这人太硬了,宁折不弯那种男人。
  
      果然,袁罡最终还是没有承认,否认道:“不是,路上听人说的,借来一用。”
  
      雪落儿一双明眸深深凝视着他,也没再说什么,偏头道:“收好!”说罢转身而去,留给众人一袭白衣长裙背影。
  
      不管怎么说,事情总算过去了。
  
      回到客栈时,天已暮色。
  
      楚安楼信守了承诺,没把他们从贵宾房赶出,不过却叮嘱了一句,让牛有道尽快办完事走人。
  
      回到自己屋内后,牛有道走进了浴室。
  
      画了一天的画,几乎没停,也的确有些耗精力,精神略有疲惫,边脱衣服边叮嘱道:“立刻去几家商铺,问问他们的掌门有没有来。”
  
      抱臂靠在浴室门口的袁罡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不一会儿,黑牡丹来到,挽了袖子,坐在了浴池旁,双手放在了牛有道的肩膀上揉捏,问了问去冰雪阁那边顺利不顺利。
  
      出去了一趟回来的袁罡看到浴室内的情形,又抱臂靠在了门口,说道:“各派掌门都在路上,北州离这边近些,大禅山的掌门皇烈应该会先到。”
  
      闭目泡在温泉中享受着黑牡丹按摩的牛有道“嗯”了声……
  
      数日后,风雪大作,飞雪落入峡谷内,很快消融。
  
      茫茫雪原,一行十几人从呼啸的风雪中穿破,飞来,落在了峡谷内。
  
      为首一名披着裘袍,体躯高大,一脸络腮须的男子冷目扫视峡谷内的情形,气势不凡,正是大禅山掌门皇烈,左右随行皆是大禅山高手。
  
      徘徊在峡谷内等候的梅石开一怔,迅速掠来,落在众人跟前,拱手道:“参见掌门,参见长老。”
  
      片片飞舞的雪花中,皇烈踱步前行,梅石开立刻伸手在前引路。
  
      抵达大禅山商铺,解下了裘袍的皇烈来到了商铺后堂,在主位上坐下了,问:“牛有道呢?”
  
      梅石开恭敬道:“还在彩虹客栈。”
  
      皇烈沉声道:“告诉他,老夫来了。”
  
      消息传到时,牛有道正站在窗前赏那漫天大雪。
  
      伸手接了片雪花,握在掌中,冰凉在掌心融化,回头道:“有请!”
  
      他自己也转身离开了房间,下了楼,直接找到了楚安楼。
  
      楚安楼也在赏雪,不过是在自己的屋内。
  
      “你和皇烈谈判要我出面作甚?”楚安楼慢慢转身,脸色已经沉了下来,盯着牛有道,“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冰雪阁不会卷入你们那点破事。”
  
      其实也不是不卷入外界是非,天下大局本就操持在九大至尊的手中,所以才不会轻易卷入。
  
      道理很简单,这边随便一个表态,就有可能引起一连串的反应,造成天下局势大变,保持超然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牛有道:“若是皇烈想利用冰雪阁呢?”
  
      楚安楼喝道:“他敢!”
  
      牛有道:“正是因为有人想利用冰雪阁对付我,所以才想请楚掌柜出面声明冰雪阁的立场,免得有人不知天高地厚,绝没有让楚掌柜偏袒我的意思……”
  
      雪花飞舞中,在梅石开的陪同下,皇烈领着数人踏入了彩虹客栈。
  
      段虎在前引领,一路将众人带上了顶楼。
  
      彩虹客栈,皇烈不是第一次来,但这楼层是第一回来,他也是头次见到这一层布局的真面目。
  
      正因为如此,让皇烈心头有几分沉重,不知冰雪阁是几个意思。
  
      说实话,若非如此,牛有道又岂能招动他亲自跑一趟,就凭牛有道那点底子,就算亲自跑到大禅山都未必能见到他。
  
      没有在房间,牛有道等人已经在环形大厅内等候。
  
      楚安楼也在,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那几十万金币的效果还是有的。
  
      双方一碰面,梅石开居中介绍双方。
  
      牛有道笑着拱手道:“久仰皇掌门大名,今日一见,气势非凡,果然是名不虚传。”
  
      皇烈斜睨一眼,根本不理会他,而是盯向了楚安楼,拱手道:“多年不见,楚掌柜风采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