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二七八章 苏照的试探

第二七八章 苏照的试探

    令他脱离船只的原因是,他注意到了岛上有飞掠来回检查的修士。
  
      此时看去,岛上似有不少人扛着木头往一艘艘船上去。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看了看渐暗的天色,他决定靠近查探,再次悄悄没入水中。
  
      敢靠近查探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是波涛阵阵的大海,若是在陆地的湖面,他不敢靠近,在水面触发的涟漪很容易被人发现,这里能迅速被波浪给掩盖。
  
      接近海岛之际,水底传来了“咕噜咕噜或咚咚咚”的杂乱声音,他循着声音来处靠去,来到了一艘船的底下,再次悄悄在船尾露头,耳朵不用贴在船身上,也能听到船舱传来的“丁零当啷”敲打声,还有锯子锯木头的声音。
  
      不仅仅是一艘船,左右船只里不少都有木工活的声音传来。
  
      他想上船观察一下,为了安全起见,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水里摸索了一阵,他又遁离海岛远了些,在远处不时露头,围绕海岛转了圈,清点船只数量。
  
      心中大概有数后,沉入海中,迅速遁离此地。
  
      一口气潜出好远才换气,直到彻底远离了这边,确认海岛上的人不会再看到自己,露头在海面反复观察了一下四周,这才跳出海面踏波而行,一路在海面飞掠返回……
  
      大坎城,算是牛有道此行路线上离齐国京城最近的最后一座城。
  
      一如既往,牛有道又在城中四处游逛,逛到半途,一名五梁山弟子出现,趁人不注意,远远对黑牡丹点了点头。
  
      黑牡丹不像牛有道,牛有道是真的在到处逛,黑牡丹跟在牛有道身边玩却不是真的在玩,本就有观察四周的责任。这是袁罡早先提醒教导过的事情,甚至是对牛有道身边的人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训练。
  
      别说什么修士不修士,有些事情修士也不如专业人士。
  
      袁罡对这些人培训时直接挑明了,道爷就是舵手,就是大家的首脑,道爷的安全是首位的,道爷不能出事,一旦道爷出了什么意外,大家谁都别想好过,身为道爷身边的人都有责任维护道爷的安全,及时拾遗补缺提醒道爷没注意到的事情。
  
      毕竟,道爷只是一个人,只有一双眼睛和一双耳朵,不可能随时随地兼顾周边所有情况,尤其是外出的时候。
  
      黑牡丹微微点头会意,那五梁山弟子又迅速离去。
  
      趁着牛有道停在路旁蹲着看一名工匠雕刻的木版画时,黑牡丹俯身,对牛有道谈笑之余,忽在牛有道耳边低声嘀咕了一声,“公孙请回。”
  
      牛有道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却蹲在那没起身的意思,慢慢将摆放的木版画欣赏了个够,才慢悠悠起身。
  
      令狐秋也在背个手欣赏吊挂的木板画,他本没这雅兴,可碰上牛有道这慢吞吞的乌龟,也磨的没了脾气,也渐渐耐下了性子,欣赏就欣赏呗,反正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
  
      “兄长,我有事先回客栈了,你继续在这欣赏?”牛有道在令狐秋身边问了声。
  
      令狐秋愕然回头,心想,你回去了,我还有必要欣赏这破玩意吗?
  
      “那就一起回吧。”令狐秋挥手示意了一下。
  
      一回到客栈,见到牛有道房间外围守了人,防止其他人靠近,令狐秋与红袖、红拂交换了个眼色,心知肚明,估计又有什么事了。
  
      这边虽然搞不清牛有道要干什么,但却都知道,牛有道这一路慢吞吞绝没那么简单。
  
      牛有道进了房间,黑牡丹迅速关门,屋内等候的公孙布站了起来,略带兴奋神色道:“道爷,海船改造的地方找到了。”
  
      牛有道讶异,“这么快?”
  
      离之前作出决定,才过去了五天时间,需知金翅来回传讯也是要时间的,人手调配,还有符合要求海域的确认,都是要时间的,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公孙布点头道:“是的,其他国家的人手还在路上,齐国海域那边接到任务的人手先行执行,结果有人第一天执行任务就找到了,这得益于我们确定了侦查方向,否则海上来来往往的船只谁也没办法肯定和我们要找的目标有关。”
  
      “好!”牛有道亦精神一振,“在什么位置?”
  
      公孙布对黑牡丹抬手请了一下,黑牡丹迅速取出地图,打开挂在了墙上。
  
      公孙布盯着地图略作检视,手指点在了齐国西南方的一处海域,“大概位置在这里,一座海岛,这片海域暗礁很多,不清楚航线的船只根本不敢在此通行,就算知道这片的安全路线,一般船只也不会来这边绕来绕去,此地环境符合我们之前的预判。”
  
      牛有道:“确认了吗?”
  
      公孙布:“确认了,此岛周围停泊船只的具体数量不便接近清点,岛上有修士巡查,但排查人员预估的船只数量大概有两百艘左右,全部是我们判断的那类大海船。排查人员虽不敢上岸,不过潜到了船只下面查探,可以确定是在对船只进行改造。”
  
      牛有道又问:“船只开往齐国海岸线要多久?”
  
      公孙布:“符合牡丹妹子的判断,大概一天之内。”
  
      “两百艘左右?看来还不止一万匹战马!”牛有道嘿嘿冷笑一声,盯着公孙布郑重告知,“让你的人盯紧,一旦发现船只有转移迹象,立刻回报!记住,不需要你们干任何多余的事情,也不需要冒险,盯着就行,总之绝不能打草惊蛇!”
  
      “好!”公孙布立刻领命执行。
  
      送走公孙布,黑牡丹回来,见牛有道在屋内思索徘徊,遂安静在旁,没有去打扰。
  
      牛有道忽脚步一顿,回头对她道:“已没必要再继续逗留于此,即刻启程动身去齐国京城,你去知会一下令狐秋,看他什么意思。”
  
      令狐秋还能有什么意思,此来本就是所谓的来帮他的,自然是跟着即刻出发了……
  
      呼延威的办事效率极高,说把豆腐馆周围的房子盘下,就给盘下了,说三天之内绝不可能拖到第四天。
  
      豆腐馆隔壁,隔了一条巷子的楼上,一间雅间内,秦眠站在临近巷子那边的窗前,往外观察着什么。
  
      屋内桌前,一身素衣装扮的苏照慢慢品着一碗新鲜豆腐脑。
  
      “来了。”秦眠忽回头轻轻唤了声。
  
      苏照放下调羹,慢慢起身,挪步到了窗前,目光投向了半开窗户外的巷子里,只见袁罡从巷子深处走了出来。
  
      秦眠则走到正对外面明湖的窗口挥了下手帕。
  
      巷子拐角处,一个衣着脏兮兮的小姑娘捧了碗豆腐出现,不知是不是突然撞见袁罡的原因,手一松,陶碗啪嗒一声打碎在了地上。
  
      看着洒了一地的豆腐脑,小姑娘瘪着嘴,一脸委屈的样子,眼泪一颗颗滑落,慢慢蹲下了,要捡起的样子。
  
      袁罡在她面前止步,偌大个汉子为这小女孩折腰,也慢慢蹲在了她跟前,道:“打坏了,不要了。”
  
      小女孩委屈抽泣道:“给奶奶买的。”
  
      袁罡伸手把她扶了起来,帮她擦拭着眼泪,不苟言笑的脸上浮现难得的温情,“没关系的,再重新买一份。”
  
      小女孩摇头抽泣道:“没钱了。”
  
      袁罡摸出了一把钱给她,小女孩摇头后退了一步,显然是不敢乱要陌生人的钱。
  
      “我认识你奶奶……”袁罡嘴里说着一些话,伸手牵了小女孩的手,一大一小的背影离开了巷子。
  
      稍一阵后,在正面窗口翘首窗外看向豆腐馆门面那边的秦眠缩回了脑袋,低声笑道:“这大个子还真给小丫头买了一份,买了份更大的。”
  
      静默中的苏照又慢慢走到了这边窗口,只见小女孩手中多了只陶罐,而且是用麻绳栓好的,方便提拿,再也不用捧着了,欢快离去。
  
      苏照慢慢回到了桌前,看着碗里的豆腐脑,心绪难宁,脑海中是一大一小背影牵手的温情画面,久久难以磨灭。
  
      那日里,当那个安太平说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话时,她听在耳里,内心是震撼的。
  
      之所以震撼,是没人知道她心里的煎熬,她渴望和那个智近乎妖、玉树临风、能力强悍的男人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可她是什么身份?青楼女子,而且谁都知道她是某个王爷的禁脔,这名声是永远无法抹去的。
  
      面对这个世道,她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也不止一次的问邵平波,真的会娶她吗?
  
      尽管邵平波的答复很肯定,可她内心是难言的,她在想,一旦邵平波真的功成名就高高在上了,邵平波真能娶她这种名声的女人吗?
  
      对这个世道来说,安太平的话未免有些惊世骇俗,别说那几个找事的青年,就连她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尽管触及了她心中的柔弱。
  
      可之后,那个安太平甚至以身子挡在那个青楼婢子的前面,为那青楼婢子抵挡着乱鞭抽打。
  
      她怀疑这个安太平是在做作,想再试试看。
  
      想看看这个安太平不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背地里无人看见时是什么样的。
  
      有些事情,不需要太多表现,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看出端倪来的。
  
      然而刚刚的情形远超出她试探的预料,对那么一个贫穷小女孩的温情,竟让她有头皮发麻的感觉,让她深深意识到了,在这个男人的心里什么叫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个男人与这个世道格格不入,是个真正不会在乎什么青楼出身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