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二八七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第二八七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真的假的?呼延威愣了一下,旋即忍俊不禁,这女人能到哪认识牛有道去?一脸讥讽道:“服气,当然服气,你是公主,我敢不服气吗?”
  
      他这哪是服气的样子,分明是讥讽居多,昊青青顿时炸毛了,怒指道:“毛胡子,你阴阳怪气个什么劲?”
  
      呼延威:“呵呵!”
  
      昊青青怒了,“不准笑!”
  
      呼延威问:“哪条王法规定了我不能笑的?”
  
      唰!昊青青一把拔出腰间用来装饰的匕首,就要让他好看,“我帮你刮刮你那一脸毛!”
  
      裴娘子哪能让她得逞,一把摁在她肩头,将其摁的不能动弹。
  
      这对冤家,边上人看得直摇头,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两位一见面就掐。
  
      当然,往往都是呼延威吃亏,没办法,人家是长公主,你不能侮辱皇家骂回去,更不能打回去,自然比较吃亏。
  
      下方某处,易容后的苏照身边也围了几人护着。
  
      苏照不时看看升起的太阳,低声问一旁同样有易容的秦眠,“怎么还不来?”
  
      秦眠:“不知道,是不是改变了主意?”
  
      苏照无语,这个还真无法肯定,只能说有这可能……
  
      庭院花圃中,还遗留有昨天的血迹。
  
      令狐秋和封恩泰徘徊在正院,不时看看天色,这太阳都老高了,还不见牛有道现身,还要不要去飞瀑台接受挑战了?
  
      等了好一会儿,方见牛有道等人从内院出来。
  
      见到外面等候的两位,牛有道拱了拱手见礼。
  
      令狐秋:“老弟可真让我们好等呐。”
  
      牛有道诧异,“等我作甚?”
  
      令狐秋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要去飞瀑台与玄子春对战吗?我们等着看老弟大展雄风啊!”
  
      “呵呵,原来是急着看热闹。”牛有道笑了笑,回头对身后一群人中为首的段虎道:“你们先去吧,小心点。”
  
      “是!”段虎应下,手里提着两只包裹,带了十名三派的高手离去。
  
      让手下人先走了?封恩泰不解道:“你什么时候动身?”
  
      牛有道:“自然是现在动身,二位要跟我一同前往吗?”
  
      “当然!”两人一个应下,一个点头。
  
      “好,那就一起吧。”牛有道伸手请了下,旋即一群人以他为首,大步穿过庭院,出了门。
  
      门口,早有人准备好了坐骑,一群人翻身上马,马蹄声不疾不徐地踏踏在这繁华京城之地。
  
      走了一阵后,身在人来人往街头的封恩泰发现路线不对。
  
      他来齐京的时间不短,对这里的地形已经算是比较熟悉,发问:“小老弟,这不是出北城门的路,你这是要去哪?”
  
      牛有道:“当然是去拜访城中贵人。”
  
      令狐秋再次抬头看天,复问:“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还有闲心去拜访人,飞瀑台那边怕都已经等急了。”
  
      封恩泰呵呵道:“小老弟这是要端端架子,故意晾晾那个玄子春吗?若是如此的话,得亏我们没有先去,否则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谁想牛有道反问:“我说二位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跑去飞瀑台接受挑战吧?”
  
      此话一出,两人同时傻眼,一左一右,极为惊愕地看着他,满脸的难以置信,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似乎要惊掉下巴的封恩泰问道:“你不去?”
  
      牛有道一只手掌摊了摊:“莫非在老哥的眼里,我有这么无聊?我为什么要去?随便跑来一个人找我挑战,我连什么人都不清楚,脑子有病才会去。”
  
      我去!什么情况?这也太不按常理来了!令狐秋思绪有些错乱,稍作厘清,问:“那你干嘛答应她?你拿答应接受了她的挑战做挡箭牌拒绝了那么多挑战的人,现在消息几乎是公开了,整个京城修行界的人怕是都知道了。凭你如今的名气,此时的飞瀑台我敢保证,只怕京城各方势力都有人去一观,你这若是毁诺的话,无异于当众打你自己的脸,对你今后的名声怕是极为不利,今后走到哪怕是都要被人戳脊梁骨!”
  
      牛有道笑了,“然后我再告诉别人,令狐兄是我结拜兄弟,咱们有难同当!有人戳我脊梁骨,你记得帮我多解释。”
  
      结拜兄弟?封恩泰一愣,目光在两人脸上溜来溜去,他还不知道两人已经结拜,也没听天玉门说起过。
  
      令狐秋嘴角略抽搐,还是不敢相信,“我说正经的,你别没正形,你真的不去?”
  
      牛有道:“我是来干什么的,你不是不知道,我有大事要做,哪有心思陪那些人玩。”
  
      令狐秋指了指北面,“那边肯定有许多修士云集,那么多人等着,其中兴许有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你把他们全部涮一通,惹得那么多人不高兴,你后面还想不想在齐京办事了?”
  
      牛有道耸耸肩:“我又没请他们去,能怪我吗?”
  
      令狐秋彻底无语,朝他指指又点点,一副算你狠的样子!
  
      封恩泰另有话说,“你们两个是结拜兄弟?”
  
      “不像吗?”晃悠在马背的牛有道反问一句,复又调侃道:“不是亲生的,看着不像也能理解。”
  
      后面的黑牡丹抿嘴一笑。
  
      令狐秋也只能是很无奈地朝封恩泰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回头又对牛有道说:“你别转移话题,说正事,涮了那么多人不说,那些想挑战你的见你不来,越发认为你是心虚不敢应战,到时候我看你也别想办事了。”
  
      牛有道叹道:“兄长多虑了,此事不足为虑,我自当扫清!”衣袖轻扫,挥袖便可扫平的样子。
  
      同样是处闹中取静的宅院,门上挂着‘左府’二字。
  
      一行人马停在了门口,牛有道抬头看了看匾额,回头问道:“确认了吗?”
  
      黑牡丹回:“确认了,左老大人在家。”
  
      牛有道挥手示意了一下,黑牡丹跳下坐骑,去门房递了拜帖。
  
      令狐秋和封恩泰相视一眼,敢情不是说着玩的,还真是来拜访贵人的。
  
      封恩泰沉声道:“这是齐国大行令左德颂的府邸,牛有道,你在搞什么鬼?”
  
      牛有道笑而不语,跳下了坐骑,在左府门口等着……
  
      飞瀑台,段虎等人飞掠上山来到,无视大群看热闹的人,直接闯入了适合比拼的空地上。
  
      他们一出现,许多等的不耐烦的人精神一振,人群骚动起来。
  
      居高临下的呼延威亦精神大作。
  
      本来吧,他因昊青青的来到,不耐烦再呆下去,然而横天断这里由不得他想来就带他来,他想走就带他走,横天断还想看下怎么回事,他也只能是继续呆这。
  
      现在见有人上场了,他也挺想见见这个传说中敢杀一国使臣的人物,忙问道:“来者哪个是牛有道?那个为首的吗?”
  
      横天断也在观察哪个是牛有道,无法答复他。
  
      昊青青把来的人一打量,发现没有袁罡,顿时有些不满,嗤声道:“来的人里没有牛有道,为首的那个是牛有道的手下,叫段虎,牛有道比他年轻多了。”
  
      边上一群人皆看向她,呼延威亦如此,没想到她连来人的名字都能说出来,诧异道:“你真的认识牛有道?”
  
      “哼!”昊青青下巴一抬,就是高傲,一副不屑理会的样子。
  
      横天断闻声看向了裴娘子,裴娘子微微点头,表示昊青青说的没错。
  
      下面人群中的苏照也在低声问一旁的秦眠,“为首的那个是牛有道吗?”
  
      秦眠狐疑:“我也没见过,不过好像不是,听下面人的描述,牛有道应该很年轻才对。”
  
      此时四周窃窃私语声中几乎到处是同样的问话。
  
      来客登场站定,段虎冷目环顾四周,陡然施法喝道:“玄子春何在?”
  
      众人四顾之际,突然从一角落闪身掠出一个女人,落在了段虎的面前,抬手揭下了脸上的假面,正是玄子春!
  
      她已在此恭候多时,奈何一直不见牛有道现身。
  
      此刻的玄子春心情很激动,这么多人看着她,知道能不能功成名就就在今朝。
  
      尽管只有段虎等人出现,没见牛有道,可对她来说,就算牛有道不出现,不敢应战,她今天也将名声大振,今后天下人说到牛有道,都必然会提到她玄子春,都会说杀卓超的牛有道畏惧她,不敢应战!
  
      玄子春环顾四周,许许多多的人正关注着她,这辈子也没被这么多修士如此关注过。
  
      此情此景,令她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厉声问道:“牛有道为何不来,可是怕死不敢来战!”
  
      段虎一脸不屑,两只包裹抛了出去,抛到了她的跟前,冷笑道:“自己看!”
  
      玄子春疑惑,单掌隔空连拍,两只包裹的布包砰砰震碎,布片碎裂如蝴蝶翻飞,两颗人头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看清两颗首级是谁的后,玄子春脸色瞬间煞白,惊的踉跄后退两步。
  
      观战人群中有认识的惊呼,“是玄子春的两个同伙!”
  
      “你们…”玄子春猛然抬头,不知对方是什么意思,但却察觉到了危险。
  
      “道爷岂是你能招惹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自己找死也怪不得别人!”段虎冷笑中打出了手势,身后十名金丹修士唰唰掠出,瞬间同时对玄子春动手。
  
      一出手就没有留情一说,一出手就是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