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一三四零章 川颖和池清丽

第一三四零章 川颖和池清丽

牛有道一张脸沉了下来,他就知道,只要这事说出来,就成了这死女人的话柄,以后能拿来说他一辈子。
  
  云姬神色有些精彩,也赶紧转身离开了,尽量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没了其他人也清净,牛有道随后走到了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坐下了,之前在“沉佛之地”没有镜子。
  
  解开了头发,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暗暗施法。
  
  立见他头发如孔雀开屏一般,又似刺猬,利用乾坤诀产生的热度整理头发,烫头!
  
  要把头发给烫直了,按理说应该是可以的,不弄直了容易招某人嘲笑。
  
  却不知见到某人后,某人又惊奇而问,头发怎么直了?
  
  ……
  
  雁行横空的三只飞禽坐骑,打头的那只上,天女教掌门池清丽谈笑欢声,明眸流波,说是已斩断情欲的她,言行举止间竟流露出几分媚态来。
  
  只因边上有个令她容光焕发的人,冰雪阁阁主的夫婿川颖。
  
  川颖倒是没什么架子,偶有几句玩笑话,却是令池清丽笑如鲜花灿烂。
  
  川颖依旧是风度翩翩,池清丽自然也不认为自己失态。
  
  可前面驾驭飞禽的弟子,已隐隐感到掌门的态度已不太那么矜持,然有些话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也不敢说出来。
  
  池清丽也的确未意识到什么,一些言行纯粹是见到如此英俊男子的下意识行为,下意识想展现自己女性的魅力。
  
  对池清丽来说,两人的相逢只是偶遇。
  
  可对川颖来说,却是早已安排好的事情。
  
  凭他背后的力量,想做点什么手脚不难,也意味着他想偶遇池清丽很容易。
  
  冰雪阁那边天女教的商铺发生了点事情,立刻就把池清丽给引来了,然后自然而然就巧遇了。随便几句客套话,川颖提及刚好要来韩国这边散散心,池清丽便欣然表示愿意主动陪同,说是正好同路。
  
  这自然不仅仅是因为川颖的英俊,还有川颖的身份原因,池清丽多少想与之结交。
  
  这一路下来,两人虽未成朋友,但川颖话语间的意思,似乎已经把池清丽当做了朋友,令池清丽暗暗欢喜。
  
  忽一阵强风吹来,令飞禽坐骑的飞行轨迹出现紊乱,站在上面的人略有摇晃。
  
  川颖伸了把手,托了下池清丽的胳膊,“池掌门小心。”
  
  两相的肢体触碰,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令池清丽心花儿都羞答答地开放了,似乎又找到了做小姑娘时的美好感觉。
  
  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女人也同样容易被好看的男人所打动。
  
  这个男人既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又如此温文体贴,令池清丽心中有说不出的愉悦感。
  
  恍惚间的错觉竟有一丝遗憾,遗憾自己是天女教掌门,也遗憾对方娶了冰雪阁阁主。
  
  心里带着杂念,不过表面上还是很矜持的,收敛着把自己胳膊从对方手掌上拿开了。
  
  川颖似乎意识到了不妥,忙赔礼道歉道:“池掌门勿怪,是在下一时失手,一时失礼了。”
  
  池清丽轻声给了句,“无妨!”
  
  其实是真无妨,一点都不怪对方无礼。可话又说回来,若是换个长得丑的男人,又没身份地位,这一碰那就是触犯了她天女教掌教的威严,可能会被她一掌给拍死。
  
  两翼伴飞的女弟子不时看向两人,见到两人这个样子,心里未免觉得不太舒服。
  
  也不是因川颖触碰掌门而感到不舒服,而是掌门那在她们眼里看来有些惺惺作态的样子让她们感到有些不舒服。
  
  有的是感到忧虑,担心掌教控制不住自己而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这可是冰雪阁阁主的丈夫,一旦令冰雪阁阁主误会了,那天女教可就麻烦大了。
  
  而有的还是因为川颖长的太好看了,女人争风吃醋的天性不是一般的修行就能抹去的。
  
  然有些话都只能放在心里,都不敢说出来。
  
  前方地平线上,隐约有大规模的城池出现了,川颖问:“池掌门,前方便是韩国都城了吧?”
  
  池清丽笑语,“没错。怎么,川颖先生没来过韩国都城吗?”
  
  川颖:“来倒是来过,但是没有乘坐飞禽坐骑从天上来过。说来不怕你见笑,认识落儿之前,从未搭乘过飞禽坐骑。以前也没那条件,匆匆而来罢了,今番有池掌门陪同,想必能放心游览一番。”
  
  池清丽倩笑道:“川颖先生说笑了,就算没有我陪同,川颖先生也一样能放心游览,我不信这韩京内还有人敢为难先生。”
  
  川颖摇头道:“池掌门才真是说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在世人眼中,我不过一靠女人吃软饭的小白脸罢了。”说罢一脸苦笑模样。
  
  池清丽正色道:“小人多嘴,乃嫉妒先生,一些胡言乱语的话,不必当真。先生以后有空来京城,尽管放心,若真有那胆大妄为之人,我第一个不放过!”
  
  川颖戏谑道:“若是韩国国君呢?”
  
  池清丽摆手,“先生多虑了,陛下乃饱读诗书的礼仪之士,岂会对先生无礼。”心里嘀咕了一句,只怕巴结你还来不及,只要你愿意。
  
  三只飞禽坐骑一靠近都城方向,立刻有巡弋的飞禽冲来拦截、盘问,见是池清丽法驾亲临,当即让开放行。
  
  飞临都城上空,川颖指向那座占地广大的巍峨宫城,略有兴奋道:“韩国皇宫。”
  
  池清丽闻听,心里是真有几分好笑,连冰雪圣地都去过的人,那想必才是仙境一般的地方,多少人向往的地方,区区皇宫算什么。“先生莫非有游览皇宫的兴趣?”
  
  川颖顿显矜持道:“想是有些想,但不知方便不方便。七国皇宫我都只是在宫墙外转过,并未进去看过。”
  
  对此,池清丽也能理解,以前的这位,哪有资格进皇宫,当即笑道:“既然来了,先生不妨进去看看。”
  
  川颖顿显犹豫,“池掌门,这合适吗?不会惹得韩国皇帝不高兴吧?”
  
  池清丽发现这位的话说的有些不对头,但也没多想,因认为对方的身份地位对她没有图谋不轨的必要。
  
  顿时不以为然,略带几分自夸展现,“聂震庭是韩国皇帝不错,可他那皇帝也是我允许后才能做上的,不然也轮不到他,先生大可放心。”
  
  川颖试着问道:“这皇宫内,池掌门真能做主?”
  
  池清丽浅笑道:“做主不敢说,但说话还是算数的。”
  
  川颖当即点头,“那好,那就跟池掌门进皇宫见识一下。”
  
  于是,飞禽坐骑直闯宫城上空,遇拦截后又迅速被放行。
  
  池清丽的来到惊动了宫中人,而川颖的来到更是惊动了坐镇皇宫的百川谷和无上宫的弟子。
  
  几乎不需要大张旗鼓自报姓名什么的,仅凭川颖那世间少见的美男子容貌,再加上池清丽的客气相待,立刻就让百川谷和无上宫的弟子猜到了他的身份。
  
  两派弟子迅速回去通气,很快,百川谷长老程湖、无上宫长老廖平东便匆匆赶来了,借着跟池清丽打招呼的由头,过问了一下川颖的身份。
  
  获悉的确是川颖其人后,自是客气的不行。
  
  很快,韩国皇帝聂震庭也被惊动了,匆匆赶来拜见。
  
  本来以聂震庭的身份,见到韩国三大派掌门虽要行礼,却也不必这样失态匆匆赶来,能如此自然是因为川颖的身份。九圣将自己凌驾于整个世俗之上,九圣的身边人自然也是要高世俗一等的。
  
  随着皇帝陛下一声令下,宫中立即要大摆宴席,款待贵客。
  
  还是川颖连连阻止了,理由是不想太张扬,小聚便可。
  
  他执意如此,聂震庭不便拂逆,只好照做,命人做小聚的精致准备。
  
  小聚的宴席也需要时间,听说川颖是来游览皇宫的,聂震庭当即放下了手头所有事情,自告奋勇的陪同游逛。
  
  池清丽本想说不用皇帝和其他人陪,她亲自陪便可,然最终也还是觉得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的,有所不便。
  
  稍微把皇宫逛了逛,逛到御花园时,左顾右盼的川颖忽冒出一句,“原来皇宫之内就这样啊!”
  
  言语中似乎有些失望,似乎不过如此的样子。
  
  聂震庭与身边人相视一眼,池清丽接话笑道:“世俗之地,自然比不得冰雪阁和冰雪圣地那样的仙境。”
  
  川颖试着问道:“以前常闻皇宫大内聚集有各种奇珍异宝,不知可否让川某开开眼界?”
  
  池清丽苦笑,“先生此言差矣,与圣地和冰雪阁内的东西比起来,宫中哪来什么宝物,都是些俗物。”
  
  聂震庭也出声附和,“掌门言之有理,比不得圣地和冰雪阁。”
  
  川颖忽一笑,“我懂了,是我冒昧了。”
  
  懂什么了,这话分明是误会了,池清丽忙道:“先生若是不嫌俗物碍眼,想必陛下也不会吝啬。”说罢给了聂震庭一个眼色。
  
  聂震庭忙道:“正是,先生若是不嫌弃,不妨前往宫中藏珍库房一观。”
  
  川颖立马显现出了浓厚兴趣,可又试着问道:“不会碍事吧?”
  
  “不碍事,不碍事,能得先生法眼鉴赏,朕荣幸之至,请!”聂震庭拱手后,伸手相邀。
  
  ps:感谢新盟主“灬灬凡尘”一朵大红花和一朵小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