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一四三三章 永远不给鸡腿,坏人!

第一四三三章 永远不给鸡腿,坏人!

    和牛有道的恐吓效果截然不同,管芳仪神情僵住,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惹怒这位会是什么后果。
  
      别人还没送回城里去,就折腾出事来,搞不好还得把自己命也给搭进去。
  
      在银儿怒视下,管芳仪瞬间换了脸色,强颜欢笑,反应也快,油纸包里又摸出一个鸡腿来,晃了晃。
  
      银儿立马出手,夺了过来。
  
      鸡腿到手,就不跟她一般计较了,左手一鸡腿,右手一鸡腿,值得满足,原谅她了,又继续呱唧呱唧咀嚼自己的。
  
      可管芳仪还是要提醒呐,“银儿,道道说了,你再说他,他不高兴,他以后不给你鸡腿吃了。”
  
      反正不再表示是自己的意思,全往牛有道身上推。
  
      银儿又回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中的鸡腿,露出了很是认真思考的模样,最终狠狠咬了一口,咀嚼着,语音含糊着,“道道生气,不许提道道。”
  
      管芳仪顿时如释重负,喜笑颜开道:“没错没错,不提了。”
  
      笑毕,又一脸忧虑,就凭这脑残,能保证不说漏嘴吗?不过好在这吃货不容易说出什么囫囵话来。
  
      古道夕阳,马车进城,抵达王府。
  
      没直接进入王府的院子,而是从王府一侧的两院之间的夹道驶入,也是商淑清的那些学生上下学的那条路。
  
      商淑清已在学堂外面的路上等着,徘徊等待着。
  
      听说消失了许久的银儿回来了,她也很期待,为此特意让学生们提早放学了。
  
      消息自然是管芳仪事先通报的,提前的安排准备中有这一环,不可能突兀送到商淑清跟前,商淑清愿不愿收留肯定是要看看商淑清态度的。
  
      当然,无论是牛有道还是管芳仪,都不认为商淑清是个嫌麻烦不愿照顾银儿的人。
  
      但商淑清惊喜之下连连表示愿意的态度多少还是让管芳仪有些意外。
  
      殊不知,对商淑清来说,银儿才是那个真正不以美丑鉴人的人,且信赖她。
  
      也是她唯一一个不用在对方面前在乎自己长相的人。
  
      见到管芳仪的马车从夹道入口进来,商淑清停步翘首以盼,眼神中已经流露出了期待感。
  
      马车停下,车帘内飘出了肉香味,商淑清鼻翼扇动。
  
      管芳仪弯腰钻出,跳下马车,对商淑清点了点头,又指了指马车,示意人在马车内,之后伸手挑了车帘,招呼道:“银儿,到了,下来。”
  
      一颗脑袋伸了出来,一脸清纯,正是银儿,东张西望着,一手拿着鸡腿边咬,一手搂着油纸包。
  
      果然是银儿,还是老样子,明明长的清纯可人,却永远是一副吃货模样,商淑清忍俊不禁,抬手掩嘴,差点乐出声来,也的确是高兴。
  
      “下来。”管芳仪连连招手,银儿这才不情不愿地跳下了马车,继续东张西望的吃东西,对陌生环境,多少有些警惕,或者说有些不适,幸好有鸡腿缓解。
  
      管芳仪偏头示意,许老六驾车离去。
  
      “银儿,看看这是谁,还认识吗?”管芳仪连连招呼,一旁掩嘴的商淑清立刻放下了手,笑吟吟看着银儿。
  
      银儿随意看着,皱眉,咬一口鸡腿,扭头瞅着,又咬一口,很疑惑的样子,再咬一口,不过嘴中咀嚼动作倒是渐渐慢下了,用力咽下后,有些不确定的怯生生试探了一句,“清清?”
  
      管芳仪唏嘘,不但是个吃货,记性还不太好,不过不管怎么说,对商淑清还记得是清清,而对她则似乎全无印象了,之前在马车内反复提醒都想不起来,等于是重新认识了。
  
      商淑清笑着连连点头,“银儿。”
  
      银儿顿时两眼放光,晃着凋零的鸡腿,略显矜持的确认了一声,“清清。”
  
      管芳仪算是看出来了,这吃货对商淑清天生就有好感,居然还能冒出矜持羞涩神态来,不会像对她,动辄横眉竖眼信不信老娘揍你一顿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商淑清能约束住这妖魔就好,管芳仪松了口气,“郡主,人就交给你了,之前的交代,还望记得。”
  
      商淑清颔首,“红姐放心,我会把她带在身边的,睡也会跟我睡在一起,就像以前在茅庐山庄一样。”
  
      管芳仪:“有郡主这话我就放心了,回头我会从南山寺调两名和尚过来,老规矩,专门给她开小灶做吃的。”
  
      商淑清又忍不住掩嘴一笑,的确,这吃货能一天吃到晚不停的人,百吃不腻,只要有吃的,她对银儿也方便使唤,肯定听话的很。
  
      人交代了到位了,管芳仪看看天色不早了,便告辞了,临走前不忘交代,若是银儿有什么问题,让商淑清立刻到王府对面的茅庐别院招呼一声。
  
      商淑清欠身送别,之后笑着招呼,“银儿,跟我走。”
  
      银儿没任何多余的意见,慢慢啃着鸡腿,扭扭捏捏的跟了她,彼此分别久了多少有些陌生感的感觉……
  
      听说原茅庐山庄的银儿来了,商朝宗和凤若男都曾闻名,特意来看望。
  
      然而银儿对人没什么礼貌,搞的来人都很尴尬,呆不了一会儿便都走了。
  
      待到银儿把一大包鸡腿都啃完了,商淑清让下人打了洗漱的水过来,要帮银儿把那双油乎乎的爪子给洗洗。
  
      银儿对陌生人没好感,不给碰,一碰就不高兴,商淑清只好让下人退下了,亲自动手帮银儿洗洗。
  
      清洗时,就剩两人,商淑清好心,关切询问:“银儿,这些年不见,你去哪了?”
  
      银儿有点茫然,也不知道自己去哪了,摇了摇头。
  
      商淑清知道她脑子不太好,试着问道:“道爷把你送去哪了,你不知道吗?”
  
      银儿摇头:“不许提道道。”
  
      商淑清讶异,“你恨道爷把你给送走了?”
  
      银儿继续摇头:“道道不许提他。”
  
      商淑清以为她在说牛有道曾经的交代,也以为她还不知道牛有道已经死了,鼻子一酸,牵强笑道:“不要恨道爷,道爷也不容易,他当初那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银儿再次强调,“不许提道道。”
  
      “好,不提。”商淑清笑了笑,扯了条毛巾,帮她擦手,然无意中扯起她袖子时,见到了她手上的血痕,当即再把她袖子再拉起了一些,结果发现银儿的胳膊上有不少伤痕,还有一块块的淤青,顿时惊讶道:“怎么会弄成这样?”
  
      银儿自己也不清楚,茫然摇头。
  
      商淑清有些心疼,这位脑子不好使,看来是在外面遭了不少的罪,“红娘让我不要多问,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按理说,道爷的安排,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才对,怎么会这样?银儿,红娘是从哪把你找回来的?”
  
      银儿:“道道让银儿跟红红回来。”
  
      商淑清尝试着翻译她的话,“道爷让你跟红娘回来?”这话一出口,她自己都愣住了,目露惊疑不定神色。
  
      银儿又摇头:“不许提道道。”
  
      商淑清抓着她双手,试探道:“为什么不许提道道?”
  
      银儿:“不给鸡腿。”
  
      商淑清再次试探,“提了道爷,就不给你鸡腿吃?”
  
      银儿当即用力点头。
  
      商淑清小心着试探,“你跟红娘回来前,见过道爷?”
  
      银儿点头,旋即又摇头,“不许提道道。”
  
      商淑清胸脯起伏有些急促,再问:“你这次回来,见到了道爷?”
  
      银儿摇头,“不许提道道。”
  
      商淑清贝齿咬了咬唇,放下了她挽起的衣袖,快步走向了门口,抬手招了名下人过来,叮嘱道:“立刻去街上,买一篮热乎的鸡腿过来,要快。”
  
      “是!”下人领命而去。
  
      屋内的银儿傻傻站那,商淑清则在她身边转来转去,明显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有府中下人过来,请用晚餐,商淑清一句不饿,直接给拒绝了。
  
      好不容易等到下人把一篮烤鸡腿送来了,商淑清接了东西让下人退下后,亲手关了门。
  
      熟悉的香味诱人,银儿咽着口水眼巴巴跟上了。
  
      商淑清把她引到了里间,揭开篮子上的蒙布,露出了里面金黄诱人的烤鸡腿,银儿伸手就抓。
  
      商淑清摁住了她的手,对她摇头。
  
      银儿倒是听话,只是一脸委屈,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清清,饿。”
  
      商淑清将篮子放在了一旁桌上,拿出一只鸡腿,告知,“银儿不许说谎,说真话,我给你鸡腿吃,好不好?”
  
      银儿立刻点头,“好。”
  
      商淑清立马给了她,银儿到手便啃。有了吃的,银儿顿时一脸满足。
  
      商淑清犹豫了一下,问:“红娘带你回来之前,道爷也在?”
  
      银儿没什么好客气的,某人的威胁不起作用了,不给鸡腿吃,有人给,点头“嗯”了声。
  
      商淑清顿时心跳加速了,但这吃货的话未必可靠,毕竟脑子不太灵光,可能误解了自己的意思,遂再次从另一个角度确认,“你回来前,道爷不让你提及他,否则不给你鸡腿吃,是不是?”
  
      银儿连连点头,还很愤慨,第一时间就把牛有道给卖了,“永远不给鸡腿,坏人!”
  
      商淑清瞬间双手捂住了嘴,满眼的难以置信,眼眶红了。
  
      银儿一怔,手中吃过的鸡腿有些不舍的递出,“不哭,给你吃!”
  
      PS:补上月四万月票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