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一四三四章 谁在说服谁?

第一四三四章 谁在说服谁?

    商淑清摇头,伸手推了回去,“我不吃,你吃。”她的情绪很激动,也很矛盾,担心自己弄错了,再次确认,“银儿,红娘是不是也交代你,让你不准提及见过道爷,否则不给你鸡腿吃?”
  
      银儿再次点头,再次愤慨,“坏人!”
  
      愤慨归愤慨,但商淑清眼中的泪光还是瞒不过她,手中啃过的鸡腿还是再次递给了商淑清,“清清。”
  
      商淑清泪笑,再次推了回去,指了指篮子里,表示还有。
  
      好吧,银儿收了回来继续啃自己的。
  
      商淑清转身,手帕拭泪,握手徘徊着,十指纠结着,走到窗前推开了窗,看着窗外刚刚深沉下来的夜色,渐渐冷静了下来,明眸中透着复杂思绪。
  
      她虽接受了道爷已死的现实,可一直不愿意相信,银儿的话,是真又如何?
  
      关键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如果真的还活着,那说明道爷一直在隐藏什么真相,她也知道,道爷那样做必定是干系重大。
  
      圣境是什么地方?圣境内假死,也必然是干系重大,动辄雷霆万钧,牵涉到多少人,不是她能承受的。
  
      她是有自知之明的人,既然是不需要让她知道的事,她帮不上什么,左右不了什么,没任何用处,自然也没资格去说什么,道爷也不需要对她解释什么。
  
      但他可能还活着,她的心是炽热的,激动紧张的。
  
      银儿的话,她也依然不敢确定,可银儿无法正常交流,再问,翻来覆去也就这些话。
  
      可她会思考,会去判断,道爷死后,茅庐别院被紫金洞驱逐,本以为要发生的惊变隐隐雷动下平稳渡过了,南州上下稳稳当当。在人心惶惶最让人揪心的时刻,哥哥他们居然迅速摆平了紫金洞、稳住了南州内部的修行势力、稳住了南州周围的势力。
  
      一些曾让她感到疑惑的事情,现在似乎找到了答案,那个镇住南州局势的人还在就是最好的答案。
  
      也就是说,如果那人还活着,哥哥应该是知情的!
  
      不知不觉,商淑清也不知道自己在窗前站了多久,一双油乎乎的手伸出在她边上,传来银儿的声音,“清清。”
  
      商淑清回过神来,走到篮子旁一看,发现一篮鸡腿已经被银儿给啃完了。
  
      遂拉了银儿到外间,又命人打了水来,亲自帮银儿洗手。
  
      为银儿擦拭双手时,商淑清没能忍住心中寻找真相的欲望,问:“银儿,你还能认出道爷吗?”
  
      银儿点了点头,又摇头,“不许提道道。”鸡腿吃完了,又开始遵守承诺了。
  
      商淑清没多说什么,却拉着银儿的手出去了,直奔王府隔壁的茅庐别院,只是途中反复停顿了多次……
  
      王府内勉强算是灯火辉煌,下人们有下人们干的事,守卫们有守卫们干的事,主人也难安歇下来。
  
      英武堂内,商朝宗和蒙山鸣日夜关注着战事的进展,晋国和齐国的战况已属附带关注,重点关注的是对秦战事。
  
      这次对秦征战,燕、韩两国联手,燕国这边的攻势并非南州一家包打,燕国也不许这边一家独吞,南州也没那独吞的实力,真把南州人马全部扩散出去控制所有的秦国占领地,对南州未必是好事。
  
      不过南州还是出兵了,这是一场以绝对实力碾压的战事,无论是商朝宗和蒙山鸣都没有亲自出马,如果连这样的仗也需要他们亲自出马的话,无异于在说南州后继无人。
  
      后继有人这个事,也是蒙山鸣这些年一直在努力解决的问题,一直在努力培养南州系的将领。
  
      这次南州派出的一支人马,兵分两路,由蒙山鸣的两位学生罗大安和路争分别统领。
  
      虽说胜券在握,可这边依然不敢马虎,一直在严密关注着南州派出征战人马的作战动向。
  
      大军出动,需南州内部配合,内政方面则是蓝若亭费心操持。罗大安的弟弟罗小安跟着蓝若亭也算是忙得焦头烂额,蓝若亭不断往他身上压担子……
  
      出了王府的商淑清进了茅庐别院,她进出此地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只是越接近目标,心中越是紧张,开始有点不知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甚至是严重怀疑自己的行为。
  
      可强烈想知道真相的欲望,令她硬着头皮来了。
  
      她的到来,第一时间惊动了管芳仪,管芳仪露面欲带两人去自己院子。
  
      商淑清摇了摇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最终语带些许颤音,“红姐,我想见见王啸先生,可以吗?”
  
      管芳仪愣住,下意识看向了她牵着的银儿,后者茫然不知,也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东张西望……
  
      密室内,牛有道与吕无双对坐,很难得的场面,喝茶聊天。
  
      “天下大势,后浪推前浪,更迭不停才是常理。九圣败亡是迟早的事,明面上的敌人是他们彼此自己,但真正的敌人却是整个天下。站的越高,敌人越多,此乃亘古不变的至理!”
  
      “看似没人敢正面跳出来反抗你们,可这才是最危险的,你们有无数的敌人,而这些敌人都不在明处,全部在暗中。”
  
      “你们看似手握大权高高在上,却是无可回避的站在明处,而无数敌人却在暗中,且杀之不绝,前赴后继。所以从一开始,你们就注定了要倒下,这是迟早的事情,迟早会有人跳出来将你们给取而代之。”
  
      牛有道喋喋不休,希望一些道理能让吕无双听进去。
  
      吕无双那番露出了大量破绽,六圣很快会将他们全部给铲除的话,事关重大,牛有道实在是无法无视。
  
      希望能劝吕无双合作,把该说的说出来。
  
      他一回来就让传讯给了莎如来,让莎如来关注六圣什么时候回圣境,也让相关耳目高度关注各路消息,看会不会真的出现吕无双所说的,六圣会弃守圣境亲自坐镇人间来收拾他们。
  
      然而不管牛有道怎么说,吕无双都只是淡淡微笑着听着,端茶慢品,从头到尾很少吭声。
  
      说到最后,牛有道自己都感觉说的没什么意思了,最终问道:“你有什么顾虑可以说出来,可以商量着解决。”
  
      吕无双放下茶盏,笑了,“你言而无信在前,之前我帮你们把事给办了,你却对我动了杀机,若不是被我拿话顶住了软肋,只怕我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下场。你现在说这么多有意思么,觉得我还会相信么?你若真有诚意,大家变成一家人,彼此都放心,难道不好吗?”
  
      牛有道:“你明知道他对你没好感,还要嫁给他,嫁给这么个大老粗,你自己不觉得憋屈?”
  
      吕无双:“对我这种人来说,憋屈算什么?雪老太婆在无量园被围攻,憋屈不憋屈?蓝道临在无边阁被围攻,他憋屈不憋屈?元胖子被抠了一只眼睛,难道不憋屈?我经历过无数的憋屈,早就能拿来当饭吃。”
  
      “没有憋屈,出了事只能去面对,若咽不下气乱来,我也活不到今天。”
  
      “其实我反而不明白你们是怎么想的,我自认姿色不差,论身份地位,天下女人有谁能媲美我?我哪点配不上他,你们有什么好矫情的?我落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无路可走,需要找一条出路。你们也需要我的帮助。哪怕站在联姻的角度,对你我双方都是有利的,我不认为你们有拒绝的必要。”
  
      牛有道:“每个人生活的意义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他若是答应了,便践踏了他为人的底线,他会一辈子内疚,冯官儿的事你多少也知道一些,是什么后果?遇上事了,他要拿命去偿!你不也正是因为他这点可贵之处,能当做你保命的倚仗,才瞅准了非嫁他不可吗?像我这种人,你敢嫁吗?”
  
      “说到冯官儿,你应该知道他和冯官儿的关系,他若娶了你,对他来说,冯官儿怎么办?”
  
      吕无双云淡风轻,“那个女人配不上他的。你别误会,我没有任何轻贱冯官儿的意思,高低贵贱对我来说没意义,我只是就事论事,到了袁罡这种地步的人,娶她?娶她干嘛?她又能干什么?会暖床吗?柔情似水?还是能说什么体己话哄男人开心?你不觉得可笑吗?”
  
      “退一步说,她有的我都有,她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哪怕是装出来的,我也能比她装的好。反之我对比她,她不行。与我比,她就是个废物,充其量也就是个花瓶,看久了会腻的,说是累赘也不为过。”
  
      “牛有道,你若是真把袁罡当兄弟,就该理性考虑。袁罡是有巨大缺陷的人,与这个世道格格不入,娶了冯官儿会害了他。而我不同,我若成了他的妻子,是能帮助他的人,起码能让他活得久一些。”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牛有道,你是聪明人,你凭心而论,袁罡这种人是不是更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女人做他的贤内助?换句话说,你这种人可以考虑男女情爱方面的感受,他那种性格的人其实是没资格去考虑那些虚无的东西的,他需要的是帮助,需要一个能管住他的人,我相信若无你的帮助,他也活不到现在。”
  
      旁听的云姬忍不住看了看牛有道的反应,有点不知这是谁在说服谁?
  
      牛有道略显沉默,慢慢端茶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