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道君 > 第一四六六章 不放也不杀

第一四六六章 不放也不杀


  此人她不可能不认识,跟在元色身边多年,大罗圣尊见过不知多少回了,罗秋去大元圣地也不止一回两回,很多次她都当面接待过,又怎么可能不认识。
  
  只一眼,元妃一颗心便沉到了谷底。她的第一反应是,元色抓了罗芳菲,罗秋以牙还牙抓她来了。
  
  凭她的实力对上罗秋,根本没有任何跑掉的可能。
  
  罗秋不可能恰好出现在这里,这是个圈套!
  
  元妃瞬间明白了什么,猛回头看向鬼医师徒,厉声道:“你们活得不耐烦了吗?”
  
  罗秋出声了,“跟他们无关,他们也是逼不得已。当然,你若是不想要你那只眼睛,你可以杀了他们,我不阻拦。”
  
  元妃转身面向了他,略欠身,“见过大罗圣尊。不知大罗圣尊在此,不打扰了,先行告退。”
  
  罗秋不受这套,自行其是,转身去了屋里,“不想死,就跟我来。”
  
  不见了人,元妃站在那犹豫不决,过去不是,不过去也不是,关键跑不掉,冲动是自找罪受。
  
  她此时能做的,恶狠狠盯向了鬼医师徒。
  
  无相挪步,挡在了鬼医身前,高度戒备着,凭他的实力,元妃未必是他对手。
  
  元妃又回头看向了外面的庭院,盯上了颜宝如,此时焉能不知颜宝如出现在府城内就是个诱饵。
  
  发现这帮人为了引自己前来,为了不让自己怀疑,真可谓是处心积虑,不直接说什么鬼医,竟让颜宝如出面,让自己去猜鬼医可能来了。
  
  圆方!元妃恨得牙痒痒,她此时可以肯定,那妖僧定是内应。
  
  为何不会是圆方刚好撞上了颜宝如?为何不会是真的碰巧?道理很简答,整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个圈套,这些人在这里等着,要让自己钻入圈套就必须要保证‘颜宝如’的信息一定能传达到她的耳朵里。
  
  如何保证?圆方显然就是那个关键保证!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元色已经许了那妖僧前途,那妖僧竟敢背叛,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谁通风报信都有可能引起她的怀疑,毕竟是在这个时期,她不敢轻易外出,唯独圆方。
  
  她想不通,背叛元色投靠罗秋有意义吗?圆方那样做有意义吗?
  
  里间门口又出现一人,正是莎如来,出声道:“还要我请你吗?”
  
  元妃深吸一口气,警惕着走了过去,入内后才发现,室内的地下已经开辟出了一条地下通道。
  
  莎如来走到入口旁伸手示意,“圣尊在里面等你。”
  
  元妃随手一抛,手上的纱笠扔给了他,之后慢慢走了下去。
  
  地道距离不长,几丈远后便有一处地下室。
  
  室内空荡荡,没任何陈设,光线也不怎么样,罗秋负手盯着墙壁凹槽上摆放的一盏简陋油灯灯盏。
  
  事已至此,反抗没任何意义,元妃索性放下了防备,“想拿我交换你女儿?”
  
  罗秋偏头看来,“问的好。你觉得元胖子会答应做交换来救你?”
  
  这话令元妃心里有些不舒服,“诱我来此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原因吗?”
  
  罗秋:“你太高估了你自己在元胖子心目中的地方,或者说你根本不知道元胖子为何要抓我女儿,他不会无缘无故动到我女儿头上,既然动手了就不会做无用之功。拿你换?你的命不值钱,元胖子不会答应。其实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也没把握的。”
  
  元妃不爱听这种话,“难道圣尊把我诱来,就为挑拨离间?你应该清楚,你不放我,我家圣尊也不会放你女儿。”
  
  罗秋:“我说了,你高估了你自己的价值。不管是杀了你还是放了你,元色都不会轻易放人。纠缠这个没意义,说正事吧,从今天开始,你跟我吧。”
  
  元妃笑了,“我没听错吧,您居然是来挖我家圣尊墙角的?”
  
  罗秋:“你竖起耳朵听好了,元色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元色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
  
  元妃笑容可掬,“莫非您手上还有无量果给我不成?”
  
  罗秋:“元色给不了你眼睛,我能给。”
  
  元妃狐疑,“你能给?”她不知对方能有什么办法恢复她的眼睛。
  
  罗秋:“元妃呀,你怎么不开窍,难道没看到吗?鬼医师徒的性命捏在了我的手上,能治好你眼睛的人捏在了我的手上,还不懂吗?”
  
  元妃幡然醒悟,脸色剧变。
  
  罗秋漠然盯着她,“只要我不高兴,我随时可以宰了他们师徒。杀了他们几个,元胖子不会说什么,雪老妖婆不会说什么,乌常不会说什么,还有其他人等等,谁都不会多说什么。这师徒几个,我杀也是白杀,全凭我心情。你说吧,你希望我杀,还是不希望我杀?”
  
  元妃呼吸略显急促,死死盯着对方,至少有一点她是明白的,对方亲自出马,她此时想从对方手上救走鬼医师徒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罗秋淡然道:“多漂亮的一个美人,却少了只眼睛,真是可惜了。”
  
  元妃神情复杂,权衡利弊后,似做出了艰难抉择,咬牙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罗秋颔首,“难怪能得元胖子重用,的确有几分骨气,我喜欢有骨气的人。好,既然舍得一身剐,连死都不怕,拿区区一只眼睛来要挟你,的确是没必要,我也没必要枉做小人。你既然舍得一只眼…好,我也不为难你,你可以走了。”
  
  元妃一怔,难以置信,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了?可按理说,这种人此时此刻的话应该不会说话不算话才对。
  
  可她仍有些难以置信,试着问道:“你真的肯这样放过我?”
  
  罗秋:“我有必要骗你吗?要走就走,要留就留,自行抉择。”
  
  元妃缓缓后退两步,拱手道:“圣尊大度,非我能及,元妃谢圣尊宽容,就此告辞!”
  
  说罢转身就走,谁知罗秋声音在背后响起,“有件事忘了提醒你,我可以放过你,但鬼医师徒我是不会放的。”
  
  元妃止步,略回头道:“能蒙圣尊高抬贵手,已是感激不尽,至于他们师徒,我已不指望了,谁叫他们命苦落在了圣尊的手上。”
  
  罗秋:“我也不会杀他们,我会留着他们,我会让元胖子知道,能治好你眼睛的人在我手上,仅此而已。”
  
  元妃独眼瞬间瞪大了几分,身形一颤,如遭雷击,慢慢转身,转回身面对着,死死盯着对方,目光中有悲愤神色浮现。
  
  罗秋淡然道“何故这么大反应?是了,元胖子是什么样的人,你跟了他这么多年,多少应该知道一些。你说你为了不背叛他,宁愿一死也不肯要那只眼睛,我亲眼见证了,我是信的,可元胖子会信吗?”
  
  略摇头,“也许会信,应该会相信吧。可是能还你美丽容颜的人在我手上,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改变主意。卧榻之侧,岂容不轨之人近前。将来,元胖子会如何对你,我大概能猜到,你大概也能猜到,元胖子必然谨慎提防,很快会把你给踢出大元圣地的权力中心,你再也不是他的心腹,也许连再靠近他身边都难了。”
  
  “会不会这样,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失去了权力的你,在大元圣地不再有往日的风光,重新上位的人要防范你再次崛起,你的日子会很难熬,若能得个善终便是侥幸。”
  
  “元妃呀,你是聪明人,为这种人卖命,对方还不领你的情,你觉得值得吗?”
  
  元妃脸上的悲愤之情难以掩饰,“这就是你所谓的放过我?”
  
  罗秋:“我这是在帮你,想尽快治好你的眼睛。鬼医说了,想找到匹配的移植眼球没那么容易。鬼医还说了,你自己的眼睛才是最完美匹配的,你缺的那只眼睛如今在元色眼眶里,我这是要帮你拿回来。”
  
  元妃震惊了,“你想杀他?”
  
  事情很明显,不杀了元色怎么可能从元色眼中挖出那颗眼球来?
  
  罗秋:“不值得大惊小怪,他难道不想杀我吗?没机会而已。元妃,一个能硬生生挖去你眼睛的人,值得你卖命吗?鬼医师徒在我手上,只要拿到了眼球,立刻可以对你进行医治,你很快便会恢复如初。事到如今,该怎么抉择还需要多想吗?”
  
  元妃悲愤道:“他若有那么容易被下手,你又怎会拖到今天?”
  
  罗秋:“所以我才找你,他身边的事务都是由你来安排的,该怎么下手,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有你做内应配合,我想事情好办得多。”
  
  “你也不用担心我事后会过河拆桥,我会给予你事后的安全保证。”
  
  “我弟子陆之长已在来的路上,他未婚娶,来后会正儿八经娶你为妻。以后的夫妻感情如何,这不是我能保证的,一切要看你自己。如今只是给你一个名份保障,我不至于随意杀我弟子的妻子。将来在大罗圣地,你也许不复往日的权势,但衣食无忧还是没问题的,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你容貌也恢复了。”
  
  元妃咬牙道:“我是元色的女人,人尽皆知,陆之长岂能接受?”
  
  罗秋:“多虑了,能霸占元色的女人,他不丢人。他娶了你之后,你再动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ps:推荐九幺瓜子的新书《修仙靠舔盒》,有兴趣的去看看,顺便去砸个场子,报上咱的书名拉点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