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六十五章:王国之乱

第一百六十五章:王国之乱

    王宫废墟内,波塞王面沉若水。
  
      一队队在这场大爆炸中存活下来的魔兵迅速汇聚在一起,来到了波塞王面前。
  
      “陛下,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名将领面带慌乱地问道。
  
      这场爆炸来的太突然了,他们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承受了难以想象的恶果,至少有三分之一的袍泽死在了这场动乱里面。
  
      “四亲王图谋造反,尔等随我一起,去将其捉拿归案。”波塞王召唤出了一柄普通的三叉戟,将其举过头顶说道。
  
      将时间倒退一点点,就在爆炸刚刚出现时,四亲王就猜测出发生了什么事情。亲王府内以家丁和仆役名义存在的军队被迅速汇聚在一起,一道道书信化作流光,飞入到王宫诸多文武大臣的府邸之中。
  
      一场王室之间的内战由此展开,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逐渐波及到了整个王都,每时每刻,都有无数魔神因此而亡。
  
      城内激战足足持续了半个多月,因为神妃而受到重创的波塞王对四亲王没有足够的压制力,这也就注定了这场战争将会持续很久。
  
      “胡绒羊还没死,波塞神妃生死未卜,冥冥之中我有一种预感,他们两个将会卷土重来!”客栈中,白骨精对西行众们说道。
  
      “这是胡绒羊下的一盘大棋,以整个波塞王国为棋盘,以我等众生为棋子,一旦我们就这样离开,谁也无法料想将来会出现什么结局。”天蓬附和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就在这里干等着他现身?”沙悟净询问道。
  
      “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如果不自己露出马脚的话,我们根本找不出对付他的办法。”白骨精无奈地摊手。
  
      这些年来,白骨精也遇到了不少对手,可是这些对手没有一个如同胡绒羊这般难缠。
  
      他本身就宛若一个诅咒一般,但凡被他沾染上,就是堪称无穷无尽的麻烦。
  
      与此同时,被西行众们念念不忘的胡绒羊出现在了王都外的一个古朴木屋前,微微弯腰说道:“神妃,四亲王和波塞王已经打成了两败俱伤,再打下去,这座王都都要被毁灭了。到了您出手,拨乱反正的时候了。”
  
      古朴木屋的房门被一只秀手打开,容颜精致俊秀的女子披着一袭凤袍,缓缓而出:“这还要感谢先生的谋划,若非先生操控局势,令四亲王和波塞王反目成仇,我永远也不会有剪除他们两个的机会。先生大恩,日后定当以国士待之。”
  
      胡绒羊嘴角微微勾起,拱手说道:“臣,不敢。臣请神妃召唤兵马,澄清寰宇,一统波塞。”
  
      他的话音刚落,一尊尊身材高大的魔神自虚空内无中生有,围绕着木屋密密麻麻的绕了无数圈,浓郁至极的杀气直冲云霄。
  
      当日,神妃和胡绒羊二人带领着十万魔神,杀入王都,近乎于摧枯拉朽一般扫荡过四亲王和波塞王的外围势力,不断摧毁着他们的有机力量。
  
      事实证明,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任何仇恨都能够被放下。实力不断缩水的两名王者迅速抱团在了一起,共同抵抗神妃的进攻。只不过,这抵抗的力量宛若螳臂当车,很快便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局面。
  
      “打听出来了,胡绒羊现在就在神妃的身边,是她的幕后军师。”因为战争而迅速破败的客栈内,小白龙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对三藏等人说道。
  
      “胡绒羊身在哪一方,哪一方就是我们的敌人。”白骨精沉声说道:“我去见波塞王,竭力帮助他渡过这次难关。”
  
      王宫遗址,新建大营。
  
      波塞王和四亲王相对而坐,激烈讨论着战争应对。
  
      “王兄,已经没有别的好办法的,只有调动边军入京,才能消灭恶毒神妃。”四亲王大声说道:“就算因此丢掉了边境的几座城池又能如何,最起码我们王室的江山是保住了,没有被别人篡掉。”
  
      “这不是一件小事,边军一动,则举国震荡。”波塞王说道。
  
      四亲王气得跳脚:“调遣边军不是小事,我们现在所经历的就是小事了?王兄啊,若是神妃除掉了你我,这边军岂不是又称为了她的羽翼?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您可要想好啊。”
  
      波塞王郑重颔首:“我会尽快给你一个答复。”
  
      “希望这回复不要太晚。”四亲王微微一叹,转身向帐门外走去。
  
      “哧!”就在此时,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掀开帐门走出去的四亲王诡异的出现在了波塞王身后,握着一柄血红色的尖刀,刺穿了波塞王的心口。
  
      波塞王瞪大了眼睛,浑身都僵硬了,却难以置信地说道:“为什么?”
  
      “王兄,你的性格太优柔寡断了,我敢断定,即使是经过慎重考虑,你也不会将边军调过来。”四亲王说道:“所以为了王室血统的延续,我不得不这么做。”
  
      “糊涂!”波塞王艰难地说道:“你我联手,并且有大义存在都不是神妃的对手,杀了我,仅凭你自己如何能够抵挡对方?”
  
      “你将自己想的太重要了。”四亲王摇头说道:“一个受了重创的领主,早已没有了影响战争的实力。至于说大义,当你死后,我就是大义!”
  
      波塞王到底是死了,死在了自己的错误判断之下。随后四亲王以最快的速度整合王室军队,一边派人前往边境,另一边顽强抵抗着神妃军队的进攻。
  
      只不过,往往他派出去的军队,还未走出王都,就被胡绒羊提前布置好的伏兵给杀掉了,以至于消息始终都没有传达出去。
  
      在这种大环境下,白骨精摸清楚了所有情况,自愁眉满面的四亲王面前显化出了身躯。
  
      “我可以暗中走出王都,替你将边军引来,不过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白骨精说道。
  
      四亲王魔躯紧绷,眸光怪异地望着他:“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就凭除了我之外,没有魔神再有这种本领。”白骨精幽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