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重生之光辉人生 > 第八百九十章 关于魏军

第八百九十章 关于魏军

    第二天,冯一鸣履行承诺,让方瑜亲自出面去了趟江河艺校,因为工作性质关系,方瑜在江河艺校的人脉很广。
  
      如今的天辰影视已经不是几年前只能靠冯一鸣这个外挂挑剧本才能展露锋芒的时候了,虽然在艺人的知名度、人脉各个方面还有相当的劣势,但起码在公司架构、经纪人队伍、对外宣传上已经不比华谊兄弟逊色,毕竟身后有大金主撑腰嘛。
  
      就在去年和今年,冯一鸣随随便便从一堆剧本中挑了几个眼熟的,没想到方瑜居然还真办成了,硬生生挤进了《士兵突击》、《奋斗》两部大热剧的出资方之一,如今晚上八点钟黄金档打开电视机换几个频道,十个频道有六个都是这两部剧的第二轮播放。
  
      事情处理的很顺利,冯母算是仗着儿子的势,充当了一回胡汉三,给大丫二丫挑了两个名声不俗的老资格教授。
  
      “方瑜,你和周冲到底什么时候要小孩啊。”回程的路上,冯母多管闲事不停追问:“周冲他爸妈急的……”
  
      冯一鸣一拉老妈的胳膊,赶紧把话题扯开,“现在天辰影视算是彻底站住脚了,明年有什么打算?”
  
      “有几部电影正在筛选,见你一面难度比较大,我把表格打印带过来了。”方瑜递了份文件过去,自从天辰影视被划归到文娱事业群之后,她很少通过私人关系和冯一鸣联系,但今天却带了份投资计划过来,无非是对冯一鸣的眼光有着太充足的信心。
  
      方瑜犹豫了会儿,回头对冯母说:“我也理解爸妈,但手头上的事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冯一鸣看老妈已经看过来了,赶紧摇手道:“这不关我的事……”
  
      “咳咳,要不我先看看明年天辰影视的投资计划,回头跟老康说声,你先安心备孕?”
  
      “等过完年再说吧。”方瑜也感觉到了压力,不仅仅是公婆,连父母都在催促,而且方瑜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丈夫和冯一鸣之间的关系。
  
      “也是,周冲这一两个月也没那时间。”
  
      等冯一鸣回到家,靠在沙发上无聊的看那份投资计划表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恩?《梅兰芳》。
  
      冯一鸣记得不太清楚了,反正记得是梅玖葆作为顾问,黎明主演的那部,好像成绩很一般……
  
      哎,天辰投资如今的钻营能力倒是挺强的,就是有点……算了,反正现在是归属到康威季管辖,现在和老子的小金库一点关系都没有!
  
      想到这冯一鸣把表格一丢,懒得再继续看了。
  
      边上大丫端着碗草莓过来,她看昨晚冯一鸣挺喜欢,一回家就去厨房洗了一碗。
  
      “恩,大丫乖。”冯一鸣随手捏了个草莓塞进嘴,笑眯眯的说:“大丫,以后好好学小提琴,给哥哥争口气……”
  
      这时候冯伟安带着老花镜,手上还拿着个放大镜,走过来说:“一鸣,你们展雄搞的这个广告也太夸张了,我上个古玩论坛都能看到。”
  
      “正常的很,成人网站都能看到呢。”
  
      “瞎说什么!大丫二丫还在呢。”冯伟安训了句,才问:“前几天查建驰上门,说你们搞的促销广告铺天盖地?”
  
      这话儿倒是真的,从九月中旬展雄和阿里双方达成共识后,最先启用的宣传手段就是广告,从央视的广告片到网络上无处不在的广告栏,从不少一二线城市公交车上的广告位到道路两旁的广告牌,马雲和冯一鸣在这点上有着共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促销活动的信息传达给最多的群体。
  
      央视的广告片中,主要凸显出来的是促销节的双十一的日期、促销节日的概念,主办双方的名字倒是其次,当然了,在其他广告位上,双方都不会老老实实,在余杭周边的广告位上基本上看不到易品网的名称,在北江省境内,广告上也绝不会有阿里、天猫……
  
      “挺奇怪的,照你这么说,动静还挺大的。”冯伟安听完儿子的解释后,皱眉问:“但是江河市似乎没什么动静啊?”
  
      “来,大丫,喂我个草莓……哎,乖!”
  
      “哎,老爸你问我什么来的?大丫,你看看,老爸嫉妒呢,赶紧也喂他一颗!”
  
      冯伟安哭笑不得的张嘴吃下大丫送上来的草莓。
  
      “这事啊,很简单,那帮家伙尽折腾这点上不得台面的歪门邪道!”冯一鸣哼了声,却发现老爸的脸色古怪。
  
      呃……冯伟安是知道儿子前段时间干了什么的,你丫也有脸说别人歪门邪道、上不得台面!
  
      “广告宣传并不仅仅是由易品网来负责的,事实上这次的促销活动非常受重视,几乎调动了集团公司大部分资源。”冯一鸣解释道:“网络上、电视上的广告宣传由陈靓负责,实体广告由易品网和总部双重管理。”
  
      “不在江河市进行宣传,一方面是因为江河市虽然是北江省的省会,但是购买力相对有限,别说和北上广一线城市相比,即使是二线城市也比不过,所以没有将江河市作为重点。”
  
      “而另一方面是因为,江河市毕竟是易品网、展雄集团公司所在地,在本地享有极高的知名度,等本地人接受了网络上、电视上的广告高频度轰炸之后,很容易调动本地的气氛,用不着耗费太多的资源。”
  
      冯伟安边听边点头,摘下老花镜突然插嘴道:“可能也和十一月初的江河展销会有关系吧?到时候展销会一开,促销活动的宣传也能跟着……”
  
      冯一鸣盯着电视上《士兵突击》里的王宝宝,心里推算这时候宝宝和潘金莲勾搭上没……随口说:“原来聂维倒是有这方面的相关计划,但被我和魏军给否了。”
  
      “大丫,喜欢他吗?”冯一鸣指着宝宝。
  
      大丫脸上露出嫌弃的神色,一个劲儿的摇头。
  
      哎,这世道果然还是要看脸的,也不知道这厮哪来的勇气去追校花……
  
      冯一鸣呆了会儿看老爸还在看着自己,只好接着说:“上半年我和魏军商议后,跟市里沟通了下,决定将江河展销会的开幕时间往后延迟,大概在十一月十五号左右。”
  
      这点是冯一鸣之前没有考虑周全的,以前把江河展销会放在十一月初,主要是为了蹭一波每年秋季广交会的热度,却没有考虑到和后来的双十一促销节的时间点重合。
  
      “先看看促销活动的效果?”冯伟安虽然不懂商业,但可不是笨蛋。
  
      “是啊,如果我和魏军的推测不出现大的意外,这次的促销活动很可能大爆,接下来的江河展销会……那就是请君入瓮了。”
  
      冯一鸣偏着头说:“虽然之前易品网已经是国内排名前两位的电商企业,但直到这次的促销活动之后,地位才能稳固下来,到那时候,展雄集团脚下的这块基石才算万无一失。”
  
      冯伟安没理睬儿子一贯的吹嘘自身的大话,突然说:“你现在算是半正式的执掌展雄集团了吗?”
  
      冯一鸣一怔,“为什么这么问?”
  
      “我只是觉得魏军挺……挺尴尬,也挺难的。”冯伟安一摊手,“集团里的高层,事业群的总裁,再到下面的头头脑脑,似乎都和你很熟,很多工作报告都是直接发给你的……”
  
      “但我很少很少绕过魏军干涉集团的运营……”冯一鸣狐疑的看着冯伟安,顿了顿,问:“老爸你从来对展雄那边不太关注……你刚才说,查院长前几天来过?”
  
      “你这脑瓜子实在太好使了,我说你这样累不累啊!什么话都在脑子里拐上七八个弯儿。”冯伟安感慨的伸出手,一阵乱揉把儿子的脑袋揉成乱鸡窝,“你平时和魏军大都是电话、邮件联系对吧?查建驰和魏军最近见面次数有点多,感觉魏军那边有点……”
  
      “怕我提前接手?”
  
      “恩,虽然最终肯定要交权的。”冯伟安轻轻点头,“即使现在,魏军名义上是集团CEO,但实际上通过天辰交流会,不管是集团高层还是事业群总裁,都不缺少和你沟通的渠道。”
  
      “查院长真够深思熟虑的……”冯一鸣略带嘲讽的嘀咕了一句,依旧盯着电视屏幕,“关于魏军……”
  
      “查建驰是经济研究院的院长,说白了就是展雄集团、天辰投资以及你个人的智囊团,而且关于展雄集团的组织结构调整是以他的思路为主的,说几句这方面的话算不上逾越吧?”冯伟安解释道:“事实上,虽然他没说出口,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意思……展雄内部有些人应该有这方面的担心。”
  
      “那他们的心思可真是白费了。”冯一鸣不阴不阳的笑了笑。
  
      “当年从青萍起家,除了彭时年、顾仁为主的安保公司之外,我手下只有李语、罗云和刘娟寥寥数人,之后高一的暑假去了羊城,才在真正意义上走出第一步。”
  
      “老爸你后来也知道了,那两千多万是砸进了天韵科技。”冯一鸣张开嘴吃了颗胆小的二丫怯生生送上来的草莓,“天韵科技的前身是一家工作室,老板是黄永江,就是通过他,我才认识了魏军。”
  
      “虽然魏军是第二年才进入公司的,但资历却非常老,而且他当时在展雄投资任职,负责各个公司的筹备工作,那些老资格员工骨干大都是他招聘的。”
  
      “其中就包括了当时天韵科技的老总康威季,还有中博网的老总梁刑、技术研究院的前身江海软件的老总也都是魏军介绍过来的。”冯一鸣笑吟吟道:“而这三家公司实际上构成了展雄集团的初期主体,现在事业群总裁中的陈靓、聂维、狄理全,以及各家公司的高管,大都有在中博网或者天韵科技的任职经历。”
  
      冯伟安有些吃惊,半响后才说:“也就是说……他在展雄集团的影响力非常深……”
  
      “当然了,但是魏军这个人说得好听一点是稳重谨慎……”冯一鸣解释道:“他也知道自己在集团内的影响力,所以在很多地方都会特意收手,比如说财务部门、人事部门,比如说安保公司……去年看到朱涵和李程合伙弄得百姓点评网,还挺羡慕的呢。”
  
      “这是给你吃定心丸呢。”
  
      “但是有些人却不甘心现在的位置,卯着劲想往上爬……”
  
      “什么意思?”
  
      “明摆着呢,从龙之功嘛。”冯一鸣目光冷漠,“查建驰跑来问你……也不知道是他想问还是被人当枪使了,想必集团内不少人都在琢磨,我到底什么时候把魏军踢走……”
  
      “我也不讳言,在展雄集团高速发展的道路上,魏军看似平淡无奇,但实际上起到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冯一鸣把遥控器丢给大丫,递了根烟给老爸,“在组建公司以及后来的招聘工作、百人计划中,有个很容易被人忽略的关键。”
  
      冯一鸣也懒得卖关子,直接说出答案,“不管是在基层,还是中层管理人员,再到高管,独当一面的事业群总裁,年龄都相对比较轻。”
  
      冯伟安看儿子在找打火机,从口袋里摸了个递过去,自己却没点着,点头道:“中层管理人员、各个公司的高管我不清楚,但是事业群总裁的年龄的确比较轻,任宏远曾经提起过,除了他之外,执行委员会中的成员没有超过四十五岁的,甚至有一半在三十五岁以下,他当时还说你胆子太大,气魄非凡。”
  
      “关于这点,早在五六年前组建展雄投资的时候,我就仔细考虑过了。”冯一鸣边吞云吐雾边说,“一方面是从我自身年龄考虑,另一方面是从行业的特殊性考虑,年轻人往往意味着冲劲十足,而在后面近十年内,互联网企业需要的往往是冲劲而不是稳重。”
  
      “但是一辆高速飞驰的轿车,需要的不仅仅是发动机、轮胎、方向盘,也需要刹车。”冯一鸣弹弹烟灰,“具体到集团的运营细节上,刹车不仅仅能够避免车毁人亡,还能在关键时候减速获得宝贵时间,从容绕过障碍。”
  
      冯伟安不动声色的把香烟丢到一旁,“魏军就是那个刹车?”
  
      “不错,他对互联网行业知根知底,掌控全局行事稳健。”冯一鸣叹道:“多少人都在琢磨我什么时候赶走魏军,却不去琢磨为什么这五六年来,我一直让魏军而不是别人呆在这个位置上……”
  
      “既然集团内人心浮动,你要不要找魏军谈一谈?”冯伟安建议道:“人心隔肚皮……”
  
      “我足够了解魏军,魏军也足够了解我。”冯一鸣笑了笑,“他也知道安保公司的实力可不仅仅是纸面上的那些人。”
  
      事实上,于海曾经向冯伟安汇报过,魏军在羊城的时候还曾经托人打听那对刘家兄弟究竟为什么被……
  
      “放心吧。”冯一鸣挥挥手,“我已经找魏军谈过了。”
  
      “怎么说?”
  
      “即使我全面涉入展雄集团,也不会抱着CEO的位置不放,很可能采取轮岗制度,相对于专业管理运营,我更愿意去考虑展雄集团未来的可能性和方向。”
  
      冯一鸣正大发感慨,突然门一开,冯母推门进来。
  
      大丫一个箭步窜过去,用自以为很低的声音悄悄告状,“哥哥十分钟抽了两根烟,但爸爸没抽……”
  
      冯一鸣听了前半句……嗨,这熊孩子!
  
      听了后半句……冯一鸣登时黑下脸,转头看着桌上被老爸拨到自己面前的那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