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寻宝全世界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在艺术的海洋里畅游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在艺术的海洋里畅游

    欣赏完《三博士来朝》,叶天他们很快又来到同样出自达芬奇之手的另外一幅画作,《天使报喜》之前,开始欣赏这幅著名的顶级艺术品。
  
      准确点说,《天使报喜》这幅画作并非达芬奇一个人的作品,而是他在年轻时跟艺术大师韦罗基奥合作完成的一幅画作。
  
      韦罗基奥,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位著名画家、是十五世纪下半叶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
  
      他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也更加著名的身份,他是达芬奇和波提切利等著名画家的老师。
  
      在他的学生之中,还有一位叫做佩鲁吉诺的著名画家,这位画家正是美术三杰之一,拉斐尔的老师。
  
      此外,韦罗基奥对米开朗基罗也有很大的影响。
  
      完全可以这么说,只要谈到文艺复兴运动、谈到文艺复兴美术三杰,那么就绕不开韦罗基奥。
  
      在西方艺术史上,这是一位地位非常特殊、也非常重要的顶级艺术家。
  
      欣赏《天使报喜》的时候,叶天也没忘暗中开启透视,探查隐藏在这幅画作背后的秘密。
  
      可惜的是,在这幅著名的画作上,他并没有发现神秘字符、以及斐波那契数列,不同于之前见过的另外几幅达芬奇画作。
  
      但是他却发现,达芬奇作画时使用了一种不含铅的颜料,韦罗基奥使用的,则是含铅为主的颜料。
  
      初看上去,这幅画作除了是一幅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之外,其它地方并无奇特之处。
  
      但是,如果把这幅著名的画作放到现代x光机下进行扫描,人们就会发现,达芬奇画的大天使加百列消失不见、变成隐形的了。
  
      这正是达芬奇玩的一点小手段、或者说是小聪明,现在看来,似乎不足为奇,但是放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从这点可以看出,达芬奇不愧全领域天才的美誉、不愧科学家的称谓。
  
      通过透视《天使报喜》这幅画作,叶天也得以确定,达芬奇并不像有些神乎其神的传说那样,是个外星人。
  
      最起码在这幅画作上,叶天并没找到过达芬奇是外星人的证据,只不过是一位才华横溢、聪明绝顶的顶级艺术家而已,或者说是全领域天才。
  
      欣赏完这幅《天使报喜》,叶天他们又欣赏了同样陈列在这个展厅内的其它顶级艺术品,继续在艺术的海洋里尽情畅游。
  
      这其中包括帕多瓦派著名画家曼特尼亚的作品、威尼斯画派著名画家贝利尼和乔尔乔涅的作品、创新派著名画家柯勒乔的作品等等。
  
      无一例外,陈列在这个展厅里的每一件艺术品都美轮美奂、价值连城,都是当之无愧的顶级艺术品,令人赏心悦目、迷醉不已!
  
      等叶天他们走出北方画家陈列室,已是下午六点多了。
  
      因为时间原因,接下来的参观,他们就只能走马观花了,大幅提高参观的速度,否则根本不可能逛完乌菲齐美术馆剩余的展厅。
  
      在德国画家陈列室里,他们看到了丢勒、克拉纳赫等顶级艺术大师的杰出作品,每一件都堪称德国国宝。
  
      随后的文艺复兴后期陈列室里,他们又见到了乌菲齐美术馆的另外两件镇馆之宝,拉斐尔的《金翅雀的圣母》、米开朗基罗的《圣家族》。
  
      通过透视,在拉斐尔的《金翅雀的圣母》上,叶天还发现了两处隐藏着的秘密,以前从未被人发现过!
  
      但是,这两处秘密都与这幅画作有关,并没有指向某处宝藏什么的,对于叶天来说,发现与否都没有任何用处,他又不做艺术研究。
  
      除了这两幅镇馆之宝,在这个展厅里,还陈列着托斯卡纳派著名画家马尼埃里斯特等人的杰出作品。
  
      接下来的威尼斯画派陈列室,则陈列展示着提香、委罗内塞、丁托列托等威尼斯画派著名画家的一系列杰出作品。
  
      这其中尤以艺术大师提香的《花神》和《乌尔比诺的维纳斯》最为杰出、也最为珍贵,这两幅顶级艺术品,同样是乌菲齐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即便走马观花,等叶天他们逛完剩余的展厅、欣赏完陈列在这些展厅里的顶级艺术品,也已经到晚上九点了。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
  
      因为跟乌菲齐美术馆的馆长认识,而且叶天在古董艺术品收藏领域影响力巨大,所以乌菲齐美术馆开了个特例,将闭馆时间顺延了两个多小时。
  
      直到叶天他们逛完所有展厅、欣赏完陈列出来的大部分顶级艺术品,乌菲齐美术馆方才闭馆,结束今天的展览活动。
  
      如若不然,叶天他们今天就只能带着遗憾离开,等以后有机会再来这里参观游览了。
  
      当叶天他们意犹未尽地走出最后一个展厅,准备离开乌菲齐美术馆时,一眼就看到,几位新老朋友正在展厅门口等候。
  
      其中有乌菲齐美术馆馆长菲利波,乌菲齐美术馆文艺复兴艺术部主任、以及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院长马里奥等人。
  
      看到这几位新老朋友,叶天立刻堆起一脸灿烂的笑容,快步走了过来。
  
      “晚上好,先生们,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再次见面了,很高兴见到你们,菲利波,我要特别感谢你、感谢你们乌菲齐美术馆。
  
      谢谢你们的慷慨,给予了充足的时间,让我们得以尽情欣赏陈列在这个著名美术馆里的顶级艺术品,而不是带着遗憾离开“
  
      菲利波面带微笑跟叶天握了握手,然后客气地说道:
  
      “晚上好,斯蒂文,你真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家伙、而且充满热情、甚至都有点废寝忘食了,难怪你这家伙能取得那么巨大的成就呢。
  
      此时,我也有些理解了,你这家伙的眼光为什么会如此犀利,古董艺术品相关知识为什么会如此深厚,你这样的学习方式实在有点吓人。
  
      你既然来到了佛罗伦萨、来乌菲齐美术馆参观,那是我们的荣幸,晚点关门也是应该的,用不着感谢,说实话,我们也想结个好人缘!“
  
      接下来,叶天又跟另外几位挨个打了声招呼、握了握手,客气了几句。
  
      一阵寒暄之后,马里奥好奇地问道:
  
      “斯蒂文,你们接下来的行程怎么安排?之前我看新闻报道,说你接下来还要去罗马“
  
      叶天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道:
  
      “明天我们准备去阿诺河对岸的皮蒂宫参观,然后就要离开佛罗伦萨了,去时尚之都米兰,之后才会去罗马。
  
      对于米兰运河古董市场、米兰大教堂、达芬奇的旷世之作《最后的晚餐》等,我都慕名已久,当然不能错过!“
  
      听到这话,眼前这几位意大利人不禁都暗自打了个寒颤,后背直冒凉气。
  
      不用问!米兰的古董商们要倒大霉了,也逃脱不了被斯蒂文这个家伙疯狂洗劫一把的悲惨命运,就跟佛罗伦萨的古董商们一样!
  
      说话间,大家已经走出了乌菲齐美术馆。
  
      随后,叶天他们就告辞离开,乘车返回了美第奇别墅酒店。
  
      此时,夜色笼罩下的佛罗伦萨老城,气氛依旧非常紧张,街道上随处可见荷枪实弹巡逻的警察,一个个高度戒备、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