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红楼大官人 > 十五、李纨做东,薛蟠付钱

十五、李纨做东,薛蟠付钱

    大家伙都是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独李纨穿一件哆罗呢对襟褂子,薛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革丝的鹤氅。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没避雨之衣。薛蟠见到黛玉也来了,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绉面白狐狸皮的鹤氅,系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上罩了雪帽,不如以前那样素净,华丽又极为脱俗,莺儿给薛蟠脱了大氅,薛蟠坐在了黛玉的身边,两个人说着话。
  
      一时湘云也来了,穿着贾母给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毛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子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黛玉先笑道:“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他一般的拿着雪褂子,故意妆出个小骚鞑子样儿来。”湘云笑道:“你们瞧我里头打扮的。”一面说,一面脱了褂子,只见他里头穿着一件半新的靠色三厢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小袖掩衿银鼠短袄,里面短短的一件水红妆缎狐肷褶子,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鹿皮小靴,越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众人笑道:“偏他只爱打扮成个小子的样儿,原比他打扮女儿更俏丽了些。”
  
      湘云笑道:“快商议做诗。我听听是谁的东家?”李纨道:“我的主意。想来昨儿的正日已自过了,再等正日还早呢,可巧又下雪,不如咱们大家凑个热闹,又给他们接风,又可以做诗。你们意思怎么样?”宝玉先道:“这话很是,只是今儿晚了,若到明儿,晴了又无趣。”众人都道:“这雪未必晴。纵晴了,这一夜下的也够赏了。”李纨道:“我这里虽然好,又不如芦雪庭好。我已经打发人笼地炕去了,咱们大家拥炉做诗。老太太想来未必高兴。况且咱们小玩意儿,单给凤丫头个信儿就是了。你们每人一两银子就够了,送到我这里来。”指着香菱、宝琴、李纹、李绮、岫烟,“五个不算外,咱们里头二丫头病了不算,四丫头告了假也不算,你们五分子送了来,我包管五六两银子也尽够了。”宝钗等一齐应诺。薛蟠笑道,“论理,我也不该说这个,只是你们几个都是没有出息银子的——妹妹别白我,我可是说实话,你们统共就这么一些个月钱,素日里头还要打赏婆子丫鬟们,还要预备着外头买新鲜玩意,一两银子虽然不多,可也不少,这些人里头唯独我是在外头有出息的,”薛蟠继续说道,“不如,大嫂子,这一次大家伙的银子还是我来出罢了。”
  
      “这可不成,”探春笑道,“前个清凉台大家伙赏梨花,就已经是你做东了,如何还要劳烦你呢?虽然是大哥哥有钱些,但大家伙也不好一直叫你贴补银子。”
  
      湘云上次做东请贾母王夫人薛姨妈等人赏桂花,吃螃蟹,虽然明面上是湘云做东,实则还是宝钗帮衬着张罗的,而螃蟹那些东西又是薛蟠处得来,这也算的上是薛蟠所出了,旁人不知道,湘云自己个那里不知道,也是如此说道,“很该如此,没有叫大哥哥一直出的份儿。”
  
      “我这人呢,作诗不成,但是做东是最喜欢的,”薛蟠笑道,“自己家里头姐妹们热闹热闹,倒也就罢了,那里还会说是要花多少钱?”薛蟠见到众女都说不肯,眼珠子转了转,“若是实在不肯,我倒是有个主意,你们每次作诗所得,都该归我,这我出的银子,就当做是给妹妹们的润笔,如何?”
  
      “你拿着我们的诗去做什么?”李纨笑道,“若是按照之前咱们所得的那几本诗册不成?”李纹宝琴等忙问是什么诗册,李纨顿时命丫头将薛蟠所制的梨花诗册和海棠诗册拿出来给新来大观园之人赏玩,李纹宝琴等看了一会册子,又读了诗句,叹道,“府上的姐妹们实在是才情了得,我们等万万比不得的。”
  
      倒是黛玉这个时候说话了,“蟠哥哥所言倒是有些道理,每一次宝玉倒是还作诗和咱们一起热闹热闹,蟠哥哥每次都躲在后头,看着我们胡闹,可偏生他在园子里头还颇有辈分,咱们除了大嫂子都是称呼他哥哥的,既然是哥哥,咱们这些弟弟妹妹们就不能够罚他,可每次都这样躲了过去,倒也不成,依我看,很该蟠哥哥出银子做东道,也算是给咱们诗社助威了,再者若是哥哥要这些诗,却也不是白拿的,蟠哥哥这意思我觉得极好,大嫂子快依了他就是了。”
  
      宝钗自然是同意的,按照李纨所说,湘云也是一样要出银子的,可宝钗知道,她在自己家里头都过的不富裕,如何在这里头再出银子了,宝玉是不会在意这些事儿的,他倒是要催着薛蟠要把上一次那菊花诗也要造册出来让大家伙瞧一瞧,自然也是无话可说,李纨笑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又是借了大兄弟的光了,只是这一次到底是我东道,若是大兄弟出份子钱,这事儿还是我来办,如何?”
  
      “如此就是极好,说不得也要让大嫂子出些力气,”薛蟠笑道,“我这个人懒得很,愿意出银子,倒是不愿意操持这些个。”此事儿商定好了,因又拟题限韵,李纨笑道:“我心里早已定了。等到了明日临期,横竖知道。”说毕,大家又说了一回闲话,方往贾母处来,当日无话。
  
      薛蟠先是回了清凉台,要晴雯包了十两的银子出去给李纨,晴雯知道薛蟠等人要作诗起诗社,如今都是大家伙凑份子,却不知道薛蟠要出十两银子这么多,“那里要这么多?十两银子只怕是外头戏酒都置办的来了,这是要起诗社呢还是要过大寿?”
  
      “他们能有几个银子?”薛蟠笑道,“咱们有钱,自然是一体都给他们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