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极品亲王府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千里马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千里马

    小生费了好半天劲儿才让身下的马儿乖巧,看着满身“大汗淋漓”的李大掌柜,带着歉意道:“李大掌柜见谅,这马儿实在是不通人性,勿要和这头畜生生气!”
  
      一边说着,小生在马脑袋上敲了几个爆栗以示惩戒,李大掌柜也不知是错觉还是眼花,他分明看到马儿的蹄子不安分的与地面摩擦,直勾勾的眼神只盯着他一人。
  
      “咳咳!”
  
      李大掌柜抬手摸了摸马脑袋,一边温柔体贴道:“怎么能这般虐待动物呢?瞧这瘦的,一定是你这主家只顾着让马儿跑,不给吃草、吃料,实在是让我这个大善人都看不过去了!小二!还不快去整捆马草来,给这马儿吃?”
  
      李大掌柜大嗓门一吼,又回过头来轻声细语,摸着明显温顺多了的马脑袋,朝着马背上的小生抱怨道“马儿不吃饱怎么有力气跑呢?摊上你这么个主人,真是……”
  
      咴儿咴儿~
  
      马儿一阵欢腾,马脸贴着李大掌柜的脸颊直噌,小生使了八分的力气才将它的马脸拉了回来。
  
      “瞧,人心所向!在本店吃顿饭再走吧,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李大掌柜乐呵呵道,手掌不自觉的与马儿互动。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爆栗,不要钱似的砸在马儿脑袋上,让其发出一声哀嚎,小生却是不理李大掌柜心疼的如死了爹妈的模样,岔岔不平道:“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了,准是以为我好欺负,等回头见了主子,看你还敢张扬不?”
  
      咴儿咴儿~
  
      “知道怕了是吧!等着吧,马上有你好果子吃!”
  
      小生又熟练的食指弯曲敲了一爆栗,回过头来正儿八经道:“李大掌柜,杭州知府的侄子,呵,可能你还不晓得我家主子是谁!”
  
      “是谁?”
  
      李大掌柜顺口问了出来,便见马背上的小生一脸苦笑,干巴巴道:“我家主子是贝勒爷!”
  
      “贝,贝勒爷?”
  
      李大掌柜脸色不好看起来,盯着马背上的小生一时间晦气的挥了挥袖子,退后几步,拉开一丈的距离。
  
      “掌柜,喂马的草料放哪儿?”
  
      店小二哼哧哼哧,背着一袋子的马粮,整个背都压弯了。
  
      咴儿咴儿~
  
      马儿许是眼睛极好,一时间又嘚瑟的欢腾的呼叫。
  
      “喂什么喂?吃饱了撑得?谁叫你搬出来的,搬回去!搬回去!”
  
      李大掌柜气的跺脚,吹胡子瞪眼睛,店小二一阵委屈,奈何人在屋檐下,只得又费力的将马料抬了回去。
  
      嘶—
  
      店外的马儿摩擦着不安分的马蹄,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看着它的吃的渐行渐远,发出不满的声儿来。
  
      “叫什么叫,有这力气路上不多跑些,害得耽搁了时间,不中用的家伙!”
  
      毫不意外,马儿额头上又来一爆栗,疼得它眼泪都流出来。
  
      “李大掌柜不会不知晓知府衙门在哪儿吧?”
  
      “哼,让我告诉你,做梦去吧!”
  
      想想伯父就是被那个贝勒爷关进牢里的,李大掌柜对其身边的人一样深通恶绝,连同那身下的马儿,他都想踹几脚。(前提是他能踹过)
  
      小生自然也知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可能从李大掌柜这儿打听了,便无奈摇了摇头,勒回不情愿的马脑袋,轻踢肚皮,一时间,马儿垂头丧气,耷拉着长脸有一步没一步的溜达。
  
      “敢问这位大娘,知府大牢……”
  
      咴儿咴儿~
  
      马儿的一声嘶鸣,将腿脚不利的老太太吓得篮子一扔,掉头就跑,此去奔跑到家,一路都不带喘气的。
  
      风萧萧兮易水寒,大娘一去不复还。
  
      小生瞭望少年狂,马儿吃的额头爆,咴儿咴儿只把屈来报!
  
      …………
  
      …………
  
      杭州知府衙门,金灿灿的几个大字。
  
      小生瞪大了眼睛瞧着,摸着马耳朵道:“你这家伙莫不是狗鼻子不成?”
  
      原来小生一连问了多个路人,要么讳莫如深,要么便是被马儿折腾的吓跑了,正当他准备教训使坏的家伙时,却是一路奔腾,连他手里的缰绳都不管用,一路没头没尾的狂奔,此时便到了!
  
      咴儿咴儿~
  
      “哎呦,现在知道邀功请赏了?虽然你把我带到地方了,可按照你千里马的名头,可是晚了一日,显然路上偷奸耍滑的不肯卖力,哼,等着主子收拾你吧!”
  
      小生麻利的从马背上跳了下来,鼻子飞扬,眼角冲天。
  
      咴儿咴儿~
  
      马儿悲鸣,呜呼哀哉一声,天然的大长脸在小生背后一阵剐蹭,粉红大舌头舔了又舔,怪不得小生面白的脸颊特别的干净,白色的尾巴摆动,又扫去他一身的风尘仆仆。
  
      “你这马儿与你这身皮囊不匹,实在是不纯洁!”
  
      小生单手指一撇,将马脸推开,整理了整理衣裳,正准备上台阶时,却是又被马儿咬住了衣裳。
  
      咴儿咴儿~
  
      “你好生待着,等我出来了带你去吃官粮!”
  
      在马儿幽怨的眼神中,小生上了台阶,还不等兵丁差役拔刀相问,当着几人还有马儿的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屁股撅得朝天,脑袋伏在地上,嚎嚎大哭起来。
  
      “贝勒爷,小桂子来看你了,奴才该死,没能亲自保护贝勒爷,奴才罪该万死!贝勒爷,奴才若不是上有老母,便一头撞死在这石栏之上了!”
  
      咴儿咴儿……
  
      显然马儿也有话说,小桂子哪里顾得上理它。兵丁差役拔出半截的刀,此时望着眼前仿佛披麻戴孝的家伙,愣是不知所措,唯有“贝勒爷”三个字让他们心中一紧,对视一眼,努了努嘴,自有人进去通禀。
  
      没一会儿功夫,牢门打开,人未至,声儿却从黑胧胧的甬道中传出。
  
      “小桂子?真,真的你?你,你怎么来了!”
  
      咴儿咴儿~
  
      台阶下的马儿欢腾的原地转圈,仰着脑袋不住嘶鸣,显得比此时的小桂子还要激动不已。
  
      “贝勒爷!奴才终于见到您了,奴才真的好想你!”
  
      小桂子望着贝勒爷依旧英俊潇洒,如大福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的脸颊,双手紧紧怀抱着林曜的大腿,一刻都不想松开。
  
      谁能帮我想个马儿的名字呢?幽默诙谐,一语中的,一针见血的名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