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 酷刑4
    梵千世毕竟和天道之主帝拂衣打过无数次交道,对天道之主所会的功夫还是知道一些的。
  
      帝昊这一招和和帝拂衣做为天道之主时的某种功夫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这种功夫就算是现在的帝拂衣也使不出来!
  
      小帝昊只是现在帝拂衣的义子,他怎么会使用这种功夫的?!
  
      他手一挥,血红长剑重新在掌心凝聚成型,不过他这次不是冲着粉烛龙去的,而是直指帝昊的眉心:“你是谁?!怎么会使用元炀盾?!”
  
      他声音森然,杀机逼人!
  
      帝昊强咽下涌上喉头的一口血,笑了:“你猜?”
  
      梵千世冷笑:“不说么?本尊自有手段让你说实话!”
  
      手指捻了个法诀,帝昊身周的沙地忽然沙沙作响,无数荆棘丛地底钻出,荆棘上的尖针闪着森绿寒光,向着帝昊缠过去!
  
      这是缚魂荆,这种荆棘一旦缠中魂魄,会将所有的尖刺都刺入魂体之内,让魂魄痛楚异常,像是要被活生生撕裂!再硬骨头的魂魄也受不了这个,一般让说什么就说什么,只求早日摆脱这种酷刑……
  
      这种刑罚是梵千世自己研究出来的,这些年不知道对付过多少魂魄,可以说百试百灵,现在他将此刑罚用在帝昊身上,不相信他一个小孩子会不招!
  
      这荆棘尚没缠到跟前,煞气就已经扑面而来。
  
      帝昊自然知道利害,无奈他现在身子酸软的厉害,想要自主站起来都有些困难,更遑论躲避了!
  
      眼见那些荆棘如同凶蛇交缠而至,他压根没有击退它们的法子,不由闭上了眼睛,预备硬捱一阵……
  
      “呼!”粉烛龙忽然横着扑了过来,一角挑起了地上的帝昊!
  
      而那些荆棘像毒蛇一样直接爬上了粉烛龙的身子……
  
      粉烛龙昂头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显然,这荆棘也让它疼痛万分,它下意识就想飞起来,但那些荆棘死死地缠住了它的爪子,活了一样向它身上迅速蔓延,它们的目标依旧是帝昊!
  
      当然,它们蔓延过的地方也像是一排排的针扎进粉烛龙的身体内,剧烈的疼痛让它哆嗦得像是在风雨中飘摇的叶子……
  
      “放下我,走!”帝昊在它的角上挣了一下,反正也逃不开,他不想再拉着粉烛龙垫背。
  
      “不!”粉烛龙还在试图挣脱那些荆棘飞起来。
  
      这个小少年是它这么多年来唯一的玩伴,它不想让他受罪……
  
      “没想到你这个矮冬瓜居然还有这样的义气。”梵千世轻笑,笑声里似有森森寒意:“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有难同当吧!”
  
      手指接连掐诀,那荆棘在粉烛龙身上爬的更快!
  
      有一根荆棘的尖角已经爬到了帝昊的脚踝处,帝昊脚踝处骤然一疼,仿佛有尖刺循着他脚踝处的血脉刺入,然后在里面迅速生长——
  
      他小脸瞬间煞白,冷汗顺着鬓角流下。他没有痛呼,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梵千世,怪不得你这个创世神无法真正统御这个世界,原来你入了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