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亘古剑尊 > 第二十六章 虚冥

第二十六章 虚冥


  
      云霄面前,老者苍老的脸庞上带着一缕不解之色的看着面前突然沉默的云霄,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此刻的云霄,双目没有焦点的睁着,目光散乱,同时原本红润的脸庞也是渐渐苍白了起来,不时眉头便会轻皱一下,似乎在承受着不小的痛楚一般。
  
      至于说他的识海深处,此刻早就已经变成了一片混乱,就如同飓风来临时的大海一样,巨浪翻涌。
  
      在识海中巨浪翻涌之际,那原本应该已经融合的破碎记忆却是再次翻涌了出来,不过,这一次的破碎记忆并没有对云霄起到任何的作用,而且他此刻承受的痛苦也是因为这些破碎记忆而产生的。
  
      模糊不清的记忆不断涌入,那破碎的记忆碎片丝毫没有顾及云霄便是强制性的与他融合,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具体的东西,只有一道道模糊的而且让他脑海胀痛的混沌记忆浮现出来。
  
      锵!!!
  
      突然,就在那些破碎的记忆碎片让云霄都有些承受不住的时候,一道清冷但却带着凌厉无匹的气势的剑鸣声在识海中骤然响起。
  
      剑鸣如雷一般在识海中响起,而那翻涌的巨浪在这剑鸣响起的刹那,就仿佛是碰到了天敌一般瞬间的平静了下来。至于说那强制性与云霄融合的记忆碎片,此时也是如同见了阳光的白雪一般迅速消融。
  
      只是一瞬间而已,原本让云霄不断皱眉的痛楚便是烟消云散,而在痛楚消失之后,他心里也是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丹田之中,本命剑器静静的悬浮在灵海中心接受着精纯的剑元的淬炼,而旁边便是不断飞舞的弑神剑。
  
      这柄从剑池之中得到的圣器,现在却是如同一个孩童一般贪婪的吸收着灵海中精纯的剑元。看它的样子,若不是已经认云霄为主了,恐怕云霄早就已经被吸成一具干尸了。
  
      飞舞的弑神剑,安静的本命剑器,一动一静!不过,很明显刚刚的那一声剑鸣就是这两柄剑发出的,毕竟,云霄可是他们的主人,他一旦有什么差池最后它们也要倒霉。尤其是弑神剑,剑修可不是烂大街的人,想要找一个能让它舒舒服服的吸收剑元的主人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一切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不过,就在那一声剑鸣响起来的时候,云霄面前那仔细观察他的老者眼睛突然一亮,原本微皱的眉头马上便是舒展了开来,看向云霄的目光更是变得柔和和蔼了几分。
  
      “啧啧,想不到老夫也看走眼了啊!这小家伙竟然是个剑修!”
  
      “前辈,刚刚您说什么?”一旁,原本目光散乱的云霄也是恢复了过来,而恢复过来的第一时间便是尴尬的朝老者笑了笑连忙开口道。
  
      “刚才晚辈分神了,没能听清楚前辈的话,还望见谅!”
  
      “哈哈哈,无妨,无妨!”看到云霄回过神来,老者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几分,尤其是在云霄向自己赔罪道歉的时候,他脸上表现出来的和蔼简直都要化成实质的好感一样。
  
      “小家伙,能不能告诉老夫你的名字?而且,以后也别前辈前辈的叫我了,和乐儿那丫头一样,叫我一声徐老头或者徐老就行。”
  
      “啊?”这时候云霄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介绍过自己,连忙是再次施礼赔罪道:“晚辈云霄。不过,这样叫前辈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前辈了?”
  
      “哈哈,你这小子,还是太过拘谨了啊!”看到云霄这个样子,徐老一脸笑容的摇了摇头,同时扭头看向了花海中采花编冠的古乐儿。
  
      “乐儿这丫头可是从小抓老夫胡子长大的,哪里有什么尊重不尊重的?”
  
      “不用顾及太多,还是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
  
      看着一脸笑容的徐老,云霄也是扭头看向了下面的古乐儿,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而他心里则是微微松了口气。
  
      “要不是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哪里敢越距半分!以你老头子的修为,想要杀了我一指头就足够了!”
  
      心里轻轻地嘀咕了一句,同时一直紧绷的心神也是放松了不少。
  
      “徐老,您刚刚说什么?是在嘱咐我什么吗?”
  
      “哦,算是吧!”头也不回的回了云霄一句,而徐老的目光一直落在古乐儿的身上,宠溺之色无以言表。
  
      “反正你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而恰好老头子我这一段时间有点事情要去处理,所以呢,就把乐儿这丫头交给你了。”
  
      “啊?”这一次,云霄听得是清清楚楚,但是在徐老话音刚落他便是愣住了。而徐老的话依然没有结束。
  
      “虽然古家是当年存活下来的家族,但是现如今却是几方势力中最弱的一家,毕竟,当年受创最重的除了灭门的那几家以外便数古家了,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元气。”
  
      “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有不少新兴的势力觉得自己有实力顶替古家的位置,因此会时不时的动点小手段。”
  
      “不过因为高层的压制,大的动作做不了,但各种小动作却是连绵不绝。”说到这里,徐老也是停顿了一下,顿时,云霄便察觉到接下来的话会有些难做了。
  
      “比如说对古家的年轻一辈进行挑衅或者是决斗了什么的。尤其是,乐儿这丫头的资质可以说是现在的古家最好的了,所以呢,这丫头的麻烦会更大一点。”
  
      “而且,别想什么道义啦,尊老爱幼啦这些没用的东西。修炼者,无论男女!”
  
      “既然是敌对势力的人,而且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这一方势力的守护者,那么谁会管你是男是女。虽然不能杀了,但是重伤甚至是废了却是可以的。”
  
      斜睨了云霄一眼,然后徐老才是继续冷笑着说道:“这一片天地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强自然什么都是对的,你弱就活该被人打压。至于其他,都只是放屁罢了!”
  
      “如果不是古家还有那么一两个强者撑着,如果不是因为忌惮我,古家要多少面就被其他的那一家三门给灭了然后吞了!”
  
      “小家伙,看你也不像是那种犹豫不决的人,而且呢,老头子对你印象很不错,所以这次就暂时把乐儿这丫头托付给你。”转过身,从面前桌子上拿起一枚果子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同时看着云霄轻声说道。
  
      云霄面前,老者苍老的脸庞上带着一缕不解之色的看着面前突然沉默的云霄,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此刻的云霄,双目没有焦点的睁着,目光散乱,同时原本红润的脸庞也是渐渐苍白了起来,不时眉头便会轻皱一下,似乎在承受着不小的痛楚一般。
  
      至于说他的识海深处,此刻早就已经变成了一片混乱,就如同飓风来临时的大海一样,巨浪翻涌。
  
      在识海中巨浪翻涌之际,那原本应该已经融合的破碎记忆却是再次翻涌了出来,不过,这一次的破碎记忆并没有对云霄起到任何的作用,而且他此刻承受的痛苦也是因为这些破碎记忆而产生的。
  
      模糊不清的记忆不断涌入,那破碎的记忆碎片丝毫没有顾及云霄便是强制性的与他融合,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具体的东西,只有一道道模糊的而且让他脑海胀痛的混沌记忆浮现出来。
  
      锵!!!
  
      突然,就在那些破碎的记忆碎片让云霄都有些承受不住的时候,一道清冷但却带着凌厉无匹的气势的剑鸣声在识海中骤然响起。
  
      剑鸣如雷一般在识海中响起,而那翻涌的巨浪在这剑鸣响起的刹那,就仿佛是碰到了天敌一般瞬间的平静了下来。至于说那强制性与云霄融合的记忆碎片,此时也是如同见了阳光的白雪一般迅速消融。
  
      只是一瞬间而已,原本让云霄不断皱眉的痛楚便是烟消云散,而在痛楚消失之后,他心里也是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丹田之中,本命剑器静静的悬浮在灵海中心接受着精纯的剑元的淬炼,而旁边便是不断飞舞的弑神剑。
  
      这柄从剑池之中得到的圣器,现在却是如同一个孩童一般贪婪的吸收着灵海中精纯的剑元。看它的样子,若不是已经认云霄为主了,恐怕云霄早就已经被吸成一具干尸了。
  
      飞舞的弑神剑,安静的本命剑器,一动一静!不过,很明显刚刚的那一声剑鸣就是这两柄剑发出的,毕竟,云霄可是他们的主人,他一旦有什么差池最后它们也要倒霉。尤其是弑神剑,剑修可不是烂大街的人,想要找一个能让它舒舒服服的吸收剑元的主人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一切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不过,就在那一声剑鸣响起来的时候,云霄面前那仔细观察他的老者眼睛突然一亮,原本微皱的眉头马上便是舒展了开来,看向云霄的目光更是变得柔和和蔼了几分。
  
      “啧啧,想不到老夫也看走眼了啊!这小家伙竟然是个剑修!”
  
      “前辈,刚刚您说什么?”一旁,原本目光散乱的云霄也是恢复了过来,而恢复过来的第一时间便是尴尬的朝老者笑了笑连忙开口道。
  
      “刚才晚辈分神了,没能听清楚前辈的话,还望见谅!”
  
      “哈哈哈,无妨,无妨!”看到云霄回过神来,老者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几分,尤其是在云霄向自己赔罪道歉的时候,他脸上表现出来的和蔼简直都要化成实质的好感一样。
  
      “小家伙,能不能告诉老夫你的名字?而且,以后也别前辈前辈的叫我了,和乐儿那丫头一样,叫我一声徐老头或者徐老就行。”
  
      “啊?”这时候云霄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介绍过自己,连忙是再次施礼赔罪道:“晚辈云霄。不过,这样叫前辈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前辈了?”
  
      “哈哈,你这小子,还是太过拘谨了啊!”看到云霄这个样子,徐老一脸笑容的摇了摇头,同时扭头看向了花海中采花编冠的古乐儿。
  
      “乐儿这丫头可是从小抓老夫胡子长大的,哪里有什么尊重不尊重的?”
  
      “不用顾及太多,还是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
  
      看着一脸笑容的徐老,云霄也是扭头看向了下面的古乐儿,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而他心里则是微微松了口气。
  
      “要不是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哪里敢越距半分!以你老头子的修为,想要杀了我一指头就足够了!”
  
      心里轻轻地嘀咕了一句,同时一直紧绷的心神也是放松了不少。
  
      “徐老,您刚刚说什么?是在嘱咐我什么吗?”
  
      “哦,算是吧!”头也不回的回了云霄一句,而徐老的目光一直落在古乐儿的身上,宠溺之色无以言表。
  
      “反正你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而恰好老头子我这一段时间有点事情要去处理,所以呢,就把乐儿这丫头交给你了。”
  
      “啊?”这一次,云霄听得是清清楚楚,但是在徐老话音刚落他便是愣住了。而徐老的话依然没有结束。
  
      “虽然古家是当年存活下来的家族,但是现如今却是几方势力中最弱的一家,毕竟,当年受创最重的除了灭门的那几家以外便数古家了,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元气。”
  
      “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有不少新兴的势力觉得自己有实力顶替古家的位置,因此会时不时的动点小手段。”
  
      “不过因为高层的压制,大的动作做不了,但各种小动作却是连绵不绝。”说到这里,徐老也是停顿了一下,顿时,云霄便察觉到接下来的话会有些难做了。
  
      “比如说对古家的年轻一辈进行挑衅或者是决斗了什么的。尤其是,乐儿这丫头的资质可以说是现在的古家最好的了,所以呢,这丫头的麻烦会更大一点。”
  
      “而且,别想什么道义啦,尊老爱幼啦这些没用的东西。修炼者,无论男女!”
  
      “既然是敌对势力的人,而且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这一方势力的守护者,那么谁会管你是男是女。虽然不能杀了,但是重伤甚至是废了却是可以的。”
  
      斜睨了云霄一眼,然后徐老才是继续冷笑着说道:“这一片天地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强自然什么都是对的,你弱就活该被人打压。至于其他,都只是放屁罢了!”
  
      “如果不是古家还有那么一两个强者撑着,如果不是因为忌惮我,古家要多少面就被其他的那一家三门给灭了然后吞了!”
  
      “小家伙,看你也不像是那种犹豫不决的人,而且呢,老头子对你印象很不错,所以这次就暂时把乐儿这丫头托付给你。”转过身,从面前桌子上拿起一枚果子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同时看着云霄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