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收集末日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烧热华夏子民的五脏六腑

第六百五十六章 烧热华夏子民的五脏六腑


  《山海经·大荒经》曰:“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
  它吸气就是冬天,呼气就是夏天,睁眼就是白昼,闭眼就是黑夜,有极北之国名“幽冥”,因为没有太阳,所以它口衔火精为其照明。
  有学者认为它的功能和盘古有大量重复,所以是盘古传说的前身,也有研究者称它其实是被神化了的北极光,不然人家那么大一个神,为什么要口衔火精照你那个莫名其妙的幽冥国?
  后者的推理其实相当靠谱,因为如果是天候正常的中原腹地,断然是不会流传出“呼吸变冬夏,眨眼更日夜”这种听起来就很怪异的描述的。
  想想看,这烛龙先是一吸,然后疯狂眨上一百八十次眼,然后一呼,再眨一百八十次,这不是烛龙,是打火机龙。
  而把它当作接近北极圈的民间传说,就很靠谱了,那里的“极夜”、“极昼”和“冬夏”的持续时间是一致的——每次半年。
  这么一来,眨眼和呼吸频率完全一致,听取这个传说的北地居民也不会感到奇怪,再加上天空映照的,无法解释的北极光,一个钟山之神就此诞生。
  【你现在去分析上古传说也毫无意义啊……这烛龙已经确实出现在我们面前了。】蠢系统说道。
  ‘不,有意义,既然传说中说它‘不饮不食’,就证明那些被捉到的龙凤没有被吃掉的危险。’
  之前我们被烛龙的一截躯干打飞,正在朝钟山上落时,烛龙转头带着一批木材想来抓人,结果看到了我,目瞪口呆之后把那批木材给丢掉了。
  但它毕竟是传说中的“钟山之神”,些许失态后立刻调整了回来,转而施展神通用那些木柴搭建了一个小小的平台把我和蠢系统接住,然后摆在了更接近那“若木”的山巅。
  从这个位置向上看看,木铲子变得更加形象和具体。
  而如果向下看,大概会导致密集恐惧症患者发疯——除了岛中心的钟山山巅外,山脚以及近海的海底全都是黑漆漆的巨大蛇身,盘旋虬结而且不断涌动。
  咦?话说这实际上只是同一条蛇而已,理应不会引起密集恐惧才对吧。
  【人以为自己没有恐高症,只是因为他的位置不够高。】蠢系统如此说道。
  ‘也可能是带了降落伞。’
  我正在跟蠢系统闲聊,便看到那个把我留在这里之后跑去忙其他事的“烛龙”将大脑袋转了回来。
  “【龙九妹,麟好,】”它口中发出的是一种十分中性,不辩男女,自己还略带回响的奇妙声音:“【你的外形,从何处而来?】”
  呃,这要怎么答?《尼尔·机械纪元》?
  【我猜它是问人形本身,至于身材容貌衣饰等细节特征,就好像普通人很难分清鱼群中的每条鱼一样吧。】蠢系统甩了甩尾巴接话道。
  “这要去问父亲。”我想了想之后,这么向烛龙答道。
  “【唔……】”烛龙看了我片刻,缓缓点头,然后昂起脖子望向东方。
  ‘它真的去问了?’
  【或许上次它和祖龙交战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吧?】
  ‘不打不相识?’
  【提示:‘亚圣’及以上境界者可主动以神识联系同阶存在,但可能被拒绝。】提示姐姐适时解释道。
  嗯……祖龙、元凤加个烛龙算是亚圣,没毛病,虽然这世界不知为何没有麒麟。
  ‘那么,现在有几个圣人了?
  【提示:玉清元始、上清通天、玉清太上。】
  虽然严格来说上清应该是灵宝天尊,但既然我这个“应该”不存在的龙九妹都带着封神榜牌眼罩到处跑,还是别扯什么“应该”的好。
  ‘他们住在哪?八景宫?玉虚宫?碧游宫?’
  【提示:因三清为盘古元神所化,故无法以世界权限跟踪和监控,若强制执行将导致未知后果。】
  ‘我猜是一次毁灭世界的无量量劫?’
  提示姐姐不予回应。
  【震惊,某圣母竟随口说出灭世之语。】蠢系统道。
  ‘你闭嘴!’
  ————
  “【我同你父亲谈过了。】”片刻之后,烛龙重新低下头,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看着我和蠢系统说道。
  “哦?他怎么说?”我估计祖龙也根本想不到我是怎么孵出来的,毕竟他当时还评价说我太过瘦弱呐。
  “【他不回答我的问题,并且说让我‘洗干净脖子等着’。】”烛龙的那张人脸上出现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你是怎么说的?”我有点不妙的预感。
  “【我向他提议,如果他把你送给我吃掉,我和他之间的因果就一笔勾销,即使暂时充当他的部下也可以。】”烛龙保持着疑惑的表情说道。
  【哈哈哈哈哈!】蠢系统甩着尾巴大笑:【谁说烛龙不饮不食来着?】
  “喂!”我无视那条“蠢”,对烛龙道:“你要吃掉我为什么不先跟我说?”
  我已经做好了摘掉眼罩砍这家伙一顿的准备。
  “【以你的境界,很难理解什么是‘道’,更勿论‘天生道体’了】”烛龙竟然认真解释起来:“【如果让你自行成长,只会令这难得的天赋空置,对于见识不够的一个‘龙子’来说,你的意见不在考量范围之内。】”
  “听起来竟然很有道理……”我瞪着那张十分虚假好像石雕一样的人脸。
  【哈哈哈!这就叫‘我吃你,与你无关’吧。】蠢系统还在笑。
  “【不过,若是你坚决不肯或者干脆自灭也很麻烦,】”烛龙似乎想到了什么般续道:“【这样吧,如果你给我吃掉,我就放走‘螭吻’,以及那边的‘睚眦’和他的部下们。】”
  “还真是朴实无华的威胁呢……”我竟然一时不知该怒还是该笑。
  “九妹!别听那个猴头龙的!”睚眦的声音从山下遥遥传了上来:“我们龙族乃地水元素所化,生死本就不重要,让它只管动手,看二哥重生之后跟他不死不休!另外,除非你自己或者父亲同意,不然它吃你顶多啃一嘴泥!”
  一嘴泥……在说此世之恶啊?
  我转过头,举起双手笼成一个喇叭,朝睚眦被关的地方大声回应道:“但是二哥!你重生之后就是我弟弟啦!”
  “……现在是关心那种事的时候吗!?”睚眦沉默片刻,忽然暴怒。
  “【那么,追加一个条件,】”默默听着的烛龙开口道:“【我把‘负屃’也放走。】”
  “啊……”我看向之前自己赶来的方向。
  那道传送门有一定的延迟,而且蠢系统的速度也很快,但总体上并不会比负屃快多少,那位八哥此时应该……
  “九妹!”“轰轰!”“啪啪!”
  同祖龙最像,通体赤红修长的八哥正在同海中立起的一只巨型“蒲扇”作战。
  哦,不对,那是烛龙的尾巴尖。
  由于烛九阴常年盘踞在钟山岛,本身对土和水两种元素的攻击有很强的抗性,而以它的体积而言,也几乎能够无视直接的攻击,这导致负屃对那只“尾扇”几乎没有任何办法,而他自己被“扇”上一下却相当重。
  “九妹!坚持住!父亲须臾便到!”负屃一边同那“尾巴蒲扇”纠缠,一边朝我喊着。
  ‘你不觉得,这有点太过巧合了吗?’我表面做纠结状,心里则同蠢系统交流:‘睚眦殴打不听话的海民时,究竟是怎么被引导至烛龙的地盘的?要知道它可是有如此广大的领海以及警戒范围啊。’
  【而且,动作也快得不正常,】蠢系统表示同意:【你‘出壳’没多久,虽然懂得基本道理,但心智尚不成熟,正好是对父兄眷恋的时候,且没有什么个人的追求,结果直接遭遇了这种不得不抉择的状况,如果真的是一个天生道体的小雌龙,大概已经就范了吧。】
  ‘然后,’我想起了和睚眦关在不同地方的几头凤凰:‘龙族会非常‘巧合’地调查出这起事件是凤族引起的,双方就会直接陷入不死不休的境地。’
  【不过,现在有个机会,毕竟你不是真正的龙九妹,要不要试试看?】蠢系统跃跃欲试地问道。
  没错,如果是原本的龙九妹,她答应一个亚圣之后,就算祖龙赶来也救不及的。
  “我愿意让你吃掉——”我仰头冲着正看向负屃和尾巴间战斗的烛龙大声道。
  唰唰唰……
  我这句话出口的同时,护目镜,或者说封神榜上,引起“灵气窒息”的名单有了变动,祖龙和元凤的名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排名字:
  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和,烛九阴。
  ——敢动我们的妹妹,拼着世界毁灭也要干掉你!
  ‘啧啧,螭吻你不行啊,这样会被孤立的。’
  我嘲笑了蠢系统一句,没等它回应就继续对烛龙说道:“——才怪!”
  烛龙呆住,那人形脑袋的表情显得颇为可笑。
  【对一个亚圣来说,是没有其他生灵能当面讲出这句‘才怪’的。】
  ‘嘿,你以为我是谁?’
  呼呼呼……
  “才怪”出口之后,龙子们的名字便如风一般从封神榜上消失,而“祖龙”和“元凤”的名字则逐渐呈现,但堪堪出现到一半时,便突兀地再次消失。
  “烛九阴!你这么想死!老夫就成全你!”祖龙如老爷爷般的声音从东方远远传来。
  “呵呵呵,老身只是来看看是怎样的小姑娘,竟然能让老泥鳅向老身低头服软呢。”前后脚传来的,则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
  哦豁……我那四哥大概要Duang个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