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地府交流群 > 第314章 诛杀

      魅公子身旁还有一个中年男士,他长得面白儒雅,还留了一点山羊须,看起来像是一个智囊。“公子,没想到,事隔多年,再一次使用了庚铁牢笼。”
  
      魅公子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玩谑的笑容,很邪魅。
  
      白面男子:“上一次我们设计杀死了流云宗的宗主萧百奇,使得流云宗一落千丈,成了人人喊打的丧家之犬,这一次,只是用来对付一个不起眼的灵官,实在有点太抬举他了。”
  
      魅公子嘴角的笑容很是舒爽的样子。“本来是犯不着的,那个小灵官竟然懂得一门高级剑诀,威力端是不小啊。”他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作弊,“都被他弄伤了呢!”
  
      “高级剑诀吗?”
  
      白面男子说:“没有问出来,实在有点可惜。”
  
      魅公子说:“这种高级剑诀还是不要的好,学了也不能用,万一把那个灵官身后的长辈引出来就麻烦了,杀了干净就好。”
  
      白面男子说:“还是公子考虑周全,小的佩服。”
  
      “咦?”
  
      魅公子的脸色一变:“你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
  
      白面男子的脸色也是一变。
  
      嘣!嘣!嘣!
  
      正有一股子力量从密室里面不停的在撞击正在开启的机关,撞的机关门一震一震的。
  
      “不会看花了吧?”
  
      白面男子瞪大了眼睛。“密室下面好像有人在撞门。”
  
      “不可能!”
  
      魅公子不屑的一笑:“密室的空间还被虚空冥火焚烧,连萧百奇那也的境界大圆满度过三小天劫的都死在地牢里面,不可能还活着的。”
  
      嘣,嘣!
  
      魅公子凑近了一看,眼睛倏地瞪了起来,机关门不被撞的嘣嘣作响,几乎都要被撞开了,下面真的有人在撞门啊。
  
      “绝不可能!”
  
      魅公子吃惊的大叫起来。
  
      却是在他的大叫声中,嘣!的一声巨响,机关门特别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一道迅疾无比的身影一串而上。
  
      “啊?”
  
      魅公子跟白面中年都吓往后推了一步,那被撞飞的机关门嗙的一声直接冲破屋顶,设向夜空。
  
      落入眼前的不是张凡还有谁?!
  
      怀中还抱着昏迷的小蝶。
  
      “你,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魅公子两人就跟见了鬼似的,吓得目瞪口呆。
  
      “九!歌!剑!诀!”
  
      张凡的嘴中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然后就看到满天的金色光芒,不过这一次的金色光芒之中多了一点点不太明显的霞光。
  
      看到剑光乍现。
  
      魅公子身形往后一闪,嘴角扬起一抹轻笑。
  
      “哼,就算不死也没用!”
  
      “你这招,对我不管用。”
  
      手指一点身前多出一样龟壳法器,龟壳立刻涨大了数倍。
  
      “愚蠢!”
  
      这一招张凡之前使用过,根本破不了龟壳的防御,这件龟壳是高级防御法器,同时里面还蕴含着一个大阵,对剑诀有克制加成。
  
      上一次张凡全力的一击,连上面的阵法都没触发。
  
      无效的招数使两遍不是愚蠢,是什么?
  
      看到公子寄出高级防御法,龙蛇玄武壳,白面中年也露出一丝讥笑来。
  
      这对穿刺类的法术克制力非常的强。别说是高级剑诀了,顶级剑诀,甚至是变级,金级,都不一定刺的穿。
  
      上面还有一个超级防御大阵!
  
      非剑诀所能破!
  
      真是愚蠢啊!
  
      “愚蠢吗?”
  
      张凡淡淡的反问,剑芒从天斩落,劈在了龟壳之上,剑光的符咒很快就暗淡了下去。
  
      然后……
  
      轰!
  
      龟壳内传出一声巨响,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炸而出,紧接着在白面中年男子眼中非剑诀所能破得龟壳肢解崩碎。
  
      哐当声响中掉落一地。
  
      魅公子双眼瞬间被鲜血染红,脸上浮现出一道一道极细的切口,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脸颊,就像人物画像的脸上用铅笔画满了一般。
  
      身躯软到在了地上,鲜血流淌而出,染红了地面。
  
      他的外表看起来还算完整,但内里已经被剑芒符咒肢解了无数片。
  
      那双被鲜血染红的双眼瞪得凸起来。
  
      “不!可!能!”
  
      不知道他最后艰难说出的三个字,是在说张凡不可能进阶,还是剑诀不可能破得了龙蛇玄武壳。
  
      “啊?”
  
      白面书生惊恐的眼睛几乎都要掉出来了。
  
      他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剑芒不仅破了龙蛇玄武壳,龙蛇玄武壳更是直接被爆,这还不算,强大的魅公子瞬间被杀。
  
      一剑之威强大如厮!
  
      白面书生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看张凡就像要怪物一般,他看到张凡真的是进阶了,身上隐隐可以探查鬼火之象。
  
      但就算进阶了,也只是二品鬼修啊!
  
      “公子的法器可是龙蛇玄武壳,龙与龟杂交而生,生就召天劫的存在,它的防御何其惊人,更何况,上面还有一个防御大阵。”
  
      “你,你……”
  
      张凡知道加持气运之后九歌剑诀的威力会暴增,但也没想到,强大如斯。
  
      这下真是惊悚大了。
  
      气运类法宝号称法宝至尊,张凡气运阴身是不是号称炼体至尊啊!
  
      看向白面书生的目光有些发冷。
  
      “别,别杀我……”
  
      张凡冲他摇头,杀意已决:“你为虎作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不,别杀我……”白面书生说:“公子杀了流云宗的宗主,得了一笔巨宝,我知道,我知道藏在哪里?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
  
      巨宝?
  
      一宗之主的财富必定很惊人,像张凡这样的苦哈哈,听了不可能不动心,脸上不禁就流露出一丝贪婪来,钱谁会嫌多。
  
      不过,上一次在地府他吃过一次亏,差一点被人偷袭成功。
  
      所以,张凡很小心:“哦?巨宝?”
  
      白面书生说:“对,巨宝!流云宗的大部分财富。”
  
      张凡问:“在哪里?”
  
      白面书生问:“大人答应不杀小的了?”
  
      张凡说:“只要你所言属死,我可以不杀你。”
  
      白面书生说:“流云宗传统多年,虽然逐渐没落,但数万年的大门派,财富何其惊人,只不过,被流云宗的先祖藏了起来,位子在玉简之内。”
  
      张凡文追:“那玉简呢?”
  
      白面书生指了指地上的魅公子:“被公子收走了。”
  
      张凡上前搜索起魅公子全身,他的身上必定有储物袋,可是摸了一圈却没有摸到,不禁感到一丝奇怪,问:“储物袋呢?”
  
      白面书生沉吟了一下,眼珠子微微转动,指了指魅公子的手。
  
      他的右手食物上面戴着一个戒指。
  
      “这就是?”
  
      张凡也知道储物袋的外形五花八门,做成什么样的都有,做成戒指是很常见的。
  
      “鬼火!”
  
      张凡剑指上面多了一戳火苗,轻轻一丢落在了魅公子的身体上。
  
      鬼火顿时就燃烧了起来,很快,魅公子的身躯就烧成了灰烬,那戒指就滚了出来。
  
      看到张凡如此谨慎,白面书生微微一笑说:“大人,小的给你拿。”
  
      说完,他就去捡了起来,擦了擦上去的灰烬,恭敬的给张凡递来。
  
      张凡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伸手去接。
  
      就在这时,张凡的眼睛倏地瞪了起来,他看到戒指亮了一下,绚丽的光泽一闪而出,是一滴米粒般大小的荧光。
  
      躲!
  
      虽然只是米粒一般的荧光,可这一颗荧光却让张凡有一种看到他二哥姬七夜当初在鬼谷那一滴灵力。
  
      几乎是擦着张凡而过。
  
      轰的一声。
  
      身后的房屋瞬间就被轰出了一个洞,一直延伸开去,一直没入远端的黑暗。
  
      “找死!”
  
      看到偷袭失败白面中年眼中一片死灰,这是公子的保命古铜戒,里面有宗主的一滴灵力,没想到,张凡竟然躲了过去。
  
      来不及悔恨,来不及懊恼。
  
      咽喉已经被刺穿。
  
      火焰从咽喉焚烧向全身,最后只在地上留下一个人影焦黑。
  
      “叮!”
  
      戒指掉在了地上。
  
      张凡蹲下去把戒指拿在手里看了看,还真是储物袋,里面好多都是大妖的材料,白蜘蛛妖兽身上的外壳和下肢,巨大螳螂的前肢和翅翼,还有一只火羽的羽毛……
  
      看起来,魅公子在这里是来收寄材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