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地府交流群 > 第403章 投标
    听到外面的汽车发动的声音,楚蒹葭这才松了口气,一阵虚脱,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一样,一摸额头,全都是冷汗,简直就跟打了一场战斗一样,伸脚踢了踢张凡:“出来吧,没事了。”
  
      张凡在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看到楚蒹葭漂亮的小脸蛋苍白苍白的,很是有点心疼啊,又是一个霸权主义的太后啊。
  
      第一次跟曾佩佩接触,张凡就感觉这个准丈母娘是个狠角色,可也没想到身为女儿的楚蒹葭竟然怕到这种程度,再看看自己的准岳父跟在后面鞍前马后的像个跟班,没有一点地位,也不禁为自己以后的女婿生涯感到一丝担忧。
  
      忍不住呼了口气。
  
      楚蒹葭看到张凡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你怂样,胆小鬼,好了……不怕,不怕,有老婆在哈。”还特地贴过来给了张凡一个安慰性的拥抱:“他们要是打断你的腿,顶多……顶多人家就在医院陪护,咯咯咯……”
  
      看到张凡比她还怂,一扫之前之阴霾,雌风大振,心情竟然变得无比舒畅。
  
      什么情况啊。
  
      什么心态啊。
  
      张凡的眼神略显迷茫,“咱老岳母性格挺强势哈。”
  
      楚蒹葭笑盈盈的说:“何止强势,简直霸道,专权,你老婆我在她的**威之下足足煎熬了十八年,现在总算要出头了。”
  
      张凡发现楚蒹葭看着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啊。
  
      怎么有一种大灰狼看着小羔羊的感觉呢?
  
      张凡目光更加迷茫。
  
      蒹葭妹子豪爽一笑,拍拍张凡的肩膀说:“放心,本宫会照着你的。”
  
      为毛线要自称本宫啊。
  
      张凡由衷的说:“谢谢啊。”
  
      蒹葭突然哇的叫了一声,吓了张凡一跳,赶紧坐回工作位说:“今天的工作还没完成,后天就要把稿子交给天一地产的,明水湖畔我一定把你拿下来。”
  
      “开工!”
  
      张凡说:“你这饭还没吃呢?”
  
      “小凡子,给本宫喂上。”
  
      张凡很羞耻的吐出一个字:“嗻!”
  
      还好虫虫今天不在,要不又要被喂狗粮了,假期快结束了,帝都大学可不是那么好混的,考试是一波接着一波,虫虫留学校复习了。
  
      两人凑一块容易聊天。
  
      吃完之后,张凡就在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他体内的状况非常的不好,肆无忌惮的提炼鬼丹里面的力量,后遗症慢慢的出来了,身体时不时感觉到针扎一般刺痛,而且体内的灵气恢复的速度大大的减慢,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灵气的恢复会变的更慢,以至于发展到最后就出现灵气负增长,到那个时候,就会掉境界。
  
      张凡勤快一点修炼,尽快解除顽疾。
  
      本来最好是在申海的阳台,那里的灵气充裕,但要在帝都陪蒹葭,所以就只能吃聚灵丹了。
  
      避免打坐时散发出光芒被蒹葭发现异常,张凡特地阴身出游,让阳身看起来处于睡眠的状态,而阴身则盘膝在旁修炼。
  
      蒹葭见张凡睡着了,办公室虽然有暖气,但帝都实在太冷,担心他着凉,办公室又没有被褥之类的,就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盖在张凡的身上。
  
      盯着张凡的脸庞看了起来,“不会啊,怎么他们都说你长的难看,听帅的啊。”
  
      妹子,这绝逼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留意到张凡真的没有醒来的痕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如同婴儿一般娇嫩白皙的小脸上莫名的浮现起红霞来,紧张的就像做贼,偷偷的府下身去,在张凡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偷吻啊!!!
  
      张凡在旁看得一清二楚。
  
      这妹子胆子好大啊,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偷吻自己。
  
      嘿嘿。
  
      吻完,蒹葭妹子意犹未尽,又一脸亲了他好几口,老稀罕了,然后双手捧住自己的小脸,既羞涩又甜蜜,不敢相信自己会干出这种事情,自言自语的说:“楚蒹葭你没救了”,可想了想又理直气壮的说:“偷亲自己老公有什么关系?”
  
      合法上岗哦!
  
      “臭老公!”少女的眼眸如同星星一般明亮,城市的灯火五彩斑斓,汽车行驶在一座座壮丽的高楼大厦之间的扭曲而又有规划的高架桥上。
  
      次日,C1版块的开发区地产竞标会上。
  
      开发区地产竞标可是开发区政府寻找地产的合作商,这要是一般的地产集团就甭想了,得要有足够的实力,门槛可谓相当高。
  
      这就是楚平风也出现在这里。
  
      走在外面,他二十来亿的身价绝对是大富豪了,但是在地产界,这只能算是小钱,稍微大一点的地产项目都比他的正副身价要高。
  
      所以这些年,楚平风一直都困在金陵。
  
      金陵虽然也是大城市,但那里的房价并不高,跟沿海地区没办法比,跟可怕的帝都房价更加没办法比了。
  
      这一趟过来虽然说雄心勃勃,但是心里实在没底。
  
      “吴总!”
  
      “陈总!”
  
      “两位好,两位好……”在外也是大老板,但进了这里,楚平风就跟小弟一样。
  
      商场上,比的就是财力,资产没人家多说话就没办法硬气。
  
      “楚总,怎么?你也来投标。”其中一位挺着大肚子,浓眉阔脸的中年男人,样子很是气派,声音也很洪亮。
  
      楚平风说:“来看看,凑个热闹。”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来竞标的。
  
      心虚啊!
  
      楚平风还没走远,边上人就问,“这人是谁啊?”
  
      刚才那位陈总说:“金陵曾家的女婿,靠着曾家在金陵拿了几块地,挂了一个佩风的牌子。”
  
      “小打小闹,怎么轮也轮不上他,办个贷款都要回金陵办,你说开发区的项目会落到他头上?”
  
      一群人顿时笑了起来。
  
      大家都不是门外汉,一听就明白。
  
      打酱油的小角色。
  
      楚平风在前面听的一清二楚,脸色有些难看,但也只能苦笑,人家说的都是实话,他本来是个读书人,可为了佩佩,他下海经商,白手起家,如今能打下这份家业已经很不容易了。
  
      “咦,林总,您好,您好……”
  
      佩风地产新年要想打开帝都市场,跟帝都的地产商一定要打好关系。
  
      地产这行,关系是最紧要的。
  
      就以拿地来说,互相之间不能抬价,要不然利润就薄了,你让我一回,我下次也让你一回,和气生财。当然也有不对付的。
  
      林金辉只是淡淡的看了这人一眼,在哪里见过,可想不起来,楚平风赶紧递上自己的名片。
  
      在地产界,发这种名片有些丢脸,这是那些小公司的暴发户干的事,像真正的大老板最好的名片就是一座有代表性的建筑楼盘坐落在帝都,根本不用做自我介绍,但你要是没有这样的实力,那就只能像个小公司的老板递上名片。
  
      林金辉拿去看了一眼就递给了身边的助手。
  
      政府的招标公开性并不强。集团把招标书投上去,然后,到了日子之后就会公布得标者,而且里面的详细的信息也不会透露。
  
      存在比较大的猫腻。
  
      投标过后,楚平风跟男助理坐在会场的咖啡吧里。
  
      “楚总,你喝点什么?”
  
      楚平风无所谓的说:“随便吧。”
  
      “两杯咖啡谢谢。”
  
      楚平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被吓了一跳,一看是老婆打来的,赶紧接了起来:“喂,佩佩。”
  
      “怎么样了老楚?”
  
      楚平风深吸了一口气说:“结果还没出来?不过竞争对手都很强啊。”
  
      “不管多强,老楚,这个项目我们一定要拿下,佩风不能一辈子都缩在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