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地府交流群 > 第823章 清醒一点

第823章 清醒一点

    张凡这个名字最近一些天在孟家不时被人提及,提及这个名字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南府的新任阎君叫张凡,而是因为治好小姐怪病的人叫张凡,而且,她成为了小姐的未婚夫。
  
      实际上上位者讳,除了跟张凡平起平坐的人又或者是张凡的对头会直呼其名外,大多数都会尊称南府阎君,故而也不会有人把此张凡跟南府阎君联系在一起。
  
      “你,你是张凡……”
  
      “稍等,我进去通报一声。”
  
      没多久侍者就把张凡请进了孟家。
  
      嚯,一进庭院眼前就豁然一亮,远端是大阴槐木,金楠丝木雕的走廊,两旁侍者恭候在列,一人手里提着一灯笼,灯笼里面盏的不是蜡烛,而是灵光石,不伤阴身分毫,府邸深处,假山林立,庭院星罗棋布,回廊水榭,简直富贵奢侈到让人发指,他南府除了阎君殿,再没有一座房舍能与之相比。
  
      孟家人态度很客气,侍女端上了茶水,张凡随口问了一嘴鬼婆婆的事情,如他所料的那样,鬼婆婆已经过世了。
  
      但张凡却没有问小悠的情况,既然没那个意思,就不要让人家误会了,让小悠去追求自己应该有的生活,不必为救命之恩以身相抱的古代设定而买单。
  
      “这苍是千年灵茶,外面是喝不到的,请张公子稍后片刻,我家家主一会就来。”
  
      可这稍后,足足就是一个多小时啊。
  
      主人家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而下人有男有女的都聚集在大堂外,压着声音怯怯私语起来。
  
      “看起来很不普通啊。”
  
      “是啊,你说夫人能把小姐嫁给他吗?”
  
      “就说就一山野村夫啊。”
  
      “是啊,据我观察,此人的境界很低啊,估计也就一品刚筑阴神吧,这样的资质,这样的出生,怎么配得上号称四千年第一天才的小姐。”
  
      “不过,这门亲事是老太太定的啊。”
  
      张凡不动声色,心中更是波澜不惊。
  
      在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张凡沉吟了一下,看来这位孟家的家主并不是忙的脱不开身,而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啊,按照道理来说,张凡对小悠有救命之恩,孟家家主就算有再大的事情能比得上见救命恩人,就算真有要是,一个小时也早就处理好了,无非是想给张凡难看,让他吃难而退罢了。
  
      张凡所料不假,就在孟家一处宅院的书房内,一身锦衣华服的鬼修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书本悠闲的看着,他问道:“那人还肯走吗?”
  
      跟前的一个侍者躬身回答:“回家主话,他还在。看样子,要是没见到家主估计不会走的了。”
  
      孟家家主面色一沉,放下了书籍说:“见一见也好。”
  
      孟家因为有一张孟婆汤药方的关系,在地府有着超然的地位,而孟家的家主孟仙林是地府的灵官,官拜一品的奈何阴神司,他的这个身份不仅仅在中央鬼城,在九幽五座地府都是,地位非常的特殊,九幽阎君有五位,但奈何阴神司却只有一人。
  
      可见孟家地位之特殊了。
  
      而此时张凡的耐心也磨光了,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正想要拿出当初鬼婆婆的信件,留下走人,还小悠姑娘一个自由,却在这时,孟仙林在管家的陪同下,踏足了偏厅。
  
      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丰神俊朗,气态威严的中年男子,手中把握这一块漆黑的玉石,玉能养神,香能养魂,他手中握着的这块黑玉叫檀黑玉,既能养神又能养魂,又是奢侈至极的玩意儿,他这位阎君都没能弄一块玩玩。
  
      而管家就像是他的影子,如果不留意甚至都不会发现这位管家的存在。
  
      孟仙林大踏步的走来,外面的丫鬟侍者早已经下的不敢吱声,整个偏庭寂静的可怕,就连外面的树木似乎都静了下来。
  
      那个治好了女儿的那个男子一身很普通的皂衣,身上也没有任何的挂件挂饰,样貌普通,倒还算长的干净清爽,只是怎么看都很让人感觉普通。
  
      至于修为,鬼藏之下,可见模糊的一点灵气,一品的样子。
  
      这样的人想要当孟家的女婿?
  
      娶他那个四千年一遇的天才美少女?
  
      孟仙林连客套的笑容都欠奉了,阴冷着脸,坐了了下来,身为客人的张凡还是很懂礼数的起身打了一个招呼:“见过孟家家主。”
  
      孟仙林说:“免了吧,你来得不巧,你要早些天来,家母还在,如今她已经过世。”
  
      张凡说:“棋盘山一别竟成了永别。”
  
      猛仙林叹了口气,脸色闪过一丝黯然之色,良久才又道:“现在小悠也不在家了,遵照她奶奶的遗嘱,如今他已经上了北道鬼宗修行,一时半会也回不来。”
  
      北道鬼宗是鬼修第二大宗,不,准确的说,现在应该是第一大宗了,原本排名第一的鬼修第一大宗天鬼宗已经覆灭,北道鬼宗无故升级为第一了。
  
      像小悠这样的天才少女,因为病情已经耽搁的太久了,当然要迎头赶上重新夺回天才之命,这个女儿很有可能是天鬼转世,迟早有一天会震惊三界的。
  
      张凡哦了一声。
  
      孟仙林说:“感谢你治好了小悠,我也知道,家母因为你救了小悠,还让你跟小悠定下了婚事。”
  
      张凡说:“嗯,我今天正是因为这件事来的……”
  
      孟仙林面色微微一沉打断张凡道:“你不是丰都人,来了这里找到落脚的地儿了吗?”这话也是跟张凡拉开距离,表明我孟家不会留你居住。
  
      张凡摇头说:“还没有,刚到丰都就来府上了。”
  
      孟仙林心中冷笑,娶亲的心思如此热切,一来丰都直接登门,实在可笑。“哦,那你可要早一点去订了,最近丰都客流量很大,鬼庙,罗浮来了很多人,住房情况很紧张,有可能会订不到房间。”
  
      张凡说:“谢谢孟家主提醒,我还想说跟小悠姑娘订婚的事……”
  
      孟仙林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那只是美好的传说,现实当中又怎么可能真的存在,你不会当真了吧?”
  
      张凡笑了笑,他当不当一点都不重要,红尘大劫在身,谁他都娶不了,但是孟仙林的态度却让他有些恼火,这就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那眉宇间丝毫不加掩饰的轻蔑冷漠,那居高临下的姿态,都让张凡心里很不舒服。
  
      孟仙林说:“家主是阁下救了小悠一时高兴,昏了头了,可你应该明白,婚姻不仅要两厢情愿,还要门当户对,阁下对小女的恩情,我们孟家会想尽一些办法报答的,只要你说的出,我们孟家一定做得到。”
  
      张凡说:“孟家主觉得我配不上令千金?”
  
      孟仙林哈哈一笑:“这还用问吗?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小悠的病并治好了他,但是你的修为实在太低了,出身在乡野民家,而我孟家,是什么样的家族,是随意出入阎君庙堂的家族,本人更是一品大灵官,凌驾万官之上,而小悠则是孟家的骄傲,你觉得,你配得上这样的家族吗?”
  
      他抬起手中的黑檀玉:“这块玉叫黑檀玉,就一块,换一件顶级法器足以,甚至能换到一件法宝,而这样的玉,我孟家还不少,现在……你明白了吗?”
  
      孟仙林的语气很平淡,不用刻意的居高临下,只需要随便展露一点,就能把眼前的蝼蚁彻底的碾压。
  
      想要攀龙附凤,改变自己的人生?
  
      别做这种美梦了,清醒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