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地府交流群 > 第1009章 酒宴
最近一段时间魔族闹腾的厉害,天河水军就把营帐扎在了离凶水不过五十里之地,为了方面出状况及时出兵,回去的路上,羽道宗对张凡可是毕恭毕敬,俨然是对待一方强者的姿态,但张凡却很是不太自然,主要这厮自己心里有点~щww~~lā
  
  所谓英雄害怕老街坊,那是怕被揭以前的短,张凡这厮在天河城可没少干坏事,自然是心虚的很那。
  
  “尊下,请!”
  
  羽道宗都不敢先行,在他看来如此强者,即便没有出仕,也是要十足尊重的,更何况,他刚才可是立下了大功,挽救了羽家跟天河。
  
  “请!”
  
  天河边境跟魔界边境截然是两副样子,这边绿意葱葱,那边就是寸草不生,双脚踩在软绵绵的草地上,上面还沾着露珠,空中更迷茫着花草的香味,让人心情舒畅。
  
  远端扎着一支军队,人数也不少,估计得有十来万吧,从营造的颜色就能分辨出,这不是天河水军,张凡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北华仙朝的部队。
  
  这不属于官军,北华仙朝虽然沾着北华二字,但却只是一个不甚入流的仙朝,北华帝君也只是三品仙官,真正论起来,他的官职还不如张凡大哥水一皇高,只是水家是以家族的形式存在,而北华仙朝是以皇权形式存在,张凡要是没被剥夺阎君之位,也是三品灵官,跟北华帝君也已经能平起平坐了。
  
  可论起官职,品阶最高的还是羽道宗,一品大仙官,天河百万水军大元帅,可他对张凡还不是毕恭毕敬?
  
  “哈哈……”
  
  远远的,一个穿着黄袍的男子迎面而来笑声犹如洪钟,面容刚毅,留着胡须,颇为霸气,此时脸上对着笑容都不失威严。
  
  此人就是北华帝君:“北华拜见羽大帅!”
  
  羽道宗今天大胜而归,心情正好,也是哈哈大笑:“北华帝君免了吧。”
  
  这两家以前能联姻,关系自然是不错的。而这一次羽家向天庭救援,北华立刻派兵驰援,可见北华仙朝还是很重视跟天河水军的关系,当然了,从私人关系上,羽道宗的孙女可是他北华仙朝未来的媳妇啊,就冲这个,也必须得出兵。
  
  言而总之,这驰援没毛病,干的很道义,也会让羽家人倍生好感。
  
  “行烈,还不来拜见你羽爷爷!”
  
  张凡刚才就已经看到了,在北华帝君的身后站着一个丰神俊朗,仪表不凡的青年,正是在北华被他重创的三皇子。
  
  “行烈见过羽家爷爷!”这子也贼滑头,不称呼官职,拉私人关系,这是点明了,我跟羽丹儿妹子可是有婚约的,我是她未来的夫婿,也是您的孙女婿啊。
  
  一双眼睛还贼溜溜的往羽丹儿身上秒,看到羽丹儿那惊天容貌,眼睛都直了,整个人都兴奋了,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了,这样绝顶美丽还出身不凡的少女将会成为我的妻子了。
  
  苍天啊,大地啊,谢谢啊!
  
  换谁看到羽丹儿都会心跳了,这丫头长的太祸害人了。
  
  三皇子的一双眼睛恨不得直接就生在羽丹儿身上了,挪都挪不太,被深深的吸引住,搞的张凡额头青筋都跳了两下。
  
  羽丹儿皱了皱秀气的眉头,往张凡身旁躲了躲,被看得很不舒服,借着他挡住三皇子的视线,这下视线被挡,三皇子就看到羽丹儿了,他讪讪的收回了视线,看向张凡的目光多了几分敌意,这子谁啊,跟老子未来老婆这么亲近?
  
  张凡容貌大变,三皇子早已经认不出他是谁了。
  
  羽道宗看了看三皇子一眼,则为之有些沉寂了,关于张凡的事情,他还不知道怎么跟北华的人。头疼,非常头疼,总不能直,有人冒充三皇子把羽丹儿给骗婚了,连丹儿伴生的天河之水都已经被喝掉了。
  
  而且北华还冲着联姻的关系,不远千里的出兵增援,实在不能弄的那么难看。
  
  “北华帝君,请。”
  
  “吩咐下去,备酒宴!”
  
  后勤人员当即就开始筹备,打算就摆在露天,跟战场截然不同,这里风和日丽,让人心旷神怡。
  
  “大帅,前线的战事如何?”今天北华来此就是为了驰援的,当然要关系前线的战事了。
  
  “魔族暂时已经被我们压制了下去。”羽道宗在喜悦之后渐渐沉浸了下来,他的性情本就不是张狂的那种人,很沉稳:“但真正的大危机还没解除,折叠空间之内有一魔主正在苏醒,不知道是何程度的强者,天庭方面已经引起足够重视了,紫白双帝亲自带兵驰援。”
  
  北华帝君听了连连点头:“魔族是我修仙界最大天敌,决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啊。”
  
  刚跟天魔交手,还身负重伤的羽道宗自然清楚,这个天敌两字的含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是啊,魔一定要灭绝!”
  
  三皇子的目光却一直在羽丹儿的身上,发现羽丹儿跟张凡的动作实在是非常亲昵,特别是羽丹儿流转的目光总是会落在张凡的身上,更透着一股动人的光彩,这让他心里别提多不爽了,叫来了身边的人耳语了几句,那人就去了,他要打听这个人跟羽丹儿的关系。
  
  羽丹儿关切的:“打了一场战,是不是很饿啊。”
  
  “还凑活!”张凡则在心里寻思着有机会,跟羽道宗借另外一盏天河羽人灯,“一会就开宴了吧。”
  
  “酒宴还早着呢,走,跟我来!”
  
  张凡被羽道儿带进了营地的厨房,别看羽丹儿是个千金姐,居然烧得一手好菜,边上的丫鬟则是酸溜溜的,姐对大恶魔张凡如此体贴,肯定不是她所谓的普通朋友的感情。
  
  “哼,姐就是嘴硬!”
  
  另外一个丫鬟接口道:“就是,咱姐多金贵,还要亲自给他弄吃的。”
  
  羽丹儿给张凡先弄了一个酱排骨,这材料当然是仙界的材料,给他配了一碗酒,伺候周到,张凡吃喝的别提多爽快:“看不出来,你居然还会烧菜。”
  
  羽丹儿道:“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
  
  丫鬟打算帮帮姐的忙:“我们姐那可是入得厅堂下得厨房,谁要是娶到我家姐当媳妇,那可就有福咯。”
  
  羽丹儿被的俏脸微微红了起来,偷望了张凡一眼。
  
  天地也拜了,洞房也入了,伴生的天河之水都让他喝了,只是他当时的身份是假的,可事情都是真的呀。
  
  张凡却嬉皮笑脸的道:“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这是我朋友怀孕的。”他严重怀疑,羽丹儿是不是就只会做这一道菜。
  
  羽丹儿气的抬脚踢了他一下:“你有没有良心,本姐好心给你做吃的,居然连句人话也不会。”
  
  “没良心!”两个丫鬟也表示鄙视。
  
  张凡:“刚才我不是已经点过赞了么,还要怎样?”
  
  羽丹儿:“鉴于你刚才狼心狗肺的表现,我决定以后再也不给你做饭吃了。”
  
  张凡:“给我做饭的妹子多了,你要是弃权了,只会白白便宜了别人。”
  
  吁!
  
  羽丹儿横了他一眼:“瞧你嘚瑟的样,还真把自己当块宝了啊。”
  
  张凡:“还成,你给我话,从你女性的角度来看,我现在是不是算一个非常有美丽非常完美的男人?”
  
  羽丹儿呕吐,丫鬟呕吐。
  
  张凡笑着:“别介啊,咱现在不貌美如花,也有那么一点家碧玉吧,至于让你们吐成这样吗?”
  
  “还是以前的样子看着顺眼一点。”
  
  厨房外,偷偷摸摸的一个人影站在那里,注视着里面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