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妻威 > 第四四六章:勾结

第四四六章:勾结

茶水端过来时还冒着热气,长宁撇了撇茶盖,似是无意地问道:“怎么这么久?”
  
  “茶水房的丫头打水去了,烧水就晚了一些。”木鸢道,余光瞄着长宁神色。
  
  长宁低头看了眼,忽地笑了。
  
  “是因为到了边境么,这还有着一般距离呢,怎么这茶就如此不同。”
  
  木鸢抬头望去。
  
  长宁已经将茶端到嘴边。
  
  与此同时,帘外响起惊呼:“不要喝!”
  
  宋宜晟不知用什么办法解开了绳索,还冲到长宁帐前,不过长宁帐前可是被方谦亲自守护的,他还没靠近就被方谦拿下。
  
  “有毒!”宋宜晟急切喊道,一双眼通红,只盯着方谦。
  
  方谦下意识回头,帐内传来瓷碗碎裂的脆响。
  
  “殿下!”春晓和木鸢全在尖叫。
  
  “殿下!”方谦一把推开宋宜晟冲到帐内,宋宜晟被侍卫制住还要往前使劲:“让我进去!”
  
  屋里没有任何响动。
  
  片刻,传来方谦的声音:“让他进来。”
  
  宋宜晟进门。
  
  只见一碗热茶尽被长宁砸在地上,碗底的茶叶青黑发紫,根本不用宋宜晟提醒,长宁也能一眼看出这是一碗毒物。
  
  木鸢瑟瑟发抖扑倒在地。
  
  “奴婢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宋宜晟也怔住:“这是,有两种毒?”
  
  长宁噙笑:“我是该说你聪明,还是该怀疑你根本就没有失忆呢?”
  
  “你能接受哪个,就是哪个。”宋宜晟咧嘴冲长宁笑。
  
  长宁眯起眼,扫到瑟瑟发抖的木鸢,转身走上座。
  
  “你想救我,必定已经准备好说辞,说吧。”她水袖一拂,落座。
  
  宋宜晟的瞳仁里流露出露骨的爱慕。
  
  “我喜欢你,自然关心你的安慰,包括你的饮食。”
  
  “这个送亲队伍眼波横飞,突厥人分成两派,汉人……”宋宜晟瞥了木鸢一眼:“在这方面也不输给他们,会在你饮食上动手脚的一定不少。”
  
  长宁眯起眼:“没有一句实话。”
  
  “我方才看到有人往你的铁壶里倒了粉末,着黑衣,又消失在帐篷后面的林子里。”
  
  “方谦,派人去看一下,关押他的位置是否能看到他说的场景。”
  
  方谦点头,亲自去看。
  
  宋宜晟施施然不变脸色。
  
  方谦撩开帐帘进来,点点头。
  
  长宁看向宋宜晟:“你以为你能救我的命,换取信任吗?”
  
  宋宜晟摇头:“我没有这个意思。”
  
  “押下去,再让他挣脱绳子,明日就将你们一起绑了。”长宁冷声下令。
  
  方谦命人退下。
  
  宋宜晟没说什么,老实由人绑了离开。
  
  “盯好杨德海。”长宁吩咐方谦,“这两人一唱一和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你要上心。”
  
  方谦脸色愧疚。
  
  宋宜晟都能发现的事他这个送嫁将军却给忽略掉,实在失职。
  
  “会不会是突——”
  
  长宁竖起一只手打断他,向帐外使了个眼神:“拦住那若。”
  
  方谦颔首退了出去。
  
  帐外立时响起那若的声音:“出什么事了?剑拔弩张的?”
  
  帐外方谦伸手拦住那若。
  
  长宁没理会外面而是双手啮合,枕在头下面:“木鸢,你终于等不及了。”
  
  “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奴婢真的是冤枉的!”木鸢眼珠滴溜溜转,拼命想洗脱自己的罪名。
  
  “您……您也听到了,刚才庆……宋宜晟说是黑衣人做得,跟奴婢无关啊!”
  
  长宁哼了一声。
  
  “这一壶茶被你们下了两次毒,茶水的颜色都变了,可见你和那黑衣人不是一路的。”长宁轻笑,撑着上身靠近:“你的毒,是谁给你的?”
  
  “奴婢没有!”木鸢当然不肯承认。
  
  春晓此刻却不肯再帮她隐瞒:“原来昨夜你不是在私会情郎,而是在接受毒药!”
  
  “没有!”木鸢抬头苦苦辩解:“真的不是奴婢,奴婢没有,奴婢真的没有!”
  
  “郑贵妃真是费尽心力,我都走了,还不忘把你派出来,斩草除根。”长宁靠在椅背上,优哉游哉地摆弄手指。
  
  木鸢听到郑贵妃三个字魂都要没了。
  
  长宁招手。
  
  一个宫女走过来跪下:“启禀公主,此次陪嫁乃是贵妃娘娘特意向陛下求的恩典,木鸢姑娘还曾去贵妃宫中哀求,可惜事后还是收拾包裹跟了上来。”
  
  “你!”木鸢瞪大眼,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丫头竟然敢出卖她。
  
  “木鸢,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在宫里是聋子瞎子,什么人都没留下吧。”
  
  这个宫女正巧就是受过她恩惠的。
  
  长宁站起身:“你从前说过,只要能活着就好,但如今,你太贪心了。”
  
  木鸢微怔。
  
  连她自己都忘了这句话了。
  
  “小姐,您——”她的话被长宁打断:“你是我带进宫的,难道你真的以为没有了我,你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木鸢恍然,终于知道郑贵妃为什么派她来了。
  
  她栽倒在地,这一次她彻底栽了。
  
  公主只怕早就怀疑她,只是一直没有证据,又在宫中,不方便处置她罢了。
  
  “殿下!殿下,可我真的没有毒害殿下啊,我只是收了贵妃的银子说了些您日常习惯,绝没有害您的意思啊!”木鸢哭叫起来。
  
  长宁不为所动,两个宫女上前堵住她的嘴。
  
  “先关起来,不要惊动别人,对外就说病了,这颗棋子我还要想想怎么用用。”
  
  春晓神情复杂地看了木鸢一眼,亲自将木鸢打晕由宫女拖出去。
  
  “公主无事,王子请回吧。”春晓出了帐篷就对那若道。
  
  那若知道长宁不肯见他只能回去,不过从宋宜晟喊得那两嗓子里也能推断出一二。
  
  有人给长宁下毒。
  
  他黑着脸回去,叫来青须狼卫和达尔墩:“是不是你们?”
  
  二人不语。
  
  “王子,我们不是来娶亲的。”青须狼卫神色郑重。
  
  “那若当然知道,但本王子需要她的禁军护送!”那若强调。
  
  “公主病重依然可以护送到王庭,用我们最好的圣药治疗。”
  
  那若顿时火大:“好啊,连后路都想好了,果然是你们!”
  
  “说!到底是哪里来得毒药?”
  
  那若怒不可遏,要求知道全部真相。
  
  “你们可知道若是被楚人抓住,就连本王子的命要交代在这儿!”
  
  “王子放心,不是我们的人做得。”
  
  “那是谁?”
  
  青须狼卫噙笑:“那个汉人。”